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八百一十三章 途穷问计(下)
    前程无光,身后是绝路,李治此刻的心情委实很复杂。

    他今年才十六岁,却已深深感到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原来成年人的世界如此复杂,哪怕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算计起他来也是毫不留情。

    不得不说,李素和李治二人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李素很清楚争储之战已经开始,双方如何谋划如何行事,大致有了个了解,他没想到的是,李泰的动作居然如此快,可以说,从东阳设宴的第二天,李泰可能就开始实施行动了,目的就是要把李治打压下去,排挤出去。

    李素现在意识到自己轻敌了,一直以来自己总有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能够预知大势,于是不慌不忙,总觉得自己像神明俯瞰生灵一般,万物所思尽收眼底。

    然而他没想到现实狠狠教训了他。

    无论如何,自己只是凡人,凡人不可能事事料敌于先,他们的反应速度和谋划之深远,在这件事上李素确实少算了一步。

    现在要做的,自然是亡羊补牢,只要还活着,就永远有希望翻盘。

    相比李素的冷静,李治显然有点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打击,他发现自己不是当太子的料,稀里糊涂就被人暗算了,这还只是一个亲兄弟的暗算,将来若当上皇帝,要面对的却是成千上万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以他这种单纯的性子,怕是死一百次都不够。

    “子正兄,真的还有希望吗?”李治可怜巴巴地看着李素。

    李素正色道:“无论身处怎样的绝境里,都要心怀希望,正因为希望,人活着才有滋有味,永远不要放弃,哪怕置身悬崖峭壁,也要做最后一次努力……”

    李治被感动了,眼神灼热地注视着他:“子正兄至理,治受教了,如今治虽身处绝境,但我不会放弃努力的!”

    李素欣慰颔首:“孺子可教也,只有努力过了,你才会知道什么叫绝望,然后含笑九泉死也瞑目……”

    李治:“…………”

    这鸡汤有毒!

    “好了,美味的鸡汤喝过了,咱们说正事……”李素转头看了一眼那盘失败的清蒸鱼,决定对它绝望了。

    请李治到后院的凉亭内坐下,丫鬟奉上茶水点心,二人凭栏听风,茗茶雅叙。

    “遇事不要急,你本已处在劣势,若不能镇定冷静,只知慌乱焦急,这场争储之战你已输了九成九了。”

    李治深吸了口气,终于恢复了镇静,神色从容淡定,坐姿非常端正地轻啜了口茶水,才道:“还请子正兄指点迷津。”

    李素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说句犯忌的话,只要你父皇尚还在世,你的性命当可无忧,就算咱们运气不好,最坏也不过是魏王当上了太子,但那又如何?太子不是皇帝,决定太子人选的人是皇帝,哪怕已经是太子了,皇帝说废也可以废了他,所以你不要急,不可否认魏王比咱们先走了一步,但是,也只不过是一步而已,咱们步子迈大一点,三两步内便可超过他。”

    李治点头,展颜笑道:“其实来你家之前我确实是很焦急的,整个人就像突然被人从背后推下了悬崖,不过见到你之后,我突然不着急了,因为我知道,你一定能想出办法帮我渡此逆境的。”

    李素脸色一滞,再看李治时,却见他眼中迅速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李素顿时怒从心头起,这小混账越来越狡猾了,早知道反过头抱那个死胖子的肥大腿,至少人家丑得有特点,站一起突显自己的英俊。

    “首先你要做的是淡定,记住隐藏自己的情绪,一定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不满,尤其在你父皇面前,更要谨慎说话,要表现得很欣然很顺从的样子,你父皇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此可教你父皇安心,同时也可迷惑魏王,叫他捉摸不透你的意图,令其自疑甚至自乱……”李素缓缓道。

    李治点头。

    “其次,当着全长安人的面,大摇大摆去拜访我的舅父李绩将军,他是并州都督府长史,你这个并州都督只是遥领,事实上并州都督之权握在李绩将军手中,你去拜访他,便是做足了姿态,让长安的君臣都知道你对赴任地方并无抵触,反而很主动地请教并州的风土人情和官府军事等,这样一来,你父皇对你的表现更加满意了。”

    李治有些不淡定了:“又是欣然顺从,又是主动请教,依子正兄的意思,难道我真要去并州上任都督?”

    李素哼道:“急什么?要你做的这两件事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总之,你要给人一种老实听话乖巧的形象,这个形象对你很重要,哪怕在你当上太子后也要保持这个形象,等到你有朝一日当上了皇帝,那时你就可以像一只脱缰的哈士奇,想怎么奔跑就怎么奔跑……”

    “子正兄,何谓‘哈士奇’?”

