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九篇 第三十二章 因为喜欢,所以我为之痴迷
    <div id="content">

    薪火宫,属于东伯雪鹰的一间屋子内。

    他正独自一人蜷缩在床上,身体颤抖着,汗如出浆,他咬着牙隐隐只有呼吸声音,他情不自禁在床上翻身,翻到左边翻到右边。

    无声无息的,他的灵魂在痛苦嚎叫。

    屋内别无他人,本来余靖秋是要陪夜的,可东伯雪鹰硬是将她给赶出去了,他不想自己疼痛崩溃的样子一直被看着,毕竟靖秋就算在身旁,也只能干看着没有其他办法。余靖秋也明白东伯雪鹰内心的骄傲,所以也只能点头离开。

    黑夜过去,门外开始亮拉起来,外面朝阳已经升起。

    可疼痛越加强烈,渐渐的,疼痛攀升到极致。

    此刻体内的药液已经一丝都没了!鬼六怨巫毒完全爆发出了最疯狂的威力,它对身体的侵蚀,完全超过了不死之身的恢复力。东伯雪鹰在靠不死之身生命力在撑着!每一刹那都仿佛那般遥远,可东伯雪鹰只能咬着牙看着前方,死死撑着。

    是啊。

    或许寿命只有一两百年,可只要活的久,希望总要更大点,不是吗?东伯雪鹰骨子里就不是一个轻易低头轻易认命的人!

    “雪鹰,一天时间已满,你可以喝解药了。”青甲守卫声音响起。

    “嗯。”东伯雪鹰哼了声,呼吸都很粗重。

    顿时黑色葫芦凭空出现在一旁,东伯雪鹰操纵着天地之力裹挟着葫芦,葫芦塞子直接拔开,一倾倒,哗,一道苦百回的药液在天地之力的包裹下,直接飞入东伯雪鹰的喉咙中。

    好舒服!随着药液进入体内,原本疯狂肆意的鬼六怨剧毒立即被全方面压制,疼痛立即急速降低,在疼痛降低的过程中,连苦百回解药的‘苦涩’一时间都根本感受不到了。此刻只有一种感觉……舒坦,真的舒坦,仿佛从死亡获得新生一般的舒坦!

    “呼。”

    好一会儿,东伯雪鹰才呼出一口气。体表的汗液尽皆化作虚无,整个人脸色都好多了,终究是不死之身。

    “这才第一天,没想到就这么难熬。”东伯雪鹰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虽然整个人仿佛从死亡中走过来。可不管怎样,这一天他并没有昏迷!虽说只有四个时辰勉强保持不失态,其他八个时辰都是在床上痛苦无比。他收起旁边漂浮的黑色葫芦,随即起身站了起来。

    “吱呀!”屋门被开启。

    便看到了外面庭院内坐着的美丽女子,余靖秋显然早就在这等了。

    “雪鹰师兄。”余靖秋连跑过来,她明亮的眸子中有着关切担心,“怎么样,这一天熬下来不容易吧?”

    “还成,至少没昏迷。”东伯雪鹰笑道,“走。我们去和陈宫主告辞,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话音几乎刚落。

    两道身影就瞬间出现在了这,正是陈宫主和贺山主。

    “哈哈,雪鹰,我们可早就在等你了。”陈宫主笑道,整个薪火世界都在他的控制中,东伯雪鹰刚醒来他就知道了。

    “陈宫主,贺山主。”东伯雪鹰笑道,“我也是来告辞的,对了。上次在魔神会总部击杀大祭司席云的时候,我得到了不少宝物。一直没机会给,在遭到围杀的时候,我用了几件保命之物。也弄了这么一件护体甲铠,其他的都在这。”

    东伯雪鹰说着便将一储物戒指扔了过去。

    “这,攻破魔神会总部,灭杀大魔神分身等诸多功劳还未曾和你算,这些也都是你的战利品。”陈宫主接过后却连要反递过来。

    “陈宫主,你们为了救我。付出的代价已经很大了。魔神会总部漫长岁月的底蕴也颇为深厚,各种厉害的阵法、特殊宝物乃至大量半神器等等,可你也知道,我连超凡斗气都无法修行了。我要这些又有何用?其实就连我身上这件甲铠,没有超凡斗气催发,威力都是大减的。”东伯雪鹰说道,“这些宝物还是在夏族这里,更有用处!而且巫神和大魔神还没死心……宝物越多,夏族也能准备更充分,在我手里,就是糟蹋!至于我们平常使用宝物,我还有超过两百万贡献点,足够了!”

