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夫妻夜话
    许明珠有喜后,李素的心思重点全放在她身上了。

    天大地大,儿女最大,哪怕李治如今深陷危机,李素此刻也不得不分出了大半的注意力,眼睛只盯在许明珠的肚子上。

    未来那个不知男女的骨肉,成了李素最大的牵挂,李素很感动,即为人父的喜悦久久不曾淡去,对他来说,孩子的意义不仅仅是骨肉血脉,而有更深的含义,从此,他在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终于有了血脉亲人,像无根逐流的浮萍,终于在漂泊中悄然长出了根茎,深深扎根在水底的泥里。

    许明珠成了李家重点监护对象,从李道正到下面的部曲丫鬟杂役,照顾她似乎成了所有人义无反顾的神圣使命。

    薛管家大早去了西市,买了几个灵巧懂事的丫鬟回来,又雇了几个心细有力的婆子,不仅如此,薛管家还雇了两位专门接生的稳婆,大大小小一群妇人就这样住进了李家后院,日夜围着许明珠打转,小心翼翼如捧国宝。

    许明珠的父母得到消息后也马上来到李家,老俩口以往登门都是臊眉耷目,一副心虚的样子,女儿嫁入李家好几年了,肚子却全无动静,不得不令老俩口担心不已,生怕李家退货打差评,而这一次登门,却是扬眉吐气,意气风发。老丈人许敬山满面红光,说话底气十足,就连面对李素时,他也有胆气捋须微笑,头一次端起了长辈的架子。

    总之,因为许明珠的肚子,李家的气氛不知不觉变了。

    不仅是李素,李家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是多么重要,而且这个孩子出世后,他的身份是多么重要,如果是女儿,便是李家的嫡长女,可谓万千宠爱于一身,如果是儿子,更是李素的嫡长子,将来继承爵位和家业的唯一人选,李家能否在李素之后仍旧延续风光,代代辉煌,可以说全部重任系于这个嫡长子一身。

    许明珠成了比国宝更重要的存在,有了身孕的她,彻底成为封建社会万恶腐朽的地主阶级典型代表,从吃饭穿衣到出行遛弯,身后呼啦啦一大群人跟着,李家部曲以方老五为首,每个人亦步亦趋跟着许明珠,手按刀柄如临大敌,一脸戒备地左右环视。

    …………

    “差不多够了啊,皇帝出巡都没你这么威风,就差打出仪仗了……”李素有点受不了了,决定跟许明珠聊聊人生。

    许明珠垂头微笑,轻抚肚皮,这是她最近做得最多的动作。

    李素叹了口气:“后面跟几个部曲和伺候的丫鬟婆子我不反对,夫人安全第一嘛,不过,只是饭后消食遛弯,门外散步一小圈的小事,方五叔连斥候探马都遣出去了,还有几个杀才在前面杀气腾腾给你开路,这个……是不是太夸张了点?你知不知道现在村里的乡亲见了你就跟见了鬼似的,远远见你们走过来,呼啦一下全躲家里去了,可谓是‘万径人踪灭’,夫人啊,咱家都快成太平村的黑恶势力团伙了……”

    许明珠白了他一眼,嗔道:“哪有夫君说的那么难听,只不过是五叔和手下的部曲们忠心而已,夫君便容妾身再张狂几日吧,您是不知道,妾身嫁入李家这些年,肚子一直不见动静,村里的闲话可听了不少,如今妾身终于扬眉吐气,也好教妾身多显摆几日……”

    李素皱眉:“各家过各家的日子,谁敢说你闲话?”

    “当面自然是不敢说的,架不住背后嚼舌根子呀,夫君这几年爵位越封越高,可眼见妾身没给你生下一男半女,若最后仍无所出,咱家的爵位可就要被朝廷收回去了,村里的乡亲也是为咱家着急,不过这些年妾身心里着实窝了把火,老天开眼,总算守得云开见月了……”

    李素揉了揉脸,苦笑道:“我还真不希望将来儿子继承什么爵位,当个富家翁平平安安过一辈子挺好的,继承了爵位是非多,荣华富贵固可享,翻船的危险也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在我闭眼蹬腿前把爵位捐给慈善机构……”

    许明珠瞪了他一眼,道:“夫君又说胡话,爵位是陛下所赐,怎能弃如敝履?若被言官听到必参你一本,无端惹祸上身。”

    李素笑道:“夫妻关上门,大逆不道的话随便说,夫人怕什么。”

    许明珠垂头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笑容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母性光辉。

    “但愿……能为夫君生个儿子,”许明珠说着,脸上忽然露出坚定之色,道:“一定是个儿子,嗯!”

