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4篇 第18章 无法应战
    蛟云流殿下穿着颇为华丽的金袍,他到来时旁边的恶臣主宰还颇为客气道:“殿下。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八一中网 ≦≤≦.<8≤1﹤z.om”他实力是要比三殿下高的,不过如今三殿下跨入主宰级,背后又有蛟云大帝,自然不能以普通主宰看待。

    蛟云流殿下点头笑了笑,同时仔细观战,他惊讶道:“雪神尊者化作雕像,难道要完全硬扛?”

    “看样子,雪神尊者的确是这一打算。”恶臣主宰微笑道,只是他的老脸笑起来真的很吓人,“雪神尊者进入始祖魔山修行了一段岁月,这实力也有提升,如今完全化作雕像,也是全力以赴保命。想要伤她却是极难极难,东伯雪鹰如果攻不破,很可能会输。”

    战台上的东伯雪鹰已经在施展枪法,狂攻着那雕像。

    轰轰轰~~~~

    雕像肆意乱飞,砸在战台上,撞击在周围的黑色法阵上,可那冰晶雕像就是丝毫无损,表层的每一片十二边形的冰晶依旧反射着光芒。

    “很可能输?这你就错了。”蛟云流殿下观看着,同时摇头,“当初东伯兄和红魔神帝那一战你是没看到,虽然外界盛传东伯兄击败了红魔神帝,可详细战斗情形,知道者却极少极少。”

    “哦?”恶臣主宰有些惊讶看着蛟云流。

    “当初红魔神帝也是施展防御极为厉害的手段,可最后呢?”蛟云流笑道,他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红魔神帝爆出绝招后实力大涨,体表更覆盖了一层寒冰甲铠,防御也极为厉害,“最后他还是被东伯兄一枪重创!东伯兄的攻击可是极为可怕的。”

    “是吗?”恶臣主宰有些不敢相信,在他看来,眼前的雪神尊者防御算很强了。

    他却不知……红魔神帝的保命要更强一筹。

    “来了。”蛟云流殿下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东伯雪鹰的长枪上出现了一层黑色毫光,就是这一层黑色毫光,当初也是黑色毫光出现后就重创了红魔神帝。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哗!”

    枪头怒刺,轨迹却带着奇异弧线,枪尖周围还有着一圈血色波动,显然除了附上一层兵煞以外,东伯雪鹰也将‘杀戮道’‘波动道’融入到枪法中。自从悟出‘杀戮之域’,这两条道的结合,东伯雪鹰就有了多种方法。

    噗——长枪刺在冰晶雕像上,表层有着兵煞流转,枪尖锋利程度暴涨,强行刺穿了雕像,刺入雕像内部后恐怖的血色波动猛然传递开。

    蓬~~整个雕像就爆碎开来,在半空中无数碎片大量湮灭,不过少数残留凝聚化作了那白女子‘雪神尊者’,雪神尊者看向东伯雪鹰的目光中有着难以置信以及一丝无奈,面对东伯雪鹰再度杀来,她连传音响彻周围虚空:“我认输!”

    慢慢说已来不及,直接透过体内力量操纵虚空出声音,才能更快。

    “呼。”

    东伯雪鹰的枪尖陡然停下,恐怖的气流犹如刀锋一样划过雪神尊者的身躯,如果是一般的四重天界神,恐怕早就身体粉碎。不过雪神尊者终究是能匹敌主宰的存在!扛不住东伯雪鹰全力以赴蕴含兵煞的一招,可仅仅气流还是伤不了她丝毫的。

    “佩服,真没想到你竟然能破开我的不灭圣像。”雪神尊者冷漠道,“恐怕你的实力都有望威胁到猎殃那怪物了,真不知道你们俩战斗会是什么样。”

    说完雪神尊者便化作流光迅飞离开去。

    因为她败了!自然没资格再进始祖魔山,而东伯雪鹰则顶替她,成为新的第三尊者。

    “哈哈哈,东伯兄,恭喜恭喜。”蛟云流殿下笑着,“我都还没进始祖魔山,你到时先一步进了。”

    东伯雪鹰走下战台,看向蛟云流殿下,笑道:“殿下可别取笑我,殿下如今已经是主宰,我也只是尊者而已。这一步要跨出可不容易。”

