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九篇 第二十九章 捞起来
    时光长河浩瀚且深不可测。

    影子深入河流深处,甚至彼此影子还有些交汇混杂,在这些交汇的影子中,东伯雪鹰看到了无数熟悉的生命,有活着也有死去的,连项庞云、司良红、铜叔、程灵淑等一个个也都清晰看到。他们的生命都相对短暂,在时光长河中非常不起眼,和东伯雪鹰的身躯相比,他们仅仅仿佛小蝌蚪一样。

    “待得将来超脱,我也定将铜叔你们复活。”东伯雪鹰暗道,“让你们也能够有一段更精彩的生活。”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

    就算将来复活,他们中大多数恐怕都很难成神!成界神的可能性更是极低极低,那么寿命也会很短,一般都是活到本尊神心溃散而死,本尊神心溃散而死是没法再复活的!因为一复活,本尊神心会再度溃散。

    “白君王,若是可以的话,能否将我好友的妻子也复活?”东伯雪鹰开口道,他很清楚池丘白和挚爱的感情,“他妻子也是一超凡,很弱的超凡。”

    “哈哈哈……好,便一并复活了。”白君王站在旁边虚空岸边笑着答应,一是血魔卷对他帮助极大让他心情极好,另一方面也是复活一个弱小超凡的确很轻松。若是复活神灵他恐怕就会犹豫一二了。

    “就是这两位。”

    东伯雪鹰庞大身体轻轻一指。

    操纵时空力量裹住了池丘白,也裹住了另一个女子。那女子和池丘白的交汇极多。池丘白是在最终疯狂中,因为东伯雪鹰击杀了嚎魔教主,池丘白之前一生才算结束。而那女子则是被鞭子给最终抽的消散的。

    可东伯雪鹰也仅仅只能做到这一地步,他无法让他们俩复活。

    “交给我。”白君王自信无比。

    他站在虚空岸边,伸出了手,手臂暴涨一直伸入了虚空河流中。

    仅仅一只手掌就轻易抓住了池丘白和那女子,跟着强行移动他们俩的位置,将他们移动到了了时光河流的最表面。

    “哗哗哗。”

    这是一条时光河流。

    不同的深度,代表着不同的时光。越是河流深处代表时光越是久远!而河流最表层就代表着现在!

    在白君王的右手保护下。池丘白和妻子被强行挪移到了河流表面,这挪移的过程,整个河流也产生了阻力!时光长河的神秘力量浩瀚无比,幸好。池丘白和妻子体型都很小,都仿佛小蝌蚪一样,将他们挪移到河流表面产生的阻力也是极小的。白君王还是比较轻松的。

    当挪移到河流表面的刹那,代表他们俩也活到了如今这个时间。

    “这是在干什么?”远处还有体型比池丘白他们大上万倍不止,却只有东伯雪鹰约莫千分之一小的身影抬头看着。他看到了虚空岸边的白君王和寂灭大帝,也看到了白君王伸手进入时光长河在捞其中的生命。

    “在复活生命吗?”这位二重天界神刚刚悟出时空神心,能够查看时光长河,便看到了这一幕。

    岸边的寂灭大帝有所感应,朝这看了一眼。

    吓得那二重天界神立即放弃查看,意识离开时光长河,他的身影再度变得浑浑噩噩。

    ……

    半空中。

    东伯雪鹰、白君王、寂灭大帝的身旁出现了两个身影,两个身影在凝实,分别是雪白衣袍男子和一名黑衣女子,不过都只是灵魂体!雪白衣袍男子还能保持冷静。可黑衣女子却面孔扭曲,整个灵魂体都在震颤。

    “嗯?”白君王微微皱眉,因为是他拯救,所以这两个生命被挪移在他真身旁边。

    “似乎受不了记忆?”白君王立即力量渗透进黑衣女子体内,轻易翻看了黑衣女子记忆,强行将最后面一段被折磨的记忆完全封印住。操纵一个弱小超凡的灵魂……对于高高在上的白君王而言简直太轻松了。

    封印了最后一段记忆后,黑衣女子也恢复了平静。

    “嗯?”

    池丘白、女子‘武希’都睁开眼恢复清醒,他们都看到了彼此。

    “小希?”池丘白惊喜万分。

    “丘白。”黑衣女子也难以置信满是激动。

    他们俩最后的记忆也不同,池丘白清楚记得之前被一位叫‘嚎魔教主’的深渊君主用来修炼秘术了,经历了恐怖的折磨他依旧未曾消散。只是后来就没记忆了。

    黑衣女子则是记得自己一直被折磨。池丘白也在被折磨,至于后面她就不知道了,后面其实就是无穷无尽的被折磨刑罚,这一段被暂时封印了。

    “我不是已经……”黑衣女子看向四周。

    池丘白也看向旁边。

    他们俩跟着就是一惊。因为他们旁边就是白君王、寂灭大帝、东伯雪鹰,在初次看到这三位时……池丘白他们只感觉到三股浩瀚难以窥伺的气息在那,生命层次差的太大太大,幸好寂灭大帝他们个个都完全收敛了,否则稍微一丝气息冲击,就足以灭杀他们了。

    紧跟着池丘白看清楚了。这三大浩瀚气息中有一位是他认识的。

    “雪鹰?”池丘白惊讶,在他记忆中最终战争时的东伯雪鹰虽然也很厉害,但是远远无法和眼前相比!眼前的东伯雪鹰给他的感觉,已经远远超过大魔神,也超过了那位地位极高的深渊君主‘嚎魔教主’。

    “东伯雪鹰,他们俩我已经从时光长河中复活。”白君王微笑道,“你我交易也算差不多了,等会儿我会送你离开黑暗深渊。”

    “麻烦白君王了。”东伯雪鹰道。

    “他们俩重塑肉身就无需我出手了吧?哈哈,我若是出手,恐怕就是黑暗深渊力量汇聚凝聚他们肉身了,对你们物质界的生命,恐怕不太喜欢黑暗深渊的力量。”白君王道。

    “这点交给我。”东伯雪鹰道,重塑肉身还是很简单的。

    “对了,那个女子意志相对要弱,她经历的折磨记忆她自己都有些扛不住。所以我暂时封印她的部分记忆。随着时间,这部分记忆会逐渐恢复,有一个逐渐接受过程,对她影响就小多了。”白君王说了下,别看白君王狡诈狠辣,可该做事时还是尽量做圆满的。

    东伯雪鹰点头。

    旁边的池丘白和黑衣女子也听到了。

    “长风,嫂子。”东伯雪鹰看向池丘白和黑衣女子,笑道,“我带你们先离开黑暗深渊,其他事等去神界再慢慢说。”

    “好。”池丘白点头,眼中有着一丝感激,他看向身旁妻子轻轻拥抱住。

    抱住心爱之人,是他多少年一直梦寐以求的,终于做到了。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