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七篇 第20章 战死,朋友
    巨大的金色拳头碾压过来时,周围时空开始停滞,拳头未到,无形的冲击波就已经到了。      这样的威势让东伯雪鹰和余靖秋都很是无力,当实力差距真的很明显的时候。那么任何反抗都是可笑的!他们俩至今都想不明白,自己也算不上深入湖心岛遗迹,怎么就碰到这样的危险?

    真的运气太差?

    面对这一拳头,余靖秋操纵着九柄细剑化作一绚烂的星空漩涡,直接冲击过去。

    东伯雪鹰一边太皓之力弥漫着施展着领域秘技‘牢狱’勉强稍微干扰着对手,另一方面则是手中长枪施展出了秘技‘生命’这一招。他甚至都不敢施展‘毁灭’去硬碰硬,因为他知道,如果硬碰硬只有被轻易碾压一个结果。

    犰玉帝君冲在最前面,身形陡然变化,变化成了一巨大的四蹄异兽,这异兽头颅还有着两根软软的触角,这四蹄异兽踏着虚空低着头颅就撞击了过去。

    蓬~~~~

    巨大的金色拳头和四蹄异兽的头颅正面撞击在了一起,砰砰砰!!!产生的冲击波让周围虚空炸裂,东伯雪鹰的一杆长枪也是旋转着连刺穿了层层冲击波,可速度也大减。

    金色拳头被撞击的收了回去。

    而犰玉帝君变成的四蹄异兽却是被金色拳头砸的整个身体一颤,而后通体开始崩塌碎裂开来,这一幕场景让东伯雪鹰余靖秋都大惊,他们队伍中最强的就是犰玉帝君。如果犰玉帝君都战死,那么一点逃脱希望都没有了。

    “哗哗哗~~~”半空中,犰玉帝君崩塌的身体化作了汹涌的黑色水流,黑色水流滚滚涌动又凝聚成了异兽模样。

    “这头异兽的保命秘术练的挺厉害。”那最是高大的血色甲铠战士见状皱眉,当即传音道,“我的手段虽能压制他怕还杀不了他,得联手除掉他。”

    “嗯。”

    妖娆女子雄壮黑毛战士都点头赞同,他们眼界不凡都个化作异兽的四重天界神,正面战力也只是接近大能者。可在保命秘术上却厉害的多,已经修行到极高境界,如果不是克制他,恐怕正常大能者都很难杀死他。

    “他们只剩下三个,就交给你们了。”持刀男子却站在一旁没没再出手,似乎不屑以多欺少。

    ……

    “厉害。”东伯雪鹰和余靖秋玉帝君恢复完好,不由心中大喜。他们都身体化作水流,那是力量丝毫无损的。

    “犰玉帝君真是厉害。平常嘻嘻哈哈的,可保命能力却这么强。”东伯雪鹰暗暗惊叹。

    “走。”

    变成异兽的犰玉帝君,体表有水流弥漫,完全包裹住了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再度逃窜。

    “逃?”妖娆女子的眉心再度射出红色光芒,瞬间就射在了犰玉帝君身上,可他表面的水流在流动震荡,并未凝固。

    旁边的血色甲铠黑毛战士却摇摇头都没出手,他知道自己招数根本奈何不了这种保命能力超强的对手。

    “轰!!!”还是那恐怖的金色拳头。打的犰玉帝君身体再度炸裂,可逸散的水流依旧保护着东伯雪鹰他们俩再拼命挣扎。

    “撕拉~~~”

    妖娆女子也出现了,她泛着绿光的爪子也抓在了犰玉帝君身体所化作的水流上,一时间无数水流顿时有一些绿色丝线渗透。

    “吼吼吼!!!”犰玉帝君状若疯狂的咆哮着。

    他根本都不反击。

    完全靠着保命秘术的强大,妄图逃窜,不断的前进,在双方十余次交锋后。犰玉帝君就裹挟着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冲出了这空旷山腹,沿着廊道继续朝远处飞窜而逃。

    “逃了?”

