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30篇 第26章 圣主和古亓
    这一战,苍穹天云和邢火荀一都陷入了苦战中,在之前的八战中他们俩都没这么吃力过。

    苍穹天云身体强横,在同层次中都属于极罕见,他的近战攻击同样极为凶猛暴戾,经过将斧宫主等大会师傅指点后,他在身体、近战攻击方面都足以媲美星辰塔五层了。可是他也有非常明显缺点……就是身法移动太弱,他之前的战斗中,许多天才修行者都能在身法速度上超越他,因为缺点太明显,他整体实力只能算是星辰塔四层巅峰水准。

    在应付其他对手时,苍穹天云当时也很简单,直接远距离进行攻击。

    一拳轰出,即便远距离攻击,都足以击败对手。

    可惜却对邢火荀一没用。

    邢火荀一的古修幻境极为不凡,苍穹天云虽然硬抗住,可却总是分心,实力受到影响。最重要的是‘泡影破灭’,破灭之威极强,连续三个泡影叠加就足以真正损伤苍穹天云的生命力,一个个泡影,笼罩住苍穹天云,苍穹天云愤怒的一次次轰开,可轰开时泡影也会毁灭伤到他。

    最重要的是,泡影也兼有束缚之效。

    他的远攻都破不开‘泡影’,他近身又无法靠近邢火荀一,所以只能不断的‘耗’下去。

    “破,破。”苍穹天云怒吼着,疯狂轰击着不断束缚来的泡影,世界泡影连绵不绝,让苍穹天云感觉很是难受,偶尔杀出去,手臂暴涨杀向邢火荀一,新的泡影又降临。

    邢火荀一也很小心。

    因为狂暴下,苍穹天云的攻击太猛,怕只要一招,他就得激发护体宝物,那就输了。

    “他身体也太强了。”邢火荀一也感到很吃力,‘泡影破灭’是他最强招数,全力以赴才能同时施展三个世界泡影,而这一地步才勉强伤到对方!这身体强度简直太逆天。

    这场战斗,邢火荀一一直小心翼翼,不让苍穹天云近身。

    苍穹天云则是仿佛绝世凶兽,他也不敢体型变得太大,因为体型越大,身体防御也会有所下降,保持正常体型才是防御最强。他时而手臂暴涨欲要突袭。

    足足盏茶时间。

    苍穹天云生命力不断损耗下,终于不甘的主动认输。

    “输了。”苍穹天云暗道,“以后一定要想办法让我身法速度提升。”

    过去他精力都在他奇遇得到的《十二劫宇宙身》绝学上,这是最强战士体系绝学,这绝学的目标就是追求万劫不灭的防御超强身体,越是极端的追求身体防御超强,附带着一举手一投足攻击也很强,只是身法速度却变得很弱。这是这一绝学的缺点。

    “将斧宫主,天光将军、东伯长老他们都说过,兼修其他体系,便可弥补这一缺点。”苍穹天云暗道,万余年太短暂,他需要更长时间去修行,相信只要弥补这一弱点,便立即算得上星辰塔五层级实力。

    “苍穹天云,没想到你身体能如此厉害,佩服。”邢火荀一的确钦佩,他父亲‘邢火帝君’出了火焰最为出名外,身体之强在星辰塔九层级数中都很出名。所以邢火荀一进行血脉修行体系,他的身体也算比较强。

    可和苍穹天云一比,就差远了。

    他知道苍穹天云肯定有厉害绝学,可绝学又算什么?他邢火荀一可以轻易得到诸多绝学,圣地的核心成员都是能够得到宇宙级绝学的,可最终成就又如何?最终还是要修行者自己去修行的。

    “我更佩服你,短短万余年提升这么多,我输得心服口服。”苍穹天云说道。

    ……

    虽然邢火荀一、苍穹天云这两个这一次星辰大会最耀眼的两个天才修行者在交谈,并且也一并走下了战台。

    可在高台之上,混沌境巨头们都不由看了眼那名坐在五位大会师傅位置最边缘的白衣青年,他们都知道,这一次星辰大会,东伯雪鹰的名字是肯定会在众多混沌境巨头中传播开的。因为他的表现,的确非常的耀眼。

    甚至还有许多谜团。

    邢火荀一,那般背景,东伯雪鹰竟然能让他短短万余年进步这么多?从星辰塔初选三千六百多名,到最终决战的第一!不可思议!

    “东伯雪鹰。”旁边传来一道冷厉声音。

    东伯雪鹰看去。

    旁边远处的五泽蛇祖依旧冷漠着脸,只是他看着东伯雪鹰的目光却有些变化:“恭喜,你选的邢火荀一成为这次第一。”

    “是他自身悟性高。”东伯雪鹰当即微笑道,他也明白,以五泽蛇祖的性子能主动‘恭喜’一句已经很难得了。

    五泽蛇祖说完便继续转头看着下方。

    下方的200名天才修行者们都在恢复实力,一些伤势重的更有星辰塔大会安排的高手帮忙治疗。

    很快。

    他们一个个依次前往星辰塔,主动去闯星辰塔。

    ‘决战’的表现、两次闯星辰塔的表现,还有再接下来一万年内请教大会师傅的表现,根据诸多因素,五位大会师傅再挑选出五位来,和决战排名前五位,一共就是十位,他们可以任意挑选一座圣地加入,成为核心成员得到倾力栽培。

