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8篇 第10章 贪婪
    黑袍牛头强者体内的灵魂却是浮现出了泛着绿光的烙印,这让东伯雪鹰心中疙瘩下:“母祖信徒?我来到天云大陆第一个查探的,就查出母祖信徒?”按照来之前搜集的情报来看,天云大陆主要还是本土强者为主,两大教派和三大圣界仅仅影响少部分,毕竟他们派遣来的强者数量太少。

    “轰。”

    在旁人眼里,东伯雪鹰一剑轰飞黑袍牛头强者后,紧跟着又连续施展一道道剑光,众多剑光划过长空笼罩住了黑袍牛头强者,直接将黑袍牛头强者绞杀粉碎当场毙命!

    “好。”

    “真是厉害。”天剑山的三位峰主、两位长老以及其他一众弟子们看的激动,死的可是火焰谷副谷主,是火焰谷实力排第二的,竟然被碾压般摧枯拉朽般击杀。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谢前辈。”

    他们个个连恭敬感激,从绝望中陡然扭转,让他们都对东伯雪鹰充满感激,而且也能判定,眼前这位神秘高手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东伯雪鹰点头,挥手将黑袍牛头强者遗留宝物都收了起来,暗忖道:“这位是火焰谷一方实力排第二的,他都是母祖信徒,那么实力最高的谷主很可能也是母祖信徒。”

    按照他的了解。

    两大教派在九云大陆传教,有两种情形。

    第一种是在他们掌控的绝对势力范围,那是大肆传教,就算是弱小的超凡生命都得信奉圣主(母祖)。

    第二种并非他们的势力范围,就不敢这么明着来,否则比如一宗派从弱小超凡到虚空神全部都是信徒是很容易暴露的,一旦暴露,三大圣界肯定会派遣强者过来,直接将这整个宗派全部灭绝。所以在非势力范围……一般会更小心隐蔽,比如让某个宗派的高层成为信徒!高层数量虽少,却影响极大。

    副谷主都是信徒!

    谷主很可能也是信徒!

    “前辈,我天剑山如今遭遇大难,宗主他更是面临危境,不知前辈能否帮忙,助我家宗主一臂之力。”其中一位峰主连道,其他个个也都渴求。能够摧枯拉朽击败火焰谷副谷主,恐怕实力和自家宗主、火焰谷谷主是同一层次,就算差,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副谷主被杀,可火焰谷主才是最强的,他不死,天剑山一样可能最终覆灭。

    “火焰谷谷主?他实力据说极高。”东伯雪鹰却露出犹豫色,“走,先去看看吧。”

    “走。”

    “快快快。”

    在场个个也不敢奢望这位神秘高手立即答应,愿意去看看就很不错了。

    很快。

    东伯雪鹰他们一众人就划过长空抵达了整个天剑山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远处半空中,天剑山宗主正在和火焰谷主生死搏杀中。

    虽然飞过来,可实际上东伯雪鹰暗中施展虚界幻术随意对付了离的最近的两位火焰谷的合一境高手,在令对方陷入幻境刹那,也远距离施展秘术侵入他们体内灵魂。

    “不是信徒。”东伯雪鹰连续查探两位,确定不是信徒就立即令对方脱离幻境,让那两位合一境高手都有些惊恐。

    “不好。”

    “宗主危险。”东伯雪鹰在暗中查探两位的时候,旁边三位峰主却焦急看着远处的战斗,他们都看出来,自家宗主情况非常糟糕!

    “师叔竟然死了?”在战斗中的火焰谷主是一位红发高大青年,他全身火焰升腾,扫视了眼远处的东伯雪鹰一眼,“就这个银色面具男子杀了师叔吗?不过现在没必要激怒这个神秘高手,我先全力以赴解决了天剑老鬼!”

    “轰~~~轰~~~”火焰谷主全身升腾火焰,就仿佛一个小型太阳星,一举一动都带着恐怖威势。

    天剑山宗主是一位黑袍中年男子,他战斗手段更加丰富些,若是平常根本不会在乎火焰谷主,可此刻……

    “啊。”天剑山宗主能感应到一些银色丝线已经钻进了他的灵魂内,不断强行‘钻’着,让他灵魂剧痛,甚至有时候一阵阵眩晕,这使得天剑山宗主根本无法全力以赴战斗,因为太玄妙的招数都是需要耗费不少精力的。

    他全力防守,偶尔才会进攻。

    刚开始还好,可战斗到如今……这‘银丝牵魂毒’对灵魂的渗透越来越深,使得他眩晕频率越来越高。

    “宗主,有位戴着银色面具,白发白衣的高手出现,一招击败火焰谷的那头蠢牛,如今更是将他斩杀。”天剑山宗主才得到这消息时是非常激动的,因为中毒不断加深,他都认为此次在劫难逃了,整个天剑山宗派也可能就此覆灭。

    可现在,希望出现了。

    “就是他?”天剑山宗主也注意到了远处半空中和自家三位峰主在一起的白衣白发男子。

    “请他出手,你们赶紧请他出手,不惜一切代价。”天剑山宗主连传讯。

    ……

    东伯雪鹰站在那,听着旁边三位峰主劝说,皱眉摇头道:“这火焰谷主实力极为高深,且让我再看看,多了解些他的手段。”

    “不能等了,我家宗主快撑不住了。”三位峰主很着急,他们也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多观看一会儿了解火焰谷主手段,战斗时把握更大。可自家宗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完了!

    远处的天剑山宗主也焦急万分。

    他又不自禁的一阵眩晕,连勉强体表出现道道剑光,抗住了火焰谷主的一爪!那一爪令诸多剑光粉碎,天剑山宗主胸口都被撕下一块血肉,不过好歹撑下来。

    “这全力搏杀我根本无法分心压制这魂毒。”天剑山宗主感觉到灵魂内的银丝在不断渗透。

    “父亲,父亲,听说有一戴着银色面具的白衣白发高手杀了火焰谷副谷主?这高手,就是之前救我的高手,我觉得要请他帮忙……可能只有拿出重宝!他有一弱点就是……稍微有些贪婪,之前他对付了三位火焰谷长老,放了他们,却将他们三位的宝物全部夺走,连衣袍兵器都拿走了。”女儿依紫传讯。

    这让天剑山宗主心中一凉。

    贪婪?

    好啊,就怕不贪!

    “这位朋友,原来你之前救了我女儿,又救了诸位峰主,我天剑山面临大难还请帮忙,待得事后我愿倾尽宝物感谢,宝物价值绝不低于八十颗源界石。”天剑山宗主高声道。<b

    r />

    在远处。

    原本犹豫万分的东伯雪鹰听了后,当即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拼命一搏了!”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