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章 一夜听雨
    <div id="content">

    夏史阁。

    寂静的楼阁,夜已黑,一袭黑衣的东伯雪鹰依旧在翻看在放在腿上的厚厚金箔书籍,作为超凡生命,黑夜中一样视物。

    哗哗哗~~~

    淅淅沥沥的雨水从楼阁外传来,空气中传来一些寒气。

    东伯雪鹰合上了手中这一本金箔书籍,而后很是郑重的放进了书架的底层内,这才缓慢起身。

    “近十五年的翻阅,我夏族从太古时代直至如今,一切有记载的半神卷宗尽皆看完。”东伯雪鹰走到了楼阁的外栏杆前,扶着栏杆,看着漫天的飘雨,胸中一片激荡。

    闭上眼睛。

    仿佛一个个夏族豪杰浮现,他们性格各异,在不同的时代笑傲纵横。

    “然而时间无情,这些夏族先辈们如今都成了黄土一杯。”东伯雪鹰咧嘴一笑,“可那又如何?只要在世时活的痛痛快快,活的精彩,便足够了!”

    “最后总的梳理整合。”

    东伯雪鹰随意坐下,依靠着栏杆,任由偶尔一些飘荡的雨滴落在身上。

    拿着一壶海洋界石灵液,轻轻喝一口,一片空灵清醒,脑海中开始浮现大量的故事,开始迅速整合起来。

    阅览卷宗,也要懂得‘整合’。

    浩如烟海的卷宗,东伯雪鹰也是经常梳理整合,从那些记载中彼此参照,提炼出一些‘秘密’来!而今夜……将是他东伯雪鹰第一次大规模将所有卷宗梳理一遍,超凡生命的头脑思考运算速度是非常惊人的,否则超凡法师们也无法直接去剖析天地自然奥妙。

    头脑思考速度再快,可所有夏族半神卷宗也太多了。

    这一思考……便已经是大半夜。

    雨水渐渐停了,天边也出现了一丝蒙蒙亮。

    “嗯?”一直看着远处,眼睛却没有焦点的东伯雪鹰,忽然他的眼睛亮了。

    所有的卷宗,无数的印证对照,在他脑海中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脉络。

    “我东伯雪鹰来到夏都城,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海量的卷宗。”东伯雪鹰轻声低语,“这近十五年的阅读和整理,是我心灵的一次洗练。”

    脱胎换骨的变化。

    从外表看,实力境界都没变化。

    可思想的改变,却是一个超凡生命最核心本质的改变!

    “心灵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力量。”

    “心之所向,便所向披靡!”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困难,甚至所谓前辈的评判,甚至修行的误区,修行路陷入岔路绝路等等!只有心中狂热坚持,看似错路,也一样能走出不一样的精彩!”东伯雪鹰眼中狂热,超凡法师们一直有这样的一句话——

    一切奥妙,尽皆属天地自然!

    所以从这一角度而言,任何看似截然不同,看似矛盾,看似怪异的不同奥妙,都是能融合结合的!

    不管是水火风,还是雷电、光明、生命……还是生、死、引力……

    看似完全不相干的,一样都能结合。

    因为他们都是天地自然的一部分!

    超凡们,乃至神灵,都在这条参悟规则法则的道路上前进。

    “真意的高低,则代表着洞察整个天地自然的深浅不同。”东伯雪鹰暗道,像三品真意‘引力真意’‘死亡真意’‘太阴真意’‘太阳真意’‘毁灭真意’‘波动真意’等等属于从很高的层次洞察天地自然了。

    而传说中的传说……

    放眼无数凡人世界、乃至神界、黑暗深渊都是传说中的一品真意,‘极点真意’‘混洞真意’‘时间真意’都是近乎直接从天地自然最本质最核心入手,它们撬动的是最可怕的一些规则法则,自然最神奇强大。

    ……

    修行的奥妙,是没有绝路的。

    可如果融合太难,比如‘引力’‘波动’‘毁灭’让这三者结合,这远远不是超凡们有限的生命所能完成的,于是才被认为是‘绝路’。

    “我水火风虽然难。可我已经是万物境第三层次。”

    “现在虽然遇到些小挫折,一直无法完美融合。可是,这些都阻拦不了我!”东伯雪鹰暗道,他在无数卷宗上看过太多的夏族先辈们,在看似绝境中硬是走出一条路来。

    看的多了,他信心也无比的足。

    自己也一定能披荆斩棘,斩破一切阻碍!

    “只有我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在未来应对各种危险。”东伯雪鹰眉头微微皱起。

    是的。

    危险在笼罩着夏族!

    看无数先辈的卷宗就等于在观看夏族从诞生到如今的所有隐秘的历史!从中,东伯雪鹰知道,比如那位黑暗深渊的大魔神漫长岁月一直在窥伺着夏族世界,那位大魔神从来没有停止过他的野心,大地神殿背后也有神界大能支持,一直倾力抵挡。

    这是两方大势力的碰撞!

    除了最可怕的‘大魔神’外,其他一些邪神魔神们也在窥伺着夏族世界,那些邪神魔神可都是能够降下世界投影的,实力都极强。甚至有时候会透过传说中的‘时空神殿’派遣出一些异族强者降临,操纵整个夏族世界的战争。

    “夏族平静太久了。”

    “而魔神会最近一千年太低调了,这很不正常。”东伯雪鹰暗道,“从历史上来看,魔神会低调蛰伏的越久,暴起发难时威胁就越大!而且魔兽一族最近一千年也太低调了,最多那位奥兰大长老在兴风作浪,没有什么真正大规模的冲突战争!”

    魔神会在夏族早就根深蒂固,下至凡俗,上至半神,恐怕都有魔神会的影子。

    一个魔神会,就和人类六大超凡组织斗了这么多年!

    魔兽一族和人类更是种族的仇视。

    “按照夏族从古到今的情况推测……夏族五百年内爆发一次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超过七成!一千年内爆发的可能性超过九成!”

    因为半神寿命也就三千年。

    所以魔神会、魔兽一族蛰伏的极限也就三千年,太长就没意义了!一般蛰伏超过一千年都很罕见。

    而这一次魔神会、魔兽一族都蛰伏太久了。

    “我都能推测出,我夏族半神元老们也应当知晓这一点。”东伯雪鹰暗道,因为明白威胁一直笼罩,这也让东伯雪鹰不敢懈怠。

    “我的枪法,一直没能完善。”

    “嗯……看来得用生死考验一下我的枪法了。”

    在死亡面前,一般都能超常发挥。

    不过这种事不能经常干,因为经常在死亡边缘跳舞,次数多了,可能就真死了!毕竟这种磨砺是必须得有‘死亡威胁’的,没威胁,就没什么效果。

    ……

    清晨。

    走出夏史阁,行走在雨后的薪火宫,东伯雪鹰很快就进入了赤云山世界。

    划过长空,很快飞到了一座巍峨高山的山脚下。

    “到了。”

    东伯雪鹰落下后,抬头看着眼前,山脚下正有着一条石板铺就的山路,一直蜿蜒向上,直至整个巍峨高山的山顶。

    **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