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八章 他是谁?
    雷潮涯是关着许多犯人的禁地,自然有一大批守卫,还有法师们操纵着整个禁地的法阵。



    “快快快,就在关于墨阳瑜的牢房内,那个黑衣青年太厉害了,仅仅看我一眼,我的眼睛都模糊,耳朵都轰鸣,直接摔下了雷潮涯掉到海里了……太可怕了。”那守卫惊恐的连说着,很快大批守卫们就集结,负责整个雷潮涯看守的首领是一名银月骑士。



    “看你一眼,你就摔下去了?”那背着兵器箱的银月骑士皱眉,“难道是一名擅长灵魂方面的法师?”



    “第一第二第三小队,全部集结,准备出发。”银月骑士立即开始下令,“法阵,引动,随时准备攻击。”



    “是。”



    “是。”



    个个执行命令。



    禁地的法阵威能也开始引动,雷潮涯周围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地面上都开始凝结出现了冰霜。



    “滚!”一道怒喝在周围天地间响起。



    一道汹涌的水浪凭空出现,仿佛大蛇游动,这足足有数百米长的巨大水浪直接扫过了那已经集结的一大群守卫身上,守卫们个个惊慌无比或是拿着兵器,或是拿着盾牌。站在最前面领头的银月骑士也是脸色一变,连手中凭空出现一面盾牌挡在面前。



    “轰隆~~~”水浪扫荡,那些守卫士兵们个个都抛飞翻滚起来,那银月骑士是唯一一个站的稳的,脸色微变:“水属性法术?威力竟然这么大,恐怕是一名银月级法师!”



    “谁,谁敢冒犯我墨阳家族关押禁地!”这银月骑士高声喝道,“报上名来!”



    忽然一道火焰斗气冲天而起。



    淡淡的火焰般的斗气看似寻常,却让银月骑士感觉到无形的恐惧,这每一丝斗气都仿佛天地间的阳光,高空的火焰般的斗气直接凝聚化作了巨大的手掌。



    呼!



    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击向那银月骑士。



    “不不,这不是法师,刚才的水浪是万物境引动的水!”银月骑士这才明白醒悟,他想要躲,可巨大的火焰手掌太快了,他只能连用盾牌挡在上方。



    蓬,巨大手掌降临,一巴掌将银月骑士拍击的凹陷进山石地面,还有着诸多骨头断裂声音,银月骑士当即鲜血从口中喷出。



    “谢大人饶命。”银月骑士又惊恐又后怕,他明白对方是手下留情了,否则那一下足以将他拍成肉酱。



    巨大的火焰手掌这才缓缓收回。



    远处翻滚的那些士兵守卫们,还有首领银月骑士都有些惊恐的看着那飞在半空中的巨大火焰手掌!那手掌最终化作了大量的斗气飞回了雷潮涯的墨阳瑜所在的洞窟内。



    “队长。”立即有守卫来巴结,扶起了银月骑士。



    “所有人都别乱来,都别去打扰那位大人。”银月骑士立即下令。



    “是。”



    所有士兵守卫都连应命,开什么玩笑?真的打起来他们恐怕瞬间就被灭杀了,刚才水浪横扫,是用的柔劲,除了银月骑士,其他弱些的包括流星骑士到最弱的普通士兵,个个都抛飞开去了,可却没有一个死的。显然手下留情。



    “这手掌不太像是法术,更像是斗气。”银月骑士捂着胸口,眼中有着不安慌张,“斗气离体还能如此威力?难道是超凡?”



    ……



    洞窟内。



    东伯雪鹰正陪着母亲聊着,吃着些点心、喝着海洋界石灵液。



    他不想别人来打扰,所以远距离操纵水流拍飞了那些守卫,如果用火……恐怕就会烧死那些守卫了,虽然东伯雪鹰心底憋着怒火,可他也并不是疯子,他知道冤有头债有主。至于这些底层的士兵守卫其实也只是为了一口饭吃而已。



    也就那挑衅冒犯自己的首领银月骑士,东伯雪鹰给了点教训。



    “雪鹰。”墨阳瑜看着蒙蒙的淡红色斗气从洞窟门外飞入,尽皆没入东伯雪鹰体内。



    “你的斗气能离体又收回,操纵如此自如,你难道已经?”墨阳瑜有些不敢相信。



    “嗯,我刚跨入超凡不久。”东伯雪鹰说道,“我坠入黑风渊,正因为我跨入了超凡,才侥幸走运逃出来。”



    墨阳瑜又不敢相信又自豪无比。



    自己的儿子……



    当初那个八岁的男孩,二十年过去,如今竟然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超凡生命!



    “像做梦一样,我都不敢相信。”墨阳瑜笑着。



    “母亲,再吃点。”东伯雪鹰这次来,只是带了些点心,他也估计父母这些年日子并不好过。



    “嗯。”



    墨阳瑜心情极好,大口吃着,又喝着灵液,她的肤色以肉眼可见速度在变化,皮肤皱纹都在发生变化。东伯雪鹰给母亲倒了一杯又一杯,甚至一壶喝完了,他都心念一动从储物宝物内将更多灵液送入这酒壶当中来,母亲这几年先是法力暴动崩溃,灵魂受伤,而后又因为太过伤心,加上法师的身体本来就脆弱,再没了法力的孕养,自然一落千丈。



    海洋界石灵液,一般的超凡圣级高手都舍不得当饭吃当水喝!是雷真长老一生最大的收获,死前都留下阵法,宁可毁掉也不愿便宜了魔兽一族。



    平常稍微喝上一点,就几天不饿了。



    一壶灵液,就抵得上十天用量!价值抵得上百万金币,当然超凡强者们是不会愿意用来换金币的,到了他们这一层次,世俗的金钱他们完全够用了,金币再多也只是数字。他们更看重的是超凡之物!



