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八百零六章 利来利往
    当李承乾还是东宫太子时,李泰便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了。那时的李泰才十几岁,别的皇子在这个年纪不是青楼狎妓,呼朋买醉,便是游猎山林,踩践农田,而李泰,却在府中埋头苦读,与王府幕僚日夜商议如何得到父皇的宠爱,如何在朝臣中争取威望。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反过来说,机会也终会抛弃不珍惜的人。于是沉迷声色的李承乾终于轰然倒下,东宫储君之位空缺,李泰成了最热门的继任者。

    苦了这些年,当李泰自觉已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时,李治这个不起眼的小屁孩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尽管是同父同母的嫡亲兄弟,但李泰向来是看不起李治的,在他的印象里,李治仍是一个没断奶的娃子,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哭哭啼啼找父皇安慰,被兄弟欺负了只能忍气吞声,懦懦弱弱地躲在一边生闷气,胆小怕事优柔寡断,这种人教李泰如何看得起他?

    可是,偏偏李治成了他争夺储君之位最大的对手,劲敌。

    李泰现在想起来都仿佛做梦一般。真的是莫名其妙啊,没声没响的,怎么就突然想当太子了?他是这块料么?

    原本可以完全无视,只当他是跳梁小丑上蹿下跳,可令李泰更恼怒的是,李素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决定辅佐李治!

    吃错了药啊!

    你辅佐谁不好,非要辅佐这么一块废材?显你能耐大么?你知不知道你要辅佐的这个家伙根本跟一块烂泥没什么区别?大唐未来的帝王,要有聪明睿智的头脑,要有铁石般坚硬的心肠,要有杀伐果断的魄力,你辅佐的这个家伙他占了哪样?凭什么便让你对他青眼相看,甚至不惜拒绝自己这个热门的东宫人选的招揽?

    太多的事情想不通了,无论怎样愤怒,怎样怨恨,李泰却很清醒地意识到,当李素决定辅佐李治的那一刻起,李泰就不能再拿李治当一个小屁孩看待了。

    李治已成了他李泰最大的对手,哪怕李治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李泰也必须对他重视起来,把他当成与自己完全平等的敌人。

    只因为,李治的背后站着李素。

    李素的本事能耐,李泰已领教过许多次,他知道这个外表风度翩翩看似温润君子的人有多可怕。

    说白了,这次储君之争的敌人不是李治,而是李素。

    长孙无忌稳稳端坐在前堂,颌下青须飘逸,不怒自威,李泰走入堂内,长孙无忌起身先朝李泰行了臣礼,然后李泰再朝他行晚辈礼。

    礼不可疏忽,哪怕是自家的亲外甥,长孙无忌的礼数也做得十分周全,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

    互相见礼后,二人各自落座,家中丫鬟奉上两盏清茶,李泰凝目一看,脸色顿时有些不自在了。

    丫鬟奉上的茶正是李素所创的炒茶,李泰如今对李素恶心得不行,连带着李素独创的东西也恨上了。

    长孙无忌将李泰的神态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两指轻拈茶盏,浅啜了一小口,笑赞道:“说来李子正确是个奇才,上到定国安邦,下到奇淫巧计,随手拈来便是难得的妙物,如同这清茶,初品时觉得单调,冲泡也失了茶道之神髓,然而多饮几次,却能渐渐品出风雅韵味,魏王不妨试一试?”

    李泰心中有气,脸色难看,语气自然也不那么好了。

    “舅父大人明鉴,这清茶味道虽然独特,可是冲泡太过粗俗,哪里比得数百年传下的茶道那般清正典雅?饮茶不仅只饮汤水,而是要在茶汤中领略儒道精髓,体味人生百般变化,茶汤入口,苦涩甘甜辛辣皆俱,饮之如历人生百态,此方为茶道之初衷也,而这所谓的炒茶,沸水一冲便完事,依外甥看来,这是李素在坏我百年茶道礼法,摒弃儒家圣贤之义理,不可取也。”

    长孙无忌目光闪动,笑吟吟道:“老夫听出来了,魏王你心中有恨,恨的不是茶,而是人,然否?”

