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七篇 第十六章 大鱼(下)
    哗——



    潜藏着的那一个个杀手们,包括血手在内,个个感到头脑嗡的下,齐刷刷的个个倒下,有的还从巷子高墙上,有的从旁边屋顶上摔下。



    个个都再也没了气息。



    他们每一个都是头颅被一枚铜币射穿,在天地之力裹挟下,这些铜币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将他们击杀。



    “我倒要看看,接下来你们能怎么办?”东伯雪鹰身影一闪便消失无踪。



    黑漆漆的偏僻巷子内,很快就有一些探子小心追踪过来。



    “不好。”



    “这,这……”



    “他们都是被暗器所杀,凶手应该是偷袭,从暗中偷袭。”



    “对,看他们中暗器的角度,凶手应该行走在巷子旁边的一些屋顶上,悄然行走,偷袭灭杀!”



    探子们仔细看看尸体,就确定了伤势情形,立即赶回去上禀。



    ……



    夜幕降临,飞火商会总部的奢华厅内。



    “凶手偷袭,用暗器将他们全部杀了?”会长南门信脸色难看,“血手带领的那些杀手,个个都是精英,潜藏位置都非常小心。可凶手依旧能够发现,还能先偷袭……恐怕是能够操纵天地之力,借助天地之力观察发现的,这凶手……竟然真是称号级?”



    之前嘴上说的痛快,可南门信其实觉得凶手是称号级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因为……



    称号级太少了!能天人合一的称号级,整个青河郡都不超过十个,个个都有名有姓。突然冒出个陌生的称号级……可能性是极低的。



    他觉得最多也就是个极厉害的,擅长暗器的银月骑士罢了,就算是借助些特殊炼金兵器能发挥称号级战力的。自己派出的队伍也是能击杀对手的。可一旦天人合一……大意的话,或许也能成功。可如果提前靠天地之力查看,失败才正常。



    “会长,怎么办?”



    “这下怎么办?他是不是针对我们飞火商会,会不会杀到我们总部来?”



    “我们要不要通知龙山楼,让龙山楼来保护我们?”



    这些商会高层慌乱了。



    “别急!”



    南门信怒喝道。



    “都回去。都回去呆着,看看情况再说。”南门信低沉道,“看看这个称号强者到底想要干什么!”



    南门信立即悄然离开了总部,回到了自己一座隐秘的宅子内。此刻总部反而比较危险,他可不敢呆在总部内。



    夜,过去了。



    天渐渐亮了。



    这一夜,商会总部没有遭到任何袭击。



    他独自一人在院内皱眉苦思:“称号级强者,先杀了阴会长他们。故意留在酒楼内没走。而后又杀了我派出的人!明显是故意挑衅,不可能就这么算的了。可一夜却没来偷袭……这个称号级强者,他到底想要什么。又或者是和我飞火商会有大仇?”



    不安。



    一个天人合一的称号级强者,真的用偷袭暗杀手段,足以让整个商会人心惶惶。



    “必须得解决这麻烦,得请长老他们!”南门信迅速来到了自家后院,召出了正在歇息的一头五阶飞禽魔兽。



    “走。”



    上了飞禽魔兽背部。



    哗——



    这青色大鸟双翼一震,迅速破空而去,速度很快就飙升到了



    ……



    东伯雪鹰此刻正在一处客栈的屋顶依靠着,眺望着东边的地平线尽头。太阳已经开始冒出来了。



    “嗯?这个南门信一夜没睡,现在竟然乘坐飞禽魔兽离开了青河郡?这是求援去了?”东伯雪鹰暗道,“从我出手的痕迹来看,他应该会推测出来,我是一个称号级强者。既然如此,他还敢求援?他和谁求援?飞火商会的背后,难道还有更强的力量?”



    这立即引起了东伯雪鹰的兴趣。



    刷。



    东伯雪鹰瞬间化作一阵风,一飞冲天到了云雾间,在云层间慢吞吞飞行,跟随着那一头青色大鸟和南门信。



    青色大鸟的速度很快。都达到了音速!就算称号级强者也只能无奈看着,可对东伯雪鹰而言就太慢太慢了。



    ……



    南门信乘坐青色大鸟在云雾间足足赶路三个时辰,早就出了青河郡的范围,随后降落下改头换面跟随一支商队慢悠悠前行了大半天。随后再次骑着一马匹行进在乡间道路上。



    东伯雪鹰一直很有耐心的在追踪。



    他的兴趣是越来越大。



    “一定会有些特殊发现!”东伯雪鹰已经非常期待了。



    南门信骑马在乡间仅仅一个多时辰,就来到了一座贵族领地内,那里有一座颇为豪奢的家族城堡,城堡占地足有五里地,比雪石城堡占地还大些。当然现如今的东伯家族……除了山顶最原始的雪石城堡外,在山下也有大规模建造。



    站在半空中。东伯雪鹰遥遥看着,看着南门信进入那座城堡。



    “真是……”



    东伯雪鹰眼睛亮了。



    他的天地之力触角早就渗透了那一座家族城堡内,将整个城堡处处都查看的清清楚楚。



    “真是一条大鱼啊!”东伯雪鹰眼中有着兴奋,“看来得大开杀戒了!”



    ******



    城堡内,机关重重。



    南门信恭恭敬敬的在一座厅内等待。



    “南门,左长老让你过去。”一名银月骑士走来说道。



    “谢谢越兄了。”南门信笑眯眯的,“越兄什么时候到我飞火商会,我好好招待越兄,我们俩可好久没一起聚聚了。”



    “如今恶魔降临,我们任务也更重,不像南门兄悠闲,只需掌管商会就好。”那银月骑士淡笑道。



    “唉,越兄你是不知,这掌管商会也不容易啊。”南门信摇头。



    二人很快来到了一座厅外。



    厅内正有着一名血袍老者坐在那,耷拉着眼皮,一股无形威压弥漫开来。



    “拜见左长老。”南门信走进厅内恭敬无比。



    “嗯。”血袍老者淡淡应了声,这才睁开眼,“南门,何事啊,你应该知道,我没时间理会那些琐碎小事。”



    “左长老,飞火商会遇到大麻烦了。”南门信连道,“我实在没办法,否则也不会求到这来。”



    “大麻烦?”左长老皱眉,“飞火商会可是多年支持下才起来的,也是归属我掌管,我交给你。如果出了问题……你得赔命,我也会有麻烦。”



    “知道知道。”南门信连道,“事情是这样的。”



    他连细说。



    他很清楚内部派系争斗是何等激烈,他是左长老一派系的,自然立即来求援。等将来真的飞火商会势力大损,那就晚了。



    “称号级强者?”左长老皱眉,“谁啊,敢和我为敌?”



    “他自然不知道飞火商会是左长老你的,否则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南门信连拍马屁道。



    “哼,他偷袭你的派出的杀手队伍虽然成功了,可并不一定就是称号级。或许是很小心擅长暗杀的银月骑士罢了。”左长老冷笑,“也罢,不管他是谁,你先去商谈,能商谈解决最好。如果解决不了!或者他狮子大开口,那就把他除掉。我会让两名青铜使者随你回去。”



    “好好。”南门信顿时大喜,他很清楚青铜使者何等强大,两个青铜使者应该能击杀司良红了吧,“那个小子敢招惹我们,很快,他就知道,他惹到他惹不起人了!哼哼。”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