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八百零二章 得我为君
    人与人之间无论敌对到怎样的程度,当面撕破脸是件很不雅的事。

    周公定礼制,这个“礼”字里面蕴含了世间一切真善美,所谓谦和,所谓仁义,都能在礼制中找到踪迹,这里面绝对没有鼓励世人当面撕破脸的明示暗示。

    李素也不愿跟别人撕破脸,尤其是跟魏王李泰。

    李素的性格恬淡无争,只要不找他借钱,都能算是朋友,至少也是当面能皮笑肉不笑打声招呼的熟人,不到万不得已时,李素不会主动去得罪任何人。

    李素深信,世间的美好终归是多于丑恶的,否则为什么要活着?既然活着,若想把日子活出点滋味,那就必须崇尚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要有一颗热爱的生活的心,同时尽量少干点跟人吵架打架这种负能量的事。

    可是今晚,此刻,李素不得不站出来了。

    因为李治已被他的球状物兄长逼到了墙角,若再晚出来一刻,李治很有可能会崩溃。

    独自从漆黑的竹林边走出来时,李素脸上带着笑,心情却有些懊悔。

    与皇子朝臣们应酬一阵后,李素不得不借故离开,因为太无聊,也太虚伪了,李素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应酬。

    走出来透透气的功夫,没想到居然也能遇到这么一桩倒霉事,要怪只能怪东阳办酒宴前没看黄历,今晚诸事不宜。

    听到竹林深处那道熟悉的声音,李治和李泰都愣住了,然后二人看见一脸微笑的李素从竹林里走出来,二人脸色一变,李治神情转怒为喜,而李泰,白净肥硕的大脸狠狠抽搐了几下,随即目光迅速阴沉下来,森森地盯住李素。

    “魏王殿下别这样看着我,你应该明白,再阴森的眼神也杀不死我……”李素走到二人身前,朝李泰淡淡一笑。

    “李子正,此事与你无关!”李泰阴沉着脸道。

    李素笑叹道:“本来与我无关的,可刚才我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魏王殿下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唐名士君子,背后说人坏话却非君子所为呀……”

    李泰冷笑:“我说得不对吗?李子正,大唐储君之位舍我其谁?你却拒绝本王招揽,偏偏辅佐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他哪里比本王强,值得你辅佐他?”

    李治闻言顿时脸涨红了,怒目瞪着李泰,却始终不敢当面发火,望向李泰的目光带着几分忌惮和惧意。

    李素看在眼里,暗暗叹了口气。

    辅佐这么一个怂货,令人情不自禁生出一股骑在他脖子上拉屎拉尿的冲动,实在怪不得李泰如此欺辱他,根本就是自己的软弱助长了别人的气焰。

    脸上活生生写着“快来欺负我”这几个大字,不欺负他欺负谁?

    “晋王殿下样样都比不过你,只不过……”李素笑着伸手,拍了拍李治的狗头,悠悠道:“只不过,他看起来比你更像君子,而且,一个欺负亲弟弟的人,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去辅佐他,等着把他扶上皇位后给自己来一出狡兔死,良狗烹吗?”

    “你!”李泰大怒。

    李素没理他,转过头盯着李治,神情很严肃。

    “晋王殿下,此时此地,臣觉得有必要给你上一课……”

    李治一愣,很快便整了整衣冠,朝李素长揖到地:“治愿闻子正兄指教。”

    李泰小眼睛眨了眨,这时他已顾不得生气了,因为他实在很好奇,李素当着自己的面会给李治上怎样的一课。

    李素沉吟片刻,缓缓道:“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两个和尚……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所有的故事开头都叫'从前',反正哪朝哪代我不记得了……”

    李治只好唯唯称是。

    “这两位和尚一个名叫寒山,另一个叫拾得,有一天,两位和尚坐禅太无聊,于是找点话题聊天打发时间,寒山和尚问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这句话刚说出口,李治倒没觉得什么特别,方才仅仅只是好奇的李泰却浑身肥肉一抖,神情不由自主地凝重起来,甚至下意识地学着李治整了整衣冠,学识渊博的李泰已然意识到,这句问话里面有大学问,李泰仇视李素,但他整理衣冠却是为了敬重学问,哪怕是从仇人嘴里说出来的学问,那也是学问,不容半点怠慢唐突。

    李治毕竟是皇子,学问纵然比不得李泰,终归也是不错的,将寒山和尚的问话在嘴里默念咀嚼一番后,李治不由两眼大亮:“善哉斯言!世人所苦者,便是这些不公了,子正兄不愧满腹才华,竟能发此振聋发聩之问。……后来拾得和尚是如何回答他的?”

