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2篇 第12章 《截杀六剑式》
    躲进了金煞火云船内,金袍‘盛刑罚使’和另外两位执法使才松口气,神秘的‘飞雪客卿’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太大了。|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随-梦-小说 .. ā

    “这个飞雪客卿什么来历?”金袍盛刑罚使皱眉道,“竟然这么强?”

    “是啊,我们六位执法使有四个折损他手上。”另外两位血袍执法使也感到不敢相信,刚才经历的一切仿佛噩梦,“情报记载,他就是一个很低调的四重天界神,依我看,恐怕是某个在崇氏世家内隐居修行的老怪物,实力之强,我天火宫内恐怕只有两位宫主才有把握杀了他。”

    他们三位透过金煞火云船看着下方,都感到这次败的太冤了。

    准备充分,崇氏世家的确挡不住他们。

    可冒出来个飞雪客卿?

    ……

    半空中。

    东伯雪鹰将手中剑插入背后剑鞘内,而大长老迅速飞来,连崇氏老祖也朝这飞了过来,两人都热情的很。

    他们俩可不傻。

    此刻都明白,这个来到他们崇氏世家当客卿的‘飞雪客卿’,是一个很恐怖的存在,一个倾尽他们家族之力都无法匹敌的存在!恐怕整个世界中,唯有三大圣地才能对付这个老怪物。

    “飞雪……”崇氏老祖飞了过来,连称呼都有些犹豫。

    “还是称呼飞雪客卿吧。”东伯雪鹰则是道。

    “飞雪客卿。”崇氏老祖脸上笑容越加灿烂,旁边的大长老也笑呵呵的,虽然这次损失不小,可战死的二长老、三长老损失的都只是分身,还是能很快修行回来的。家族老巢根基又未曾被摧毁,这次的损失相对而言很小。

    “这次真多亏了有飞雪客卿,否则我崇氏家族就真的麻烦大了,怕是得死伤无数。真没想到天火宫会这么心狠,不动手就罢了,一动手就连镇宫之宝金煞火云船都派来。”崇氏老祖也有些恼怒。

    “对,如果飞雪客卿不出手,我们这次就完了。”大长老都吹捧起来,过去他姿态还是挺高的,可此刻都很是恭维。

    修行者世界就是如此。

    强者为尊!

    毕竟东伯雪鹰的实力,是能够轻易摧毁他们崇氏家族的。

    “我是小七的师傅,自然得站出来。”东伯雪鹰笑道。

    “对对对。”崇氏老祖连点头,“言儿的师傅。”

    真庆幸。

    庆幸自己儿子能拜在这么一个厉害存在门下,让崇氏家族都多了一份大依仗。

    而这时候空中那艘金煞火云船也传来声音响彻天地:“崇老鬼,别以为仗着那飞雪客卿,就敢无视我天火宫。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宝物……否则飞雪客卿保住你们一次,保不住第二次!这天下,终究是三大圣地的天下,一个飞雪客卿翻不了天。”

    东伯雪鹰抬头看着空中那艘金煞火云船。

    “飞雪客卿。”那冰冷声音继续道,“杀了我天火宫的执法使,你还是乖乖去天火宫主动请罪,否则……哼,任你再厉害,最终也得殒命。”

    “口气倒是挺大,可惜,胆子小了些,一直躲在这战船内不敢出来。”东伯雪鹰笑道,虽然这艘战船防御厉害,正常情况下无法直接进入。可借助自己掌握的‘虚界天地’完全能直接进入战船内部,轻易将他们完全摧毁,只是,为了这几个小家伙就暴露自己的绝招,不值。

    “哼,那你只管等着吧。”

    随着冷笑声。

    那艘金煞火云船瞬间化作流光,朝远处高速飞去。

    崇氏老祖、大长老看到这幕都心中有些焦虑,他们俩都明白,天火宫不会轻易罢休。

    “族长,怎么办?”大长老传音,“难道交出真神器?”