    “母亲,你当初怎么知道我出事的?”东伯雪鹰问道。



    “是墨阳辰白派人告诉我的。”墨阳瑜说道,“他是故意想要气我,不过若不是他,恐怕我得很久以后才知道雪鹰你的事。”



    “又是墨阳辰白!”东伯雪鹰眼中有着一丝煞气。



    他必须得死!



    不过东伯雪鹰将情绪迅速控制住,继续陪着母亲吃喝聊天,他希望母亲能开心点。



    “嗯,竟然喝饱了。”墨阳瑜笑着,“不知不觉喝了好多,我灵魂的伤势都完全恢复了,感觉有点喝不下去了。”



    “饱了就不必喝了。”东伯雪鹰笑道,“这种超凡灵液一般人一天喝上一杯就不饿了,母亲你伤势在身,这几年身体又衰败下来亏欠很多,所以才能不断的吸收消化。身体现在恢复了,自然就饱了。”



    眼前的墨阳瑜,头发依旧雪白,不过发根出现了黑色。



    容貌肤色完全恢复了六年前的模样了,甚至精神要更好。



    “好神奇。”墨阳瑜说道。



    “这灵液颇为重要,母亲你可别对外说。”东伯雪鹰说道,那海洋界石足以够自己用上千年,自己当然得都留些给父母、青石、宗叔铜叔他们。这都是自己的亲人!不过还是得保密点,其他人东伯雪鹰都很放心,青石经历了这一次打击,应该也稳重许多。



    这灵液对身体、丹田气海、灵魂都是全方面帮助,对超凡都有效,更别说对凡人了,对他们修行帮助也会很大!即便父母他们修行路难以走的太远,也能活的久点。



    “放心,我知道。”墨阳瑜笑道。



    “那我们去接父亲吧。”东伯雪鹰起身。



    “东伯……”墨阳瑜也心中悸动,她的丈夫,自她被关在这,他们俩已经分离二十年了。



    二十年,太久了。



    握着母亲的手,走出了洞窟大门。



    超凡斗气弥漫,在母亲周围形成一层保护层。



    跟着东伯雪鹰就带着母亲飞了起来。



    “雷潮涯。”飞在高空,墨阳瑜看着下方的雷潮涯,看着远处有些瞠目结舌的大群守卫们,这是她被关押了二十年的地方。



    “父亲在东香湖炼金作坊内,我们走。”东伯雪鹰说道。



    嗖!



    瞬间化作一道火焰虹光,破空而去。



    “好快!”



    一直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银月骑士首领震惊看着这一幕,“飞天遁地,是超凡!”



    “传说中的飞天遁地吗?超凡生命?”旁边的士兵守卫们也个个惊呆了,人世间几乎个个都听说过超凡……可真正亲眼见过的却极少了。



    “那个黑衣青年是谁?墨阳瑜一直被关着,哪里有机会认识超凡,是二十年前她认识的人?”银月骑士有些疑惑,“在超凡面前,墨阳家族又算得了什么,可为何足足二十年才来救她?是刚突破的超凡生命?”



    银月骑士疑惑推测。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非常惊艳的,整个龙山帝国上百年才出这样一个绝世妖孽,却和项庞云同归于尽!



    “难道是东伯雪鹰?他坠入黑风渊又活着出来?”银月骑士有些吃惊不敢确定,他想来想去,墨阳瑜认识的人中恐怕也就那个妖孽的东伯雪鹰有可能跨入超凡。



    “不管是谁,显然和墨阳瑜关系不一般!说不定这位超凡生命会迁怒整个墨阳家族。”银月骑士想想都心颤害怕,一位超凡生命的怒火?绝对不是墨阳家族所能承受的!



    “必须将消息,最快速度禀告家族。”银月骑士不敢怠慢,立即命人去传递消息。



    如果是青河郡的一些高手,恐怕看到东伯雪鹰就认出来了。



    只是这是东域行省铎羽郡,没几个知道东伯雪鹰的容貌!



    ……



    轰——



    东伯雪鹰握着母亲的手,火焰在周围环绕,正高速飞行。



    “好快,这就是超凡强者飞天遁地?”墨阳瑜惊叹看着周围,周围场景都变得虚幻,只有远处的景色才能看的清晰点。



    “现在的速度,只有真正最快速度的一半。”东伯雪鹰解释道,“超凡强者带着人飞行,速度是要慢的多的。”



    身体粒子化完全附在火焰上,速度能飙到极致,一般在比较重要急切时才会这么做,又或者要钻入裂缝等一些狭小区域会如此飞行。



    保持人类形态飞行,只有七八成的速度了。



    如果再带着人飞行……速度还得更慢!东伯雪鹰也只能维持过去的一半速度。



    “到了,前面就是东香湖。”东伯雪鹰牵着母亲的手,速度减慢突破云层,已经看到下面波光粼粼的东香湖了。



    “这么快,才说几句话而已。”墨阳瑜惊叹万分,她从小生活在铎羽郡,很清楚东香湖和雷潮涯的距离。



    东伯雪鹰天地之力笼罩下去,笼罩住了东香湖旁边的那座炼金作坊内的法师塔,轻易就发现了在其中的父亲,他神情一松,父亲情况比母亲好的多。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