    李素笑道:“生男生女无所谓,真的,夫人不要有压力,就算生个女儿也是我的掌上明珠,咱们还年轻,大不了以后多生几个,总会有儿子的。”

    许明珠看了他一眼,发现李素的表情很正经,不似玩笑话,许明珠心中那一丝压力顿时悄然消失,脸上的笑容愈发幸福。

    “夫君的爵位,还有咱家偌大的家业,将来都要留给他的,夫君放心,妾身一定给你生个儿子,否则,妾身无颜见李家列祖……”

    “行了行了,我是那么迂腐的人吗?你又不是生育工具,生男生女也不是咱们能决定的,一切交给天意,若我命中注定无子也不要紧,爵位和家业什么的,不要放在心上,生孩子的目的是生命的延续,男女没有什么不同……”李素拍着她的肩,笑道:“安心养胎,心思不要太重,现在你的任务是多吃多睡,适当轻度的运动,其他的不要操心。”

    许明珠点点头,随即不知想起什么,脸蛋儿忽然一红,垂头低声道:“妾身这些日子怕是……无法侍奉夫君了,夫君若有,若有……襄王之意,不妨多往公主的道观走动走动,公主殿下一人独居道观,想必也寂寞得紧,夫君多陪陪她……至不济,夫君也可效长安权贵,着薛叔去东市买些女乐工和歌舞伎回来,夫君寂寥独饮之时,也好给夫君助助酒兴……”

    李素一愣,半天才回过味来,明白了话里的意义,不由哭笑不得。

    这……就算转移执政权了?

    “夫人不必以我为念,我……还有一双灵巧的双手……”李素黯然叹道。

    许明珠噗嗤一笑,愈发羞不可抑,连脖子都一片通红了,横了李素一眼,掩嘴轻笑道:“……国色天香的公主殿下为夫君独守空闺多年,听公主殿下私下里跟妾身说,她如今仍是……完璧之身呢,夫君维护妾身的这番心思,妾身真不知该偿还几辈子了……”

    李素苦笑道:“你们的关系有那么亲密么?她连这个都告诉你?”

    许明珠笑道:“妾身和公主如今已是无话不谈,夫君忙于国事,平日里都是妾身登门与她作伴,公主是个随和善良的女子,妾身也不是坏人,一来二去的,自然交情越来越深了,听公主说,夫君和她在一起时,手脚总不太规矩,夫妻之事该做的差不多都做过了,差只差最后一步,自妾身嫁入李家到如今,这些年夫君和她一直未曾走出这最后一步……”

    李素悠悠叹了口气。

    东阳没说错,自许明珠进门,他和她虽然仍如当初一般经常相见,二人同住在一个村子里,相见也方便,单独幽会的机会也多,只不过,他和东阳始终未曾跨出最后一步。

    李素是男人,冲动时难免不顾一切,但东阳却坚决不允,在最后一步的事上,她很有原则,哪怕是心爱的男人在她面前欲.火焚身,她也只会红着脸用别的法子帮他解决,但绝不会答应行夫妻之实。

    原因很简单,许明珠是李家正室,而东阳是公主。

    正室未孕,而公主若先怀上了,后果很可怕。

    消息一传出去,首先李世民就绝对不会放过李素,也不会容许天家爆出如此丑闻,必然会令李素休妻娶东阳,以李素刚烈的性子必然不从,以硬碰硬之下,说是家破人亡的下场也不过分。

    这些年一直没答应与李素行夫妻之实,全因东阳对李素的一片维护之心。

    同是身处高位,那么,夫妻之间的事情,就不止于夫妻之间了,里面掺了太多政治方面的投鼠忌器。

    李素眨眼:“夫人的意思,我如今与公主行夫妻之事便无所顾忌了?”

    许明珠轻抚着平坦的小腹,恬然笑道:“朝堂的事,妾身原本是不懂的,只是这半年来夫君对妾身毫无隐瞒,事无巨细皆与妾身分说,渐渐的,妾身也懂了一些,这些年公主殿下一直拒绝夫君,自有她的道理,最大的原因是妾身无出,所以她担心夫君与她的一时冲动会害了李家,不过,妾身有喜的事如今已是满城皆知,连陛下都送了礼来,无论妾身生男或是生女,总算是能生养的正常女子,又是陛下钦封的诰命夫人,就算夫君与公主殿下发生点什么,想必也无大碍了,陛下不可能因公主而强行除了妾身诰命夫人的名位,他不可能干有损圣威的事,夫君,妾身说得对吗?”

    李素愣了半晌,抚了抚她的头,笑道:“夫人太聪慧了,将来说不定能在朝堂当官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