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四篇 一品真意 第24章 触怒
    <div id="content">

    吴山城城门巍峨宽阔,在城门两侧则是两排神界士兵,个个身高万里,穿着黝黑制式甲铠,目光观看左右,查一切动静。

    “守门的士兵,和负责传送法阵的士兵,虽然都是士兵,可却截然不同。”云海传音道,“守门的这些士兵可都是有了入了阶位的,东伯,你知道什么是阶位吧?”

    “知道。”东伯雪鹰点头。

    阶位。相当于凡俗中的官阶。

    有阶位在身,说明是‘血刃神廷’直属的成员,就算阶位再低,也是神廷一份子!

    “只要入阶,那就是血刃神廷的人。”云海和东伯雪鹰并肩飞行在广阔的城门内,同时传音聊着,“就算是界神,也不敢杀血刃神廷的一个士兵!一旦杀了,那就是公然挑衅整个血刃神廷,是要受到神廷法规严惩的。所以有阶位在身,那就等于护身符啊。”

    东伯雪鹰一笑。

    血刃神廷的人……界神不敢杀?那些真正权势大的,如三重天界神就敢杀戮了。不过对于寻常神灵而言,三重天界神已经很遥远。

    除此以外,明着不敢杀,暗中也敢动手。当然得有法子让‘时光回流’查不出来。只要查不出!杀了也就杀了,东伯雪鹰如今是红石山新一任主人,有红尘圣主留下无数宝物,就有法子让‘时光回流’查探不出来。

    当然这些都是属于很阴暗的手段。

    “不过想要入阶可难的很。”云海传音道,“一座星域,能入阶的神廷的人一共就那么些。像星域巡守府麾下的有许多人马都是不入阶的,比如负责看守法阵的,比如一些监管各处的……那些士兵都是被招募来负责琐事,都是不入阶的。入阶不入阶,一看就看出来,只要看他们穿的甲铠!入阶的甲铠,那都是血刃神廷统一炼制。而那些不入阶的闲散士兵,甲铠都很是寻常。”

    东伯雪鹰点头:“听说紫雷被吸纳进。有了阶位?”

    “是啊。”云海一笑。

    整个夏族先辈神灵中,真正入阶的暂时只有紫雷帝君!入阶,那就是血刃神廷的人,完全不一样了。

    “紫雷在药道上擅长被吸纳进去了。不过虽然有阶位,可他们也不能擅离职守。”云海道。

    ……

    东伯雪鹰和云海二人很快穿过了这巍峨的城门,进入了广阔的吴山城内。

    吴山城内,云雾缭绕,一些精美雅致的洞府府邸都是有云雾遮掩。让人难以看清。

    而城内街道更是宽阔的很,有无数神级沿着街道行走。在街道上空,一般则是一些血刃神廷的士兵们飞来飞去,又或者是豪奢的车辇。

    “哗~~~”

    街道上空,足足九条黑鳞异兽拉着一豪奢的青色车辇,车辇大的很,在车辇上正坐着一名三角眼的青发男子,他身旁还有着两名娇媚女子陪着。而在车辇的侧后方的侍者位置则是有两名黑衣侍者环顾左右。

