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十篇 百年后 第二章 惭愧惭愧
    <div id="content">

    东伯雪鹰抬头看着远处数百里外的天空,没多久,那里空间隐隐出现一道裂缝,一道身影出现,他也朝东伯雪鹰方向看来,二者目光碰撞,都露出笑意。

    跟着这一道身影直接瞬移消失。

    东伯雪鹰也是走到了关闭的北门,门外正站着一名黑发老者。

    “雪鹰。”黑发老者笑道。

    “陈宫主,怎么想到今天来我这了。”东伯雪鹰侧身引领,二人并肩往内走。

    “当然是有事,我还是第一次来白江城,真不错,很漂亮。”陈宫主笑着赞道,“雪鹰你可真会选地方啊,我们上次见面是三十年前吧,那一次是在海岛的海滩上,那里景色也真是美,我都感到惊艳。说实话,你们夫妻二人是真会选地方……许多地方我活了快两千年,都没去过。”

    “所以陈宫主你也得去各地走走,将我们夏族世界都走一个遍。”东伯雪鹰说道,“我也是上次寻找恶魔将军时查探一遍,所以也知道带靖秋去哪里更好,你如果想去,我回头给你一个清单,不过说实话,最好还是整个天下慢慢的去感受,各地的风俗人情都有些区别,很有意思。”

    “哈哈,太忙。”陈宫主摇头。

    这时候从府邸的远处廊道上走来两人,一个是穿着深蓝衣袍的余靖秋,另一个则是跟随在身后的白发老者雾雷。

    “主人,准备好了。”白发老者很快走到东伯雪鹰身侧,低声说了句,东伯雪鹰点了点头。

    “靖秋法师,好久不见。”陈宫主笑道,对余靖秋他还是很重视的,抱有强烈期待的,当年她虽然比东伯雪鹰要晚些年跨入超凡,可要知道她是一名法师!法师在早期本来就修行慢,甚至很多法师都是成年后才开始逐渐修行法术的。法师是很需要积累的。

    所以余靖秋那个年龄就成为超凡法师,也同样很惊艳!只是当初被东伯雪鹰遮挡了光芒而已,和她有差不多待遇的还有袁青!袁青仅仅三十岁就跨入超凡,比东伯雪鹰仅仅晚两年。比池丘白更早,而且刚一入门就是三品光暗真意的奥妙……天赋同样很高。

    可当初那一时期,最耀眼的是东伯雪鹰,他的光芒遮挡了所有人!甚至被公认为是整个夏族历史上天赋都最高的一位超凡!连巫神和大魔神都不惜代价对付东伯雪鹰!

    而现如今百年岁月过去,余靖秋和袁青都开始绽放属于他们的光芒。

    余靖秋因为神器‘雪前辈’缘故受夏族倾力栽培。加上东伯雪鹰也不遗余力帮她,如今自然早成为圣级巅峰法师,在圣榜上甚至名列第九!

    袁青就更耀眼了!袁青在当年攻破魔神会总部的三十年后,就掌握了完整的三品真意‘光暗真意’,且就在前不久,就达到‘光暗真意’二重境!论修行速度虽然不如东伯雪鹰,却也比当年的池丘白要快的多,如今更是名列圣榜第二!

