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章 副观主
    <div id="content">

    水源道观内。

    东伯雪鹰和公良远并肩而行,来到了一座大型楼阁外,楼阁外有着一弯湖水,湖水旁正有一名光头干瘦老者在钓鱼,这老者散发着苍老的气息。

    “这位是晁青副观主。”公良远神情微变,立即传音道,“我还准备等你的兵器秘术都选好,就去见副观主,没想到在这碰到,副观主如今已经两千八百六十多岁,离寿命大限很近很近了。”

    “是他?”东伯雪鹰肃然起敬。

    半神榜第九:晁青,水源道观副观主,掌握‘雷神真意’,一根独杖纵横天下。

    要知道半神寿命大限也就三千年,大限代表着极值!正常情况下一般活不到那等极限的,就像凡人们一般寿命大限百年,可实际上能活到**十岁就算不错了。像星辰级寿命大限两百年……可一般能活到一百八十岁就很了不得了。

    超凡们要厉害些,能够逼近极限。

    雷真长老将海洋界石灵液当饭吃当水喝,时时刻刻孕养灵魂身体,撑到一千五百岁!若无海洋界石灵液,他得少活百年,半神们一般能撑到两千九百岁就算很不错了,如果一场大战重伤,死的可能还更早。

    所以……

    晁青副观主,已经到了随时可能死的时刻。

    “副观主。”公良远恭敬道,“这位就是东伯雪鹰。”

    “拜见副观主。”东伯雪鹰也恭敬行礼。

    光头干瘦老者这才转头看来。

    他的眼睛看似浑浊,脸上皮肤都满是褶皱,这躯体已经很苍老了,可整个天下谁都不敢轻视他,毕竟这种老家伙太长时间没出手,谁都不清楚他现如今真正实力。‘半神榜第九’还是根据他上一次出手战斗过程进行判定的。

    “好。”光头干瘦老者微笑点头,“老头子我能够在大限到来前,看到我们水源道观又出一位了不起的妖孽天才,真的很开心,还记得当年我称号级时也是意气风发,加入水源道观的时候,还是张宸大哥带领我来的,只是转眼张宸大哥都死了两千多年了。”

    “生生死死。”

    “老头子我看过太多的生死。”光头干瘦老者笑呵呵的,“能比我活的久的,可不多了。”

    东伯雪鹰、公良远乖乖听着。

    一个活了近三千年的半神,对于年仅二十八岁的东伯雪鹰而言,简直就是活着的历史!

    “东伯雪鹰。”光头干瘦老者忽然道。

    “晚辈在。”东伯雪鹰恭敬道。

    “你是新晋的超凡,肯定要去薪火世界走一趟。”光头干瘦老者,“飞天级的超凡,会在薪火世界内真正接触到超凡厮杀的残酷,会有不少超凡死在那!对你这样的妖孽天才而言,反而在弱小时需要小心,千万别年纪轻轻就死在薪火世界。”

    “晚辈明白。”东伯雪鹰感激道。

    他自己也清楚。

    因为飞天级的超凡们,是禁止进入其他超凡世界冒险的!在凡世间又几乎不会遇到危险,危险几乎都是在薪火世界!为了磨砺、为了生死历练,经常有飞天级超凡身死。

    也并非超凡们自己找死。

    而是生死磨砺效果的确好,像东伯雪鹰当初和阴影豹一战,立即就突破到力量圆满如一境界。在超凡之路,修行更难。如果不生死磨砺,是很难走的远的。

    生死磨砺,修行十年,比埋头潜修百年都要好。

    “刚进入薪火世界,就会有专门为新晋超凡准备的‘超凡生死战’,这也是只有新晋超凡才有。”光头干瘦老者笑眯眯道,“这生死战旁边有许多夏族强者盯着,还是比较安全的,从薪火世界建立后,‘超凡生死战’至今已经不知多少年了,历史上最厉害的一位,是一千九百万年前的一位半神‘炼狱骑士’解离,他当初刚跨入超凡时,一共闯过十一场生死战!”

    “最近一万年,最厉害的是一位叫‘单青艳’的女子,闯过了九场生死战!可惜她跨入圣级后,进入超凡世界冒险,身死陨落。”

    “我当年也闯过了六场生死战。”光头干瘦老者看着东伯雪鹰,“东伯雪鹰,你可得给我们水源道观争点光!杀个九场、十场!”

    东伯雪鹰暗暗嘀咕。

    副观主要求可真高啊,九场十场?

    看过雷真长老回忆录,对于‘超凡生死战’东伯雪鹰还是很清楚的。

    这是新晋超凡才能享受的!

    为了让新进超凡,能够对超凡战斗有个详细感受,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内安排对手进行战斗。对手大多是超凡世界的土著!战斗时旁边有许多强者会观战,也会有半神在。所以生死战中一旦遇到危险,半神也会立即出手相救的。

    所以是较为安全的,是熟悉超凡世界土著的一个难得的机会。

    可是……

    毕竟超凡生死搏杀太快了,有时候半神慢一步,救援不及也是有的。平均下来大概两三百年就会有一个倒霉的超凡死在‘超凡生死战’中。

    像雷真长老,仅仅闯过五场生死战。

    “长风长老闯过几场?”东伯雪鹰好奇道。

    “池丘白?他,也是六场。”光头干瘦老者笑道,“池丘白在飞天级时并不算太耀眼,虽然比较年轻就跨入超凡,可他当时掌握的仅仅是万物风之奥妙,很普通的奥妙罢了!还是后来崛起的,竟然掌握了那么逆天的‘空间切割真意’。”

    “超凡生死战,也能从中看出潜力。”

    “闯过生死战多的,只要活着,大多成就也高。”光头干瘦老者道,“不过闯过次数少的,虽然大多不行,可偶尔有后来崛起的。像如今天下第一的贺山主,当年仅仅才闯过三场,哈哈,你可别学贺山主,贺山主是一名法师,喜欢潜心钻研。”

    “而且超凡生死战,是你们唯一比较安全的熟悉超凡世界土著的机会,好好把握。”光头干瘦老者说道,“错过了可就没了!”

    东伯雪鹰点头:“晚辈明白。”

    “去吧去吧,选兵器去吧,不必陪着我这个老头子了。”光头干瘦老者说道,“对了,我看你应该觉醒过太古血脉,去选秘术的时候,可以去秘术阁三楼最里面书架仔细翻翻看。”

    东伯雪鹰眼睛一亮。

    秘术阁,三楼?最里面的书架?

    “谢副观主。”东伯雪鹰恭敬道。

    光头干瘦老者却继续眯着眼,似闭非闭,就那么钓着鱼。

    东伯雪鹰二人恭敬行礼,随即离去。

    “东伯老弟,副观主很看好你啊。”公良远低声笑道,“其实我们之前还在议论你,甚至都下赌注,赌你超凡生死战能闯过几场,我们都认为你最起码六场。”

    “我自己都没把握。”东伯雪鹰随口应付了一句,心中却牵挂着副观主所说的秘术阁三楼,副观主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