    “真神器是我们开辟道的希望,当然不能交,崇氏世家也是我们创造的,只要我们活着,完全可以再建,真神器我们必须留着。”崇氏老祖依旧不动摇,传音道,“幸好有飞雪客卿在,而且天火宫左宫主和我们关系极好,这次派遣动手的也只是右宫主,天火宫并不会倾尽全力对付我们,我们还能支撑,实在撑不住,那就放弃这里。”

    “嗯。”大长老也赞同。

    他们俩沟通想法。

    同时也无比热情的感激着东伯雪鹰。

    “飞雪客卿,我们先下去吧。”崇氏老祖连道。

    “走。”东伯雪鹰点头。

    在下方崇氏世家有许多族人在抬头观看,还有大批侍卫侍女等等,特别是七殿下‘崇言’更是抬头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都忍不住揉自己眼睛,又抬头看了看,家族内地位最高的父亲以及大长老,正无比热情在自己师傅两旁。

    “师傅他竟然这么厉害,我师傅,也太厉害了吧。”崇言有些不敢相信。

    “七殿下。”旁边则是出现一道身影,正是崇氏世家内的管家,管家感慨看着,传音道,“殿下你当初硬是要拜飞雪客卿为师,我还觉得殿下是胡闹,现在看来,殿下当初的选择才是最聪明的,我的确看走眼了。飞雪客卿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

    崇氏世家内颇为热闹,许多侍卫侍女、家族族人们都暗中悄然议论这位飞雪客卿,甚至都不敢说出来,都是传音议论,唯恐得罪了这位飞雪客卿。

    而在迎宾主殿内。

    崇氏老祖更主动举行一场盛宴,专门感谢飞雪客卿,七殿下‘崇言’也难得能入席。连远在万亿里之外的二长老三长老,也是借助因果在这显现出化身。

    一片恭维。

    整个盛宴的中心,隐隐就是东伯雪鹰了,连崇氏老祖都自然放低姿态。

    待得宴会结束。

    一个个退席,只剩下崇氏老祖和三位长老还陪着东伯雪鹰。

    “飞雪客卿,这次这么大的事,天火宫恐怕不会罢休。”崇氏老祖这才开口,叹息道,“我等也是烦恼的很。”

    “天火宫是很难对付。”东伯雪鹰感叹一句,“三大圣地都深不可测。”

    “嗯。”

    崇氏老祖、三位长老都感到无形压力。

    三大圣地统治地位根深蒂固,他们真的保得住那件真神器吗?可他们都修行无尽岁月,这真神器是他们开辟道的希望,他们怎么愿意放弃?

    “这个飞雪客卿,也不说是否帮我们抵挡天火宫。”崇氏老祖暗暗道,“也不知道《截杀六剑式》是否能满足他?”

    崇氏老祖和三位长老彼此交流了下眼神。

    随即,崇氏老祖亲自道:“飞雪客卿此次拯救我崇氏世家,这恩德,我崇氏世家也难以报答,听闻飞雪客卿需要《截杀六剑式》?”

    “是,我喜欢钻研剑术。”东伯雪鹰道。

    这话很假。

    他是想要学会这一门杀戮道绝学中最高层次的‘道’的运用之法,毕竟剑术、枪法、刀法等等都是最外在表现。

    “飞雪客卿请随我来。”崇氏老祖微笑道。

    东伯雪鹰微微一笑,当即跟随崇氏老祖朝家族内的禁地走去。

    重重法阵庇护。

    禁地深处。

    在一座静室的书架上,崇氏老祖拿出了一块布帛递给了东伯雪鹰:“这是《截杀六剑式》原本,飞雪客卿请看。”

    东伯雪鹰接过这灰色布帛,一眼就看到布帛上画着的六大剑招。

    略微一感应。

    在感应时,布帛上画着的六大剑招都有金色光晕显现,同时大量讯息朝东伯雪鹰脑海涌去。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