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五篇 神界新人 第25章 三年后
    <div id="content">

    洞府静室内。

    东伯雪鹰一人盘膝坐在蒲团上,闭眼参悟着,脑海中推演着无数枪法奥妙。不单单是分身,包括远在物质界夏族世界内的本尊同样也在静修,本尊作为界神,‘世界神心’既然已经掌握,如今也同样全力以赴主攻‘混洞神心’。

    “三年之期快到了。”东伯雪鹰睁开眼睛,“枪法也练了不知道多少次,推演多少次。规则奥妙也推演过,可这‘混洞神心’总是觉得隔着一层薄纱……雾蒙蒙的,能看到,却总是有些模糊。”

    “这三年,‘混洞碾压’没什么提升,反而其他秘技提升不少。”东伯雪鹰哑然失笑。

    主要是过去在‘混洞碾压’上花费心思太多,如今再进步也极小极小。

    反而其他秘技,稍微花费点心思都在不断完善,特别是‘星辰陨灭击’!准确说这一招都该改名叫‘混洞极点击’了,威势越加大。

    ……

    三年,对神而言太短暂。

    整个安海府城又热闹起来,神廷万花宴的府城筛选‘擂台战’即将开始。不同于之前的排序战不公开!最后两轮的擂台战生存战都是公开的,让人类以及其他各族强者们都来观战。

    “退后。”

    “退后。”

    血刃域内,军团士兵们在维持秩序。

    在华美的高台之上,正是威压四方的安海府主、摩雪国主,在他们俩下方就是白沙城主、墨云城主、秦将军、毒郢界神、戎海王、神廷使者这六位了。

    高台下则是分而坐着一千名高手,正是东伯雪鹰、第七梅雨等等排序战前一千名的。

    “白沙老弟。”戎海王声音粗豪看向身旁的白沙城主,“听说前不久,你和毒郢斗上了?还差点动手了?”

    坐在对面的黄袍女子毒郢界神则是故作可怜连道:“可不是?他的那个小兄弟叫东伯的,就是排序战第一的那小家伙。竟然打了我侄儿!直接打脸啊,我也只是想要给我侄儿出出气,哪想白沙哥哥就那么狠,就是要保他那小兄弟,我可不是白沙哥哥对手。只能忍下了。”

    “白沙兄,你怎么能欺负一女人呢。”旁边的神廷使者打趣道。

    “是啊,白沙老弟,毒郢这么娇弱。你欺负她……我都心疼呢。”戎海王也在一旁揶揄。

    白沙城主瞥了这两位:“女人?娇弱?啧啧啧,什么时候尝尝她的巫毒,看你们还说她娇弱。”

    “我最惹不起的就是戎海大哥了,他的身体修炼到这般地步,我的巫毒对他可根本没用。”毒郢界神则连道。“至于使者……我难道敢对使者动手?”

    “有什么你毒郢不敢的?”琴军主却是随意嗤笑道,“连普藏帝君你都敢动手,你谁不敢动手?还有……安海府这么多年,都只听过你侄儿欺负人,谁敢欺负你侄儿,依我看,还是好好看好你那侄儿吧。”

    黄袍女子毒郢界神眉头微皱,看了看琴军主,却没吭声。

    最上面的安海府主、摩雪国主则是看着这一切。

    “老龙。”摩雪国主摸着雪白胡须,“你们安海府的三重天界神……你觉得。谁有望能成四重天界神,继承你们这安海府府主的位置?”

    “墨云吧。”安海府主笑眯眯道,“墨云万年内成界神,三十万年就二重天,千万年内就三重天……天赋横溢,这种进步速度都接近些一品真意超凡了,我非常看好他。不过还需要磨砺磨砺,论老辣,终究比白沙、乌军主要差些,白沙和乌军主都是修行数十亿年。且都有修成各自极为强大秘技,只是白沙他们一直停滞在三重天,想要突破怕是无望。”

    “突破无望……”摩雪国主轻轻点头,“我也是突破无望啊。总是挣扎不出束缚,跳不出这时光长河,真正永恒啊,也不知道我这一投胎,能不能活下来。”

    “投胎。”安海府主感慨,“摩雪兄。将来我或许也得走这条路。”

    封印记忆去投胎,没有前世记忆,甚至连灵魂都被迫削弱到极致,只剩下一点根本灵性。

    一切优势都放弃!

    想要再活着成神?可能性很低,许多四重天界神选择投胎后,最终都再无声息。

    “别放弃,不到最后时刻,都有可能跨出最后一步。”摩雪国主笑道,“你若是成了,可一定得看顾看顾我那几个女儿。”

    “哈哈,若是能成,这是小事。”安海府主眼神也有着期待。

    论实力,他们俩和大能者的确都很接近。

    可没跳出时光长河,没挣脱束缚,将永远在沉沦,无法真正超然永恒!

    “我上次尝试失败,看来,还是得去月亮星一趟。”安海府主默默道,“必须再拼一拼!”

    “府主。”

    下面的神廷使者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就开始了?”

    安海府主这才不再多想:“开始吧。”

    ……

    东伯雪鹰等一个个都在下面分而坐下,在他们的北方,就是一座万里长宽的擂台,擂台四周就是从各处赶来的观看者。余靖秋、夏族众神灵们也都来观战了。

    “神廷万花宴安海府筛选的第二轮擂台之战,现在便正式开始。”神廷使者走到高台边缘,俯瞰远处,声音响彻天地间,他目光横扫下,无数神灵都不敢抬头看他,“第一场比试,东伯对战阎风!开始吧!”

    顿时无数观看者们一片哗然。

    东伯?排序战第一!

    阎风?排序战第一千名!

    “最强和最弱的一个,那阎风可真是可怜。”

    “东伯能排序第一,擂台战总不能让他和第二比吧?一般都是选择比较靠后的和他们进行比试,只是没想到会是最后一名。”

    “这场比试一点悬念都没有。”

    “看看,看看这东伯到底多厉害。”

    “能排序第一,定有些手段。”

    一个个期待着。

    他们对这一场比试胜负都毫不怀疑,都认定东伯雪鹰能胜。只是他们几乎都没看过东伯雪鹰动手,看过吴山星域预选场景的终究是少数,且那一场也太简单了,就一招!

    东伯雪鹰直接起身朝擂台走去,而在另一处,一名头发花白的男子罩着灰色披风,只是眉头紧皱,初战就遇到排序第一的东伯,他也有些苦闷。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