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3篇 第24章 风暴之前(本篇终章)
    时空岛主看着眼前星空中黑漆漆的圆形洞口,随意道:“可能是血刃你和母祖教五位教主交手动静太大,影响时空形成了这么一条时空通道。※%※%点※%小※%说,也可能这一条时空通道早就隐藏在这。”

    “看起来,是小型的宇宙通道。”血刃神帝则是伸出右手,右手暴涨,直接朝宇宙通道内伸去。

    手掌伸入宇宙通道内时,周围灰蒙蒙雾气立即开始震颤,一股无形力量在排斥。

    “和我预料的差不多,超脱的真神都无法进入。”血刃神帝说道,同时他看向旁边有些懵懂的东伯雪鹰,笑着解释道,“实力越强,对宇宙通道压力越大!据我所知,宇宙通道的规模一般分三个层次,最低层次就像这种,必须是未曾超脱的生命,他们还在时光长河内,受宇宙保护,进出宇宙通道没有限制。第二层次,普通真神、真神尊者都能进入!第三层次也是最高层次,主宰都能进。”

    “而眼前这个就是最低层次的。”血刃神帝摇头,“价值就有限了,如果是大型宇宙通道,还是很珍贵的,毕竟能够去一次其他宇宙……是非常难得的事。像我、青君、炼狱主宰都是去其他宇宙,最终实力都有大的突破。”

    东伯雪鹰点头。

    青君师兄,听说就是去了其他宇宙后,而后突破为主宰,且按照黑葫芦器灵的探查,实力应该是修行者宇宙中的第三位!

    “东伯雪鹰,你没超脱,可以去试试。”旁边时空岛主说道。

    “对。”血刃神帝也道,“你可以去试试。”

    “可和母祖教的战争……”东伯雪鹰忍不住道。

    时空岛主摇头:“你不要掺和,就你那点手段,进行大规模战争时,一不小心就可能丢掉性命。到时候可不是这次几个教主偷袭,而是母祖教整个族群的最后一搏!”

    血刃神帝则是道:“要加入也可以,到时候听我命令即可,雪鹰的那黑葫芦还是有些帮助的。”

    时空岛主一愣,看了看血刃神帝,才撇嘴:“行,你的徒弟,你决定。”

    说完嗖,时空岛主直接消失了。

    血刃神帝看了看东伯雪鹰,笑道:“你如果要参加和母祖教教主们的战争,还得多修炼修炼,主宰们每一个都掌握永恒境的道,道已成规则,形成规则领域,言出法随……战斗时和尊者可不太一样。你这次遭到偷袭,应该体会到一二了,母祖教教主们战斗可比我们主宰要蠢笨的多。”

    “明白。”东伯雪鹰肃然。

    是的。

    之前遭到偷袭时,自己发现敌人时,敌人的兵器都已经到了面前,从头到尾自己连敌人真身都没发现!当然也有对方联手偷袭的缘故,可也说明彼此实力的差距!对方存心偷袭,自己的‘虚界天地’都是发现不了敌人的。

    “不可自大,我如今的实力,不靠黑葫芦也就和主宰勉强掰掰手腕,可还是输!更别说到时候是族群的战争。”东伯雪鹰暗暗惊醒。

    “我先送你回去,防止这些母祖教再不要脸面的偷袭。”血刃神帝说着同时也在周围布置法阵,法阵笼罩隐藏了宇宙通道,“这是进出法阵之法!若是母祖教来到这,定会被我发现。”

    东伯雪鹰的传讯宝物收到一份进出法阵的方法。

    跟着血刃神帝就带着东伯雪鹰,直接挪移时空,先送东伯雪鹰回黑雾海,他自身才回了血刃神廷。

    ……

    母祖教的广袤殿厅内。

    獠牙教主盘膝坐着,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五位教主,五位教主个个身上都有些伤,其中黑甲女教主伤势最重,腹部巨大的窟窿都完全贯穿了身体,不过正在愈合。

    “这么狼狈?”獠牙教主看着他们。

    “遇到血刃神帝了,他突然出现偷袭,吃了些亏。”

    “黑葫芦呢?”

    “东伯雪鹰遭到我们联手偷袭,竟然只是受伤,还立即使用黑葫芦,我们五个都受到了黑葫芦波动的攻击。偷袭都没杀死他,短时间内要杀死他肯定没希望,又担心血刃神帝等主宰们杀到,我们就立即撤退。可血刃神帝还是追了上来。”

    教主们都有些憋屈。

    五个联手杀一个开辟境的小家伙,都没杀死。

    獠牙教主沉默,没再多问。

    既然失败……说明东伯雪鹰的保命能力,比情报记载的要厉害的多。

    “那就先休息吧。”獠牙教主淡然道,“这一次对付东伯雪鹰,一是为了出口恶气,二是为了那黑葫芦!黑葫芦虽然有些用途,但是没得到也没什么。如今我们母祖教已经暴露,修行者宇宙也知道我们的目的,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抓紧时间,在血刃神帝的虚空两极法阵发现我们这之前,我们抓紧一切,开始疯狂搜集资源,为最终决战做准备!”

