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七篇 第22章 赌对了
    “靖秋,快逃!”东伯雪鹰长枪一扫正面直接迎了上去,同时太皓之力也施展着秘技‘牢狱’束缚影响着这黑甲多足兽。

    “快逃啊,我们俩都在这,最终只会都死在这!我们两分身战死没什么,可这么白白死去根本就没意义!我擅长近战,也擅长领域类秘技还能纠缠它一会儿。而你想要缠住它都缠不住,被它一近身你就得死。快!快逃,你逃了,我也能想办法逃,或许还能活下来。”

    “嗯。”

    余靖秋毕竟有前世记忆,也是极为果断的,虽然让自己丈夫在这阻拦敌人她很难受,可她也安慰自己,自己和丈夫都只是一尊分身在此,死没什么,可得死的有些价值。

    嗖。

    余靖秋化作一道流光迅速逃跑。

    东伯雪鹰则是和黑甲多足兽疯狂搏杀在一起。

    “轰轰轰~~~”东伯雪鹰身体一次次撞击在周围的山壁上,他靠着领域秘技先让敌人动作稍微慢些,同时靠枪法艰难撑着!虽说黑甲多足兽也是力量超强,可他的‘太皓之力’也是以力量擅长,再凭借悟出的枪法秘技‘生命’倒也能够纠缠一二。

    “黑甲多足兽实力虽然在我之上,但还没有让我毫无反抗之力。”东伯雪鹰暗道。

    他却不知,这是这些黑甲怪物们故意派稍微弱些的过来,准备多耗费点时间一一将他们击杀。

    “不过我也撑不了太久,不能在这硬抗。”东伯雪鹰一边施展枪法,一边也开始高速逃窜。

    咻!

    一道流光飞速逃窜。

    “想要逃?”黑甲多足兽却怒吼着追了过去,它速度远在东伯雪鹰之上,总是一次次追上,双方在高速飞行中一次次搏杀。

    只是东伯雪鹰逃的方向。则是沿着原路返回的方向。

    因为妻子是朝真神器的方向过去的,如果自己也朝妻子方向逃的话,恐怕也牵扯到妻子。

    就算真的要死。好歹也得尽量保住妻子。

    ……

    余靖秋化作流光在飞行,她眼眸中有着一丝厉芒。那是对自己的不满,因为这次来东伯雪鹰主要是为了她。

    “雪鹰。”余靖秋注意着后面,后面却并无谁追来。

    ******

    东伯雪鹰和黑甲多足兽在高速飞行着搏杀着。

    “噗~~~”东伯雪鹰被一蹄爪拍击的往后倒飞开去,虽然有长枪枪杆抵挡,可依旧吐血,他继续飞窜,胸口的巨大伤口正在迅速愈合着,这些都只是一些战斗时一些余波附带的伤势。如果真正被正面轰击中了,他如今的身体怕是得立即就毙命了。

    东伯雪鹰在搏杀中,对自己的秘技‘生命’也越加有体会。

    枪法随心所欲,仿佛世界万物都在绽放它不同的美丽,招式圆满,竟然能撑到现在。

    可是久守必失。

    再这么下去,东伯雪鹰也明白自己怕得丢掉性命了。

    “再快点,再快点,就在前面了。”东伯雪鹰心中渴望期待着。

    “嗯?”在后面追杀的黑甲多足兽却渐渐慢了下来,甚至都不再刻意追杀了。它有些疑惑,“血火之门?”

    是的。

    东伯雪鹰沿着返回的路逃窜,如今已经逃的快又回到血火之门了。

    “有趣有趣。”黑甲多足兽眼眸中有着一丝期待。

    咻!

    东伯雪鹰看到了前方的巨大的山腹空间。山腹地面上有着巨大的血色圆盘,有百万里大。圆盘上有着刀剑图案,散发着恐怖杀机和血腥气息。在周围还有着那已经苏醒的三三两两正在彼此聊天的血色甲铠战士,这些血色甲铠战士们都转头看向了那飞向山腹空间的东伯雪鹰。

    “咦?竟然还敢来?”

    “他竟然又来了?”

    过百名血色甲铠战士们都惊讶看着这些,后面原本追杀的黑甲多足兽则是停了下来,在山腹外的通道口处观看着一切发生。

    嗖。

    东伯雪鹰直接降落,落在了血色圆盘上,站在血色圆盘上,东伯雪鹰看着周围那上百名血色甲铠战士。这些血色甲铠战士们的注视让他都感到有些难受,只是这一次。血色甲铠战士们似乎稍微收敛了些,否则东伯雪鹰都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的力量了。

    “嗯。你要闯血火之门?”上百名血色甲铠战士中,一位身形高瘦的女子开口道,她声音有些阴柔。

    “闯血火之门?”东伯雪鹰看到这些血色甲铠战士们没有立即动手,又看了看在远处没过来的黑甲多足兽,不由暗松一口气。

    只是紧跟着。

    在这些血色甲铠战士中,一名瘦小血色甲铠战士飞了出来,也降落在血火之门上,满含杀机看着东伯雪鹰。

    “一个对手?”东伯雪鹰暗暗道,“而且其他血色甲铠战士都只是旁观,连黑甲怪物都没追杀,我的猜测果真是对的。”

    他沿着返回的路逃,甚至逃到血火之门,就是因为有一个猜测。

    之前他们路过血火之门的时候,是四个血色甲铠战士动手的!要知道,周围可是有足足过百位,为何仅仅才四位动手?而他们队伍也刚好是四位,这么巧?

    其次。

    在甫琼国主被杀死后,当时持刀的血色甲铠战士就没有继续出手了,后面是三对三!否则的话那位持刀战士速度超快,恐怕犰玉帝君也无法带着他们两逃掉。

    一开始四对四,后来又是三对三。

    这让东伯雪鹰就有了些猜测,加上这巨大的血色圆盘显然不是凡物,让东伯雪鹰也很是好奇。

    “我如果单独回来,恐怕就是一对一吧?”东伯雪鹰也是这么猜测。

    “上一次的四个对手中,持刀战士、金色拳头的高大战士、妖娆女性战士他们三个明显更强,另外那个黑色毛发战士却没显露什么厉害手段。”东伯雪鹰暗道,“他们派出来的四个战士,是否是根据我们队伍的实力来派的?”

    “我们队伍是三个四重天界神,一个三重天。所以他们派遣出的血色甲铠战士也是三强一弱。”

    东伯雪鹰毕竟是一位高手,思维速度何等快,上一次虽然很狼狈他可他也观察到许多细节有了推测。

    所以他宁愿赌一把,也要验证一番。

    这样死的好歹也能更意义些,而且对这所谓的‘血火之门’也能了解更多。

    更何况……

    如果赌对了呢?他甚至可能不用死!

    “似乎,我赌对了。”东伯雪鹰看着巨大的血色圆盘上降落下的那名瘦小甲铠战士,仅仅就一个,而且隐隐的威胁感要弱些。

    “你说我闯血火之门?”东伯雪鹰却看向之前开口的高瘦女子,微笑问道,“敢问闯血火之门,有什么规矩?”

    那高瘦女子眼眸中泛着银色光芒,她饶有兴致看着东伯雪鹰,嘴角都微微翘起:“看来你还不太清楚,却敢站在血火之门之上,真是有胆色。”

    “只是用命来赌一赌而已。”东伯雪鹰道。

    周围过百名血色甲铠战士们一个个有的低声议论,有的则是笑着看着,有的则是嗤笑摇头。

    “不知可否告诉我,闯血火之门到底什么规矩,也好让我死个明白。”东伯雪鹰微笑道。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