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篇 第40章 这是初始之地
    同一刻。

    血刃神廷,那隐秘的地下殿厅内。

    正在火焰熊熊的宇宙铜炉前观看参悟着的血刃神帝也得到了东伯雪鹰传讯,他不由脸色微变:“金毛猿猴模样?母祖教?”他也透过因果立即确定了东伯雪鹰的位置。

    可紧跟着。

    哗。

    东伯雪鹰那一分身凭空消失了,因果也消失了!

    “没了?”血刃神帝眼中不由有了怒火,透过因果都感应不到,正常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死了!当然在夏族世界的东伯雪鹰本尊还存在,可是他原本和金毛猿猴在一起的分身却已经完全消失,连因果都消失感应不到。

    血刃神帝自然会认为,东伯雪鹰这分身已经被灭杀!

    毕竟能够让因果感应不到还活着的,即便是血刃神帝的眼界,也仅仅知道寥寥几种可能,每一种对于主宰而言都很罕见。

    “真是够猖狂的。”血刃神帝眼中寒光闪烁,跟着凭空就消失不见了。

    ……

    “呼。”

    激发符牌后,东伯雪应感觉周围的宇宙一切能量温柔的保护着自己,比穿梭时空都要舒服的多,仅仅一眨眼时间,就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东伯雪鹰看向四面八方。

    周围是一片混沌虚空,而东伯雪鹰脚下却是一片混沌虚空中的陆地,陆地仅仅数十里范围。

    “我的眼睛,我的耳朵……”东伯雪鹰一愣。

    他的视力原本是极恐怖的,就是上亿里外的一个蚂蚁背上的花纹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听力甚至能够听到无数波动,闭上眼睛都能够将周围广袤范围‘听得’清清楚楚。

    而此刻。

    东伯雪鹰发现仅仅数十里范围的陆地,他竟然觉得远处一片隐隐约约,难以看清。

    他的耳朵仅仅能听到一些风的声音,根本无法听到无数波动。

    这种感觉,比他凡人时天人合一时还远远不如,就仿佛少年时的普通凡人。

    “凡人?”东伯雪鹰伸出了右手,右手一握。

    没有空间炸裂,甚至都没有空气被压迫的波动。

    “我的太皓之力?界神力?”东伯雪鹰明明感觉到体内沉寂的力量,可太皓之力和界神力却一动都不动,根本无法调动。

    “怎么回事?”东伯雪鹰感觉自己力量都变得很一般,他从腰间一拔,拔出了飞刀,因为连意识波动都无法外放,真神器飞刀如今也仿佛普通飞刀。

    东伯雪鹰拿着飞刀在手掌上轻轻划了下。

    顿时一道伤口出现。

    “什么?”东伯雪鹰虽然有所猜测,可看到自己强横无比的身躯,仅仅轻轻一划就破了,还流血了?

    “我变凡人了?”东伯雪鹰将飞刀插入腰间刀鞘内,看向四面八方,有些不知所措。

    他东伯雪鹰修行多年,拥有着近乎尊者的滔天战力,可如今激发符牌被挪移到初始之地后,竟然变成凡人了?

    东伯雪鹰看着眼前这片数十里范围的陆地。

    远处有着一排排树木,绿树成荫,绿叶飘飘,在树木后方还有着一些古朴的石屋。

    除了树木外,还有着一片片花圃、草地,远处还有溪水潺潺,甚至有鱼儿跃出水面,有木桥跨过小河流。在整个陆地的中央,有着零散的三座草屋,草屋上的枯草泛黄,这一切都泛着自然的美感。

    “这是初始之地?”东伯雪鹰纳闷。

    他想过很多可能。

    能够从宇宙的任何一处,即便是任何古老遗迹压制下,都能够瞬间挪移到初始之地!也能从初始之地挪移到宇宙的任何一处,按照讯息描述就是主宰进来也得九死一生。东伯雪鹰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可现在看来,仿佛一个悠闲散心的地方。

    “啪。”远处忽然传来声响。

    东伯雪鹰看去,正是陆地边缘的那些树木后面不起眼的一些石屋中的一个,其中一个石屋门被推开了,一名穿着布衣的白发老头走了出来。

    “竟然有人。”东伯雪鹰屏息,初始之地竟然还有他人?

    “小家伙,感觉成凡人了?”这老头笑呵呵走过来,老远喊道,“每天修行修行多累啊,让你重新感受下凡人的滋味,难道不是更好吗?花多香,这绿叶多漂亮,你都快忘记这种凡人的感觉了吧。”

    东伯雪鹰一愣。

    凡人的感觉?

    是啊。

    他的视力恐怖,即便是一片绿叶,他目光甚至能够渗透绿叶,看透到内部,一片绿叶在他眼中甚至能够看的犹如一块大陆!他能够看透绿叶内部一切构成一切奥秘。甚至闭上眼睛鼻子闻一闻,香味就能够立即被他分辨出无数细微物质构成。

    “有时候模糊一点,世界就更有意思。”老头笑道,“当初老祖建造了此地,也是为了散心,为了回味凡人滋味。甭管你实力多强,就是主宰来到都会像凡人一样,这……就是初始之地的规则!”

    东伯雪鹰有些明悟。

    这是定下的规则。

    来了,就如同凡人。

    “那无法动用规则奥妙,无法展现实力,怎么看出实力高低?”东伯雪鹰问道,“初始之地,不是九死一生,有危险吗?”

    “别急。”老头说道,“你很快就会经历九死一生,先冷静冷静,我看你此刻心都不静。”

    东伯雪鹰不由惭愧。

    他的确心境受到影响,毕竟自从跨入超凡后,这种完全凡人的感觉他再也没感受过。就算伪装凡人行走四方,那也是‘伪装’。而此刻在这初始之地,在初始之地的规则下……他此刻就是真正的凡人,随便一柄刀都能够轻易割破他的皮肤。

    连力量都小的很,估计能够举起几百斤重物就了不起了。

    “因果?”东伯雪鹰一愣,“这里的因果?”

    “感应不到因果?”老头道。

    “我在外界的本尊,感应不到我这身体了。”东伯雪鹰点头道,太不可思议了。

    感应不到因果,在过去自己的认知中,那就是死了。

    可现在自己在初始之地好好的,可本尊的确感应不到因果,可记忆一样彼此能交流。

    “这是初始之地的影响。”老头道,“你小子毕竟还弱,才四重天。境界也低……这个世界,你才看到多少一点?”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