    李素淡淡朝李泰瞥了一眼,见他静静地支着耳朵,一脸凝重严肃的模样,李素笑了笑,道:“拾得和尚的回答很妙,非常妙,他说:'只需抽他,抽他,抽他,抽他,抽他,抽他……抽完解开裤带尿他,尿完你且看他!'”

    “啊?”李治目瞪口呆。就连李泰都是一脸惊愕莫名,人生观瞬间崩塌的样子。

    多么有哲理有内涵的一个问题啊,画风徒然变成这样到底是肿么回事?说好的心灵鸡汤呢?

    李治涨红了脸,结结巴巴道:“是……是这样回答的吗?”

    李素严肃地看着他,正色道:“是,不用怀疑,拾得和尚就是这么回答的,真是一位热血……不对,热尿好男儿,令人敬仰钦佩啊!”

    说完李素转过身,胡乱找了个方向遥遥行了一礼,算是表达了一下钦佩之意。

    李治继续目瞪口呆中……

    一旁的李泰终于忍不住了,肥脸浮上浓浓的怒色,也不知是因为生气学问被李素糟蹋,还是气自己不争气总被李素的三言两语勾起好奇心,被他牵着鼻子走。

    “简直荒谬荒唐,拾得和尚是出家人,性情应当平和慈悲,怎么可能说出'抽他','尿他'这种粗俗且戾气十足的话!分明是你杜撰胡编的!”李泰冷笑呵斥道。

    李素白了他一眼,道:“我在给晋王上课,你凑什么热闹?跟你说话了么?”

    “你!”李泰大怒。

    李治扯了扯李素的衣角,小心翼翼地道:“其实……皇兄之言也正是治想问的,那拾得和尚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吧?子正兄莫非把他的原话改了?”

    李治的疑惑李素不能不答。于是笑道:“那拾得和尚确实不是这么回答的,不过我觉得他应该像我这么回答,所以就把他回答改了……”

    李泰顿时露出愈发愤怒之色,斥道:“两位皆是世间高僧,那位拾得和尚的回答必然也是妙言贤语,国士正音,好好的对禅被你改得面目全非,李子正,你对学问殊无敬畏,简直是造孽!”

    李素赫然抬头四下张望,一脸迷茫道:“奇怪,哪里来的杂音?谁在跟我说话?”

    李泰肥脸涨成紫红色,肺都快气炸了。

    李治忍住笑,轻声道:“子正兄,莫闹了……”

    李素懒得理李泰,看着李治正色道:“晋王殿下,方才的回答正是我要给你上的课,世人欺你辱你,不管是谁,尽管抡圆了胳膊狠狠抽过去便是,男儿丈夫,便该有个男人的样子!唯唯诺诺畏狼惧虎,生在世间有什么用?受了欺负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谈什么吞吐天地之志?怎值得我李素辅佐?不够丢人钱!”

    李治被训斥得面红耳赤,垂头诚心受教。

    李泰脸色森然,冷冷道:“李素你指桑骂槐以为本王听不出吗?”

    李素继续四下张望,神色充满了迷茫不解,问李治道:“真的有人在跟我说话啊,不是幻觉吧?你听到了吗?”

    李治这时也生出一股勇气,忍着笑道:“治没听到任何声音,应该是幻觉吧。”

    李泰怒道:“李素,你欺人太甚!”

    李素浑若未闻,拍了拍李治的肩膀笑道:“前面酒宴正酣,你我同饮几杯去。”

    李治笑着答应,二人居然真的仿佛忘了李泰一般,并肩朝中庭走去,只留下脸涨成猪肝色的李泰独自运气。

    走出几步后,李治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李泰,这一次,李治的脸色很平静,再也找不到半点惧色。

    “皇兄,治也想当太子,……是的,我不怕承认,而且我觉得我比你更适合当太子,因为我有一颗仁慈之心,得我为君,天下幸甚,为苍生计,怎可不争?太子之位,舍我其谁!”

    说完,李治仿佛卸下了肩上的重担,长长呼出一口气,神情愈发豁达开朗了。

    转头看着李素,李治笑道:“走吧,子正兄,父皇允我今晚饮酒,咱们共谋一醉……”

    李素含笑看着他,仍是个子小小稚气未脱的孩子模样,可李素却分明看到一棵嫩芽奋力顶开了头上的大石,迎风沐阳,怒放生长。

    李泰仍呆呆站在原地,看着二人远去,脸色青红不定,心中莫名冒出一股萧瑟之意。

    “得李素一人,果真可得天下乎?”李泰喃喃自语,以前嗤之以鼻的念头,此刻竟满腹迟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