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九篇 第九章 斩杀
    东伯雪鹰和九个世界分身倾尽全力在围攻,听到嚎魔教主喊出‘你不是黑暗深渊的大能者,你是东伯雪鹰’这句话后,也是心中一惊,跟着也完全坦然了!

    他一直担心被发现,所以很小心,长枪不用,用长棍!连血炼神兵‘赤云枪’都不敢用。

    可现在被对方一口喊出来。

    暴露了。

    既然暴露了,那么再后悔也无济于事,反而心中一片坦然。

    “暴露就暴露,大不了,在黑暗深渊中大杀一场。”东伯雪鹰眼中杀机越加明显,同时他的九名世界分身手中的兵器也变了,从长棍直接变成了长枪!而真身手中的长棍也收了起来,将血炼神兵‘赤云枪’拿了出来。以棍施展枪法虽然也算较为接近,可终究还有不少区别,威力发挥上也有所欠缺。

    “东伯雪鹰,你只要饶过我,我一定不会公开!”化作血色影子的嚎魔教主焦急传音喊道,他看到东伯雪鹰换了兵器,就知道麻烦大了。

    使用最熟悉的兵器,实力定能再涨。

    如果真的被杀了,那么这么长时间修炼《血魔卷》就等于白费了,需要再搜集珍材以及无数灵魂,修炼难度也会更难,并且《血魔卷》上卷的原本也会落到东伯雪鹰手里。这些损失都是嚎魔教主不愿接受的。他现在认出东伯雪鹰身份,可因为周围隔绝一切规则探查,深渊意志并没有知晓东伯雪鹰身份,显然嚎魔教主还不愿撕破脸。

    “我真的无意和东伯殿下为敌。”嚎魔教主传音道。

    “给我死。”东伯雪鹰却是杀机滔天,丝毫不留情,不杀嚎魔教主,和嚎魔教主共生状态的池丘白。如何能够复活?

    “你杀了我,你也逃不出黑暗深渊。”嚎魔教主有些癫狂。

    轰隆隆隆~~~~

    十杆长枪威势更加凶猛犀利,特别是血炼神兵赤云枪威势要强上一大截。嚎魔教主几乎瞬间就再度受到重创,同时周围十方灭世火时时刻刻的灼烧。让他的伤势不断加重,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竟然使用长枪,全力以赴都没能一波攻击解决他。”东伯雪鹰暗道,“我的境界还是欠缺太多了,他的身体化作血色影子,仿佛虚无,我的世界牢狱都无法束缚他,只有无形的火焰能灼烧他。可即便如此,和九个世界分身围攻都让他活到现在,境界缺陷,看来得成为四重天界神才能逐渐弥补。”

    “深渊意志发现不了我的真正身份,可嚎魔教主拥有足够的智慧,发现我境界的缺陷,由此推断出我的身份也并非难事。”东伯雪鹰心中掠过这些念头,可手中攻击却丝毫没减,施展熟悉的血炼神兵,施展起来也更加酣畅淋漓。

    就在这时——

    “嗯?”东伯雪鹰感觉到了远处数万亿里外的时空波动。

    那是一名黑色皮肤的恶魔。他身上仅仅裹着黑色破布,其他尽皆裸露,裸露着手脚。他的大概样貌和东伯雪鹰在夏族世界曾经遇到过的‘尤兰领主’还是非常接近的。这位裹着破布的黑色皮肤恶魔面带微笑,声音直接传递过来,乃是借助因果之法直接传音:“这位血刃馆主,给我澄明一个脸面,放过嚎魔可好?你杀他,也仅仅只是杀一个分身而已。何必呢?”

    话音在东伯雪鹰脑海内回荡。

    这位澄明帝君却穿梭时空迅速赶了过来。

    “澄明帝君!”化作血色影子的嚎魔教主大喜,“救我,救我。”

    “澄明?”东伯雪鹰自然知道。

    澄明帝君,是黑暗深渊中的一位真神。和嚎魔教主比较相似,也喜欢传播教派。深渊中足足有五层深渊世界的无数生命都信仰澄明帝君。

    “哗~~~”

