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一篇 红石山 第九章 继续前进
    <div id="content">

    东伯雪鹰也不和他纠缠,身影化作流光迅速朝陨石桥之外冲去。

    刷。

    银甲刀客速度也极快,迎着东伯雪鹰几乎一闪,二人就靠近了,跟着就是仿佛一轮残月般的冰冷刀光!是的,这刀光非常冰冷,在这残月般的刀光亮起时,连虚界内的空间都开始冻结,这冰冷残月刀光直接斩向东伯雪鹰的喉咙。

    “滚开!”长枪猛然轰的声,隐隐仿佛有庞大的星辰猛然膨胀爆发出耀眼光芒,跟着猛然塌陷,爆发的耀眼光芒也猛然收缩化为一个‘点’。

    这一个点。

    化作了这一杆长枪的枪尖!

    枪尖且蕴含着漩涡般的引力,吸引着那残月刀光朝他靠近!那残月刀光散发着的恐怖寒气也侵袭过来。

    漩涡引力也陡然转为斥力!那残月刀光在引力斥力的急速转化下,刀光方向都受到影响。

    “嗤!”长枪枪杆擦着刀光,枪尖直接刺在银甲刀客的胸膛上。

    “铛!”一声。

    银甲刀客直接往后踉跄了下,他不由惊异看了这名超凡一眼,虽说虚界不同于真实世界,处处都受到影响,令他的速度力量全方面都弱了些,整体实力只能发挥出七八层来。可是那一枪的奥妙,他也得承认,已经在他的刀法之上!

    东伯雪鹰也感觉到体表的星辰真意在寒气侵袭下微微震颤,不过还好,护体星辰真意未曾崩溃,更何况自己还有青甲守卫化作的衣甲。

    “太阴,不愧是至阴至寒!仅仅外放寒气就如此惊人,一旦真被劈中,恐怕会被活活冻死吧。”东伯雪鹰心中掠过这一念头,可身法丝毫不停,高速朝陨石桥冲去。

    “别想走。”身体踉跄下的银甲刀客立即再度扑上挥刀,刚才是没经验,现在知道枪法的诡异,他也有了准备。

    “福叔,老贼,快,快,你们俩快走!”

    辰九八条手臂,一瞬间八条灰色金属手臂隐隐都显现出了龙首虚影,他的攻击手段精妙无比,根据东伯雪鹰判断,‘八龙真意’应该是‘生死真意’的变种。毕竟天地规则,奥妙无数,无数的奥妙最终是组合成了完整的天地规则!

    所以任何奥妙理论上都是可以融合的。

    这就导致,完全会出现一些较为特殊的未知真意,可一般都能找出相似的。八龙真意,就类似于‘生死真意’,虽然招招带着诸多死亡杀招,可却隐隐含着无尽生机。使得他的招数都很完美,八条手臂仿佛完美的生死轮回。

    另外三位银甲刀客也是简单一交手,就立即判断出,力量速度虽然他们占优,可辰九在规则奥妙上更强,且有八臂,他们三个就算一起上,恐怕也只能压制这个半神,难以取胜。所以立即转而去对付福叔和老贼了。

    “别想走。”辰九悍勇无比,迅速靠近老贼、福叔,同时八条手臂去纠缠银甲守卫。

    银甲刀客想要杀福叔、老贼,辰九又在旁边,他们自然得交手!

    双方厮杀。

    银甲刀客们在虚界会受到削弱,可在真实世界内实力可不减,每一次交手,辰九的手臂都被震的往后退缩。一时间他也只能勉强竭力缠住两名银甲守卫。还有一名依旧杀向了福叔。

    “哗。”福叔体表有着一层流转的黑色光芒,手中则是抓着一面盾牌。

    “挡。”用盾牌硬抗了那银甲刀客一击。

    受到冲击力下,福叔反而借力朝陨石桥那头更快飞去。

    “想走?”银甲刀客冷笑着速度极快的追上,手中战刀再次挥舞,福叔虽然竭力靠盾牌抵挡,可银甲刀客的刀法诡异莫测,且又快,很快连续三刀都劈中在他身上,他体表的护体黑光涟漪开始震颤,三刀后,护体黑光就完全溃散了。

    “老光头。”山羊胡老者老贼则是变幻出幻象分身,在一旁故意迷惑银甲刀客。

    可没用,银甲刀客都是盯着福叔的。根本不管他。

    “蓬。”福叔手中的半神阶的盾牌直接被劈的抛飞开去,他的双手都有些麻木,没办法,之前身体中了三刀,可盾牌却抗住十余次,那每一击威能都比辰九、尤兰领主他们力量更强啊。幸亏福叔的真意发挥出的威能也够强,才能借助盾牌连续挡住多次,可终于还是扛不住了。

    “哗!”又是一刀劈来!

