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九篇 第八章 杀
    “停停停,别动手。”嚎魔教主连喊道。

    “还有什么要说的?”东伯雪鹰真身以及围绕住嚎魔教主的九个世界分身,个个都随时准备出招。

    嚎魔教主连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血刃馆主你应该是东伯雪鹰殿下请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东伯雪鹰皱眉问道。

    “哈哈哈……”嚎魔教主却没有回答这一问题,因为他是炼化九大意志的部分记忆碎片,池丘白记忆中的一些简单讯息他是知道的,其中就知道了池丘白家乡夏族世界有一个赫赫有名的绝世人物——东伯雪鹰!东伯雪鹰名气太大了,传遍神界深渊,他的资料也不是秘密,出生于物质界中的夏族世界。

    略一对照,嚎魔教主就推测出来,一个物质界中的超凡‘池丘白’,想来想去,也只有东伯雪鹰这样的大人物有可能请人来救他。

    “看来你对池丘白知道不少啊。”东伯雪鹰声音冰冷。

    “血刃馆主,那东伯雪鹰殿下终究是神界的,馆主何必为了一个神界的,来和我为难呢?”嚎魔教主连道,“说实话,估计馆主你猜出来了。这个池丘白的灵魂早就被我修炼秘术用掉了,我根本拿不出啊!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是没办法,还请馆主手下留情,我嚎魔一定会竭尽全力补偿馆主。”

    “已经死了?”东伯雪鹰有着恼怒之意。

    “是。”嚎魔教主连点头。

    “你立下誓约,确定他已经灵魂消散。到时候我想办法从时光长河中复活他就是。”东伯雪鹰道,他自己做不到可以请人帮忙,被复活者实力越强付出的代价越大。长风他仅仅只是超凡,复活起来还是很容易的,如今东伯雪鹰的影响力还是很轻松能做到的。

    “这……”嚎魔教主犹豫,立下誓约?池丘白严格来说不能算是真正的死去。

    “不肯立誓约?你在撒谎?”东伯雪鹰再也不迟疑,这个嚎魔教主一会儿说是送给其他大能者了,一会儿说死了,却都不肯立下誓约。

    看来只能动手!

    轰轰轰!!!

    九个世界分身同时挥动了长棍。为了隐藏身份,东伯雪鹰都不使用长枪而是用长棍的!其实棍枪本就有许多共通之处。

    “不好。”嚎魔教主脸色大变,“该死,这个血刃馆主明明是黑暗深渊的。却为了那个东伯殿下对我丝毫不留情。”

    九根长棍仿佛周围天地的九根天柱,周围天地都一瞬间完全扭曲破碎了,仿佛要让周围再度陷入宇宙大破灭,一切都开始粉碎化作粒子流,实在是每一个世界身体都拥有太皓之力和灭极玄身。力量上丝毫不亚于本尊,个个力量上强的夸张,单纯的力量就有大破灭之效。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袭击。

    嚎魔教主心中惊怒,这威势太猛了,这一刻他顾不得有丝毫隐藏实力,完全爆发了起来。

    蓬~~~~

    九根长棍笼罩下,嚎魔教主甚至都有这一丝绝望,可他还是全力以赴,身体都开始扭曲变成模糊的血色影子,虽然他的身体转换还没真正成功。可好歹入门的身体转换已经到了最后一步,身体已经和寻常有了很大区别。

    血色影子上也有着九个强大的冤魂在咆哮,或男或女,或人或兽,或年轻或苍老,九个意志都充满滔天恨意。

    “这……”东伯雪鹰却是心中大惊。

    那九个充满滔天恨意的虚影中,有一个白发男子身影,正是当初自己无比熟悉的老大哥,那个当初接引自己进入超凡世界的长风骑士‘池丘白’,不过他此刻没有了过去的不羁。也没有了过去内藏的忧伤,而是仿佛疯魔恶鬼一样充满滔天恨意在挣扎着,在一次次扑向那血色影子。

    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让他如此怨恨疯魔?