    青发男子目光扫视周围。

    周围连一些血刃神廷士兵们都皱眉微微避让,至于下方的街道上的大量神级更是个个都不敢抬头看,尽量避让着点。

    “啪!”青发男子右手抓着一根血色长鞭。他随意朝下方抽去。

    长鞭立即暴涨数千里,抽打向下方的过路者,那过路者看到长鞭抽来,吓得脸色煞白都连躲避,却没能躲避开,那长鞭还是蕴含些奥妙的。

    “啪!”血色鞭子上有无数血色符纹流转,抽在那过路人身上,当即让他精瘦的过路者哀嚎一声,被抽的在街道上翻滚。

    九条黑鳞异兽一直飞奔,拉着车辇在高空前进。

    那车辇上的青发男子随意便挥出一鞭子。抽打向下方。

    “烙心鞭。”东伯雪鹰回头看了眼,看到远处时而被鞭子抽的路人,不由眉头一皱,立即认出来那鞭子。

    烙心鞭。是神界比较常见的刑罚兵器,一鞭抽在身,却是灵魂疼痛无比,是能够让神灵足足疼死的!疼痛还在鬼六怨巫毒之上。

    “我们快走。”云海见状连拉着东伯雪鹰,同时传音,“那青发男子定是颇有些来历。在吴山星域很有背景,所以才会如此嚣张。我们都没阶位在身,被抽死都是白死。”

    东伯雪鹰点头。

    是的。

    神界因为太大了,而且修行者本来就崇尚生死磨练。所以在神界,也就能够有了阶位,成为血刃神廷的人还能够得到庇护!至于没阶位的?彼此厮杀身死的,血刃神廷都是不管的!毕竟那么多星域无数星辰,无数杀戮,血刃神廷也管不过来。

    “青发男子有背景,敢这么嚣张,恐怕也是入阶的。”云海传音道,“他敢随意杀人,可我们却不能杀他,因为你杀他,就是挑衅整个血刃神廷。”

    “哈哈哈……”

    远处高空中传来那青发男子笑声,他畅快笑着,随意抽打,看下面谁不顺眼,就抽上一鞭子,抽的对方在地面上打滚哀嚎。烙心鞭抽在身上是真的太疼了。

    青发男子身后的两名黑衣侍者则是冰冷环顾左右,保护自家少主。

    “少主真是厉害,纵横吴山星域,没谁敢挑衅少主呢。”旁边一娇媚女子奉承道。

    “也不看看我是谁?”青发男子咧嘴一笑,眼中有着阴冷,他阴冷扫视着下方,随意便抽上一鞭子。

    “嗯?”

    青发男子忽然眉头一皱。

    下方街道上的诸多神级都不敢抬头看,都尽量避远点,唯恐招惹青发男子。可远处两名并行离去的男子,其中有一名星蓝衣袍的青年竟然转头看了他一眼,眉头还皱了皱。

    这一眼……让青发男子心中立即升腾起了不爽!

    因为他能感觉到,对方在看他时,没有任何敬畏!没有任何恐惧!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喜。

    “他怎么敢?”青发男子怒了。

    他习惯了嚣张,习惯了随意蹂躏,便是兴之所至杀了谁也只是小事。

    那星蓝衣袍青年的眼神表情,显然触怒他了。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青发男子便怒了。

    他怒!就要动手!

    “哼!”青发男子一声怒哼,那九条黑鳞异兽也是知晓主人心意立即飞奔加快,很快便到了东伯雪鹰和云海的上空,跟着青发男子便愤怒的挥出了手中的鞭子,抽打向下方的东伯雪鹰。

    哗啦。

    血色的鞭子暴涨千里,仿佛一条大蛇,瞬间笼罩而来。

    东伯雪鹰转头一看,便看到了这鞭子降临,也看到了高空中那豪奢车辇上的青发男子那俯瞰着的阴冷的眼神。

    “东伯!”旁边的云海大惊。

    东伯雪鹰却是拉着云海,脚下一动,蕴含极点穿透奥妙,身影哗的变幻了下,那血色鞭子啪的一声抽劈在了吴山城的宽阔街道上,街道地面上却是丝毫无损,只是隐隐泛起了些许神纹。

    “好大的胆子,你还敢躲!”上面的青发男子猛然一声叱喝,阴冷眼眸死死盯着下方的东伯雪鹰,“给我抓住他,我要打到他死!”

    “是,少主。”

    车辇侧后方的两名黑衣侍者都冰冷看向东伯雪鹰,其中一名猛然冲出,跟着便化作一阵黑雾,直接笼罩而下。街道周围的许多神级立即远远避让,根本不敢掺和进来。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