    “不要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坐直了认真听我说……”李素沉吟片刻,缓缓道:“接下来呢,就是我该干的事了,这个死局必须破去!”

    李治崇拜地看着他:“你想到办法了?”

    “没有。”李素老老实实道:“这么快能想到办法,你是在侮辱你魏王兄的智商吗?”

    ************************************************************

    虽然完全没有任何证据和征兆,但李素就是觉得此事与长孙无忌有关。

    没有原因,只是直觉。

    这个阴损主意一般人想不出来,魏王李泰确实聪明,但他的道行也不足以想出如此损人的主意,只有长孙无忌才有这个实力毁人不倦。

    破局的办法李素暂时拿不出,或者说,他并无十足的把握能扭转这个劣势,圣旨已下,断无更改,想把李治留在长安实在是千难万难,虽然也是嫡子的身份,但在李世民存心“公正”的心态下,嫡子这个身份对李治并无太大的帮助。

    李治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虽然没有得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他已经不再担心,因为这件事交给李素接手了。

    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信心,李治对李素甚至有种盲目的信任,他总认为李素无所不能,任何疑难杂症到了李素手上总能逢凶化吉。

    …………

    傍晚时分,王直从长安城赶回了太平村。

    他是被李素召回来的。

    在想出破局的办法以前,李素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多了解一些真实的内幕,自己就多一分胜算。

    夜色降临,李素和王直坐在后院的凉亭里,二人面前三样小菜,一壶烈酒,伴随着夏夜里的虫鸣蛙叫,和头上一轮皎洁的明月,此情此景倒颇有几分雅意。

    啪!

    李素闪电般出手,拍死了一只停在胳膊上吸血的蚊子。

    “雅”是给外人看的,遭罪的还是自己。

    仰头饮了一杯酒,李素看了看天上的明月,喃喃叹道:“我在想我是不是疯了,喝酒的地方那么多,我们为什么非要坐在这里喂蚊子?”

    王直苦着脸连连点头:“我早就想说了,又怕破坏你的雅兴,还以为你喜欢着调调儿呢,老实说,坐这里小半个时辰,我浑身上下被蚊子咬了个通透,顶多再过半个时辰,我恐怕已血尽而亡了……”

    李素当机立断:“走,换地方。”

    幽雅如画的池塘月色下,二人灰溜溜地起身,匆匆忙忙离开凉亭,在后院随便找了间厢房进去,后面有丫鬟端着酒菜将它们移到厢房内。

    酒过三巡,李素咧了咧嘴,道:“最近你那些手下怎样?”

    王直压低了声音,道:“上次你说过以后,我暗里留了心,首先一个个排除我身边的人,发现果然有两个人不大对劲……”

    李素目光一凝:“仔细说说。”

    “这两人是前年投奔我的,说是在岳州犯了事,逃到长安来避官府追捕,两人是表兄弟,做人做事都很利落,开始是跟着我一个心腹手下,后来接触多了,我觉得他俩人不错,于是把他们调到我的身边,这俩人倒真有本事,长安城里那些无赖泼皮被他们治得服服帖帖,渐渐在市井中威望甚高,这二人为人又比较忠义,我也乐得放手放权……”

    李素听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

    他知道王直正在述说一个悲剧故事,至少将来很有可能发展成悲剧。两个太完美几乎找不出缺点的人,在哪里不能混出头?偏偏要屈居王直的手下,还满腔忠肝义胆,将手下的事务帮他打理得妥妥当当,一副正人君子甘心在贼窝里养老的架势,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王直神情苦涩,接着道:“原本我一直很相信这两个人的,直到你告诉我,我的手下可能有陛下派进去的细作后,我便留了心,但凡我的心腹手下我都悄悄派人查过老底,查到这兄弟二人时,赴岳州的人回来告诉我,他们所谓在岳州犯的事根本子虚乌有,而且两人行踪诡异,每月总有那么一两天找不到人,不知所踪,最重要的是,当我对他们起了疑心后,我总能闻到他们身上的味道……”

    李素好奇地道:“什么味道?”

    王直定定看着他,一字一字道:“行伍的味道,看他们走路,说话,行事等等,必是府兵出身,以前因为相信他们,没往这上面想,现在一旦留了心,这二人处处透着诡异,我敢肯定,他们的来历有问题。”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