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七章 母子相见
    一感应,东伯雪鹰脸色就变了。



    刷。



    身影瞬间就到了雷潮涯的其中一个洞窟的厚重大门外,东伯雪鹰伸手抓住了厚重大门上的锁链,手都微微有些发颤。



    嗤~~~称号级强者才能勉强毁掉的锁链,在东伯雪鹰的手掌下直接开始粉碎,化作了碎末。



    “哐~~~”东伯雪鹰很轻柔的拉开了大门。



    阴冷潮湿的洞窟内。



    正有着一白发紫袍身影坐在角落,沉默,寂静。



    因为靠着大海,本来就湿气很重,当初的墨阳瑜还能借助法术清理湿气,可现如今这里环境明显糟糕多了。



    “轰隆隆~~~”外面的海水拍击着,似乎永不停止。



    东伯雪鹰慢慢走了过去,默默坐在旁边。



    看着眼前白发紫袍妇人……东伯雪鹰心都在颤。



    小时候,母亲多漂亮美丽,气质超然。



    可眼前的妇人……头发全白了,还有些乱糟糟的,肤色晦暗,身上的紫袍也脏兮兮的,身上甚至都没有一丝法力波动了,变成了一个平凡人。



    东伯雪鹰无声的眼睛就湿润了。



    他伸出手,轻轻抓住了母亲的手,母亲的手皮肤很粗糙。



    “母亲。”东伯雪鹰声音很轻。



    这白发紫袍妇人这才转头看了过来,当看到眼前的黑衣青年时,她还略有些迟疑疑惑,因为……当初他们夫妻二人被抓走时,东伯雪鹰那年才八岁!



    “我是雪鹰!你的儿子,东伯雪鹰!”东伯雪鹰声音都有些发颤。



    “雪鹰?”墨阳瑜轻轻摇头。



    “我真是雪鹰,你看看我的脸,这里的两个小胎痣。”东伯雪鹰指着自己的眼睛下面,胎痣非常淡且小,平常根本没谁能注意到,只有非常仔细的审视才会发现。



    墨阳瑜眼神泛起了神采,她仔细看着东伯雪鹰的面孔。



    眼睛、鼻子、耳朵……



    母亲对儿子太熟悉了,八岁时东伯雪鹰已经有了现如今大概的模样,一仔细观看,就发现了诸多之处,甚至连容貌,东伯雪鹰都比较偏向于父亲东伯烈。



    墨阳瑜有些颤抖的伸出手,摸着儿子的脑袋,一摸,她眼睛就红了,泪水流下。



    “雪鹰,真是你,真是你,你没死?”墨阳瑜激动了。



    “我没死,你儿子我坠入了黑风渊,可是我活着出来了!”东伯雪鹰也流着泪,母子二人情绪都无比激动。



    就在这时候——



    外面却忽然有一名满是煞气的守卫疑惑朝墨阳瑜所在的洞窟大门走来,嘴里嘀嘀咕咕:“法师说墨阳瑜的禁闭之地门打开了?可现在没到送饭的时候啊,也没听说谁来看望这个疯婆子啊,这疯婆子练法术入魔疯了,都不理会她那位哥哥墨阳琛了,谁还来看她?”



    很快他走到了洞窟门口。



    厚重大门果真被打开了,守卫朝里面看去,一眼就看到白发紫袍妇人和一名黑衣青年坐在一起。



    “小子,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守卫喝道。



    东伯雪鹰正和母亲说话,且因为母亲现在的模样他本就憋着怒火,听到旁边这守卫还聒噪,不由转头看去,眼神中带着冰冷杀意。



    轰——



    无心的意志波动瞬间冲击过去。



    东伯雪鹰当初达到天人合一时,灵魂就得到了滋养。达到万物境时同样灵魂能提升。最重要的还是跨入‘超凡’时,身体超凡化的蜕变……灵魂也发生质的蜕变!如果当初天人合一时,东伯雪鹰盯着一个人看,仿佛上万人同时盯着一个人。



    那么现在东伯雪鹰的目光,已经带着实质性的压迫了。



    超凡之路,大的提升,都会让整个生命层次不断进化,灵魂更是其中进化最明显的,甚至最终成为神!



    “啊!”那名守卫感到视线模糊,耳朵都轰鸣,灵魂完全战栗,身体一软就往后倒了下去,直接摔在了雷潮涯下方的乱石上,幸好身体够强仅仅出了点血,又滚落到海水中,被海水一冲击他就惊醒了过来,立即惊恐万分的迅速飞奔。



    ……



    目光一扫,那守卫摔下雷潮涯消失在视线内,东伯雪鹰转头继续看着母亲,握着母亲的手:“母亲,我给你洗个头吧。”



    “嗯,好,都脏了好久了。”墨阳瑜看着自己儿子,却怎么都不嫌够。



    东伯雪鹰轻轻一挥手,面前出现了一黄金盆子,这还是项庞云当年储物宝物中放着的杂物之一。



    黄金盆子中凭空出现水流,很快就是一盆水。



    墨阳瑜如今眼里只有自己儿子,她都没注意这水是怎么出现的,她低着头,任由东伯雪鹰给她洗头发,脏兮兮的头发……东伯雪鹰却洗的很仔细,手指尖还有着水流环绕,缠绕着那些发丝带走污垢,仅仅片刻,墨阳瑜的头发就变得干净了。



    “呼。”天地之力环绕在周围飞舞,整个洞穴都焕然一新,墨阳瑜身上穿的紫袍本就是炼金物品,天地之力略一震荡,紫袍上的脏兮兮灰尘污渍就尽皆消失了。



    “母亲,来吃点东西。”



    东伯雪鹰一招手,洞窟内的石桌就飞了过来,无形的流光扫过石桌表面,将最表层切割了一层,令石桌变得更光滑干净。



    一些点心、水果被放在了石桌上,还有一壶海洋界石灵液。



    东伯雪鹰给母亲倒下灵液。



    “尝尝。”东伯雪鹰笑道。



    “嗯。”墨阳瑜微笑着拿起酒杯,喝了一杯,刚饮下去,她原本晦暗的皮肤都变得有了些光彩,眼睛都亮了许多。这海洋界石乃是一个小型世界的核心异宝,对超凡强者而言都能滋养身体魂魄,对凡人而言用效就更神奇。



    “这是什么,我法力暴动的伤势都好了一两成了。”母亲有些惊讶。



    “是一种超凡灵液,有帮助就多喝点,这当饭吃都没事的。”东伯雪鹰疑惑道,“母亲,你,你法力暴动?怎么回事?还有我之前听说你都跨入流星级了,怎么就法力暴动了?”



    按理说,法师一直修行到称号级,都是比较安全的。



    法力暴动是很少出现的。



    “当初我得知你出事了。”墨阳瑜微笑着,“又痛心又愤怒仇恨,想要尽快变得强大能杀出去!可我当时心太乱,太过急切的想要跨入银月级!突破时,法力模型崩溃,法力完全溃散,且还伤到了灵魂。”



    东伯雪鹰轻轻握着母亲的手,安慰母亲。



    ……



    那名狼狈的守卫从海边逃出来,已经冲到了禁地旁的营地,连喊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