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一篇 第三十七章 第五藤叶世界
    <div id="content">

    东伯雪鹰抬头看着周围,深吸一口气,血色战台上弥漫开的煞气怨气这一刻都让他心情无比的愉悦。

    战斗过后心情一松,无尽疲倦涌上心头。

    这种放松感疲倦感让东伯雪鹰情不自禁咧嘴露出笑容,他跪下来抚摸着冰冷的血色战台,感受着冰冷的触感,低语道:“我赢了,血战台又怎么样,我还是赢了,第四藤叶世界已经闯过了,现在就剩下最后的第五藤叶世界了,靖秋,等我,我会回来的!”

    随即猛然起身,摸了摸手中的星石火云枪,正是掌中这一杆长枪陪他一直闯到现在。

    “我们继续闯,一直闯过去。”东伯雪鹰笑了笑,便朝血色战台外走去,战台周围的空间屏障已经消失了,沿着那入口通道,很快走出了这血战台建筑。

    嗖。

    出了血战台雄伟建筑,东伯雪鹰立即一飞冲天,继续顺着连天藤主干朝上方飞去。

    周围是无尽黑暗的星空,远处也有无数星辰。

    一片寂静。

    东伯雪鹰看着这寂寞的场景,边飞边笑着,随着巫毒疼痛越加强烈,东伯雪鹰也拿出黑色葫芦喝了口解药。

    ……

    一路飞行,又是漫长的八天。

    东伯雪鹰飞到了这个空间的几乎最顶部,他抬头往上看,便看到了无形的空间膜壁,显然在上方……就是另外一个空间了。连天藤的主干则是继续延伸,钻进了空间膜壁,一直延伸到更高一层空间世界。

    “只要通过这第五藤叶世界,我就能顺着连天藤进入更高一层空间,成为红石山护法弟子,得到许多我想要的,甚至连高高在上的伟大界神们也眼馋的宝物。”东伯雪鹰很期待那一天,“当然只剩下最后一个阻碍了。”

    东伯雪鹰目光落在旁边一片巨大的藤叶。

    这便是第五藤叶。

    藤叶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了叶子本身,其他空无一物。

    “夏族的超凡。”在东伯雪鹰身旁的连天藤主干上浮现出绿发女子奚薇的身影,奚薇看着东伯雪鹰,眼眸中有着一丝期待,“恭喜你来到第五片藤叶,第五片藤叶似乎是所有藤叶中最简单的一个,可也似乎是最难的一个。因人而异。”

    东伯雪鹰点头。

    “你只要降落在第五藤叶上,只要身体碰触到第五藤叶,你会听不见、看不见、甚至连感知不到任何外物……你要做的就是在第五藤叶上,生活三年。”

    “活下来。你就胜了,你就能成为我红石山的护法弟子。”

    “活不下来,你灵魂意识崩溃,自然身死。”

    奚薇看着他,“你明白了吗?”

    “明白。”东伯雪鹰点头,他有夏族的情报,也有辰九给与的情报,自然很清楚这第五藤叶世界的情况,这是所有藤叶世界中唯一一个不需要战斗的。看似最简单,实则在情报中被认定是极难极难的,当初在神界,就有不少天赋横溢的超凡们止步于第五藤叶世界。在这里灵魂意识崩溃而死。

    “去吧。”奚薇眼中有着期待,太久了,主人死后,已经很久没有护法弟子诞生了。

    东伯雪鹰先拿出黑色葫芦喝了一口苦百回解药。随即便毫不犹豫俯冲而下,冲向那第五藤叶世界。

    奚薇也俯瞰着,轻声低语:“他们几个。论天赋潜力这东伯雪鹰是最高的一个,可和另外三个相比,东伯雪鹰却也太年轻,经历的磨练相对要少。这第五藤叶世界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闯过,希望这个天才超凡,别栽在这。”

    她有心帮忙,却没有那权力。

    一切都是圣主定下!必须遵循规矩。

    这第五藤叶世界的考验……当初圣主也是考虑到来闯的超凡们,一般都是达到半神极限,修行一般最起码也有两千年,都到了几乎进无可进的地步才来闯的,所以考验定的自然很难。

    “前面四个都还好,这第五个考验的是内心啊。”奚薇担心,“东伯雪鹰心性是很高了,可也只是相对于绝大多数平庸超凡而言。而和梅山主人、剑皇、辰九这等超凡相比的话,恐怕就没什么优势了。”

    内心的修行,是需要时间的。

    比如那些活了上千万年的神灵……个个内心都无比的强大。因为内心脆弱的,根本活不了这么久,在漫长的时间下就会感觉到越来越苍老,越来越疲倦,觉得越来越无趣,甚至对自己修行的道路产生怀疑,乃至最终本尊神心崩溃而死。

    所以能活的越久的,内心不管是正义也好,邪恶也好,都是有这个各自的坚持的。

    而东伯雪鹰才活了两百年。

    ……

    呼。

    东伯雪鹰俯冲而下,当靠近巨大的藤叶时才减速,而后缓慢的双脚落地。

    在双脚碰触藤叶的一刹那。

    一片漆黑!一片寂静!

    “眼睛看不见了,耳朵听不见了,一切规则奥妙都无法感知了。”东伯雪鹰感觉到无比的枯寂,一切外在都感觉不到,只有自己的心跳,自己体内血液的流动还能察觉。当然还有那缓缓逐渐增强的巫毒疼痛。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自己,其他一切皆无。

    东伯雪鹰盘膝坐下,默默坐着。

    他习惯着这种绝对的枯寂。

    渐渐的……

    时间似乎都变得很慢很慢,幸亏能够透过心跳和巫毒疼痛的加剧判断时间。否则自己都难以判断时间过去多久。

    东伯雪鹰内心的确很强大,他从八岁开始就独自一人疯魔般练枪,从小习惯孤独,二十二岁那年也在黑风渊谷底的黑风神宫大殿内孤独生活了足足六年,且后来‘鬼六怨’巫毒可是足足折磨了百年,在这之前,东伯雪鹰几乎每天都是拖延到最后一刻才服用解药的。

    每一天都要和自己斗争!每一次都要扛到极限,这种折磨下,东伯雪鹰的内心意志简直强悍的恐怖。

    虽然一切外在都感觉不到……寻常凡人恐怕一盏茶就会崩溃发疯,就算寻常超凡也很难扛得住一个月。这比单纯的刑罚折磨更难捱,在绝对枯寂中,连思维都会变得很慢,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虚无,一片空。

    ……

    东伯雪鹰在第五藤叶世界盘膝坐着,根据巫毒疼痛,每次到极限,他也一次次喝解药。

    一年时间下来,他很平静!

    这种平静,让暗中观看的奚薇都很惊叹:“这个年轻超凡,才修行两百年,内心能有如此定性?就算鬼六怨巫毒折磨同样能锻炼内心意志,可绝对枯寂下一年时间,他就这么扛下来了?”

    “呼。”连天藤主干,在下方有一道身影贴着主干飞了上来,正是梅山主人。

    梅山主人飞到高处,也看到了已经在第五藤叶世界盘膝坐着的东伯雪鹰了,不由露出惊叹色:“东伯雪鹰比我早上来一年,在第五藤叶的‘死关’下,一年过去,看其表情依旧平静的很,真是了不起。”

    一般随着内心的波动,表情也会变化的。

    东伯雪鹰面部平静,显然一年的死关,对他影响很低。

    “恭喜你。”绿发女子奚薇平静看着梅山主人,“这是最后的第五片藤叶。”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