    “就这么逃了?”

    四名血色甲铠战士站在山腹内半空中,遥遥水流飞去,也没有追杀。

    “他们都不知道血火之门,仅仅只是路过吧。”妖娆女子轻声一笑,“三哥。如果你刚才出手,他恐怕就逃不掉了。”

    他们四个中,持刀男子是速度最快的一个,他如果全力阻拦,犰玉帝君的确很难逃掉。

    “哼。”持刀男子摇头。

    “实力的确很一般。”最是高大的男子道,“如果知道血火之门,是不敢来闯的。”

    “主动闯。他们四个就都没命了,现在也才死了两个而已,还有两个活下来了,算运气不错了。”旁边的黑色毛发战士道。

    ******

    呼。

    远远逃逸了一段路,感觉到没有被追杀,犰玉帝君也停了下来,水流也汇聚成了人形,恢复了原先模样。而东伯雪鹰和余靖秋也松了口气。

    “没追来。”东伯雪鹰后面。

    “多亏犰玉帝君,若非犰玉帝君,我和东伯肯定死在那了。”余靖秋道。

    “可惜甫琼兄没能逃出来。”东伯雪鹰摇头。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东伯雪鹰二人此刻心情都有些难以平静,还在后怕。这次的威胁真的是碾压性的,他们处于绝对的弱势。幸亏犰玉帝君保命能力强。

    犰玉帝君叹息道:“敌人手段太快,那个用刀的,瞬间就到了甫琼的面前,粉碎了甫琼身体。那个妖娆女子那诡异红光让甫琼身体完全湮灭。一个照面,甫琼就死了。我想要救他都来不及。不过……他死就死了,毕竟之前不死,恐怕也很难活下去。”

    “怎么了?”东伯雪鹰余靖秋一愣。

    “犰玉帝君,为何这么没信心?”东伯雪鹰纳闷。

    经历过刚才一战,东伯雪鹰对犰玉帝君很是钦佩,这样的保命能力应该是大能者一个级别了,在普通区域,犰玉帝君应该能扛得住的。

    “那个妖娆女子除了施展那诡异红光外,还非常擅长巫毒。”犰玉帝君无奈道,“我已经中了巫毒,快扛不住了。”

    “什么。”东伯雪鹰余靖秋一惊。

    “真的,巫毒已经渗透在我身体每一处,我的力量不断被消耗,很快身体就要崩溃了。”犰玉帝君无奈道,“巫毒太可怕,我这残缺的‘黑水真身’都扛不住。”

    犰玉帝君一挥手。

    旁边出现了些黑色尺子储物宝物等一些物品。

    “这些是我和甫琼随身携带的些宝物。”犰玉帝君坐在廊道内,嘱托道,“东伯殿下,你们俩如果真的运气好能活着出去,就帮我和甫琼将这些宝物带给我们。至少这一次损失就能小些。”

    “一定。”东伯雪鹰连点头,随即无奈道,“这次进入湖心岛遗迹内,我才感觉到还是太弱,这次活着出去希望恐怕也不大,犰玉兄,我没能带出去,你可别怪我。”

    “哈哈哈,尽力罢了。”犰玉帝君面孔上忽然泛起了一层绿色。

    犰玉帝君伯雪鹰:“这次我们也算共生死了,东伯殿下,我们算朋友了吧。”

    “算,当然算。能有犰玉兄这样的朋友,也是我运气。”东伯雪鹰连道。

    “哈哈哈,能让东伯殿下当朋友,这次死也值了。”犰玉帝君哈哈笑了起来。

    在笑声中,犰玉帝君身体哗的完全崩解,消散化为虚无。

    东伯雪鹰和余靖秋中都有些难受。

    甫琼兄死了,犰玉帝君如今也死了,只剩下他们俩。这条路还能走多远?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