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八百三十三章 再生波澜
    倾尽全力,努力想做到不辜负,可李素终究还是辜负了。

    让心爱的女人流泪是男人的失责,李素突然发觉,安于现状的生活不一定是好的,或许自己觉得很好,可身边的女人不一定这么认为,她们的欢笑只是不希望让他为难。

    女人在一生中的某个瞬间能够突然变得成熟,而男人的成熟过程却往往需要一辈子,李素也无法免俗。

    在今日东阳失控哭泣之前,李素一直觉得眼下的生活是最幸福的,最安逸的,所以念出“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句诗时,心里甚至有些自鸣得意,直到东阳情绪失控后,李素仿佛突然挨了一记耳光般呆愣住。

    原来自己忽略了身边人的幸福。

    幸福,怎可如此自私?

    东阳仍在笑,笑得很识大体,笑容令李素心碎,对她的歉疚愈发深了。

    忽然忘情地搂住她,李素直视她的眼睛,很认真地道:“能不能再给我几年时间?”

    东阳不解地眨着美目:“你要做什么?”

    “几年时间,我让你名正言顺地嫁进我李家!”

    “不要!”东阳激烈地拒绝:“李素,这样已经很好了,不要再做出任何改变,刚才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但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为你父亲想想,也为你夫人想想,为了一个我,把你家弄得鸡犬不宁,值得吗?”

    “不会鸡犬不宁,我爹对你很满意,我夫人早知你我的事,她也不会反对,不分妻妾,就我们三人在一起生活,名正言顺的生活……”

    东阳执拗地摇头:“不行,家事与国事一样,需要平衡左右内外,如今这般已是最平衡的局面了,一旦发生变化,左右内外的平衡将会打破,那时你我的未来才是真正的黯淡无光,李素,不要为了我做出任何改变,就算求你为我想想,真将我娶进李家,你夫人情何以堪,我情何以堪?”

    一瞬间,李素忽然觉得有些灰心丧气,理智告诉他,东阳的说法是对的,目前的局面已是最平衡的局面了,一旦发生改变,将会产生许多不可测的变数甚至危机,可是感情告诉他,这些年已辜负东阳太多,接下来的余生,一定要对她有个交代,否则便是狼心狗肺。

    “再等等,给我点时间,一定有办法的……”李素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你的夫君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多少棘手的军国大事都让我轻而易举解决了,小小家事岂能难住我?”

    *********************************************************************

    冯渡被刺案再度发酵。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不单单是朝臣被刺这么简单了,随着储君这个无法逃避的话题渐渐明朗化,这个案子也被蒙上了越来越深的政治色彩,单从表面看,它的性质与是非对错已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直接与未来立储之事关联起来。

    自从李承乾被废黜后,李世民从未在任何公开的场合提过新任储君的倾向,朝臣们大多偏向魏王李泰,都是自己的选择,在他们看来,李泰继位太子基本已是毫无悬念的事了,于是朝臣们站队也站得很轻松,至于晋王李治,大多数人仍然只将他当成一个小屁孩而已,尽管也是嫡子,可分量无疑比李泰轻多了。

    上疏的朝臣越来越多,奏疏里的言辞也越来越激烈。大唐贞观是所有人公认的开明圣朝,早从李渊立国,到李世民登基,二十多年从未发生过朝臣因言获罪之事,更别说因言而被刺死。

    性质很严重,就算不考虑其中立储的政治色彩,这件事本身也给君臣之间蒙上了一层阴影。

    冯渡死了,死得不清不楚,凶手至今没抓到,朝中的言论风向甚至已隐隐朝李世民身上引。——在抓不到凶手的情况下,朝臣们只能怀疑是不是李世民暗中授意刺杀冯渡了,毕竟冯渡的奏疏内容是将所有成年皇子赶出长安,其中包括他最疼爱的嫡子,天家父子骨肉分离,无疑令李世民很不满,冯渡的死自然便有了合理的解释。

    如果事情的真相真是李世民暗中授意,这无疑是贞观朝最大的政治丑闻,丑陋的程度甚至不亚于当年的玄武门之变,君臣之间和谐友好的鱼水关系将不复存在。

    风向越来越不对劲,深宫里的李世民也察觉到了,于是他也有些坐不住了。

    冯渡的死是小事,可是若因这件事而导致君臣从此互相猜疑,朝臣对皇帝离心离德,从此不能上下一心,这可是关乎大唐国运社稷的大事。

    当有些玄奇的风向吹进了太极宫时,李世民当即便召来了常涂,仔细垂问案件发展。

    无奈郑小楼身手太高,当初刺杀冯渡时根本没留下任何线索,偏偏李素跟冯渡又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而且刺杀冯渡这件事由于担心王直的手下里面有李世民的眼线,李素也根本没有告诉过王直,精干如常涂者,一时之间竟也没能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面对李世民的询问,常涂只能满面愧色,一问三不知。

    李世民发飙了,罕见的将常涂这位他最信任的心腹骂得狗血淋头。

    接下来怎么办?

