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七篇 第十四章 几枚铜币
    身后的两名流星级护卫有些疑惑看着这一幕,悠月夫人紧张走到了窗户旁,也看到了坐在那的黑衣青年的侧脸。



    “嗯?”悠月夫人微微一愣。



    不一样。



    这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黑衣青年转头看向她:“这位夫人,有事?”



    悠月夫人连道:“我认错人了。”



    说完,她便转头朝楼梯口走去,天下间相似的人太多,也对,堂堂超凡生命会一个人独自在这酒楼喝酒?这次,只是认错了吧!



    她带着两名护卫沿着楼梯下去了。



    “竟然被认出了。”东伯雪鹰摇头笑了下,他这次出来只是改变容貌。毕竟他的容貌知道的人非常多!当初名列龙山榜,各大家族大势力都会搜集他的一些基本情报,自然也包括了容貌!至于身形背影,除非真的非常熟悉的人,否则根本认不出。



    “看来孔家日子过的还不错。”东伯雪鹰点头,不管怎样,孔悠月也算自己年少时的一段回忆,能过的好,也算好事。



    “嗯?”



    东伯雪鹰脸色忽然变了,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



    三楼包厢内。



    阴男爵坐在那,脸色难看。



    “主人。”旁边的老者低声道,“这个孔悠月真是不识抬举!她不过仗着和东伯雪鹰有些关系罢了,或许东伯雪鹰早就忘掉她了,竟然在主人面前都这么放肆!过去我们根本没瞧得起过这孔家。她孔家也算走运,当年在省城买了这么大一座客栈,既然她不给面子,那我们就暗中……”说着他手轻轻一个虚砍。



    他看得出,自家主人显然很生气。



    “不。”



    阴男爵摇头。



    孔家的确不值一提,各处家产全算起之前也就勉强一百万金币,这也是孔悠月辛苦二十多年的成就了。可现在因为省城的客栈、宅子都大涨,最大头的就是那座大型客栈。孔家财富直逼五百万金币!这就非常高了。其实借助这次恶魔入侵,大家族都在往省城涌。在省城势力最强的超凡家族们才是真正赚的最夸张的。



    “超凡生命,我们绝对不能招惹!”阴男爵低沉道,“为了一个客栈,不值得冒险!”



    “是。”老者恭敬应命。



    “咚咚咚。”包厢门被敲响。



    吱呀。



    门开了。一名侍女进来甜美笑道:“大人,可要上菜?”



    “上菜?”阴男爵早就憋着一肚子火,此刻瞥了眼进来的侍女,能被选作伺候三楼包厢客人的都是年轻貌美的,身材也极好。凸凹有致。阴男爵目光在侍女身上,就仿佛刀子一样,让侍女都有些紧张不安起来。她感觉到不安恐惧。



    “关上门!”阴男爵声音平静道。



    “是。”外面的两名看守立即将包厢门关上。



    “大人?”侍女紧张不安。



    “我要作画!”阴男爵低沉道。



    侍女这才暗松一口气,作画?画画么?



    “赶紧的。”旁边老者连催促道,房内的两名流星级护卫立即一迈步就到了侍女身旁。



    “你们要干什么!”侍女大惊。



    “噗。”她的嘴巴就被封住了。



    同时其中一名流星级护卫非常熟练的一招手拿出了一捆绳子,迅速的捆绑这名侍女。而另外一名流星级护卫则是直接撕碎了侍女的衣服,露出了那白皙的散发年轻气息的身体。这让侍女惊恐万状,她想要挣扎,可绳子捆缚下她根本挣扎不动。她想要喊,可嘴巴被封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很低的声音。



    这包厢隔音太好了,毕竟修炼斗气的骑士们耳朵都很灵敏,如果隔音不好,屋内的一些生意交谈,外面就能听到了。



    所以隔音极好,即便里面高声大喊,外面听到的声音都非常微弱。



    “呼。”



    阴男爵站了起来,一挥手旁边就出现了一捧盘,盘子上放着一柄柄长短不一的刀!