    福叔露出绝望色。

    太快了。

    使用神级卷轴都来不及了,神级卷轴需要取出且撕裂开,且用法力引导!在银甲刀客快如闪电的接连刀光下,上一刀劈飞了他的盾牌,紧跟着一刀下,他哪里来得及?

    “就这么要死了?不,神级卷轴还在我身上啊。”福叔焦急,他是队伍三人中唯一一个超凡法师。

    “福叔。”辰九焦急赶来,却还是来不及。

    “不好。”虚界中的东伯雪鹰见状也来不及,毕竟战斗太快。

    就在这时,福叔身前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是山羊胡老者!

    只有他,能够瞬间借助幻象分身切换,能来得及救。

    “喝!”山羊胡老者老贼手持着匕首闪电般挡向那一刀。

    蓬!

    挡住了!

    残月般的弯刀劈在那匕首上,可跟着这弯刀蕴含的恐怖威能爆发了,直接压着匕首,继续劈在了山羊胡老者身上。虽然身上穿着半神级衣袍。可这一刀中蕴含的恐怖力量……依旧透过衣袍冲击在山羊胡老者全身,他整个人往后抛飞开,眼睛瞪得滚圆。

    这一次来挡的,可是本尊啊。因为幻象分身根本不可能挡。

    迅速赶来的辰九立即猛然挥动手臂,手臂怒拍向那银甲刀客,银甲刀客一刀挡住却往后踉跄。

    而福叔这时候抱着老贼,立即朝陨石桥那头窜去,这短短刹那,便已经逃出去了。

    “走。”辰九也立即飞逃。

    ……

    陨石桥的另一端,踏上了泥土地。

    东伯雪鹰最先抵达,跟着就是抱着老贼的福叔。

    “老贼。”福叔抱着老贼,焦急无比。

    “老贼,你怎么样。”辰九连赶来。

    山羊胡老者咧嘴一笑:“帮庄主……”刚说几个字,整个身体就完全崩解,化作了虚无,在那恐怖一击下,老贼的身体根本扛不住,粒子层面都完全摧毁,只是强大的灵魂硬是让身体维持了下,可一开口也就崩塌湮灭了。

    “你怎么,怎么就这么笨啊。”光头老者福叔眼中都是泪花,“明明知道挡不住还来挡!老贼啊,老贼!”

    老贼,掌握的是幻象真意。

    这一门真意,使得老贼自身威能并不强,力量也不占优。就像虚界在攻击力上弱一样,幻象虽然好点,可依旧弱!老贼在攻击力上也就媲美夏族半神榜前三的水准。只是寻常他本尊幻象变幻,保命极强,刺杀也极强。

    “我知道,我知道这老贼,是认为我是超凡法师,我对庄主你更有用。”福叔流着泪,在飞剑山庄,他和老贼情同兄弟。

    辰九眼睛也微微泛红。

    福叔是他长辈,老贼也是他长辈。

    没想到死在了这!该死啊,如果实力更强点,能够缠住三个银甲刀客就好了。

    ……

    后面的队伍也一一来闯。

    梅山主人他们队伍是分开的,黑衣男子使用神级卷轴独自行动,成功通过。梅山主人带着白袍少女也成功通过。他们队伍依旧个个都活着。

    金衣青年剑皇,独自一人,自然通过了。

    最后的巫马海,他的同伴高瘦男子‘巴晗’,也死在了银甲刀客下!巫马海终究不是八臂,又不擅长远攻,只能对付一个银甲刀客。而那巴晗虽然实力颇强,可都快到桥头了,还是被一刀斩杀!

    四支队伍。

    梅山主人队伍完好。

    东伯雪鹰辰九队伍,损失一人。

    巫马海、金衣青年剑皇队伍,都是只剩他们一个。

    “都来了。”

    气氛明显比较压抑。

    队伍唯一完好的梅山主人开口道,“大家都明白,进入红石山,就是九死一生,就是赌命的!现在已经通过了陨石桥,在前面……也就是连天藤的脚下,那里,我们应该能够些所需。”

    红石山的主人……

    当初在神界,以红石山来收徒,吸引无数半神来闯!这第一段其实就是一种恩赐!

    只要来了,实力算不错的半神,又或者运气好的,通过陨石桥后都会得到些奖励恩赐!至于‘连天藤’……那才是真正收徒的残酷筛选。

    “走吧。”看着前方幽暗的大地,以及远处那一株仰头看不到头的巍峨连天藤,东伯雪鹰开口道。

    “走。”

    梅山主人、东伯雪鹰、辰九、金衣青年剑皇、巫马海、白袍少女、黑衣男子、福叔,他们一同朝连天藤方向走去,虽然损失很大,可在来之前,他们都已经想到了。既然发生,那就只能接受!继续前进!

    ******

    三更完毕!番茄求下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