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篇 第十章 黑色羽毛
    东伯雪鹰尝试感应黑色羽毛,意识欲要渗透却一片模糊。最后还是得靠肉眼观看,因为《灭极玄身》,东伯雪鹰身体被修炼到极强横地步,眼睛也越加匪夷所思,就是一颗砂砾在他观察下都能仿佛一颗巨大星辰,如今远比普通真神还强横的身体,双眸刻意观察下完全能直接看到粒子层面。

    在他双眸观察下,黑色羽毛在视野中迅速的变大,变成了巨大的黑色羽毛陆地。

    这片浩瀚大陆,有无数黑色管状物,无数的细管构成了庞大的陆地,东伯雪鹰目光继续渗透,渗透细管……

    “呼呼……”细管内,却是一条虚空管道,通往其他区域,这一条虚空通道内隐隐有花纹流转,这种花纹和通往初始之地的‘符牌’花纹比较接近。因为双眸透过黑色羽毛,观看微小亿亿万倍的虚空细管内部,即便是东伯雪鹰的眼睛,也已经觉得模糊了,那些花纹他看得也是模模糊糊。

    东伯雪鹰有些惊讶,随即继续探查其他细管,每一条细管内都是一条虚空管道。

    “这一根羽毛仿佛一个浩瀚世界,浩瀚世界内有亿亿万的虚空细管通道,且每一条管道都很特殊。”东伯雪鹰目光开始收回,开始俯瞰整个黑色羽毛大陆,整个羽毛大陆,无数细管密密麻麻构成了大陆,大陆无比稳定。

    无数黑色细管构成完整陆地,这种构成,也是一种极致的美!已经超越了法阵范畴,而是一种自然的美丽。

    “匪夷所思。”

    “玄妙无双。”东伯雪鹰心中灵光浮现,那细管内的虚空通道太过模糊,他难以参悟什么。可整个黑色羽毛内部的构成,比自己灭极玄身的粒子构成可要完美的多。让东伯雪鹰有了一些触动。

    “雪鹰,雪鹰。”旁边余靖秋喊道。

    东伯雪鹰这才回过神来,当即收起了这黑色羽毛,说道:“五师叔的礼物的确特殊。”

    “一根羽毛有多特殊?”余靖秋疑惑。

    “等宴会后让你仔细看看。”东伯雪鹰一笑。他觉得如果有足够时间参悟,从黑色羽毛上都能悟出些法门来。

    ……

    黑鸟师叔到来后,的确再也没有大能者到来。

    东伯雪鹰四处行走,陪着一位位大能者们闲聊。待得宴会准备后,便正式开宴。

    ‘开府之宴’,其实大多都不在乎吃喝,这是大能者们比较聚会交流的机会,过去不熟悉。彼此推杯换盏随意闲聊后自然也就熟悉了。

    参加宴会的大能者一共有六十八位。

    座位安排也是随意分散在花园中,三三两两分散开,并不分高低。不过人以群分,黑鸟五师叔、青君、竹山府主、火铖尊者、古藏帝君、东伯雪鹰、北扈殿主等一些就靠近在一起,东伯雪鹰是夹在两群修行者之间,另一边是赤火老祖、慧明大师兄、余靖秋、摩雪国主、安海府主等一些关系亲近的。

    当然。

    一些较弱的界神可能要往远处安排,像第七梅雨,像东伯玉、东伯青瑶,像白沙城主等一个个,都得往远处安排些。让他们在大能者身边。他们恐怕也吃的不舒服。

    同时宴会举行的花园中央,还有一些歌舞表演来助兴。

    “古藏师兄,都说你长期修行,难得出来,今日师弟这开府之宴,师兄能来,师弟真的很开心,咱们喝一杯。”东伯雪鹰道。

    古藏帝君是一位面容白皙的俊俏青年,身上却散发着沉重的死亡气息,古藏帝君微笑举杯:“师弟对我那般大恩情。我岂能不来?”

    火铖尊者在旁边观察着,暗暗惊奇:“古藏和青君,似乎不太亲近!可他们俩和东伯兄弟倒是都很亲近,真是奇怪。”

    的确奇怪。

    古藏帝君和青君坐的距离不算远。可是除了简单两三句话后,再无交谈,显然颇为生疏。

    “没听说这两位师兄有什么矛盾。”东伯雪鹰感受就更强烈,这两位师兄彼此生疏感太明显了,他也好说什么,当即陪着两位师兄。也陪其他朋友。

    ……

    “嗯?”坐在另一处的金霄老祖皱眉瞥了一眼远处在和青君、竹山府主、火铖尊者谈笑的东伯雪鹰,“这个东伯雪鹰,竟然和青君他们三个关系这么好!他们三位可都是宇宙神魔榜前二十,青君实力更是深不可测,翻手就能灭杀我。”

    “不过我大哥比青君应该还强,大哥他如今一直在琢磨他的修行法,等功成,哼哼哼。”金霄老祖和庞依都是神界最早期的生物,二者都是神界孕育诞生,情同兄弟,“只是大哥也奇怪,脾气变了好多。”

    ……

    一场宴会持续三天之久。

    对强大修行者而言,三天时间真的很短暂,随意闲聊,比如聊某一处遗迹一谈就是几个时辰,时间短还真聊不尽兴。聊久了,自然彼此就熟悉了。

    宴会结束后。

    像从头吃到尾的黑鸟师叔自然就立即走了,青君,竹山府主以及其他一些大能者也开始一一离去,东伯雪鹰亲自相送,很快就走了大半。

    “慧明师兄,赤火老祖,我们的事等会儿再慢慢说,我先去见一见金霄老祖。”东伯雪鹰说道。

    “好。”慧明大师兄点头。

    “你先去应付那金霄老祖吧,他可不好惹。”赤火老祖也道,他们如今都知道了余靖秋的身份,自然明白东伯雪鹰和金霄老祖彼此的矛盾。

    ******

    在一处宁静的后花园。

    仅仅只有东伯雪鹰和金霄老祖二人,有酒壶在温热着,东伯雪鹰亲自倒酒同时道:“金霄老祖,你搜集《心剑图》耗费数千亿年岁月,其他四份残篇尽皆搜集到,最差最后一份残篇。甚至都花费许多心血破除遗迹的封禁,最后却让我妻子得到,你那般愤怒我也能理解!可是老祖你也该明白,我妻子她也很冤枉,她做错了什么吗?没有,她只是前往这些没什么名气的普通危险地方闯荡瞧瞧,无意中就得到了心剑图残篇,甚至可以说这是她的运气导致的,所以你当初大肆追杀她,要搜她魂魄,甚至我妻子最后被迫转世投胎,金霄老祖,你这算是恃强凌弱吧。”

    “怎么,要给你妻子报仇?”金霄老祖冷哼一声。

    *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