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九篇 第三十章 结婚吧
    <div id="content">

    看着眼前的黑衣青年,让余靖秋不由回忆起二者初见时的一幕,那时二人都很年轻,在青河郡城龙山楼第一次见到彼此,那时候他们俩只是礼貌性的点头微笑下,便各自回到各自的院落。

    转眼却已经数十年过去。

    当初那个锋芒内敛的青年,只能算是青河郡的一个高手!而现如今在整个夏族都已经站在了极高的位置,堪称夏族有史以来天赋最逆天的超凡,一举摧毁了魔神会总部,毁掉大魔神分身。只是巫神和大魔神的报复,却让他的未来之路断绝。

    “雪鹰师兄。”余靖秋连走过去,牵住东伯雪鹰的手。

    “我们走走吧。”东伯雪鹰笑道。

    “嗯。”余靖秋轻轻点头。

    二人并肩走着,走在薪火宫内。

    “你都知道了?”东伯雪鹰笑着问道。

    “都知道了,紫雷帝君询问所有夏族半神时,我也在场。”余靖秋说道,“而且陈宫主对这事也没保密,不但是半神,其他夏族超凡们估计也都知道了。”

    东伯雪鹰看着一座座恢弘的宫殿,笑道:“陈宫主这么做没错,魔神会如今也只是发现了一位大祭司!其他的二祭司、三祭司都是个谜,我夏族半神中恐怕还有一两位是叛徒,既然如此,消息自然没必要再保密。而且我中了巫神剑之毒,恐怕那位巫神是最了解这毒的厉害的,猜都猜出来了。”

    余靖秋心中一酸。

    雪鹰师兄如今遭受如此大劫难,以后日日夜夜承受巫毒之苦,且再无修行希望,这么的打击……雪鹰师兄竟然如此平静,还关心着魔神会和巫神的事。

    “对了,为了治疗我所中的巫神剑之毒,夏族付出的代价不小吧。”东伯雪鹰忽然说道。

    “嗯。”余靖秋点头,“这也不是秘密,所有半神都知道。代价很大,相当于送一件神器下来!不过这些都是紫雷帝君先辈承担的。这一次也并不是不想救师兄你,只是师兄你中的毒是叫‘鬼六怨’的很恐怖的巫毒,要完全清楚。我夏族的五十二位先辈神灵全部倾尽宝物都不够。”

    “做的已经够多了。”东伯雪鹰点头。

    一件神器……

    夏族漫长岁月,一共才攒几件神器?

    “前面是赤云山世界,我们进去瞧瞧。”东伯雪鹰笑道,说着便和余靖秋一同并肩朝前方的瀑布飞去,虽然身体力量和斗气无法修行。斗气也是用一分少一分。可实际上东伯雪鹰实力并没减少,因为他自身实力主要靠的是真意,凭借真意他才做出那些奇迹般的事。

    哗。

    身体碰触瀑布,空间扭曲。

    东伯雪鹰感觉眼前一亮,场景已经变幻,前方是广袤的空间,群山连绵,白云飘飘。

    “还记得当年和师兄一起在赤云山世界修行的日子。”余靖秋看着周围,“只是恶魔降临的事,让这赤云山世界也甚少有人来了。”

    “我们随便走走。”东伯雪鹰带着余靖秋。很快降临下来。

    沿着一汪犹如明镜般的巨大湖泊旁,二人并肩走着,看着周围群山景色。

    二人边走边聊,聊一些当年在赤云山世界修行日子所发生的事。

    “赤云山世界,景色真漂亮。”东伯雪鹰忽然赞叹句,便在一片软软的湖泊旁的草地上盘膝坐下,笑道,“说我中了巫神剑之毒后,修行就很难了,我倒要试试看。”

    说着便闭上眼睛。

    旁边的余靖秋也坐在一旁略显紧张看着。她听说过,鬼六怨巫毒非常痛苦,甚至能让心志如东伯雪鹰都疼的灵魂都失去意识。也就靠着解药压制,疼痛才能缓解。

    “极点穿透。”

    东伯雪鹰闭着眼睛。精神感应着周围天地之力波动。

    极点穿透真意,开始在天地间开始施展,只见周围半空中隐隐有空间被穿透。同时东伯雪鹰还在努力去完善,汲取更多奥妙来完善极点穿透真意。

    之前靠着意志压制的‘鬼六怨巫毒’的疼痛立即开始影响了,就像一个人在修行,旁边却有人一鞭子一鞭子抽在身上一样。如何能够静心修行不受干扰?须知即便受到解药压制,鬼六怨巫毒的疼痛已经超越了寻常的鞭刑之痛了。

