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5篇 第3章 茅草屋内
    血浪翻滚席卷了寒冰世界,有些冰晶刚刚被淹没时还没有碎裂,可略支撑刹那,最终还是湮灭。『言*情*首*发..om壹≯小说 <<﹤.≦1≦x≤i≤<o≤s≤h﹤u﹤o<.<o≦因为在‘杀戮之域’内收到的损伤会不断加重,且经过‘梦中修行’,梦中是一直在修行、战斗,‘杀戮之域’经历了无数的战斗也更加完善。

    东伯雪鹰站在中央,周围血海翻滚席卷四面八方,冰晶再也无法威胁。

    “竟然……竟然就这么硬扛住了第一波袭击?”白老者有些惊骇,“他施展的领域按照初始之地的规则查探,动用的一切奥妙依旧是在开辟境范畴,可威力竟然达到这般地步?”

    像青君,尊者时不同道的结合能够硬拼主宰。

    东伯雪鹰也悟出三条道,其中杀戮道、波动道的结合堪称完美。

    “嗤嗤嗤~~~”

    温度还在下降。

    在翻滚的血浪中竟然凝结出了黑色液体,一滴滴黑色液体出现在‘杀戮之域’内,竟然没有短时间内立即粉碎崩解。而是顽强的存在着!并且随着温度下降,黑色液体数量还在增多。

    “第二波生存考验开始了。”白老者遥遥看着,“这一次可比上次更危险。”

    “嗯?”

    东伯雪鹰皱眉。

    如今凝结的一滴滴黑色液体竟然能在杀戮之域内支撑近一个呼吸时间,可是因为黑色液体不断的的诞生出更多,所以随着时间流逝,浩瀚的杀戮之域内黑色液体反而是在不断增加的。它们并没有进行攻击,显然还在蓄势,让东伯雪鹰都隐隐感觉到了威胁。

    “有意思,来吧,看能有多厉害。”东伯雪鹰反而很期待,大不了自己躲进虚界天地,靠虚界天地和虚空手段来躲避,即便有残余威能攻击到自己,以自己的身躯抗住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

    东伯雪鹰对自己很自信,自己不至于被逼的只能躲起来保命。

    “轰!!!”

    无数黑色液体突然动了,穿行在杀戮之域的血色浪潮中,同时朝东伯雪鹰涌了过去。

    “道风波之二,域!”东伯雪鹰体表无形波动猛然一震,无尽的涟漪立即和整个杀戮之域融为一体,朝四面八方冲击开去,当碰触到黑色水滴时,砰砰砰!!!每一滴黑色水滴都直接炸裂开来,几乎一瞬间所有黑色水滴全部灭绝。

    这正是东伯雪鹰自创绝学《道风波》的第二篇,和杀戮之域结合的杀招。

    杀戮之域也是杀戮道和波动道结合!

    《道风波》绝学也是。

    在梦中修行日子里,东伯雪鹰就将二者结合起来,让杀戮之域威力大大增加,这也是《道风波》中唯一一篇纯粹为杀戮之域所创。

    “这,这……”白老者瞪大眼睛看着,那无数黑色液体几乎一瞬间就全部炸裂,这让他都感到难以置信,“主人创造这宇宙至今,这是第八个宇宙纪元。这一纪元还没谁能开辟境通过考验。之前的七个纪元虽然也有通过的,但是还没这么霸道的吧。”

    是的,考验本身就很霸道,铺天盖地不可计数的攻击,按理说就应该躲起来去保命。

    可东伯雪鹰却是正面碾压粉碎一切攻击。

    “第三波,也是最后一波了。”白老者期待看着东伯雪鹰。

    随着温度的下降,寒冰世界的浩瀚的寒冰大地反而‘融化’,东伯雪鹰亲眼看到寒冰6地溶解成了无数的黑色液体,无尽的黑色液体迅汇聚化作了一条巨大的凶兽,黑色凶兽仿佛黑色蛟龙,只是它的一双前爪格外的巨大狰狞。

    “好家伙。”东伯雪鹰抬头看着整个寒冰大6化作的黑色凶兽,黑色凶兽盯着东伯雪鹰,出了一声响彻世界的吼叫。

    跟着就猛然飞扑过来。

    “哼。”

