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21篇 第十章 囚禁在深坑内
    沉睡的远古恶魔的边缘半空,东伯雪鹰在小心的在‘虚界天地’内飞行,甚至他有‘穿梭虚空’的冲动!

    是的。

    在正常天地内,有六道天轮压制是无法穿梭虚空!可在‘虚界天地’,这是东伯雪鹰创造掌控,完全可以穿梭虚空。只是为了避免让追杀的‘母祖教’护法们发现这一点,否则让敌人们发现东伯雪鹰瞬间就穿梭上千亿里,那么还追什么追?

    所以明明心中感到压力,东伯雪鹰还是只能慢慢飞。

    “呼。”

    飞行许久也才数百亿里依旧在远古恶魔旁边不远,没办法,谁让远古恶魔太庞大。

    轰。

    半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气泡。

    气泡半透明,凭空出现刚好包裹住了正在飞行的东伯雪鹰,就算是在‘虚界天地’内飞行,东伯雪鹰一样被这个万里直径的气泡给包裹住了。

    “不好!”东伯雪鹰脸色一变。

    啪。

    气泡跟着啪的碎了。

    而原本被困在气泡内的东伯雪鹰,也跟着气泡一同碎裂且跟着消失无踪,东伯雪鹰的身体包括体表的黑色甲铠都是一瞬间就完全碎裂,在他的惊愕中,他已经消失在了这片半空中。

    ……

    仅仅半个多时辰后。

    一道火焰虹光也来到周围区域,停了下来,露出了祸烛护法。

    祸烛护法体型强壮,眼眸中隐隐都有火焰在燃烧,他盯着远处庞大的远古恶魔看着。一挥手,旁边立即出现了三位同伴。

    “远古恶魔?”这三位同伴也都是一惊。

    他们长期生活在六道天轮下三洞天,自然知道在下三洞天中最恐怖的就是远古恶魔,每一个都是主宰级战力。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头远古恶魔,有些麻烦了。”旁边的灰袍女护法传音道,“东伯雪鹰藏在这。难道我们在这对付东伯雪鹰?一旦厮杀,惊醒了这远古恶魔,那就麻烦大了。”

    “嗯。”

    在场个个赞同。

    远古恶魔一旦苏醒,会攻击周围一切生命!

    “我们跟着东伯雪鹰,等离开这一片区域,再围杀他也不迟。”祸烛护法皱眉指向遥远处的虚空,“教主那边传来的消息,东伯雪鹰明明就应该在那,可我仔细查看寻找,都根本找不到他。这里除了远古恶魔。根本没其他存在。”

    “嗯。”其他三位同伴也仔细查看。

    他们都是护法级存在,一般千亿里范围都是能够查探的非常仔细的。因为擅长手段不一样,查探手段也不同。

    可是不同的手段却有相同的结果——找不到东伯雪鹰!

    “没有。”

    “他不在这。”

    “周围千亿里范围我都查探了一遍,找不到。”三位同伴都说道。

    “祸烛大哥,你确定他就在这?”碧眼男子询问道。

    “我再问问。”祸烛护法虽然很相信教主,可还是进行询问。

    “根据因果他就在前方百亿里外,位置没有任何变化。”祸烛护法皱眉,“他就算要隐藏,也不至于隐藏在远古恶魔身旁。我估计他应该是陷入到血魔洞天的某种危险当中。”

    “对。”

    他们很有经验,六道天轮的危险降临都是突如其来,并无规律可循。

    “我们后退的远一点,先小心盯着。”祸烛护法做出决定。当即他们四个小心翼翼的迅速远离,尽量先远离这沉睡的远古恶魔。

    ******

    身体一瞬间就被粉碎,粉碎的同时就被挪移了空间。

    “真是疼啊。”

    身体粉碎刹那,连本尊神心都一瞬间粉碎。

    但是紧跟着身体又完全恢复好。神心也完全恢复,东伯雪鹰这才看清周围场景。

    这是巨大的深坑。

    深坑中有着血色液体,自己如今正浸泡在里面。并且自己的双手双脚还被锁链捆缚着。

    “这,这怎么回事?”东伯雪鹰有些发蒙。

    身体粉碎神心粉碎,正常情况下都死了。

    自己却又恢复完好似乎从未受过伤。

    且还被双手双脚锁链困住囚禁在这?

    “魔祖。”东伯雪鹰也没办法,湖心岛主人可能还仁慈些,魔祖创造出的‘黑暗深渊’孕育的无数生命就是以‘黑暗毁灭’来引导的,可见魔祖性子。

    “我的身体和本尊神心应该没有粉碎过,那种瞬间粉碎感,是一种虚空传送的特殊现象。”东伯雪鹰默默道,“在情报记载中,青君师兄就能够带着人瞬间粉碎消失,刚才的气泡破灭,应该是类似的某种虚空传送,可按道理这种传送不应该有剧烈疼痛,我现在身体还非常疼。”

    “疼痛还在加剧?”

    “虚空传送都结束了,疼痛怎么会加剧。”

    “是这些液体?”

    东伯雪鹰看着周围。

    自己被囚禁在这深坑中,深坑内的血色液体竟然能够穿过灭极玄身甲铠!就仿佛水流能够穿过‘筛子’。灭极玄身甲铠似乎内部充满无数孔洞,被这些血色液体轻易穿过,开始侵蚀进皮膜肌肉筋骨,带来了让自己都有些难以忍受的剧痛。

    并且随着血色液体的逐渐侵蚀,疼痛还在加剧。

    “先离开这。”东伯雪鹰心念一动,身体开始虚化,进入了虚界天地开始要飞行离开。

    “铛铛铛~~~”

    当飞行时,捆住手脚的锁链也被拽的崩直了,发出了响声。

    “什么。”东伯雪鹰有些愣住了,看着那捆住手脚的锁链,“我进入虚界天地,它也跟着进入?”

    “断。”

    东伯雪鹰一念,尝试直接先让手脚和身体断开分离开。

    “嗡嗡嗡。”捆住手脚的四条锁链隐隐有花纹显现,无形力量透过四条锁链笼罩东伯雪鹰全身,根本无法断裂手脚。

    “也对,魔祖如果要囚禁谁,我这点实力哪里逃得掉,不过把我囚禁在这干什么?”东伯雪鹰感受着这深坑内的血色液体不断侵入体内,疼痛在逐渐升级,他依旧保持着冷静,“火铖尊者被囚禁在毁灭洞天,那是触怒了湖心岛,我来到血魔洞天又没做什么,为什么囚禁在这?”

    深坑仅仅十丈深。

    血色液体也是一种未知物质,不管是灭极玄身甲铠,还是太皓之力,界神之力都会被血色液体轻易穿透。

    “我怎么才能离开?”

    东伯雪鹰抬头看向上方,仔细观察寻找机会。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