    李泰神情一滞,然后叹了口气:“舅父大人慧眼,泰确实失了平常心。”

    长孙无忌又啜了一口茶,半眯着眼悠悠道:“天地大道,先简后繁,道之至也,却是划繁为简,不着痕迹,所谓茶道之礼,所谓人生百味,每个人饮后的感受不一,可若是让一位历经一生沧桑的老者饮之,茶就是茶,原本是什么味道就是什么味道,所谓的 ' 百味 ' ,不过是世人强赋的悲愁罢了……”

    朝李泰扬了扬手中饮尽的空茶盏,长孙无忌笑道:“李素的茶,就是这个味道,真正大雅之士方知大俗即雅,凡事讲究礼法义理,连茶水都被强赋什么儒家大道,这本身便带了几分俗味了。”

    李泰咬了咬牙,垂头沉默不语。

    长孙无忌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茶就是茶,一盏汤水而已,与其牵强附会,不如淡然视之,从这点来说,你……不如李素。”

    李泰一震,接着凛然,神情再无半分怨恚之意,换以一脸冷静。

    长孙无忌的话,李泰听懂了,说的是茶,实则指的是人。

    李泰本就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只需稍稍提点,便能见微知著。

    端起面前的清茶,李泰浅啜了一口,搁下茶盏笑得云淡风轻。

    “确是好茶,泰因一己喜恶而错过了人间妙味,甚是可惜。”

    长孙无忌满意地点点头,他喜欢跟聪明人说话,或许这也是他愿意支持李泰当太子的原因之一,李泰有悟性,有慧根,处世练达老成,又是自李承乾之后的第一顺位皇子,如果这些加起来还不足以令他支持的话,那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长孙无忌和李泰一样,政治上偏向关陇集团。

    共同的偏向代表着未来共同的利益,相比李世民如今刻意打压关陇集团的态度,长孙无忌觉得李泰继承皇位后,关陇贵族门阀将会迎来权力的巅峰。

    说完了闲话,长孙无忌这才渐渐说到正题。

    “如今长安城暗流涌动,魏王竟不避嫌来老夫府上,是发生了什么变故么?”

    李泰垂头,恭敬地道:“舅父大人明鉴,泰近日心中着实不安,求舅父大人指点迷津。”

    “魏王何事萦怀?”

    “舅父大人可知,李治亦有争储之意?”

    说完李泰抬头看着长孙无忌的脸。

    令他失望的是,长孙无忌并未露出意外的神色,仍然无比平静。

    李泰心中咯噔一下,愈发忐忑起来。

    长孙无忌淡淡道:“就为了这事?”

    李泰小心翼翼试探道:“舅父大人莫非早知此事?”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你和李治皆是嫡子,东宫之位你能争,为何他不能争?你父皇诸多皇子,盯着这个位置的人你以为只有你和李治吗?一点小小风浪便被吓得六神无主,日后怎做得东宫之主?”

    李泰急道:“原本只是李治争储,泰并未看在眼里,但是泰前几日得知,那个李素已决定辅佐李治,帮他夺取东宫之位了,泰并不惧李治,但李素这个人,泰实在对他有些忌惮……”

    长孙无忌半阖着的眼睛忽然睁开,然后继续眯上,淡淡地道:“就算李素辅佐李治,你也不必如此惧怕,李素再神奇,终究只是一个人,他并无鬼神之能,莫太高估他,争储这种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但看底蕴,也要比人脉和声望,还有儒家礼制中的长幼有序,你样样比李治强,区区一个李素,怕他翻天么?”

    李泰苦着脸道:“舅父大人恕泰愚钝,泰实不知该如何绝了李治的心思,事关重大,对手厉害,泰不敢轻举妄动。”

    长孙无忌目光闪动,沉默良久,忽然道:“你是老夫的亲外甥,李治也是老夫的亲外甥,魏王,你倒说说看,老夫凭什么帮你却不帮他?世上总归没有长辈去算计晚辈的道理,对不对?”

    李泰心一寒,眼泪都快急出来了,颤声道:“舅父大人,母后逝后,泰一直将舅父大人当成母后般孝敬,如今外甥有难,求舅父大人指点一条明路。”

    长孙无忌沉吟不语。

    权衡利弊,抉择取舍,这种事不可能两全其美,一碗水也不可能端平,这块蛋糕太小,只够一个人吃,他吃了,另一个人就没有了。

    两个都是自己胞妹亲生的孩子,长孙无忌作为长辈,当然应该一视同仁,不偏不倚。

    可是长辈眼里的孩子也是有区别的,喜欢这个多一些,喜欢那个少一些,偷偷给喜欢多一些的孩子塞一把糖果,然后神秘兮兮地告诫他绝不能让另外那个孩子知道。这种事其实每个当长辈的人都做过。

    长孙无忌如今面临的也是这个难题,这把糖果塞进李泰怀里之前,长孙无忌心中多少对李治和逝去的长孙皇后有几分愧疚的。

    看着李泰可怜兮兮的期待眼神,长孙无忌叹了口气。

    喜不喜爱的先放在一边,站在利益的角度,李泰和他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仅凭这一点,长孙无忌便没有理由不帮李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