    东伯雪鹰先是冷哼一声。

    他体表迸出的无形波动猛然一震,杀戮之域也急朝四面八方振荡冲击开去,尽皆冲击在那一头飞扑过来的黑色凶兽身上。黑色凶兽身体表面都被震得分解出了一道道黑色水流,可它无比庞大的躯体还能维持完好。

    “道风波之三,灭!”东伯雪鹰猛然右手怒劈,右手手臂暴涨,遮天蔽日,手掌怒劈而下犹如一柄大斧,而巨大的黑色凶兽也挥动前爪抓向东伯雪鹰手掌。

    蓬!

    一掌劈下。

    黑色凶兽身体猛然一震跟着就粉碎成了无尽的黑色液体,跟着天地间的温度迅回升,黑色液体分散消解化作了无尽的寒冷气流。

    东伯雪鹰收起了杀戮之域,却站在原地皱眉。

    “《道风波》之四……应该可以更纯粹。”东伯雪鹰脑海中不由有大量念头在碰撞,自从苏醒后,他都不敢修行,就怕一不小心规则奥妙突破到主宰境!那样的话,就没资格进行开辟境的考验了。

    而现在因为施展《道风波》进行战斗,尽情施展《道风波》的规则奥妙,情不自禁和自己在梦中修行之前的大量感悟开始碰撞,自然而然对《道风波》第四篇就有了想法。

    “东伯雪鹰,恭喜,通过了考验。”白老者略微愣了一会儿才来恭喜。

    “如果我现在突破到主宰境,一样能得到老祖的赠与吧?”东伯雪鹰问道。

    “哈哈哈,你都通过考验了。现在再突破到主宰境自然没问题。”白老头惊讶道,“怎么,要突破了?也对,你在规则奥妙利用上竟然达到这般境界,突破也是水到渠成。”

    东伯雪鹰虽然在和白老者谈话,可脑海中还是忍不住大量念头在碰撞,过去的大量感悟和梦中修行的感悟不断碰撞融合,可以说此刻九成九的心思都在这上面。

    “我们出去吧?”白老者催促道。

    “走。”东伯雪鹰微笑,而其他两尊身体此刻也沉浸在大量感悟碰撞中。

    ……

    白老者带着东伯雪鹰一同出了这寒冰世界,他还在旁边啧啧感叹:“老祖留下这考验,是考验的你生存保命能力。你竟然能够正面击溃一切考验。真是厉害厉害,比上次那个擅长时空的小家伙厉害太多太多。”

    “擅长时空?时空岛主?”东伯雪鹰忍不住道。

    “嗯,不提他。”白老者指向远处的三座茅草屋,眼睛都放光,“你的大机遇来了,快点走。”

    东伯雪鹰点头,他也很期待天愚老祖对他们这些后辈子弟留下了什么。

    随着越来越近当离茅草屋只有一两百米时,周围的世界开始扭曲,因为有上次的经验,东伯雪鹰依旧很平静的行走,穿过一层层扭曲的世界,终于,走过了这层层世界的保护,来到了那最左边的一座茅草屋前。

    “进去吧。”白老者笑道。

    “嗯。”

    东伯雪鹰点头。

    三座茅草屋,左边一座就是开辟境通过考验能进的,中央是主宰境通过考验才能进,右边是宝库。

    吱呀,东伯雪鹰轻轻推开草屋的木门,木门看似普普通通,可茅草屋内部却是一片幽暗,宛如漩涡,难以看清。

    迈步入内,穿过了这一层幽暗漩涡。

    “呼。”

    眼前场景一变。

    这是一普通的屋子,内部有一条案,有一蒲团,条案上摆放着一套紫色衣袍以及一块紫色牌子。

    蒲团上却忽然显现出了一道虚影。

    那是一名有些驼背的老者模样,他面带笑意看着东伯雪鹰:“后辈小子,说起来你们宇宙是我所创,宇宙内的生命也算是我所创啊,你能够通过开辟境考验来到这,便是我‘太虚天宫’的紫衣弟子,哦,太虚天宫是我当初应‘魔山始祖’‘瑶光之主’之邀来到七星海圣界所开创的一个宗派。”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