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2篇 第11章 出手
    崇言紧张站在东伯雪鹰身后,毕竟从小就在东伯雪鹰门下,多年来自然有了极深感情,他又担心又不安,传音道:“师傅,我崇氏家族现在是挡不住了,如果师傅和我们家族牵扯太深,令天火宫愤怒,恐怕天火宫会迁怒到师傅。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随_梦]小说.mеng.ā”

    一个四重天界神,如果天火宫真的迁怒,循着因果,完全可以追杀!

    “师傅,别管我了,我就算被杀了,父亲也可以从时光长河中复活我的。”崇言担心自己师傅,毕竟他已经将东伯雪鹰当成亲人般。

    东伯雪鹰转头看了看自己徒弟一眼,心中一暖,笑道:“放心,好好看看你师傅怎么用剑吧,这么多年,我还没有好好施展过。”

    “你没有和天火宫执法使交过手吧?”血袍执法使见状冷笑,“等会儿你徒弟会看到你死去的样子。”

    “准备好了?”东伯雪鹰问道,“准备好,我就出剑了。”

    “够嚣张!”

    血袍执法使顿时恼怒,“受死!”

    轰!

    他手持一柄黑色大锤,大锤挥动时就有无形气流环绕,并且因为大锤速度极快在这世界规则压制下都出现了雷火。

    东伯雪鹰也动了,一道火焰剑光以超快速度擦着那黑色大锤,划过了血袍执法使的身躯,血袍执法使眼中还有着惊愕以及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快到我碰都碰不到?”而剑中蕴含的恐怖威能令血袍执法使的身躯都是一瞬间就轰的炸裂开来,而东伯雪鹰收剑而立,依旧站在原地没动,对方碎裂的身体在无数的剑光丝线缠绕下,迅速的湮灭。

    血袍执法使,死!

    东伯雪鹰很平静,他修炼万魔真身,就算在神界深渊的尊者中,身体都是拥有着无比巨大优势。也就来自另外一个宇宙的母祖教中的护法们,还是其中的顶尖护法才能力量上超过他。可东伯雪鹰依旧在境界上有着巨大优势。

    随意一剑,速度上轻易超过对方,斩杀对手。

    “什么。”高空中的金袍刑罚使脸色一变,俯瞰向下方崇氏世家庞大建筑群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个黑衣青年单手持剑站在七殿下崇言前方,就是这个黑衣青年一剑就灭杀了执法使。

    “哪冒出来的高手?这个飞雪客卿不就是一个四重天界神,怎么会杀了一位执法使?”金袍刑罚使知道情况不妙,必须铲除这个飞雪客卿,否则厂上局势完全可能改变,他当即下令,“你们五个一起联手,给我铲除了他。”

    “是。”

    如今崇氏世家的二长老也殒命,只有崇氏老祖和大长老还在撑着。

    嗖嗖嗖嗖嗖。

    五位执法使同时俯冲而下。

    金袍刑罚使一人借助‘金煞火云船’就压制着崇氏老祖,大长老一时间却没谁去对付他了,他愣愣看向周围。

    “大长老,速速去救族人。”崇氏老祖连传音下令,同时他也注意到了东伯雪鹰,眼中升起一丝希望来。

    ……

    “杀。”

    “没想到这个飞雪客卿还藏着这么强实力。”

    “联手灭了他。”

    五位血袍执法使化作五道流光,个个有雷火缠身,眼中有着杀机,飞扑围攻向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站在那,他身后的七殿下崇言却还有些发蒙,刚才自己师尊一剑就解决了敌人,他至今都有些不敢相信。

    “看清了吗?”东伯雪鹰声音响起,“没看清,就再好好看,看你师傅是怎么用剑的。”如果在神界深渊,大能者层次交战,神级是根本看不清的。可是在这个世界,规则压制下,大能者们的速度都是被全方面压制,却是能看清的。

    话音还在响着。

    东伯雪鹰已经化作流光主动迎上。

    轰!

    半空中,一道雷火流光和另外五道雷火流光直接碰撞了。

    “死。”

    “和我天火宫斗?”

    “哪冒出来的小子?”

    五位执法使杀机冲天,他们不认为五个联手还战败。

    忽然。

    迎来的东伯雪鹰身影一闪,擦着一柄弯刀避让而过,同时手中的神剑直接切向了一位高个执法使。高个执法使还怒挥手中大斧,可神剑飘忽诡异,速度且又奇快,在雷火缠绕下也很‘惊险’的擦过大斧,让大斧没能阻挡住,一剑就切过对方的脖颈,头颅抛飞。

    跟着神剑中蕴含的威能就冲入对方体内,令对方身体开始碎裂,逸散开的无数剑光丝线也不停的缠绕对方碎裂身体,迅速湮灭一切。

    “什么。”

    原本信心十足的剩下的四位执法使心中一寒。

    仅仅一个照面,他们就折损了一位,甚至其他四位的兵器都没碰触到东伯雪鹰的身体。

    “好快。”

    “身法好快,剑法也好快。”

    他们都不敢相信。

    在这世界规则压制下,对方竟然在速度上保持这么大的优势。

    “呼,呼。”

    东伯雪鹰杀死对方一位后,手中丝毫不停,反扑就再杀过来,剑光犹如太阳光线,快且带着奇幻魔力,“轰。”又仅仅一个交手,手持战刀的执法使身体也被绞杀,又死了一位。

    寻常强大无比的执法使,在这个‘飞雪客卿’面前,似乎随手可杀。

    “逃。”

    “快逃。”

    “逃。”

    剩下的三位执法使再也没有丝毫侥幸心理,他们感觉到彼此巨大的差距,虽然不明白这个‘飞雪客卿’怎么一下子变成恐怖存在,可他们明白,他们根本惹不起,敌不过。所以得逃命。毕竟死了虽然只是分身,可身上宝物也都没了。

    咻咻咻,三位执法使分开来,化作三道流光逃窜。

    他们很清楚如果一起逃,恐怕会被接连袭杀,毕竟这个‘飞雪客卿’速度太快。

    “呼。”

    在其中两位执法使逃到高空中靠近金煞火云船的时候,还有一位执法使同样身体湮灭,东伯雪鹰单手持剑站在半空中冷漠看着这一切,他知道此刻是追不上敌人了。除非暴露一些压箱底的手段,可他是要探寻这个世界的秘密的,自然不想这么早就完全暴露。

    “盛刑罚使,那个飞雪客卿太厉害,我们敌不过。”

    “快走吧。”

    这两位执法使瞬间就躲进了金煞火云船内。

    金袍盛刑罚使压制着崇氏老祖,却有些惊怒看着远处的东伯雪鹰,刚才的战斗他看的清清楚楚,他很清楚,如果一对一,他也只是比执法使稍微强些,要杀死一位执法使都很吃力。就算有‘金煞火云船’辅助帮忙,恐怕杀死一位执法使也得多花费些招数。

    可这个飞雪客卿,太凶残了。

    “刑罚使?”站在半空中的东伯雪鹰,目光落在金袍刑罚使身上,“你如果不想走,就留在这吧。”

    话音刚落。

    嗖。

    金袍刑罚使瞬间就后退,遁入了金煞火云船内,显然根本不想和这个恐怖存在交手。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