    当然是严查。

    冯渡被刺案终于被李世民真正重视起来,他察觉到事情的背后并不简单,不能再当作一桩寻常的凶杀案来看待了,里面分明掺杂了许多莫以名状的别的原因,尽管李世民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他隐隐感到,刺杀案的根源并不在冯渡曾经上的那道奏疏上。

    被李世民痛骂过的常涂痛定思痛,对这桩案子也认真起来。太极宫当夜遣出无数密探,分散于长安城各处,严密查访此案的线索,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连冯渡生前的亲眷,朋友,师生等等关系也全部翻了个底儿掉,试图从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里找出冯渡遇害的真正线索。

    线索当然很难查,没有任何人将冯渡被刺与李素联系起来,一来因为李素平日做人低调谦逊,生了一张甜嘴,二十多岁的年纪还腆着脸叔叔伯伯一通乱叫,二来,李素与冯渡素无交集,没有交情更没有结仇,二人之间完全陌生,再厉害的查案高手也查不到李素头上去,尤其是此案并没有动用王直的手下,纵然人老成精的常涂,也没怀疑到李素头上,第一波筛查嫌疑人便将李素排除在外了。

    李素没有嫌疑,但李治的嫌疑却根本无法排除。

    两天后,案件又有了新情况。冯渡的丧事还没办完,府上一片愁云惨雾之时,冯家的一名下人莫名其妙失踪了,而且所有的衣服细软全都一卷而空,很显然是有计划的消失,冯家亲眷察觉到不对劲后马上报了官。

    这名下人的失踪引起了各方的严重关注,大理寺,刑部,雍州刺史府和常涂,各方人马毫不迟疑,马上派出侦骑追缉。

    不仅追缉下人的下落,同时冯府也被各路人马轮流登门查访,仔细询问这名失踪的下人在冯渡出事前有什么异常举动或言辞等等。

    国家机器的力量是强大的,没有任何人能逃过官府拼了死力的追缉,三天后,这名下人在晋州所辖的一片小树林被常涂手下的侦骑发现。

    可惜的是,常涂手下的人马发现的只是下人的尸首。

    被发现时,下人浑身赤.裸,被埋在树林深处的黄土里,可能觉得不会有人追到这穷乡僻壤的小树林里,所以刨坑的人有点马虎,只埋了浅浅的一层土。

    死者的致命伤是后背的一剑,剑刃刺透肋骨,从前胸心脏处穿透,和冯渡一样,皆是一剑刺心毙命,手法非常的干脆利落。

    常涂的手下们兴奋了,前后两起凶杀案,凶手显然是同一人,他们甚至能推断,这名死去的下人认识凶手,而且很熟,下人逃离冯府自然是因为刺杀案闹大了,害怕被官府顺藤摸瓜查到,于是选择收拾细软逃亡,而且很可能是与真正的凶手一起逃,谁知逃出了长安城后,却被凶手在这偏僻的小树林里灭了口。

    下人的尸体被发现无疑是个重大的突破点,现在困扰侦缉人员的是,这名下人在冯渡被刺案里,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可以肯定他不是凶手,那么,有极大的可能便是凶手埋在冯渡府里的内应。

    尸体是常涂的手下发现的,这些人是正经的大内高手,无论搏杀与侦案都比大理寺和刑部的差官高多了,发现了这具尸体,小树林周围便成了他们重点搜索的范围,他们相信,在这具尸体的周围一定还会有新的发现。

    两天后,果然有了新发现。

    在这名被杀下人埋尸处北面两里多的河滩边,沙地里埋了一个黑色布皮包袱,包袱里除了从下人身上剥下来的衣裳外,还有两块银饼以及一些散碎的铜钱,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一张羊皮图,地图有些破旧,泡过水后上面的线条有些模糊不清,不过还是大致能看得出来,上面画的是长安城的平面布局图,图上若干地方画上了虚线和圆圈,旁边注释了时辰。

    地图不难理解,从圆圈和虚线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份非常详尽的行踪图,某个时辰在某个地方等等,至于是谁的行踪,连瞎子都看得出。

    简单的说,冯渡在遇刺前所有的路线行踪,全部被这名下人出卖得干干净净,简直像是在冯渡身上安装了监控视频一般,在这张地图里,冯渡的一举一动全被虚线和圆圈划定,凶手掌握了这份行踪图,对冯渡什么时间出现在什么地方了解得清清楚楚,冯渡有什么理由不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