    “你选些对你有用的吧,或者选些,对靖秋有用的。”贺山主则是道。

    东伯雪鹰和余靖秋相视一眼。

    “不必,两百万贡献点也足够了,而且想必陈宫主也猜出,我得到了黑风老祖遗留宝藏,到时候拿这些宝藏,也可以换些资源。足够靖秋使用了。”东伯雪鹰道。

    “好吧。”陈宫主犹豫了下便没再拒绝。

    的确。

    如今形势严峻,夏族的确需要这些。

    “巫神和大魔神恐怕不死心,我夏族也应当主动,到时候我们大军进发,我行走虚界进行探查。”东伯雪鹰道。

    “哈哈,雪鹰,你这就别管了。”陈宫主道,“吃过一次亏,巫神和大魔神这等存在,绝对不会给你机会的!好好好,你别急,真需要你帮忙,一定请你出手,你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准备明天你的大喜事。”

    东伯雪鹰一笑:“嗯,好。”

    陈宫主和贺山主都是暗暗感叹。

    他们俩原本以为遭此打击,东伯雪鹰心态一定会受影响的,可他们却看到,东伯雪鹰却丝毫不为之气馁懊恼等等。甚至心思还是在夏族身上,这让他们也很痛心,我夏族如此天赋纵横的超凡,为何却沦落到如此?

    “雪鹰,这是一件宝物。”贺山主一挥手,拿出了足足直径一米的银白色球体,“你炼化下,那么就能轻易操纵。”

    “这是?”东伯雪鹰疑惑。

    “这球体内原本是一个强大的法阵阵盘,只要激发它,就能够令周围百里范围内空间完全碎裂!”贺山主介绍道,“这是专门克制空间封锁的宝物。不够激发阵盘需要超凡法力!所以我改造了下,在里面弄了能量源,可以透过能量源激发,你的精神力量只要略一激发即可!有了它,周围百里空间碎裂,你的穿透真意就能够轻易闪躲变化,那巫神剑如果要再对付你。就很难碰到你了。”

    东伯雪鹰惊叹。

    克制空间封锁的?至少魔神会的宝物中就没有。夏族底蕴果真非凡,可东伯雪鹰也明白它的珍贵。

    “我带着它……”东伯雪鹰犹豫。

    “别迟疑了,你拿着。其实我们猜测巫神和大魔神应该不会再付出大代价对付你。可还是带着好!等将来若是大战爆发,我们需要。你再给夏族就是。”陈宫主说道。

    东伯雪鹰点头。

    “雪鹰,你和余靖秋就没点什么要求?”陈宫主问道。

    “没有。”东伯雪鹰刚开口,还是迟疑了下,“这样吧,我夏族有‘超凡七叶花’?给我准备五朵吧。”

    称号级强者。身体可以进行‘超凡化’,成为伪超凡!

    伪超凡寿命八百年。

    可这样很危险,死亡率很高。像当初母亲墨阳瑜家族‘墨阳家族’的族长就是伪超凡!伪超凡的数量还是挺多的,平均一座行省都是有好几十位的。其实一些邪神魔神的‘魔化’‘神化’也是一种身体的超凡化,只是更加危险。

    虽然危险,可代价相对而言很低。称号级强者只要付出些代价,比如愿意成功后付出部分自由代价,大地神殿就会愿意帮他们们进行一次‘超凡化’。

    像墨阳家族那点底蕴,就付得起代价,来一次超凡化了。

    而‘超凡七叶花’。是夏族先辈神灵传下来的配方,配置出的特殊药物,成花的模样,是能够进行安全的‘超凡化’的。其实成本比较低,不过夏族对超凡们的售价是‘十万斤源石一份’!算是很狠的价了。要知道普通的超凡化,连墨阳家族都付得起。

