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篇 百年后 第二十章 杀机凛冽
    <div id="content">

    巍峨的黑白神山,周围却是一片焦土,白雾已经暂时消失。

    在一片焦土的上方半空,便是尤兰领主和库蒙将军。他们和远处的丁九战船遥遥相对,一直很淡定。

    “嗯?”尤兰领主脸色微变,看着远处。

    接连四支队伍到来。

    “哦,这就是黑暗深渊的队伍吧?”最后一支赶到的那支队伍的首领,是一名带着笑意的金衣青年,他大大咧咧道,“怎么回事,按照时空神殿的规矩,送一个厉害半神下来,一般也能搭上两个的!怎么黑暗深渊就只剩下两个了?难不成还有一个已经死了,死在夏族手里了?”

    “夏族虽然弱,可积攒漫长岁月的底蕴可不好惹,他的手下估计是真死了。”大地神殿队伍首领,金甲少年‘巫马海’也邪笑道。

    “我叫辰九,诸位是?”血刃酒馆首领‘辰九’最客气。

    “巫马海!”金甲少年道。

    金衣青年笑眯眯的目光却是落在了远处的老者‘梅山主人’身上,咧嘴一笑:“武皇,听说你已经摆脱时空神殿的控制了,没想到这次也掺和进来了,哈哈,真是好久好久不见了,当年我们那次对战,我可一直没忘记呢!”

    梅山主人眉头微皱:“剑皇,要开战?”

    “没必要,红石山中,我们的敌人是红石山内的危险,我们彼此或许还可以合作呢。”金衣青年嘿嘿笑着。

    梅山主人嗯的声没再说。

    他们俩当初都是时空神殿轮回者,都交过手。当然梅山主人已经恢复自由。

    “愚蠢的诺诺安。”尤兰领主暗骂,“死都引来了其他几个家伙。”

    不过他也不担心。

    因为他们对红石山都有颇为详细的情报,闯红石山,他们并不需要彼此厮杀,他们只需要闯过红石山的诸多危险,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甚至可以合作!这也是血刃酒馆队伍愿意带上东伯雪鹰,根本不怕东伯雪鹰抢夺宝物的原因。

    尤兰领主目光投向远处的丁九战船,当即冰冷道:“够了!夏族,你们以为凭一个东伯雪鹰就能威胁到我?哼。我劝你们还是乖乖交出神级卷轴!”

    他已经没耐心了。

    “交出神级卷轴?”带着压抑的愤怒杀机的声音响起,一名白衣青年从虚无中出现,正是东伯雪鹰。

    “尤兰领主!”东伯雪鹰眼眸中有着熊熊火焰,他的右手出现了一个水晶球。啪,直接碎裂,水晶球内的无数冤魂们立即嚎叫着飞了出去,而后在天地规则引领下消失无踪。

    “你看到了吗?看到这些冤魂了吗?”东伯雪鹰拿出一个又一个充满无数冤魂的水晶球,捏碎他们。让这些冤魂们回归天地真正解脱,“他就是你们杀的,杀的我夏族无数的族人的冤魂!他们和你们无仇无怨,在过着平静的生活,可你们却将他们全部屠戮,连灵魂都折磨的充满怨气,你还想要神级卷轴?”

    东伯雪鹰的声音冰冷,可冰冷之下却仿佛压抑着火山一般。

    一颗颗水晶球内捏碎。

    无数冤魂回归天地。

    这一幕场景让丁九战船内的夏族超凡们个个盯着看着,心中难受。

    “哦?忘了说了,你们夏族族人的灵魂。我还吃掉了一亿。”尤兰领主舔舐了一下牙齿,露出洁白牙齿,“真是美味啊,难怪我黑暗深渊的魔神们一个个喜欢物质界人类的灵魂了。绝顶美味!”

    东伯雪鹰瞳孔一缩,怒气都要让胸膛炸裂。

    就在这时候——

    嗡!