    仅仅两百位,闯星辰塔很快。

    星辰塔四层的这次有足足三位:邢火荀一、苍穹天云、亢蛹。

    星辰塔三层有169位,剩下的28位都是星辰塔二层。

    “东伯,好好准备,万年后,你们还要公开讲道。”所有人起身开始离开,邢火帝君和东伯雪鹰、问天殿主并肩飞行。

    “嗯。”

    东伯雪鹰也感到颇为轻松。

    接下来万年再选一位即可,虽然这一个名额很重要,可难度却不大。到时候和其他四位大会师傅都对无数修行者们进行公开讲道,也算无数弱小修行者们的一次大机缘,讲道后,大会便正式结束。

    “这次大会,至少没给我太虚天宫丢脸。”东伯雪鹰暗暗道,脸上也有着笑容。

    ******

    星辰大会已经到了后期,太虚天宫东伯雪鹰在混沌境巨头中也被许多人提及,而在这时,万古圣界却有一场足以令混沌虚空五大圣界震动的事情发生了。

    万古圣界,一处深山内有着一座院落。

    “嗡~~~”

    一股低沉的波动从院落内传出,似乎不起眼。

    可是院落悄无声息就化作了废墟,周围的一些山石草木也同样崩塌枯萎,动静很小,可这只是代表这威能的极端收敛。

    银发金角人‘古亓’站在化作废墟的院落内,他的身体似乎分成了上百个碎片,这些碎片已经合拢在一起化作了人形,只是身体裂痕处却有黑光,这些黑光不断的朝周围蔓延。并且在他的胸口处还有明显的窟窿。

    古亓捂着胸口的窟窿,死死盯着前方。

    前方正站着一道身影。

    他站在那,周围的空间都变得安静而温顺,周围的世界都完全臣服在他面前,虽说万古圣界是巫祖、界祖联手所创。但是他在这,周围世界便臣服于他。

    他的皮肤白皙,面部线条柔和,虽然容貌并非绝美,但是任何帅气男子或者美丽女子在他面前,都会被比下去……他的容貌,似乎都蕴含着部分混沌虚空至高规则,看着他的容貌,仿佛仰望至高规则,就算是宇宙神们都情不自禁有一种孩子看到父母的感觉。

    他脸上有着温和笑容,眼神也很真诚,结为生死道侣的丈夫看妻子,恐怕也最多如此真诚罢了。

    “圣主!”古亓艰难开口,声音沙哑,喉咙中都隐隐有黑光在弥漫,“为了杀我,你可真是费尽了心思。”

    “我只是让你重归于混沌。”圣主温和而真诚,“阻拦我的便回归于混沌,顺从我的便臣服于我,将来我掌控了整个混沌虚空,也会将你重新召唤出来,你也将无比忠诚于我,到时候整个混沌虚空无数生命彼此都亲如家人,一片祥和,多好。”

    圣主走过来,伸出手,手掌白皙温柔,抚摸着古亓的脸庞:“我对你并无杀意,也没有恨意,只是你阻拦我了,我只能暂时让你回归混沌,去吧,就好像沉睡,我召唤你时,你也就醒来了。”

    古亓想要后退,但是黑光已经弥漫全身,身体开始渐渐凝固坚硬,他根本无法移动,甚至嘴巴都无法动了。

    “召唤我?就凭你也想操纵整个混沌虚空?”古亓操纵虚空发出声音,他全身皮肤已经开始都逐渐朝黑色玉石转化,一双眼眸盯着眼前的圣主。

    “没谁能阻拦我的,你会看到那一天,到时候,你也会是我的孩子。”圣主转头看向远处。

    远处已经出现了一道身影。

    巫祖站在那,一条条黑色锁链环绕在他身体周围,显然戒备到了极致,盯着远处的圣主。

    “我要做的事,没谁能阻拦,你也阻拦不了我。”圣主看着巫祖,“阻拦者,我虽不忍心,却也只能让他暂时重归混沌。”

    圣主微笑着。

    便就这么消失在了万古圣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巫祖脸色很难看,他转头看着化作黑色玉石雕像的古亓,低叹道:“古亓,我没能保住你。”

    化作玉石雕像的古亓,灵魂也在凝固,思维都在迅速变慢。

    “还好,我有徒弟了。”

    “只是我的徒儿,我还没来得及去见一见你。”

    古亓的思维越来越慢。

    最终完全停滞。

    黑色玉石雕像再也没有任何波动,宛如绝对死物,默默站在那,眺望着远处。

    ……

    古亓,终于还是被圣主斩杀了。

    巫祖最先将消息传给了古亓的师傅‘虚空始祖’,虚空始祖知道消息完全愣住了,独自坐着沉默许久许久,他只有心痛和自责,心痛是忘不了教导古亓的岁月,那个逍遥自在的徒弟,也是他最优秀的徒弟。自责,是自责自己太弱庇护不了徒弟。而紧跟着,消息自然也迅速在一位位终极存在间传开,所有的终极存在们都知晓。

    虽有巫祖阻拦,可圣主依旧再度斩杀了一位宇宙神,这一次陨落的宇宙神,名叫‘古亓’。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