    可‘超凡七叶花’正常情况下半神才能舍得了。

    “若是我家人难以跨入超凡,也可使用这超凡七叶花。”东伯雪鹰说道,可使用的前提也是成为称号级。

    “我送你五朵!”陈宫主说道。

    卖十万斤源石一份,成本实际上也就一万斤源石左右,这也是夏族积攒源石的手段。

    “我贡献点还多着呢。”东伯雪鹰道。

    “就这样了。五朵超凡七叶花你就别推辞了。”陈宫主说道。

    “哈哈,那也好,陈宫主,贺山主。我也不逗留了,就在这告辞了。”东伯雪鹰说道。

    “嗯,明天我们去给你贺喜。”

    陈宫主、贺山主目送二人离去。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储物戒指,陈宫主眉头皱着,一双眉毛犹如利刃:“真是不爽啊!东伯雪鹰他的天赋高的不可思议,如此天骄人物。修行还不足百年。竟然就这么完了,成个废人了。”

    就仿佛一颗耀眼星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划破长空,可跟着却黯淡陨落。

    “各人有各人际遇。”贺山主道,“雪鹰至少这一生够辉煌了。”

    ……

    哗!

    借助极点穿透真意,借助撕裂的空间通道,来到了雪石城堡上空。

    俯瞰下方,如今正是初春时节,一眼俯瞰下去,满山都是白茫茫的积雪!

    “靖秋姑娘,我就知道你们俩一定会结婚,可我还以为你们这些超凡会拖很久,拖到我闭眼都看不到呢。”中午时分,餐桌上墨阳瑜开心的很,“雪鹰啊,青石他也带着他那个女友正在赶回来,估计傍晚就能到!青石也是,也拖着。”

    “这次回来我也得好好说说青石,总不能一直心思都在修行法术上,也得先成婚。”东伯雪鹰笑道,“或许结婚换换心情,青石这小子就能跨入超凡呢。”

    “我吃饱了,出去走走。”东伯雪鹰起身。

    “靖秋姑娘,来,陪陪我聊聊。”墨阳瑜今天很开心。

    “你就别折腾了,浪费他们时间。”一旁的东伯烈皱眉。

    “没事的。”余靖秋则是笑道。

    到现在,东伯雪鹰也没将事情告诉父母,他并没有打算说,相信随着时间,父母也会逐渐知道的。

    独自一人行走在熟悉的城堡内。

    路过的仆人们个个恭敬无比,对这位东伯家族最耀眼的存在,个个发自心底的激动。

    只是当初自己年幼时家族的仆人几乎都不在了,毕竟那时候的仆人如果活着一般都过百岁了,可实际上成为星辰级才能活到一百多岁。显然当初的那群老仆活到星辰级的太少了。

    “轰隆——”关闭的练武场大门被东伯雪鹰打开了。

    看着眼前积雪已经被扫开的练武场,东伯雪鹰露出笑容。

    在很久以前……

    在自己少年时期,自己就是每天在这疯魔的练枪。

    东伯雪鹰手一招,手中出现了一杆仿佛火云流动的长枪,随即开始尽情施展起了长枪,长枪仿佛一条游龙随着心意,抽打时呼啸如奔雷,怒刺时如一道闪电,虽然体内巫毒之痛在缓缓提升,可东伯雪鹰心思却都在枪法上。

    不想参悟真意,需要耗费所有心力去推演。

    这一刻。

    他没有别的想法,甚至脑袋都是一片空灵!他只是尽情的施展,痛快的施展,只有内心深处最淳朴的喜悦。

    正因为真的喜欢枪法,东伯雪鹰才能在少年时有那般惊人成就!甚至摸索出极点穿透真意、虚界真意、星辰真意……可不知道为何,自从掌握了三种二品真意雏形后,东伯雪鹰更多的依仗真意了,他去推演,完善提升真意。

    而此刻就仿佛孩子一样,纯粹因为喜欢的练枪,不用想什么真意,完全赤子之心的尽情练枪,这种感觉更快乐。

    因为喜欢,所以我为之痴迷。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