    尤兰领主、库蒙将军的身旁忽然显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虚影,头颅戴着战盔,战盔下一双暗黄色眸子仿佛是无尽的死亡海洋。虽然仅仅是一个头颅虚影,也不是世界投影,可依旧让东伯雪鹰以及其他四支队伍首领们感到不舒服。

    “大魔神。”尤兰领主、库蒙将军都微微躬身。

    东伯雪鹰立即明白,这位战盔头颅虚影就是安排尤兰领主他们下来的那位伟大存在了。

    看头像模样和魔神会信仰的大魔神并不是一位!

    大魔神……

    用神界那边的说法。其实就是界神级!代表的实力。当然界神级,也有很大的区别,以时空神殿送半神的要价,送尤兰领主这种级别的半神代价是很恐怖的!至少夏族的先辈神灵们是负担不起的。舍得付出这样的代价就是为了搏一搏的。一般都不是寻常的界神,寻常的大魔神!

    战盔头颅虚影盯着东伯雪鹰:“人类,你竟然敢杀我的手下!”

    “他们屠戮我夏族无数,我怎么不能杀?”东伯雪鹰冷声道。

    “哦,有意思,真有胆色啊。也很有潜力,难怪惹得达尔豪他们想要铲除你,没想到一百年过去,你实力还进步这么多。真想知道,达尔豪和那个巫神领主知道你实力大增,会是什么表情,真是太有意思了。”战盔头颅虚影哈哈笑着,他没跟东伯雪鹰计较,因为也没必要计较。

    如果在黑暗深渊,这些小爬虫哪里敢跟他嚣张。

    可这里毕竟是凡人世界!

    “尤兰。”战盔头颅虚影看向尤兰领主,“现在还没进红石山,诺诺安就死了!”

    “哼,大魔神你尽管放心,任务不成功,我死路一条。我会尽全力的!现在我就是在想办法增加胜算!”尤兰领主皱眉道。

    “你明白失败必死就好。”战盔头颅虚影点头。

    他们都是签订下深渊誓约的,深渊誓约对他们这些黑暗深渊的生命束缚是最恐怖的,就算时空神殿之类想要拯救都不可能。违背誓约,除非另一方愿意解除,否则必死!

    哗。

    战盔头颅虚影直接消散。

    ……

    远处观战的四支队伍都很是吃惊,从刚才的对话中,他们都已经推断出来了,黑暗深渊队伍的成员‘诺诺安’是死在东伯雪鹰手里的!

    “他杀了诺诺安?”大地神殿队伍的红发男子博波惊诧道,“怎么可能,他有这么强?还是说那个诺诺安实力很弱?”

    “好了。”

    巫马海少爷面色冰冷,“诺诺安的实力不可能弱!之前的爆炸余波你们都感觉到了,那都达到神级层次。诺诺安怎么可能弱?是这东伯雪鹰的实力比我们预料的还强!”

    他们这支队伍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之前他们都瞧不上东伯雪鹰,认为东伯雪鹰没了他们,肯定没队伍会要,而且进入红石山则必死无疑的。可现在能杀了诺诺安……就代表东伯雪鹰就算一人行动,虽然很危险,可至少也是有希望的。

    “庄主,难怪你邀请这东伯雪鹰加入我们队伍,庄主你早发现他实力颇强了?”山羊胡子老者惊诧道,他这声音丝毫不收敛,也没必要,等去红石山大家也都知道了。

    “什么!”

    “东伯雪鹰加入血刃酒馆的队伍了?”

    梅山主人、剑皇队伍还算平静。

    大地神殿队伍则有些别扭了,毕竟他们之前笃定其他队伍都不会收东伯雪鹰的。

    ……

    而另一边。

    遭到战盔头颅虚影威胁后,尤兰领主眼中都有着煞气,看着远处的东伯雪鹰和丁九战船,冷声道:“我已经没耐心了!”

    “你没耐心,我还没耐心呢!”东伯雪鹰声音低沉,带着无尽杀机,“我之前说过,诺诺安只是第一个!现在我要杀的是第二个!”

    尤兰领主、库蒙将军面色微变。

    在他们的注视下,远处全身都弥漫着杀意的东伯雪鹰瞬间消失无踪。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