    东伯雪鹰一瞬间对嚎魔教主的杀机也就急剧飙升!并且他心中也立即明白。池丘白等九位和嚎魔教主似乎是诡异的共生状态,长风大哥已经无法脱离恢复正常了,要救长风大哥只有一个办法——杀死嚎魔教主,而后从时光长河中将其复活。

    否则的话,不杀死嚎魔教主,池丘白这样诡异的状态都没法复活。

    “砰砰砰~~~”虽然心中有诸多念头。可九根长棍威势却丝毫不减,杀意甚至更强。

    “呼。”

    血色影子硬是从完全大破灭的区域艰难的冲了出来,他甚至被其中一根长棍都扫中了,那恐怖的力量让他身体都在扭曲震颤,幸亏身体已经开始转化,加上自身境界也足够高卸去大量力量,硬是保住了这条命。

    “澄明帝君,救命,救命!只要你救我性命,你让我做的我都答应。”嚎魔教主立即传音给据此仅仅隔着三层深渊世界的一位黑暗深渊的大能者。

    “给我死。”

    这一次东伯雪鹰真身和九个世界分身同时出手,十根纵横天地的巨大长棍同时围攻而来,威势依旧强的恐怖,且速度也超快。

    “咦,他对周围时空竟然没有压制?”嚎魔教主在绝望中暗暗想道,他虽然境界上没摩雪国主等一些存在强,可时空神心还是早就掌握的,他惊讶发现周围时空并没有被压制。这是一个正常大能者不应该犯的错误!他当即血色影子一动。

    哗。

    当即穿梭时空开始遁逃。

    “逃?”东伯雪鹰也头疼这点,他境界上有着巨大缺陷,正面战力是强,可面对时空遁逃、无量遁逃这些手段都很难镇压住。无量神心、物质神心都是很难掌握的,就算四重天界神一般也就逐渐开始感悟,离掌握还差的远。

    可时空神心却是很常见。这位嚎魔教主显然也掌握了时空神心。

    “什么。”穿梭在时空通道内的嚎魔教主陡然脸色一变,他转头一看。

    “你逃不掉。”东伯雪鹰踏着黑色星域飞舟正在追来,星域飞舟速度比他可快多了。

    站在船头东伯雪鹰嘴巴一张,汹涌的浅紫色火焰也冲出,仿佛火龙弥漫,这火焰是领域类的全范围覆盖,嚎魔教主根本躲无可躲,瞬间就被笼罩住了,“啊!”疼的嚎魔教主哀嚎痛叫,真疼啊。十方灭世火第七层,单凭这火焰就有近乎大能者之威,让嚎魔教主的血色影子都嗤嗤嗤作响:“不好,这火焰太恐怖,时间长了,我的身体都会被灼烧成灰烬。”

    并非《血魔卷》不厉害,只是十方灭世火本就接近绝学,嚎魔教主的身体转换毕竟还没真正成功。

    “轰轰轰!!!”在释放出十方灭世火的同时,九个世界身体也显现,个个挥舞长棍围攻而来。

    嚎魔教主一边被火焰灼烧,一面面对恐怖的长棍袭击,满心绝望,只能拼了命的逃窜,避不开就努力卸力。

    他原本以为自己要死了。可在拼命挣扎下,竟然连抗住了两波攻击。

    “不对啊。”嚎魔教主心中立即起了怀疑,“这棍法威势凶猛,可是规则奥妙上似乎连我都不如?甚至许多棍法都被我避让开,都没轰击到我,即便轰击到我,我一心卸力量,还真被卸去大量冲击,我竟然活到现在?”

    “还有……他竟然没有封禁时空?”

    “堂堂大能者,难道都不懂时空神心?”

    “力量这么强,可棍法境界似乎勉强只是媲美新晋的四重天界神。境界做不得假,他境界应该很一般,甚至只是新晋四重天,或者是很强的三重天?只是凭借特殊手段才有如此战力?”嚎魔教主很快有了诸多推断,他猛然一声大喝,“你不是黑暗深渊的大能者,你是东伯雪鹰?”

    他想不到,除了东伯雪鹰,还有谁境界如此低,战力却如此强。还会为池丘白出头!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