    这疼痛是深入粒子层面。

    如果不修行还好,去参悟天地自然,就立即受到干扰了。

    “冷静,冷静,冷静!”东伯雪鹰努力想要让自己不受影响,可还是得分心压制疼痛影响,这样参悟真意的速度立即变慢。

    随着时间流逝。

    体内解药在不断被消耗掉,疼痛是不断上升的,这就需要更多心力来压制疼痛,对参悟影响就更大。

    ……

    余靖秋在一旁看着,已经两个时辰了,东伯雪鹰还在盘膝修行。

    “紫雷帝君前辈说,受巫毒剧痛影响,是很难静心参悟天地的。不过只是说很难……并不是说不可能!若是心灵修为够强,或许能够无视一切剧痛,依旧修行?”余靖秋暗暗期待。

    只见盘膝坐在那的东伯雪鹰,忽然开始额头渗出汗珠,身体微微颤抖。

    “果真很难。”东伯雪鹰睁开眼。

    “怎么样?”余靖秋连去扶起东伯雪鹰。

    “只有刚喝解药时疼痛是最轻,勉强还能修行,效率也比过去低些。半个时辰之后……疼痛加剧,实际上已经很难静心了。”东伯雪鹰摇头,“我撑到现在,巫毒之痛,我这身体都有些压制不住了。”

    此刻不再修行,全力压制疼痛,东伯雪鹰身体倒也不颤抖了,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身体偶尔有些许汗水也被东伯雪鹰瞬间操纵星辰真意给化作虚无了。

    “一天只有半个时辰。”东伯雪鹰笑道,“不错了。”

    “雪鹰师兄你的心灵磨练的更厉害,或许能修行更久。”余靖秋连道。

    “对,心灵越强,受疼痛干扰或许会更低。”东伯雪鹰也说道。

    可他没告诉余靖秋。

    虽然一天能修行半个时辰,可那半个时辰,效率实际上比过去低很多很多。巫毒之痛的干扰,比预料的还大。

    二人继续并肩走着。

    又走了一个时辰,东伯雪鹰即便全心在压制疼痛,身体也不由自主微微发抖了,他已经无法控制了。实在太……太疼了!

    “我坐会儿!”东伯雪鹰坐在一旁的一块大石上,低着头,努力忍着,想要去适应。

    因为在以后的日子里,他需要日日夜夜承受。

    只见东伯雪鹰身体在震颤,脸色越加苍白,甚至连汗珠他都无法分心操纵星辰真意化作虚无了。

    “雪鹰师兄。”余靖秋紧张又心疼的看着。

    这还是她记忆中的雪鹰师兄吗?

    当初年轻的雪鹰师兄,也是充满无尽锋芒,斩杀项庞云!坠入黑风渊更是活着出来,成为夏族千年来最年轻的超凡!在超凡生死战中同样无比耀眼,在后来的超凡岁月中,更是越来越耀眼,甚至堪称照耀一个时代!恶魔巢**被他所毁,五位恶魔将军四个身死,一个苟延残喘!魔神会总部夏族历史上第一次被发现被攻破,大魔神分身被毁……

    创造这一切的,是那个让贺山主、奥兰长老、司空阳这些最顶尖半神都惊叹郑重以对的绝世超凡!

    只是现在……

    看着被疼痛折磨的东伯雪鹰,余靖秋真的很心疼。

    “我们回去吧。”东伯雪鹰嘴唇发白,脸上都是汗水,他知道自己撑不住,还是赶紧回住处。

    “嗯。”余靖秋欲要握住东伯雪鹰的手,东伯雪鹰却让开了,笑道:“都是汗。”说这话时,东伯雪鹰脸色越加苍白。

    余靖秋眼睛一红。

    “雪鹰师兄,我们结婚吧。”余靖秋忽然说道。

    东伯雪鹰一愣,这一刻头脑都一阵轰鸣,连疼痛似乎一下子都远去。

    “你不知道,我只有一两百年寿命吗?或许连一百年都活不到。”东伯雪鹰看着余靖秋。

    “那以后,你要一直陪着我,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们行走天下,走遍海角天涯,看看我夏族世界人世间一切。”余靖秋看着他。

    “哈哈,那我这个病秧子,以后就要你照顾了。”东伯雪鹰一笑。

    余靖秋眼中隐隐有着雾气,她笑了:“好!那你可得听我的。”

    “听你的。”东伯雪鹰点头。

    二人牵着手并肩飞起,朝赤云山世界出口飞去。

    隐隐还有交谈传来。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东伯雪鹰的声音。

    “就后天吧。”

    “好,听你的。”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