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五篇 神界新人 第56章 劳役
    <div id="content">

    今天第二章!

    ——————

    黑鸟在血刃神帝肩膀上蹦跶着,开心的很,可是能够轻易焚灭四重天界神的环境下,它依旧丝毫无损,也可见它的可怕之处,它此刻蹦跶着得意道:“血刃,你之前不还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说什么……我不会看错!”它还刻意模仿血刃神帝的声音。

    “被打脸了吧?丢脸了吧?”黑鸟怪笑着,“我就说嘛,别太自信,未来未曾发生,一切皆有可能。”

    “他还没掌握一品神心?”血刃神帝微微皱眉,“看来我高看他了,他恐怕不值得我栽培,好了,不提他了。”

    说着血刃神帝继续观看着宇宙铜炉内的场景,观看那恐怖火焰汇聚下偶尔形成的一丝黑色力量,努力从中窥伺规则奥妙的运转规律,寻找到自身突破的希望。

    “哦。”黑鸟乖乖应道,它很清楚,神帝已经不再关心东伯雪鹰了,这让黑鸟暗暗叹息,“可怜的小家伙!”

    它很清楚。

    血刃神帝骨子里是很冷酷的。

    活到如今,神帝经历太多看过太多,生生死死太平常了。他收过的弟子也很多,这些内门弟子记名弟子等等都是最近数十亿年内收的。毕竟不成大能者,能活的时间是有限的,不是战死就是本尊神心溃散或者投胎。漫长岁月,神帝收过很多弟子,想收便收了。不想收便是一品真意超凡都滚到一边去。

    值得栽培,就好好栽培。觉得不值得栽培……直接都懒得看一眼,甚至直接抛之脑后!因为都不值得他花费一点心思。

    他堂堂血刃神帝,时间精力可是很宝贵的!

    就算是他最成功的两个弟子‘青君’‘普藏帝君’他也是给了他们机缘道路,任其发展,他懒得管,他更多心思还是在自身修行上。这也是他能够站在神界最巅峰的缘故,他骨子里更重视自身实力,至于所谓的血刃神廷他反而不太在乎,甚至他弟子‘青君’叛出血刃神廷也是他默许的。因为弟子有自己的道路,他虽然懒得管,但是还是很欣喜看到弟子成长强大的。

    疆域范围?甚至管理疆域都是他麾下的乾瞿帝君等人负责。

    “嗯。”血刃神帝伸出右手,掌心有毁灭电芒闪烁。“一脉相承,明明只差一步。”

    血刃神帝抬头盯着宇宙铜炉,看着铜炉内熊熊火焰中偶尔闪现的一丝黑暗力量。

    ……

    锁界塔第三百五十一层世界内的秘术,东伯雪鹰至今都没练成,‘混洞神心’自然也还没掌握。

    “太狠了。”

    “一点面子都不给。”

    “之前我们还能去隔壁园子逛逛呢。今天竟然将我们打了出来。”

    在东伯雪鹰的洞府内,夏族众神灵们正在议论纷纷,当东伯雪鹰从外面走进来时,他们一个个连走上来说。

    “东伯,虽然从规矩上说,我们在殷石别院活动范围,只能在这洞府以及那一条走廊。”云海大帝走过来,皱眉道,“可实际上隔壁的园子,一般内门弟子的仆人随从都是可以进去逛逛的。可今天我们去被园子处的侍卫给打了出来,东伯,那侍卫敢这么对我们……难道陛下对你不满了?”

    “对啊,东伯,发生什么事了?”夏族众神灵看着东伯雪鹰。

    他们都不傻。

    被轰出来,他们倒也不生气,却担心东伯雪鹰可能失去陛下宠爱了。

    “有些小麻烦。”东伯雪鹰微微一笑,“没事的。”

    “哦。”大家彼此相视,没再多说。

    余靖秋则是走过来,传音道:“东伯。到底怎么了?连一个侍卫都敢这么对付我们的人?”

    “可能是我修行上让师尊有些失望。”东伯雪鹰传音,“你放心吧,没事的。”

    “你自己小心,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余靖秋安慰传音道。

    忽然——

    “东伯师弟。”外面传来冰冷声音。

    东伯雪鹰一听连朝外走去。洞府门口正站着灰衣冷漠女子‘宫风师姐’,宫风师姐冷声道:“以后好好管教你的人,仆人随从什么地方可以去,什么地方不可以去。早就告诉过你们。幸好擅闯的不是禁地,若是一些重要禁地,那就直接处死了。”

    “师弟明白。”东伯雪鹰也不恼。毕竟从严格规矩上来说,的确是自己的人违背了规矩!只是之前大家都是默许的。

    殷石别院,就是宫风师姐在管理。

    现在忽然冷下脸,显然宫风师姐对自己已经很是不喜了,他也早听说,宫风师姐很是冷厉,实力强大潜力极高的她还算客气,其他的一律不太瞧得上。那些三重天界神的仆人随从,在殷石别院内受到的规矩还算轻些。自己之前也享受特别待遇,现在显然没这待遇了。

    “还有,你修行至今都没掌握一品神心,如此没用,也没资格让我免除劳役。”宫风师姐冷漠扔出一块晶牌,“在殷石别院内,每千年一次劳役,去执行劳役吧。”

    东伯雪鹰接过晶牌:“是。”

    劳役本该有,宫风师姐让自己去,自己根本没法拒绝。

    ……

    殷石别院后面连绵的群山中,东伯雪鹰正手持着大斧在砍着大树,树木高大巍峨,东伯雪鹰倾尽全力在砍,可树木坚韧无比,砍伐小半个时辰才砍倒一棵大树。

    砰砰砰……一声声砍树声,让东伯雪鹰心却渐渐宁静下来。

    宫风师姐对他不喜!师尊也再未曾召见,那些同门弟子有些还算客气只是背地里议论,有些见面时都冷漠许多!这是修行的世界,实力为尊,每年一份九果足足千年,又是师尊亲自指点过,又是锁界塔修行。这样的待遇两千年修炼,抵得上在其他大能者门下万年了。

    那些同门弟子们认为东伯雪鹰潜力没那么高,自然态度就发生变化。

    “砰砰砰……”斧头砍在大树上,东伯雪鹰越加宁静,嘴角微微上翘。

    他人如何看,是他人的事。

    只要自己选择的路,一直在前进,那就无需困惑。等到他人自己耀眼时,无数人又都会客气尊敬了。

    “难怪师尊让弟子们要执行劳役,执行劳役时,我全力以赴耗费许久才砍伐一棵树。这样子根本没法静心参悟修行。可身体虽然累了些,精神上却很放松。”东伯雪鹰暗暗道,“一张一弛,或许对修行更有帮助吧。”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