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七章 第十场
    “什么!”



    “第九场也赢了?”



    在龙山帝国的一座小城内,一名邋遢老者正在喝着闷酒,他是一位进行苦行的圣级巅峰超凡!因为寿命离大限越来越近,却一直没能突破成为半神,心中也是有些发慌,他自己也明白这种越来越紧张的情绪对于跨入半神没有任何帮助。



    所以决定当一个苦行者,磨练心境。



    这次东伯雪鹰进行超凡生死战,他也没打算参加,毕竟每一个人类新晋超凡都会有超凡生死战,太常见了。



    可现在他后悔了!



    “第九场战深渊恶魔,我没能看到!即将的第十场,那可是和神界战兵交战啊!”邋遢老者心痒痒的,急不可耐,“我真是蠢的像一头猪,这东伯雪鹰可是千年内最年轻的超凡,本来就该有些不凡的,如果我早过去观看得多好啊!不但能看到深渊恶魔,还能看到更罕见珍贵的‘神界战兵’!”



    “一个时辰后就开始了,可我根本来不及了。”邋遢老者无奈。



    他可无法瞬移。



    只能慢慢飞!先飞到通往薪火世界夏都城的世界门!就需要大概三个时辰了!



    “神界战兵啊!传说中的神界战兵!”邋遢老者后悔心疼。



    ……



    这一刻,那些没去观战的超凡们得到消息后,距离近的则拼命赶路!距离远实在赶不及的只能后悔!



    夏都城的生死殿内。



    “马上就要进行第十场了,那可是神界战兵!”池丘白、彭山、子车谷风、程灵淑、董钰等人个个激动难耐。



    超凡生死战,也算是夏族的传统风俗了。



    越往后,出现的对手越珍贵罕见。



    第九场就是深渊恶魔,第十场更神秘,第十一场更了不得!至于第十二场牵扯的隐秘,连许多半神都没见过。



    当然整个夏族历史上最厉害的那位天赋极高境界也极高的‘炼狱骑士’解离,赢下十一场,冲刺第十二场的时候……那次才让那个镇族宝贝拿出来当对手!当然都是让镇族之物限定实力的。



    不提更夸张的第十一场、第十二场的。



    这第十场的对手‘神界战兵’,对许多超凡而言都是一种传说了。



    “听说神界战兵,乃是神界传下来的。”子车谷风眼中有着期待,“每一尊神界战兵都无比的神奇,我们夏族的一些先辈们正是研究神界战兵,汲取其中一些相对简单的奥妙,才逐渐创出了炼制‘炼金生物’‘血肉战兵’等等的方法。”



    “我一直梦想能看到一次神界战兵。”程灵淑也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终于,能看到了。”



    “神界战兵啊。”海如真摸着白胡子,“没想到我在死前,还有机会看到神界战兵。”



    他们三个都是超凡法师。



    每一个超凡法师,都是真正的学者!研究天地自然的学者!他们同时也会研究肉体灵魂等等,他们借此创出了‘超凡炼金生物’‘血肉战兵’‘守卫者’等等诸多可怕之物,其中这些的源头就是‘神界战兵’,整个夏族的神界战兵数量都屈指可数。



    ……



    观战的超凡强者,渐渐又有人赶到,甚至半神这样的霸主级存在,也有些以‘斗气分身’赶过来!半神的斗气分身,和圣级斗气分身有着很大的区别。圣级的斗气分身还能看到皮肤下的流光,而半神的斗气分身,单单肉眼根本看不出任何特殊。



    ******



    生死殿的偏厅花园内,东伯雪鹰正在修炼着枪法,他的力量消耗早就靠‘源石’恢复了!



    “时间不够了。”



    东伯雪鹰忽然停下。



    “想要在一个时辰内,将水之奥妙提升到万物境第二层次,是没指望了。”东伯雪鹰轻轻摇头,他水火奥妙彼此印证是相差无几的,火奥妙率先提升到万物境第二层次,水奥妙提升,东伯雪鹰已经隐隐有所感觉,只是显然一个时辰还是太短暂了。



    “我第九场赢的那么艰难,第十场怕是没指望了。”东伯雪鹰笑了。



    够了。



    自己该满足了!



    最近一万年时间那个‘单青艳’也就赢下九场,单青艳的太古血脉天赋可比自己逆天的多!不但力量速度等诸多方面都暴涨,且近乎不死之身。自己在太古血脉的弱势下,也赢下第九场。已经很值得骄傲了。



    “第十场,就全力拼吧,好好享受这一战吧,那可是神界战兵啊,恐怕半神们都很难有神界战兵交手的机会。”东伯雪鹰期待。



    并非不自信。



    只是他自己有自知之明,上一战赢的非常艰险,最后还是因为恶魔拉弗达的生命力消耗太大撑不住了,自己才能取胜!



    “哗!”



    在偏厅角落的侧门开启。



    东伯雪鹰转身,赤着脚走了过去,从侧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是广阔的战斗场了,旁边无数的凡人们传来了震天的欢呼声,欢呼声犹如浪潮回荡在生死殿内。超凡强者们也一个个议论纷纷,激动无比,都期待着这一战。



    东伯雪鹰站在一条溪水旁,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对手。



    ……



    “哈哈,你们这些老家伙也都来了。”



    “太叔宫主,你竟然也来了,难得啊。”



    贺山主、司空阳观主、步城主这里热闹的很,一位位半神到来,虽然许多半神要坐镇老巢,可也一样用斗气分身赶到!别说人类的半神了,甚至连超凡土著的半神都有来的。



    超凡土著虽然被人类压制,可其中也有些超凡土著投靠了人类!他们也能得到人类的一些资源帮助,投靠人类的超凡土著中同样诞生了好几位半神,他们平常是根本没资格接触到‘神界战兵’的,所以也同样赶过来观看!



    半神平常分散在各方,坐镇各处,乃是各地的霸主,也就难得的生死战第十场才将他们很多都吸引来。



    ******



    “咚!”一声鼓响,响彻生死殿。



    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紧张观看着,第十场生死战!就算是年龄最老的晁青、叶老太太,他们也从来没看过生死战第十场。



    “第十场生死战,东伯雪鹰的对手是一尊神界战兵,诸位有眼福了,神界战兵珍贵无比,薪火宫寻常时根本不可能拿出来。”薪火宫主使者的声音响彻生死殿,“看清了,我已经将神界战兵送入战斗场内。”



    “哪呢?”



    “在哪呢?”



    无数凡人连仔细盯着看,寻找着,连超凡们都有一些没发现,连仔细观看寻找。



    战斗场内。



    借助天地之力感应每一处的东伯雪鹰,却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啪!一滴水珠凭空出现,从高空降落,当降落到快到地面时,这一滴小水珠陡然变化,形成了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水流凝聚而成的男子。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