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九篇 划破长空 第七章 恶魔将军们的绝望
    <div id="content">

    “轰!”

    远处忽然传来轰然炸响,感应的空间波动越加强烈。

    东伯雪鹰脸色微变,立即一迈步身形扭曲直接进入虚界,迅速朝战场靠近过去,他飞行速度快如闪电,很快就看到了那正发生的一场大战!

    蔚蓝色的海水上,冰蓝色高大恶魔正怒吼着竭力逃窜!

    “寒冰恶魔,你逃不掉的!”一声叱喝响彻天地,一名银袍女子,她头上戴着一顶王冠,正是海神宫两件镇宫神器之一的‘海神王冠’!最适合超凡法师使用,此刻这一顶王冠正散发着无数丝线,无数丝线弥漫在周围上千里的海水当中。

    无数的海水中隐隐有无数符纹出现,最终丝线又缠着那名寒冰恶魔。

    在遥远处还有另外一名超凡法师黑袍老者在施展法术,高空中凝聚出了一耀眼夺目的光球,一时间似乎比天空的太阳还耀眼!这光球射出夺目光芒,笼罩了那名寒冰恶魔,让寒冰恶魔体表的鳞甲嗤嗤嗤作响,让他发出痛苦的嘶吼。

    “在海上,你还想要从我们海神宫面前逃掉?”整个凡人世界在海洋上最强大出存在——海神宫的太叔宫主却高速追杀着寒冰恶魔!

    “就凭你?”冰蓝色高大恶魔依旧高速飞奔,现在情况对他很不利,那两个超凡法师让他的实力只能发挥出六七成,必须尽快摆脱这种困境。

    “对,就凭我!今天你只有死路一条!”太叔宫主此刻身体仿佛水流形成,整个人都隐隐半透明,他如水透明的长发飘飘,一双眼眸中满是杀机,单手正持着一根黑色长棍,这便是海神宫最强神器——镇海混元棍!此刻周围广袤万里海域的天地力量都在不断的朝这镇海混元棍涌去。

    “死!”太叔宫主飞奔速度极快,已然追上冰蓝色高大恶魔。

    长棍猛然戳出,瞬间长棍甚至化作了一道金光,快的恐怖。已然到了寒冰恶魔的背部。寒冰恶魔立即转身伸出利爪抵挡!

    哗——

    寒气弥漫,寒气迅速冻结周围一切,也冻结周围汹涌的海水,连空间都开始被冻结。刺出的长棍表面也出现冰层。

    “蓬!”利爪抓住长棍,伴随着奇异的震动。

    这寒冰恶魔立即瞪大眼睛,身体震动颤抖,身体内噼里啪啦一阵骨头断裂声,嘴中更是一口紫色血液喷出。耳朵鼻孔都有血迹渗出。

    “啪!”戳在长棍后,太叔宫主瞬间长棍上挑!

    太叔宫主的棍法,就一个字——快!

    依旧是化作一道金光。

    长棍棍头直接上挑抽打在寒冰恶魔的下巴上,噗的一声,寒冰恶魔的下巴就完全粉碎了,同时整个被抽的往后倒飞!

    “呼。”太叔宫主那流水般的身体哗的下瞬间跟上,跟着双手持着长棍猛然怒劈而下!

    蓬。

    寒冰恶魔被劈的直接摔在下面的海水中。

    “他的棍法,怎么力量那么大!”寒冰恶魔焦急万分,他的身体在迅速恢复,可他却急了。纯粹比速度他也不惧,可自己规则奥妙上被周围的法术完全克制!他掌握的乃是三品真意‘寒冰空间’,可周围海水被海神宫神器控制,神器镇压下,他的‘寒冰空间’发挥不出足够威力。

    正面战斗?