    手持长枪的真身和九个分身迅速施展出了第二枪,这第二枪比之前第一波枪法攻击威势明显强了。周围空间开始扭曲。

    “不对。”嚎魔教主面色一变,他感觉东伯雪鹰的枪法奥妙在提升。

    “杀。”真身和九个分身同时施展出了第三枪。

    轰轰轰轰轰轰……

    十杆长枪化作了十个耀眼的‘太阳’,威势之迅猛远远超过之前的枪法,原本就力量速度超恐怖的东伯雪鹰,此刻发挥出的威势更是让嚎魔教主发自心底的绝望!这一招正是东伯雪鹰三大秘技中攻击性最强的‘毁灭’,当初也是凭借这招数,东伯雪鹰才成功通过血火之门最基本的筛选,成为了湖心岛的宾客。

    并且后来困在毁灭洞天多年,参悟‘十方灭世火’,也琢磨其他秘术秘技,‘毁灭’这一招威力也逐渐完善提升。

    此刻这一招的奥妙,完全不亚于资深的四重天界神。

    “砰砰砰砰~~~~”

    周围尽皆大破灭,处处粉碎破灭。

    化作血色影子的嚎魔教主在这般威势下,本就重伤垂危,终于再也扛不住,在无尽耀眼的十个‘太阳’光芒下完全分解破碎当场毙命。

    “住手!”澄明帝君愤怒传音过来,终于他进入了自身的领域范围。

    轰。

    只见亿万个裹着破布的黑色皮肤恶魔同时出现,遍布天上地下,下方的一片广袤森林都一片狼藉,出现了足足百万里范围的大圆坑,东伯雪鹰正是站在巨大圆坑的上空。

    “你来晚了。”东伯雪鹰淡然道。

    说来慢。

    实则东伯雪鹰、嚎魔教主这一层次交手何等快?一眨眼便交手千百招了,施展枪法毁灭也仅仅是连续施展三招枪法!待得东伯雪鹰斩杀了嚎魔,翻手收了嚎魔所有留下宝物,澄明帝君这才赶到!嚎魔终究是一位顶尖的四重天界神,他的宝物东伯雪鹰还是得收下的,毕竟去请大能者从时光长河中复活长风也得付出不小代价的。

    “何必呢,他就一个分身,你何必硬是要杀他。”澄明帝君无数身体消散,留下本尊。

    东伯雪鹰却已经站在了星域飞舟的舟头,淡漠道:“接了任务,自然要杀,怎么,澄明帝君要拦我?”说着瞥了一眼澄明帝君。

    澄明帝君笑笑。

    为一个死去的嚎魔,且仅仅只是损失一个分身罢了,去和一位血刃馆主为敌?何其不智!

    更何况他没救下嚎魔,恐怕嚎魔的承诺也不会实现,他就更没有理由去阻拦了。

    最重要的是!他也只是普通的真神实力,要杀嚎魔也得花费一些招数,这个血刃馆主最后斩杀嚎魔教主的招数,澄明帝君也看在眼里,至少单纯在霸道方面,比他还略胜一筹。只是在招式奥妙上稍微粗糙了些。他很清楚,和这血刃馆主交手,恐怕都不一定能占上风,自然更没必要动手。

    “嗖。”东伯雪鹰驾驭星域飞舟,在澄明帝君的注视下,直接撕开了时空通道迅速离去。

    ……

    而在三首神山内。

    当初嚎魔教主就是在三首神山幸运的得到了《血魔卷》上卷,所以才一分身继续潜入三首神山!

    在阴暗的一间石洞内。

    嚎魔教主正盘膝坐在这,本尊和分身容貌还是一模一样的。

    “啊啊啊啊,该死的东伯雪鹰。”嚎魔教主心中疼的滴血,本尊被灭,他需要从头再修炼《血魔卷》希望更低,连至宝《血魔卷》上卷原本都损失了,他可不相信东伯雪鹰会返回来。就算东伯雪鹰被击杀,宝物落在其他深渊强者手里,恐怕也不会有谁还给他。

    所以,那本至宝就此和他无缘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你逃不出黑暗深渊,逃不掉的!”嚎魔教主心中有着满腔的恨意和杀意,同时直接抬头开口,“伟大的深渊意志,击杀我本尊的那位血刃馆主,乃是神界的东伯雪鹰!他不是黑暗深渊的,他是外来者!”

    声音回荡。

    嚎魔教主也收起了隔绝探测的宝物,任由深渊意志知晓这一切,深渊意志虽然只有最基本的本能,却同样永远遵循这最古老的本能来运转。

    紧跟着,嚎魔教主意识直接渗透进了自己的传讯宝物内。

    ******

    今天一章,梳理下后面的情节。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