    “嗯。”五位教主都点头。

    之前怕暴露。

    现在都撕破脸了,自然是要疯狂搜集资源!

    “倾力一搏,以我们宇宙的无尽积累,以我们所有教主们奋死一拼,完全有望逆转,灭杀所有主宰赢得战争,立下母祖祭坛……从此这个宇宙将是我们的。”獠牙教主眼眸中燃烧着疯狂。

    “就等最后一搏了。”五位教主也战意熊熊。

    ******

    血刃神廷,木屋小院。

    元初主人、深渊始祖、血刃神帝他们三位都在这。

    “母祖教现在手段也越来越狠,甚至都懒得掩饰了。”元初主人皱眉沉声道,“他们过去就暗中搜集资源,恐怕接下来会更肆无忌惮的搜集。”

    “血刃酒馆和时空神殿都在搜集资源,且监察整个宇宙一旦发现有谁大肆搜集,立即查探,发现叛徒,能活捉活捉,不能活捉一律杀。”血刃神帝冷声道。

    深渊始祖则是雄浑道:“血刃,你的分身法……如今我和元初都学了,接下来打算传给谁?”

    血刃神帝也思索,说道:“这得好好商量,说实话,尊者中出了竹山这个叛徒,我也担心主宰中出叛徒。元初和始祖你们两位是最古老的两位主宰,不可能是叛徒,那时候母祖教都还没侵入呢。可有些主宰,我却并无十足把握。”

    “嗯。”深渊始祖点头,“从修行岁月来看,我们黑暗深渊这边,我最早,其次是炼狱主宰,炼狱和我关系极好,我也是看着他一步步起来的,非常相信他。而最后就是血腥主宰尼罗。尼罗最年轻,和血刃你关系也最好。”

    “庞依也不可能是叛徒,他是神界五凶之一,论修行岁月和我都接近。”元初主人说道,“乾合娘娘也肯定没问题,时空岛主我还是信任的,万神殿主修行也挺早,反而青君……你这大徒弟青君,似乎性格变化很大,只是他应该也不可能是叛徒,他若是叛徒,在还是尊者的时候,轻易就能帮母祖教得到混沌飞舟。”

    “听这么一说,似乎都没嫌疑?”深渊始祖道。

    “母祖教进行投胎转世的能有多少,想要修行成主宰又何等之难?”血刃神帝道,“两种可能,一,没有叛徒。二,如果有叛徒,那就是血腥主宰尼罗!至于青君,我很信任他!而且分身法也早传给他了。”

    “你怀疑尼罗?”

    元初、深渊始祖都惊诧。

    “对。”血刃神帝点头,随即一笑,“有叛徒,对我们也是好事,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叛徒,让母祖教吃个大亏。”

    战争虽然即将爆发。

    可修行者一方却显然很有信心。

    混沌飞舟是一杀手锏,血刃神帝的分身法同样是杀手锏,借助分身法,再借用血刃神帝的‘宇宙石心’修炼,每一个主宰都能够有三个身体!让修行者一方主宰们的整体战力急剧飙升。

    ……

    母祖教、修行者一方都在为最终决战做准备,一旦最终开战,那将决定整个宇宙的命运。

    而东伯雪鹰回到黑雾海陪同妻子。

    余靖秋和丈夫走在湖边:“能去另一个宇宙,也是难得的机缘,而且你也说了,即将最终和母祖教战争。你的实力自然是越强越好。”

    “这是个小型宇宙通道,我先过去,探探路。到时候也带你去。”东伯雪鹰道。

    “也带青瑶和玉儿。”余靖秋说道。

    “嗯,一起去。”

    东伯雪鹰笑道,这样的际遇自然不能忘了家人。

    “好了,我该走了。如今每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东伯雪鹰说道。

    “你小心。”余靖秋说道。

    “放心吧。”

    东伯雪鹰一笑便一飞冲天,撕裂时空通道离去。

    不过。

    东伯雪鹰没急着直接出发,而是先回了物质界夏族世界,将‘黑葫芦’‘初始之地符牌’‘血蛇枪’等一些极重要宝物都留了下来。身上仅仅带着一些常用之物,连兵器都是从母祖教护法那缴获的一杆深紫色的木枪,原本是一名母祖教顶尖护法的兵器,虽不及血蛇枪,却也足够坚韧锋利。

    不敢带太珍贵之物,毕竟另一个宇宙一切都是未知,也怕死在那,重要宝物损失。

    “呼~~~”

    星空中一片寂静。

    东伯雪鹰化作一道流光轻易的穿行在血刃神帝布置的法阵中,很快就看到了那黑漆漆的宇宙通道,宇宙通道口周围有着灰蒙蒙雾气翻滚。

    “进去看看。”东伯雪鹰也充满期待,跟着直接朝宇宙通道口飞去。

    (本篇终)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