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二十七章 弟弟的决定
    <div id="content">

    当天晚上。

    一则消息仿佛飓风般传遍了青河郡城,而后迅速传播向各地。

    这消息就是青河郡仪水城雪鹰领的领主‘东伯雪鹰’成为了超凡生命!

    无数人震撼。

    青河郡许多人都欢呼,各地的酒楼酒馆议论纷纷,都为自己家乡能出一名超凡生命而骄傲!不管在龙山帝国的哪一个地方,超凡生命的事情喜欢听的人都很多。

    某个超凡生命装作老乞丐,某个很厉害的家族的纨绔欺负了老乞丐,然后……家族完了。

    又有机缘下结识了没暴露身份的超凡生命,自此青云直上,成为人上人。

    总之!

    在传说故事中,和超凡扯上关系的,要么就是各种奇遇、大家族,要么就是黑暗深渊恶魔、可怕的强大魔兽,要么就是神灵等等……

    “我们青河郡也出了一个超凡生命。”

    “我就知道,东伯雪鹰二十二岁就和项庞云杀的不相上下,活着一定能跨入超凡,看看,这才几年?黑风渊都阻挡不了超凡生命!”

    “据说东伯雪鹰从小就练枪入魔,枪法高深,十五岁就有银月骑士实力了。”

    “你太小瞧东伯雪鹰了,二十二岁就斩杀项庞云!十五岁恐怕就有称号级实力了!”

    ……

    许多故事传播,越传越夸张。

    其实这也很正常,关于超凡生命的故事本来就是各种玄乎。

    *****

    仅仅第二天上午。

    一艘炼金飞舟降落在雪石山的山脚,而后一群人从山脚走上来。

    “我们是青河郡的一些称号级骑士法师,是来求见东伯雪鹰大人的。”六道人影站在城堡门口求见,个个都是称号级,为首的正是红色长发的妖娆美妇‘司良红’,司良红拥有血妖之躯,她的魅惑也极为惊人,让城堡门口那些普通守卫们看的都全身燥热充满冲动。

    可听到司良红说的话,却个个吃了一惊。

    都是称号级?

    仅仅片刻,司良红他们六位被允许进入。

    “领主大人就在那边。”有侍女专门引领。

    司良红等六人看到了远处亭子下坐着的两人,一人俊秀不凡,算得上人中之龙。而对面的另外的黑衣青年……看似样貌平凡,可是他们六个都天人合一,都能够隐隐感知到这黑衣青年身上那股无形的压迫感,让他们心悸恐惧。

    “拜见护法。”司良红等六人恭敬行礼。

    东伯雪鹰这才转头看了眼:“何事?”

    为首的司良红恭敬道:“我们已经得到水源道观传来命令,今后青河郡将由护法的家族掌管,我等都全力辅助。东伯家族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

    “知道了。”东伯雪鹰点头。

    “护法。”司良红忽然声音轻微,透过天地之力,仅仅在东伯雪鹰耳边响起,“我们司家有一个女子,叫孔悠月,听闻她和护法有旧,不知道护法需如何处置这女子?”

    东伯雪鹰成长轨迹,司良红当然很清楚!

    过去她不在乎孔悠月,可现在她也不敢乱来,捧着她不敢,可处死她同样不敢。

    “悠月?”东伯雪鹰想起这个小姑娘。

    悠月,就是一个颇有心机的女子,当初把自己气的不轻。之所以当初那么生气,是因为孔悠月毕竟在雪石城堡住了六年多,自己看着她从小女孩长大的,虽然没有爱情,却也有朋友之情了。只是谁想一切都是在做戏欺骗。

    “顺其自然吧。”东伯雪鹰说了句。

    “顺其自然?”司良红不敢多问,只是暗暗体会。

    很快司良红等人就离去了。

    东伯雪鹰和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来此也是表明态度的!至于送礼之类的,给一个超凡生命送礼?根本就是笑话!

    “哥,那为首的就是司良红,几百岁了?”青石小声道,刚才他还是颇为紧张兴奋的。

    “她转化为血妖之躯,有八百年寿命。”东伯雪鹰随即道,“青石,我再问你,你真的要去长风学院?”

    “嗯。”青石点头,“法师,还是需要老师教导引领的,我很想在法师这条路上走的更远点。其实上次哥你坠入黑风渊,我就很后悔,后悔自己没好好修行。那时候我就明白了,一些外力都是虚的,自身实力才是根本,我想要掌握更多。”

    那种无力感,他再也不想遇到了。

    “也好。”东伯雪鹰点头,他是很赞同的,“父亲母亲刚回来,你先陪上几个月,再去长风学院也不迟,到时候我会帮你在长风学院安排好,请一位超凡法师教导你。”

    “嗯,谢谢哥。”青石点头,他也不会别扭的非要靠自己能力去拜师。

    能有超凡强者当老师,他是非常愿意的。

    ……

    弟弟要去长风学院的事,东伯烈夫妇很快也知道了,他们也很不舍。不过他们过去也都常在生死间冒险,颇为看得开!也明白去长风学院对自己的小儿子还是很有好处的。并且也不是立即就去,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而且他们以后也能去长风学院外去看青石。

    距离远?有炼金飞舟,就根本不算远了。

    东伯雪鹰将项庞云遗留的诸多金票等等都留给了父母,当初项庞云的储物宝物内的金票可是堆成了一小堆,这个以杀戮为乐的魔兽一族的潜伏者,一次次去接血刃酒馆任务,得到的金币非常多,多年积累下来,或许有其他方面的消耗,可留下的就足足八百多万金币。

    很夸张!整个青河郡恐怕也就家大业大的司家能够一比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东伯雪鹰好好陪着父母,毕竟一旦前往水源道观,很快就要去薪火世界,去薪火世界,短则数年,长则超过十年都是没法回来的。

    这让东伯烈夫妇也颇为不舍。

    刚团聚,两个儿子都很快要各奔东西。小儿子在长风学院,他们好歹能去看看。

    可东伯雪鹰去薪火世界,他们根本去不了!

    “呼”

    一艘炼金飞舟降临在了雪石山的山脚下,从飞舟中走出了一大群人,为首的正是银袍女子墨阳琦!她身后便是墨阳家族的一群长老们以及其他一些精英,个个都紧张万分。

    他们看着蜿蜒的山路,看着山顶上隐隐约约的那座城堡。

    墨阳琦深吸一口气。

    其他人心跳都有些乱。

    “决定我们墨阳家族命运的时刻到了。”墨阳琦努力平息紧张情绪,当即下令道,“走,随我上山。”

    个个乖乖的徒步上山。

    **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