    刀很锋利,闪烁着寒光。



    “孔悠月。真让我很不舒服。”阴男爵拿起了一把刀,看着眼前的惊恐的侍女,咧嘴嗤笑着,“别怕。我只是在你身上作画而已!白皙的皮肤,血色的痕迹,散发着生命的气息。别挣扎,你乖乖听话只是死你一个人。你如果折腾的太厉害,我作画不开心,那你一家都要完蛋。”



    旁边的老者以及两名流星级护卫都平静看着。



    他们早就习惯了。



    阴男爵是商会的副会长。在愤怒时或者极高兴时,都会‘作画’。愤怒时作画可以发泄怒火,让自己冷静。毕竟他作为商会副会长操控大权……如果不够冷静,那是很糟糕的事。



    “啪。”外面的房门忽然打开。



    “嗯?”阴男爵有些恼怒的看向外面,老者和两名护卫也看向外面。



    只见门外的两名看守已经倒下了。



    一名黑衣青年走了进来。



    “呜呜呜。”那被捆缚着嘴巴封住的侍女竭力挣扎着。



    “你是谁?”阴男爵脸色阴沉,喝道,“敢杀我的人?杀人,可是触犯帝国法律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门口的两名看守已经死了。



    “哦,你还知道帝国法律?”东伯雪鹰摇头走向了那名被捆缚着的侍女。



    “哼。”站在侍女旁的一名流星级护卫大怒,手中战刀瞬间出鞘。



    嗤。



    一道声响,流星级护卫的额头出现了一个窟窿,他惊恐瞪大眼睛而后身体软倒在地,鲜血开始流到包厢的地面上。



    “不好。”



    阴男爵、老者以及另外一名流星级护卫都心一凉。



    能瞬间靠暗器击杀一名流星级高手,那么也能轻易将他们三个杀死,毕竟阴男爵和老者实力都要弱的多,都没到星辰级。



    “我是飞火商会的副会长阴丹。”阴男爵连道,“这次得罪,实在惭愧,需要什么补偿……我一定全力弥补。”



    飞火商会,是青河郡排名前三的商会,生意遍布安阳行省,渗透外省。



    “哗啦。”捆缚着侍女的绳子直接断裂了,东伯雪鹰拿起了旁边撕裂开的衣服递给这侍女,毕竟现在是春天,青河郡的天气还是很寒冷的,侍女被撕开的衣服也不少。这侍女连将残破衣服将自己包裹遮掩。



    “谢大人。”侍女依旧惊魂未定。



    “弥补?”东伯雪鹰手中出现了三枚铜币,阴男爵和手下立即都惊恐无比,阴男爵更是连道:“我是男爵,我是贵族,我是飞火商会副会长,你不能杀我。”



    噗!噗!噗!



    三枚铜币一闪,阴男爵、老者、流星级护卫个个眉心出现了个窟窿,个个惊恐无比,跟着软倒在地。



    侍女见状吓得连捂住嘴巴,飞火商会副会长啊,就这么死了?死在连普通山村村民都不在意的一枚铜币上?



    “浪费了几枚铜币。”东伯雪鹰嘀咕了句,他如果愿意暴露实力,直接靠操纵的天地之力就能镇死他们。只是自己在追杀恶魔踪迹,不愿显露超凡手段!尽量低调点。所以才用铜币杀人这种凡人手段。



    “这件事飞火商会很可能会查下来,防止波及到你,你先进入其他包厢。”东伯雪鹰和这侍女温和说道,“你这样破破烂烂下楼,之后肯定会被怀疑。”



    “嗯。”侍女连点头。



    “去吧去吧,无需太担心。”东伯雪鹰道,是不用太担心,因为他要在青河郡待一个月的,自然要将事情处理干净,不至于波及到这侍女,侍女也就一普通人,哪里惹得起飞火商会?



    看着侍女连走出去,躲进旁边的一个小屋子内,那里是侍女们待的地方,也存放些换的衣服。



    东伯雪鹰则是光明正大的走出去,沿着楼梯走下去,回到了二楼自己的靠窗户的位置,继续在那慢慢喝酒。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