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章 腥风血雨
    墨阳家族祖宅大殿,气氛宛如凝固,来到大殿的三位家族长老个个脸色发白,许多额头都是汗珠。



    “说,该怎么办?”坐在大殿上的是一名银袍女子,她眉宇间都是煞气。



    她,便是墨阳家族当代族长——墨阳琦。



    自从当初创造墨阳家族辉煌的老祖宗死后,墨阳家族逐渐衰败,幸好墨阳琦九死一生身体改造成功,成为了‘伪超凡’,让墨阳家族开始重新崛起!虽然在真正的超凡生命面前,这种伪超凡就是个笑话,可在凡人面前,伪超凡也很可怕了。



    他们同样能飞天遁地,非超凡之物不可伤,寿命有八百年!所以维持一个家族兴盛是足够的。



    可前提是……别得罪超凡生命!



    过去墨阳家族也一直很小心很谨慎,甚至和真正诞生出超凡生命的顶尖家族想办法联姻,巩固自家地位,可是这次……



    “我相信你们长老会!家族琐事一律交给你们,可你们呢?”银袍女子声音中满是怒意,“东伯雪鹰大人二十二岁就能够和项庞云拼个不相上下,最后坠入黑风渊!坠入黑风渊就一定死?谁都没看到他的尸骨,他就一定死?那时候你们就应该善待东伯雪鹰大人的父母!”



    三名长老不敢吭声。



    他们也暗暗嘀咕,东伯雪鹰和项庞云同归于尽的事,族长你也是知道的!



    “现在惹了大祸端!我墨阳家族传承千年,如今应对稍微有一丝差错,覆灭就在眼前!”墨阳琦愤怒。



    她的确惊恐不安。



    雷潮涯、东香湖炼金作坊消息都已经传到,飞天遁地、超凡斗气、一眼就让包括银月骑士在内一群骑士尽皆倒地……一切都说明了,东伯雪鹰必定是一名真正的超凡!



    东伯雪鹰威胁的话,东香湖那边是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传过来了。



    墨阳琦也慌,因为东伯雪鹰威胁的话中有这么一句——‘该杀的全部都得杀,包括当初下达谕令的你们族长!’显然原计划都要杀死她这个族长的。



    “幸好有墨阳瑜和我们家族的关系,他才没把事做绝。”墨阳琦想到这,眼中更加冰冷。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为了家族能够继续生存,在这个时候,必须都让东伯雪鹰大人满意!”墨阳琦说道,她现在提东伯雪鹰,都得在后面加一个‘大人’,以示尊敬。



    “对。”



    “必须得让东伯大人满意。”这些长老们都连点头。



    “当初长老会,谁提议严惩墨阳瑜的?谁提议让墨阳瑜嫁出去的?”墨阳琦说道。



    在场的三位长老,其中两位都看向了那名阴冷老者。



    阴冷老者脸色一变。



    “山长老,你也活的够久了,该给家族牺牲了。”墨阳琦目光冰冷看着他。



    阴冷老者咬牙面色狰狞:“提议将墨阳瑜嫁出去,我也只是随口定了个名字,这……而且她违反族规,当然得严惩,我……”



    “嗯?还要反抗不成?”墨阳琦眼中出现杀意。



    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家族人口已经繁衍以万计,‘墨阳山’长老这一脉即便整个一脉都牺牲都是小事。



    “墨阳山,你岁数不小了,受家族恩惠,这个时候还贪生怕死?”



    “哼,你提议,你提出严惩!这时候岂能容你退缩?”另外两名长老都怒道,长老会是有一群长老的,像许光清大师就是外姓长老。只是家族祖宅的就这三个,弄死一个长老又算什么?



    “是我的错。”阴冷老者低下了头。



    “你为什么提议让墨阳瑜嫁出去,谁在背后请你帮忙的?一一记录下来,这件事情不管明里暗里,一切牵扯算计的,一个都不能放过!”墨阳琦淡然道,家族大了,内斗也厉害,家族嫡系女子多的是,为什么偏偏是墨阳瑜被选中?背后自然有一番暗斗。



    “抓捕墨阳瑜东伯烈后,算计过这对夫妇的,伤害过他们的,一个都不能放过。不管是下达命令者,还是实施者!”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



    “到底怎么才能让平息超凡强者的愤怒,请家族的元老们商议,迅速给出一个方案。”



    墨阳琦随即起身下令,“赶紧去做,那些该抓的,一个都不能逃掉!”



