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八篇 第十八章 得意
    <div id="content">

    “呼呼呼……”濮阳波呼吸很弱,可作为超凡生命,他的意识却依旧清醒。.

    吱呀。

    刑房铁门被推开,一名佝偻老者走了进来,佝偻老者进来后便开始默默念起咒语,很快濮阳波皮肤上的符纹都亮了起来,这些符纹表面出现了黑色气流,黑色气流隐隐显现出了一个黑色骷髅头颅,濮阳波情不自禁发出哀嚎声。

    “啊啊,杀了我,有本事杀了我!我不会投靠你们,不会!杀,啊,杀了我吧!”濮阳波哀嚎着咒骂着。

    “伟大的超凡生命,我一个仆人哪里敢杀你。”佝偻老者嗬嗬笑着,声音仿佛从喉咙中挤出来,干涩刺耳,“我只是遵循命令办事而已!”

    “该死,该死。”

    濮阳波痛苦哀嚎怒骂着。

    他堂堂一位超凡生命,可此刻整个灵魂都被封禁住,根本无法调动一丝斗气,更无法调动天地力量。

    “晞冬,晞冬,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不甘心,真不甘心啊!”濮阳波心中最痛苦的就是他追求到的女超凡‘晞冬’,晞冬是一位比他还小一些的女超凡法师,还是恶魔战争开始之后,超凡们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那位晞冬法师才抛却顾虑和濮阳波在一起了。

    他们俩在一起,也很恩爱开心。

    濮阳波更是得意无比,经常和自己的那几个朋友,余风、张鹏、东伯雪鹰他们几个炫耀!

    可现在呢?

    “我完了。”

    “完了……在我的传讯手环被粉碎的时候,夏族那边恐怕早认为我已经死了吧?我一个死去的人,如果再‘复活’是肯定会遭到怀疑的,他们不可能再放我回去,即便投靠他们也只能永远生活在黑暗中。”

    “该死,该死啊。”濮阳波感到自己的心都被虫蚁在啃食。

    就在这时候——

    “怎么样?这小子低头了吗?”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一名身体表面弥漫着黑色雾气的灰袍男子走了进来。

    “禀大人,没有低头,他一心求死!”佝偻老者连恭敬道。他也就是个普通法师,眼前这灰袍男子可是超凡生命。

    “你先出去。”灰袍男子吩咐道。

    “是。”佝偻老者乖乖离去。

    灰袍男子顺手关上铁门,这才散去他体表周围的黑色雾气,露出了一张颇为阴冷的面孔。正是赤云山世界一群师兄弟当中年龄最大的,也被池丘白断言没什么希望掌握真意的‘司徒鸿’。

    “司徒鸿!”绑缚着的垂着脑袋的濮阳波猛然抬头,面孔狰狞看着眼前的司徒鸿,咬牙切齿道,“你还来?短短三个月。你已经来了三次了吧!”

    “就是喜欢看你这副可怜样,看你咬牙切齿疯狂的样子,我更开心了。”司徒鸿站在那嗤笑着,“在赤云山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和我作对吗?哈哈,和我做对就没有好下场,放心,你才是第一个!以后还会有一个个超凡来和陪你作伴的!”

    “你一定会被发现的,夏族一定不会饶过你!”濮阳波眼中满是怨恨,一想到更多超凡被这个叛徒给抓来。他就越加愤怒。

    “发现?哈哈,你不就没发现么?”司徒鸿眼眸中满是疯狂,“我会小心选择,慢慢来,数十年抓一个,数百年就能抓上十个了!我抓的越多,我的功劳就越大!”

    “你个叛徒!夏族待你不薄,你却当叛徒,还要继续害其他超凡!”濮阳波声音都沙哑了。

    “哼哼,池丘白。司空阳,他们一个个哪里瞧得起我?”司徒鸿冷笑道,“他们根本就没在乎过我,在他们眼里。东伯雪鹰才是最重要的!不过正如池丘白所说,我修行的确越来越慢,在和恶魔的战争中我的实力也可能被那些五阶恶魔的魔力分身所杀,既然如此,还不如投靠魔神会!”

    “可恶魔巢**,已经被东伯他给解决了!”濮阳波怒道。

    “那是我投靠以后的事了。”司徒鸿冷笑。“而且你别跟我提东伯雪鹰!”

    看着东伯雪鹰越强……

    司徒鸿心中就越加愤恨!该死,你个东伯雪鹰,要铲除恶魔巢**为什么不尽早铲除?等我投靠了之后,你才铲除?

    “濮阳波,我劝你乖乖投靠吧,这么死撑着又有何用?”司徒鸿说道。

    “我就算投靠,也永远只能在黑暗中,生不如死!”濮阳波咬牙道,“想要我为你们效劳,做梦!”

    “生活在黑暗中又如何?你到时候还可以想办法将你的女人,那个叫晞冬的女超凡法师也骗来……你们俩不就又能在一起了?”司徒鸿笑眯眯道。

    “滚!!!”濮阳波面色狰狞,“不准你碰晞冬,不准!”

    “啧啧啧……真是恩爱啊,就为了濮阳师弟你这么恩爱,我们师兄弟一场,我也会帮你和晞冬妹妹的。”司徒鸿笑的越加灿烂。

    “你一定会死,一定会死!”濮阳波痛恨无比。

    “魔神会的刑罚真的太弱了,三个月都没让你低头,别急,魔神会传承无尽岁月,那些参悟黑暗毁灭的法师们,琢磨出了很多刑罚手段!”司徒鸿说道,“诸多刑罚手段全部来一遍,就得上百年!上百年的刑罚啊,想想我自己都怕,如果你到时候还不低头,没事,你的身体可以让那些疯子法师们做实验!甚至身体崩溃后,你的灵魂也可以被抓去做实验……你的身体和灵魂,魔神会一点都不会浪费的!”

    “你一定会暴露,一定会死,你得意不了多久!”濮阳波低吼着,声音仿佛诅咒般。

    “哼哼,没人知道!除了大祭司,除了你,就没人知道我是魔神会的人。”司徒鸿微笑道,“我不可能暴露的!”

    司徒鸿得意非常。

    “不知道为什么。”

    “看师弟你在这哀嚎,在这嚎叫,我就非常非常的开心!可惜啊,被关押在这的不是东伯雪鹰。如果是我们赤云山那群师兄弟中最风光的东伯雪鹰被囚禁在这,我就更开心了!”司徒鸿此刻完全不再解开平时伪装的面具。

    他内心中的邪恶、自私、凶残毫不掩饰!

    ……

    在虚界。

    黑衣青年东伯雪鹰,双眸冰冷的正看着这一幕!

    ******(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