    至于圣榜第一?自然是东伯雪鹰了,东伯雪鹰也要求过将自己下榜单,因为真没什么意思。

    可圣榜终究是需要些权威性的。不是他想要下榜单就能下的,没谁怀疑东伯雪鹰的实力!即便百年前展露出的实力,恐怕也只有半神榜前十才能东伯雪鹰一头而已。

    “的确好久不见,陈宫主你过来,都不提前说下。”余靖秋说道。

    ……

    他们几个在练武场的边缘说着,东伯雪鹰的那群学枪法的徒弟们则是不敢松懈,个个都在练枪,喝哈声一片,他们听不见东伯雪鹰他们说话。只当是距离太远,他们喝哈声又太吵。

    忽然地面震动了起来。

    “嗯?”东伯雪鹰他们也转头朝北门外看去。

    北门外的巷子内出现了一群骑士。马匹雄壮,很快在一群骑士的簇拥下,一名穿着金袍的雄壮男子走了进来,他身后也跟着一群手下。

    “雪鹰。似乎找你的?”陈宫主笑道。

    “嗯。”东伯雪鹰点头,他目光则是落在了那名雄壮男子身侧的一名银袍青年身上,那名银袍青年背着枪套,枪套内正是分成两截的长枪,青年脸上隐隐带着一丝傲气。

    看到这青年,东伯雪鹰皱眉。有些愤懑不平。

    “大师兄!”

    “大师兄!”

    原本练枪法的一群人,不管大的小的都颇为兴奋喊道。

    “这是我如今的师傅,乃是称号级骑士。”银袍青年说道。

    “称号级?”

    “天呐。”

    “这,这……”

    这些普通居民家的少年们听到称号级都惊呆了,对他们而言,称号级简直就是传说了。

    “哇,大师兄,你竟然拜称号级骑士为师,太厉害了。”这些少年们都激动,在夏族,拜几个师傅是很正常的事。

    “东伯兄。”银袍青年看向东伯雪鹰,眼皮一掀,傲然道,“你见到我师傅,还不过来行礼?”

    “隆天云!”在一群练枪的当中年龄最大的那位有二十多的红衣青年怒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师傅!你可是跟着师傅学枪法可是足足十二年,你们家欠下巨债,被人讨债,还是师傅出面帮你家还债。你好勇斗狠受重伤,还是师傅请人救治你,师傅供你吃供你喝,待你如亲人……”

    “你闭嘴!”银袍青年怒喝。

    “你还有脸让我闭嘴!”红衣青年怒道。

    “是他先不仁的!”银袍青年怒道,“我当初是他徒弟,不是畜生!打骂,责罚,简直不将我当人,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他一刀两断!不过我隆天云也会记住他当年的恩德,将来自然会报答。”

    “师傅责罚你,难道不应该?你拿着师傅让你去给师姐置办嫁妆的钱,竟然去花楼内喝花酒争花魁给用光了,那可是师姐要婚嫁的嫁妆!责罚你难道错了?”

    “这点钱对师傅算什么?就为了这点钱就那样责罚我。”银袍青年冷哼道。

    ……

    在一旁的陈宫主笑眯眯道:“雪鹰,看来你教徒弟不行啊。”

    “惭愧惭愧。”东伯雪鹰也摇头。

    当年自己开了这家酒楼,在练枪之余,也愿意免费教导周围孩子们练枪,因为自己看起来就病秧子一个,也没什么人来学,一共勉强才三个,这个银袍青年隆天云是大徒弟,还有个女孩‘陈琴’已经嫁人了,是二师姐。此刻在和隆天云争吵的,则是三师弟‘叶青’。

    东伯雪鹰看着那银袍青年,暗暗摇头。

    自己看着他从一个瘦弱少年一步步成长,他脾气乖戾,东伯雪鹰就经常引导,奈何恩大成仇,将师妹的嫁妆都喝完甩完了,自己仅仅一次责罚,就跟自己一刀两断了。

    十二年时间,养猫狗都有感情,更何况人?而且东伯雪鹰如此心境也不至于和一个小家伙置气,只是有些恨铁不成钢而已。

    没想到今天看到自己,竟然开口就喊‘东伯兄’。

    真是……

    完全不把自己当师傅了,十二年恩情真的完全没了。

    “好了!”东伯雪鹰开口。

    他一开口,三师弟叶青和那隆天云都停下了。

    “东伯兄?好一个东伯兄!”东伯雪鹰看着隆天云,“敢问你隆天云如今贵为称号骑士的弟子,来我这干什么?”

    “喊你一声东伯兄,是我念旧情!”银袍青年隆天云冷哼道,“至于我来你这,当然是好事,一件对你而言天大的好事!”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