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九篇 第二十一章 出关
    因为有当初毁灭军团统领赠与《灭极玄身》前四层修炼时所需的珍奇材料,东伯雪鹰还是一气呵成修炼圆满。

    “哗哗哗~~~”

    祁水世界,汪洋一片,水深过万里。

    咻!

    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破水而出到了水面上方高空中,他全身笼罩在黑色甲铠内,脸上都有着黑色柔软面罩,正是闭关二十六万年之久的东伯雪鹰。其实对于修行者而言,一次闭关百万年是非常正常的。像一些为了缓解心灵疲倦的界神们沉睡上亿年也很常见。

    东伯雪鹰还很年轻,自然不需要长时间沉睡。

    “出来了。”东伯雪鹰目光扫过广阔祁水世界,之前来的时候还是一片砂砾大地,如今却是一片汪洋,这水的侵蚀力极强,不过自身黑甲也发生质的变化,甚至体表腾绕的太皓之力都能够隔绝住这水流了。虽然没刻意修炼太皓,可毕竟闭关这么久,太皓修炼层次也大大提升,第四篇达到三转之境,当然对实力的增加没有灭极玄身明显。

    “因果感应!”

    东伯雪鹰仔细感应。

    因果神心并未完全掌握,可也掌握大半,在他感应中,一条条虚无缥缈的因果线连接着自身和其他生命,其中最明显的就是自己和本尊的因果联系,这条因果线通体漆黑已经宛如实质,敌人完全可以在斩杀自己的时候,透过因果攻击自己的本尊!

    当然,自己本尊是在物质界,有物质界规则庇护。强如师尊、时空岛主他们这一层次再借助誓约的强大因果,也最多击杀物质界内的三重天界神。

    除了自己和本尊最强大的因果外。

    其次就是和妻子靖秋,还有儿子东伯玉、女儿东伯青瑶、弟弟东伯青石以及父母等一个个,和血刃神帝的因果都要往后排了。

    在三首神山内也有九位深渊君主和自己存在因果,不过因果相对就轻多了。

    “没想到三首神山内竟然还有九位深渊君主。”东伯雪鹰透过因果线,轻易就能够判定敌人的大概位置,这样敌人想要追到他可没那么容易了。

    “白君王!”东伯雪鹰心中念叨,但是一条因果线隐隐震颤。

    那条因果线连接自己,另一头就在三首神山外,依旧是在这一层深渊世界,连接着的是一名散发隐隐血腥让人心颤的存在。

    “白君王竟然还在这一层深渊世界?”东伯雪鹰轻轻摇头,“有些麻烦啊。”

    “不管他了,现在透过因果我能够确定他们大概方位,也不是随意被他们揉捏了。”东伯雪鹰当即化作一道流光,速度比过去快的多,他直接朝祁水世界的巨大入口飞去!至于藏匿血魔卷的地方,他当然知道,可现在并不是拿出来的时候。

    因为白君王,还是让东伯雪鹰感觉到很大压力,他并无从白君王手下活命的十足把握!

    可总得出关啊!

    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一个高度,再修炼提升也有限。

    “嗖。”

    穿过祁水世界的入口,立即进入了恶魔漩涡中。

    “不急着出去,顺着感应先去瞧瞧,吸引这一片残片的到底是什么。”东伯雪鹰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片暗红色锋利残片,上有古朴花纹,如今在微微震颤隐隐受到无形吸引力,“这次离开黑暗深渊,真不知道多久后才会再来。”

    “在三首神山内,个个都被压制,只能慢慢飞。我并无太大危险。”东伯雪鹰暗道,而一旦出去白君王恐怕可以瞬间穿梭世界到自己面前!那时候就得应对白君王了!

    呼!