    太叔宫主在海面上,是能够完全压制贺山主的,他仅仅仗着身躯明显吃亏。

    “难道我会死在这?”寒冰恶魔很憋屈,这种完全被克制的感觉很难受。

    “死。”太叔宫主跟着杀来。

    寒冰恶魔一咬牙,面色狰狞的终于施展出了作为上位恶魔的天赋手段,轰~~~他的体表忽然腾绕起了寒色雾气。无比冰冷的寒色雾气弥漫在体表周围,甚至连法术的镇压都抵挡住了,寒冰恶魔的体型同时缩小了,变得仅仅只有一米六高。鳞甲变得更加细密,原本就算帅气的面容变得更加俊秀。

    “我拉尔夫是高贵的上位恶魔,怎么可能死在这个凡人世界。”寒冰恶魔‘拉尔夫’面色狰狞的说道,面对那再度劈来的一棍,他仅仅右臂一挡!撞击下,拉尔夫仅仅身体退了一步。嘴角隐隐有一丝血迹,可筋骨都未曾断裂。

    “是吗?”太叔宫主冷笑,哗,他的手腕上忽然有青灰色雾气冲出,汹涌的青灰色雾气瞬间就完全缠绕上了寒冰恶魔‘拉尔夫’。

    “神界战兵???”拉尔夫惊怒万分,本来就很吃力了,再来这化作雾气聚散无常的神界战兵束缚缠绕,怎么打?

    “早就知道你是尊贵的上位恶魔,我夏族也猜到恐怕你一直隐藏着手段,怎么会不多做些准备!”太叔宫主狞笑道,“上位恶魔?哼,来到我夏族,也得死!”

    “不,不……你们到底怎么知道的,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还刚好克制我!”拉尔夫疯狂了,“我在战船内,你们怎么发现我的?”

    “一个死的恶魔,没必要问那么多为什么!”

    “我不甘心,不甘心!”

    “为什么,我连一个手下都没带,不应该发现我的,我很小心了。我拉尔夫……还没有回到我的家族,还没有成为魔神,还没杀了我那该死的哥哥,夺取我族长的位置!我不甘心!”拉尔夫完全疯狂挣扎着,想要拼出一条生路来。

    而虚界内,东伯雪鹰冰冷看着这一幕,敢肆意杀戮夏族,就该有被夏族灭杀的准备!

    ……

    而在另一处,紫甲瘦小恶魔炎泽将军则更惨。

    “轰!”天空中两轮黑白弯月同时降落,仿佛旋转的磨盘,直接砸在紫甲瘦小恶魔身上,紫甲瘦小恶魔全身寸寸碎响。贺山主在远处冰冷看着。

    旁边还要巨大的古树守卫摇曳着枝干树叶,雷神晁青更是霸道无双!

    黑暗**师臧诺则是冷笑操纵着法阵。

    “他挣扎不了多久了。”鬼神骑士酆东甚至轻松的已经无需再出手。

    “你们到底怎么发现我的?到底怎么发现的?不可能!我不可能暴露的!”紫甲瘦小恶魔炎泽将军状若疯狂,“我没告诉任何其他将军,魔神会也不知道!我的手下知道,可他们个个都在我战船内!你们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我不甘心,我死都不甘心啊。”炎泽将军睚眦欲裂,他何等谨慎?可明明一直在潜修等待着时机,可谁想祸从天降!

    ……

    “噗!”

    司空阳观主全身散发着夺目金光,一掌同样耀眼夺目,拍击在赤甲魅魔的头顶上。

    赤甲魅魔身躯完全粉碎。

    而后再度凝聚。

    司空阳观主又是一掌拍击!这里的战斗进行的很快,司空阳他们早就取得绝对优势,赤甲魅魔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现在只是靠着不死之身在勉强撑着,可依旧一次次被拍击摧毁,在那宛如太阳般的狂猛碾压下,每一次都是粒子层面的摧毁,要不了几次,赤甲魅魔就会死了。

    她身体再度凝聚,她的灵魂在不甘的嘶嚎:“你们夏族不可能发现我!不可能的!”

    ……

    灰袍恶魔老者盯着前方的夏族半神们,可怕的毁灭性的法阵笼罩着他,正一次次摧毁着他的身躯,他的身躯更是被无数符纹纠缠,让他难以逃脱。

    “告诉我,怎么发现我的!到底怎么发现我的?”灰袍恶魔老者不甘的咆哮着。

    ……

    大山被夷平,山地被撕裂。

    一袭白衣英武的云雾城步城主,正带着其他半神以及神界战兵,在围在旁边。

    近千米高的恶魔将军‘山脉恶魔’正躺在地上,仿佛一座庞大的丘陵,白色丝网已经完全缠绕住了他,他……被活捉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怎么会被发现?不应该是这样的!”躺在那的山脉恶魔完全绝望了。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