    ……



    一奢华的园子内,穿着华贵长袍的中年阴冷男子正惬意坐着,旁边有一群美人伺候着他,给他剥水果送到他嘴里,给他按摩敲打。



    他便是墨阳辰白!已刚过九十,不过作为一名银月骑士活到一百六七十岁很正常,有些能活到两百岁的。从寿命来算……他可不算老。



    “主人。”一名瘦小青年窜进了园子,急切喊着,“主人,主人,出大事了。”



    “混账!什么事你竟敢擅闯进来,如果没重要事情,小心你的狗命。”墨阳辰白脸上出现煞气,这是后花园,是他的一些女人们待的地方,男仆男护卫一般都绝对禁止进入的。



    “是东香湖炼金作坊那边传来消息,说东伯雪鹰已经是超凡生命,已经救走了他的父母。并且给我们墨阳家族下了最后通牒。”瘦小青年可是墨阳辰白的狗腿子,主人完蛋,他这个狗腿子的好日子也就没了,“主人啊,我们赶紧想办法啊。”



    墨阳辰白脸色一变:“东伯雪鹰不是死了吗?怎么成了超凡生命?消息弄错了吧?”



    轰隆~~~



    忽然天空中出现了一声轰鸣,一艘黑色的炼金飞舟直接出现在了高空,飞舟上更是站着一群强大骑士、法师,目光冰冷俯瞰下方的墨阳辰白。



    墨阳辰白是此次抓捕人物中的最重要一个,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防止出意外,祖宅那边直接出动炼金飞舟直接杀了过来。



    “墨阳辰白,速速束手就擒!”上方传来喝声。



    ……



    就这个中午开始,整个墨阳家族开始了腥风血雨的抓捕杀戮,像首恶墨阳辰白在当天晚上经过刑罚审讯后便被处死!家族的一些元老们,这些元老实力或许弱,可个个都是人精,为家族立下过功劳的,被家族养着,平常为家族出谋划策。他们也在商议着怎么才能平息一名超凡生命的怒火。



    毕竟就算这次事情暂时过去,如果东伯雪鹰心中记恨,恐怕将来墨阳家族依旧有覆灭之日。



    所以必须得想出平息怒火的办法!



    ******



    傍晚时分,太阳已经落山,天也渐渐黑了。



    龙山楼的司安楼主在城门口一直眺望着,看着天边等待着。



    “哗!”一道火焰流光从远处天边出现,跟着在高空停下。



    “是领主,旁边的是东伯烈夫妇?”司安一眼就认出半空中的三道人影。



    高空中。



    东伯雪鹰和父母都俯瞰着下方。



    “二十年了,回来了。”东伯烈、墨阳瑜夫妇二人看着下方,心潮起伏。



    “啊,是领主。”



    “领主在天上,旁边的……啊,是老领主!”



    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年,可许多士兵仆人在城堡建立时就在了,一眼就认出了东伯烈和墨阳瑜,顿时整个城堡都沸腾起来了。



    “父亲母亲,我们下去吧。”东伯雪鹰笑道,“估计宗叔铜叔还有青石很快就到了。”



    东伯烈、墨阳瑜却是近乡情更怯,莫名的紧张,发慌。



    呼。



    三人降落在城堡的主城门处,吊桥早就放下,城门也一直开着,城门口司安楼主带着游图等一大群人一直在那等着。



    “东伯,阿瑜!”伴随着激动心颤的声音,宗凌、铜三、青石都出现在了城门口,其中宗凌、铜三最为激动。



    “主人。”铜三看着雪白头发的墨阳瑜,这个壮硕的兽族狮人都掉下了眼泪。



    宗凌、铜三都冲上去,和东伯烈夫妇抱在一起。



    “啊。”宗凌很快就拉着旁边有些怯怯的青石,“东伯,阿瑜,这就是青石。”



    “小石头?”墨阳瑜看着青石。



    当初分离时,东伯雪鹰已经八岁了,长相轮廓也差不多了。可当初年仅两岁的青石,和长大后的模样变化就大多了。墨阳瑜都有些不敢认。



    青石也心中复杂,看着宗叔铜叔和哥哥激动喜悦的模样,可他对父亲母亲真的没什么印象了。



    “小石头。”墨阳瑜伸手握住了儿子,越看越觉得亲近。



    “石头长得挺像阿瑜的。”东伯烈也笑着。



    父母和弟弟逐渐熟悉。



    东伯雪鹰在旁边看着心情也极好,这时候司安楼主走了过来,低声道:“领主。”



    “司安楼主。”东伯雪鹰看向他,笑道,“惭愧,稍微耽搁了下现在才回来。”



    “领主一来一回已经很快了,有一件事要告诉领主。”司安楼主连道,“我安阳行省龙山楼总楼主羿鸿大人就在下午就到了,他就在那边。”



    安阳行省龙山楼总楼主?



    东伯雪鹰转头看去,在司安楼主后面的一大群人中,正有着一名简单束着长发的瘦削男子,这瘦削男子微笑看着东伯雪鹰,同时走了过来。



    略一感应。



    “伪超凡?”东伯雪鹰做出了判断。



    “见过东伯大人。”瘦削男子笑道,“在下羿鸿,负责安阳行省龙山楼的零碎琐事,其实也就是为诸位超凡大人跑腿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