    在恶魔漩涡内,循着感应,东伯雪鹰也在顺着漩涡不断前进。

    ……

    “他出来了。”这是一名深青色甲铠男子,头生一根独角,眼眸中有着暗黄色。这是他变成人形的模样,他便是整个黑暗深渊都赫赫有名的存在——逻魔主!他活的岁月极为悠久,实力要比古藏帝君、九阳宫主、紫袍巫皇他们都强大。

    逻魔主眼神平静:“《血魔卷》是魔祖六大传承之一,或许是我开辟道路的希望。”

    “出来了?”在另一处的一片大石上正盘踞缠绕着一头类似八爪章鱼的生物‘岐海皇’,它体型庞大,脑袋上有着一只独眼,声音雄浑低声自语,“二十六万年,算起来他从出生到如今也超过三十万年。以他的天赋应该成四重天界神了。哼,难道以为成为四重天界神就能活命?哼哼哼,只要被我束缚住,他就死定了。”

    除了这两位外,还有其他七位。

    这两位都是近乎尊者级的存在,当然逻魔主名气最大,岐海皇要弱些。

    ……

    三首神山外,云层上,云椅云桌。

    白君王正独自悠闲饮酒,他朝那已经顶着这一层世界天空膜壁的三首神山看了眼:“这个东伯雪鹰终于出来了,才二十六万年,真是短。”

    对他而言。

    一次发呆,可能就是百万年千万年。

    ******

    东伯雪鹰顺着恶魔漩涡,而后沿着感应进入了一条曲折的通道。

    通道悠长。

    东伯雪鹰也一直借助因果感应着敌人的位置,那九位深渊君主,东伯雪鹰其他七位并不在乎,真正要注意的就是逻魔主和岐海皇这两位。

    “我怎么一直在朝岐海皇靠近?”东伯雪鹰撇嘴,“还好,他和逻魔主没在一起。”

    嗖!

    一路超高速飞行,东伯雪鹰那匪夷所思强悍的身躯让他拥有着超绝的速度,岐海皇速度可不太擅长,东伯雪鹰还是有信心应对的。

    “嗡嗡嗡~~~”放在储物宝物内的暗红色锋利残片正在不断震颤,震颤越加强烈。

    “快了。”东伯雪鹰隐隐也明白这点。

    这条曲折通道很长。

    东伯雪鹰化作流光不断前进,还经常遇到岔道,得借助残片感应方向选择道路!每一次岔道,通道都会越加狭窄。从一开始足足有上亿里粗的通道……到东伯雪鹰经历上百个岔道后,通道就已经只有仅仅半米直径,东伯雪鹰被迫缩小身体。

    到他这一程度,身体可大可小,大,手指间可绕星辰。小可比灰尘还小。

    “到了。”

    东伯雪鹰终于停了下来。

    他抬头看着前方,前方的通道壁上正斜插着一块暗红色锋利残片,和自己的那块几乎一模一样。

    “三首神山的通道,坚不可摧,我都损坏不了丝毫。这残篇竟然插了进去?”东伯雪鹰暗暗吃惊,随即一翻手他手中也出现了那一片暗红色锋利残片。

    嗖。

    插在通道石壁上的暗红色锋利残片立即飞了过来,宛如闪电,几乎瞬间就和东欧雪鹰手中这片残片合一了。原本是残片,可当二者一结合起来,却是一块完整的暗红色符牌,东伯雪鹰略一感应,便感觉到符牌内的讯息传递过来。

    “嗯?”东伯雪鹰脸色微变。

    出乎他意料,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是福是祸?”东伯雪鹰喃喃低语,随即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来时的方向,那岐海皇正在不断朝这逼近。其他八位深渊君主也都在靠近,不过有的是在恶魔漩涡旁就停下了,恶魔漩涡是比较混乱的,甚至飞行时都会穿梭时空,有时候无意中就穿梭时空被送进了危险地方。

    “赶紧走,被他们全部围住就麻烦了。”东伯雪鹰化作流光沿着来时的方向迅速飞了过去。他可不敢继续前进,这条岔道是越走越狭窄,说不定就是一条死路!得沿着来时的路走。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