    “对其他尊者不容易,对你却不同。”蛟云流殿下道。

    ……

    东伯雪鹰陪蛟云流殿下闲聊了一会儿,便在一位傀儡老仆的带领下进了始祖魔山。蛟云流暂时可没法入内。

    “始祖魔山。”

    东伯雪鹰走在这座古老的魔山上,山体周围弥漫着黑色雾气,不知道为何,走在这始祖魔山上,感觉身体都轻松许多,骨头都隐隐痒非常舒坦,让东伯雪鹰情不自禁露出笑意,他明白这定是始祖魔山的缘故,否则他这一层次哪会轻易被外在环境所影响?

    傀儡老仆在前面带路,遥指着前方崎岖道路的尽头的一座若隐若现的洞府:“主人,洞府就在前面。”

    “那就是我的洞府?”东伯雪鹰点头。

    “是,是主人的洞府,没主人允许,谁都不能擅闯。而且洞府是在始祖魔山的法阵的阵基之上,在那修行,有大助益。”傀儡老仆说道,“主人进去就知道了。”

    “嗯。”

    很快走到洞府前。

    这座古老的洞府比较朴素,不过占地却也有数里,毕竟是尊者修行的地方,真正豪奢的便是万亿里的大6当做自己的后花园都是寻常。

    推门而入,吱呀,门是木门,木头漆黑一片,看不出是何材质。

    刚跨过门槛,就有一股肉眼可见的绿色气息扑面而来,吸一口气,全身冰凉,脑袋一片空灵,一瞬间参悟思考度都急剧提升。简直就像服用了一些奇珍。他哪里知晓,这等修行宝地连主宰们都渴望,对尊者们的帮助自然极大。潜力越高者,在好的环境下,修行起来提升就越快。

    “好。”东伯雪鹰不由赞道,他在修行者宇宙这么久,还没进入过这样好的修行宝地。

    “始祖魔山上还有存放一些珍贵修行典籍的地方。”傀儡仆从在旁边道,“都是始祖所留,极为珍贵,可以学,但是不可以从始祖魔山带走。”

    “哦?”东伯雪鹰惊讶。

    “这座洞府的好处,主人可细细体会。”傀儡仆从道,“若是没事,老仆就退下令了。”

    东伯雪鹰问道:“始祖魔山的内层和核心层是不是要好的多?”

    “那是截然不一样的神奇。”傀儡仆从道,“内层远外层,核心层更是乎想象。”

    东伯雪鹰点头:“还有一件事,我想要挑战第一尊者。”

    “挑战第一尊者?”傀儡仆从一愣,“好,主人稍等,我这就去传话。”

    傀儡仆从迅离去。

    东伯雪鹰则是开始仔细查看这座洞府,一查看便现洞府的妙处,这洞府内部不同区域气息不同,适合修炼不同体系的强者。东伯雪鹰找到了适合杀戮道、波动道、虚界道的不同区域,倒是‘虚空行者体系’对环境没什么要求。

    过了仅仅片刻。

    傀儡仆从回来了,前来回报。

    “主人。”傀儡仆从恭敬道。

    “定下时间了?”东伯雪鹰问道。

    “第一尊者‘猎殃’他正在闭关,无法应战。”傀儡仆从说道。

    东伯雪鹰错愕:“闭关无法应战?难道他一直闭关,我就一直不能挑战?”

    “始祖魔山的内层和外层有着巨大区别,将来主人若是进去便知晓,内层的闭关是一种特殊的修行,在修行过程中无法应战,不过当闭关结束,猎殃尊者便无法逃避了。”傀儡仆从说道。

    “要多久?”东伯雪鹰问道。

    “听说猎殃尊者已经闭关五十余万年,估计短则随时可能出来,长则上千万年吧。”傀儡仆从说道。

    “这么久?”东伯雪鹰有些无奈。

    等吧。

    魔山宇宙的时间流比家乡要快的多,就算千万年时间也就相当于家乡的数千年!战争应该没那么快,自己也好趁这点时间好好修行。

    “你先出去。”东伯雪鹰吩咐。

    “是,主人有事可随时吩咐。”傀儡仆从走出了洞府。

    洞府府门则是吱呀关闭了起来,东伯雪鹰也开始了在始祖魔山上的潜修。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