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公主夜宴(下四)
    裴行俭是一位正人君子。

    君子大多是老实人,老实人就算有追逐名利的心,也羞于流露表面,强烈的道德观念不断地告诉他,逢迎拍马是不对的,是没有节操的。于是当情势逼得他不得不拍马溜须时,拍出来的马屁拙劣程度令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尴尬癌都犯了。

    亭内李素等人现在就正处于尴尬癌晚期,听着裴行俭磕磕巴巴语无伦次的蹩脚借口,李素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而李义府和许敬宗则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二人对视一眼,目光在互相指责,——为什么要把这个怂货带过来丢人现眼?刚才装作不认识该多好……

    每个人往上爬的目的不一样,有的纯粹为了权欲,有的是为了实现毕生的抱负。

    这就是李义府和裴行俭的区别。

    他们的共同点是如今都混得不咋地,一个是农学少监,说起农学,所有人首先想到的是真腊王子和李素,李义府这个少监干的工作充其量是拾人牙慧,讲究的是无过便是有功,李世民没把监正的位置给他,足可见他对李义府的能力还是心怀疑虑的,除非运气好,立下泼天大功,否则干到致仕退休大抵也就是个侍郎级的待遇,一份“退休光荣”文书将他送回老家安享晚年。

    至于裴行俭,更是混得凄戚,二十多岁了也只混了个左武卫仓曹参军,这个“仓曹参军”是干什么的呢?说白了,就是个管仓库的。每天端着小板凳坐在仓库门口,军中领取粮草兵器什么的,领完出门跟他打声招呼,他便记在小本本上,最后恭送别人离开。

    若非苏定方是裴行俭的师傅,老实说,这样的小吏连面见李素的资格都没有。

    原本李素对裴行俭还是颇为欣赏的,当然,若在心里做个排名的话,裴行俭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是不如李义府高,因为李义府比较坏,坏人行事往往没有太多羁绊,不太受道德和律法的约束,只要能达到目的,行事可以不择手段,而好人要做成一件事,受约束的地方太多了,而且成功率不太高,左边道德挡路,右边律法无情,好人别无选择,只好闭着眼一头栽进正前方的大坑里……

    裴行俭在李素心中的排名虽不高,但李素近来有心培植羽翼,像裴行俭这种名扬千古且文武双全的名人,又是主动求包.养求抱抱,李素当然不能拒绝。

    趁着裴行俭还没说出让人更尴尬的话,李素赶紧截住了他。

    “好了,裴兄,停!心意收到,不必再换别的借口了,我家银杏树确实长得好看,就这个理由,欢迎裴兄经常来寒舍做客……”李素朝他咧嘴强笑两声,又道:“听说裴兄如今还是左武卫的仓曹参军?”

    裴行俭脸一红,讷讷点头。

    李素笑道:“裴兄有大才,又是苏定方的弟子,为何苏老将军不为裴兄谋取更高的职位?所谓‘内举不避亲’,以裴兄之才,纵领一万披甲之士,想必也不会弱了苏将军的名头呀。”

    裴行俭红着脸叹道:“师父他……总说我道行不够,文不成圣贤之精要,武不就卫霍之将才,正是文不成武不就,贸然而蹴高位,将来会摔得很惨,将来若领兵沙场,将士们跟着我这等半桶水晃荡的将军,等于将他们带进了鬼门关,教出这么个祸国的将军,亦增了他老人家的罪业。”

    李素闻言不由肃然起敬,脑中闪过一个年头……这家伙难道是苏定方从垃圾堆里刨出来后带回家养大的?

    无论文或武,经验这东西都是慢慢学来的,实践方能见真知,讲经论道或是领军击敌,都是慢慢改正错误的东西,学到正确的东西。

    苏定方不提拔裴行俭,或许是真心为了他好,也或许为了避嫌,但李素与苏定方的想法不同,而且他并没有那么多顾忌。

    沉吟半晌,李素缓缓道:“才为国用,方可称之为‘才’,裴兄有大才,屈居小小仓曹未免可惜,这样吧,如今程伯伯是右武卫大将军,明日我登门拜访程伯伯,托他写一封调令,将裴兄调去右武卫,当然,裴兄是甫入新营,骤居高位怕是不能服众,先委屈裴兄在程伯伯麾下任录事参军,随侍程伯伯身侧,无论有没有战事,裴兄都可为程伯伯出谋划策,诸如练兵,扎营,布阵等等,以裴兄之才,想必很快会被程伯伯关注,日后前程不可限量。”

    裴行俭大喜,急忙躬身行礼,这次拍马居然通顺了许多,一点结巴都不打。

    “多谢李公爷举荐,裴某今生但有寸进,皆李公爷赏识之恩,裴某愿为李公爷效犬马之劳!”

    李素笑着搀住裴行俭的胳膊,道:“我只不过是一级台阶,有真本事的人自然看得见它,然后拾阶而上,裴兄将来的富贵全是你自己靠本事挣来的,谁都不必谢,包括我在内。”

    这番话令裴行俭热泪盈眶,不顾李素死命搀着胳膊,仍执拗地躬下身给李素行了一礼。

    李素许给裴行俭的官职并不高,“录事参军”这个军职有点微妙,说它有权力吧,偏偏没有具体的职司,属于那种大营里到处闲晃,到处指指点点令人讨厌的家伙,说它有权吧,这个职位可以随时见到军营里的大将军,并且随时提出自己对军营内任何事物的看法和意见,行军打仗时,若大将军心有疑难不可决断时,往往第一个召见的便是录事参军,听过所有录事参军的建议后,才会擂鼓聚将,做出最后的决断。

    裴行俭以前是仓曹参军,以后是录事参军,虽然都是“参军”,但其中的含金量却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管仓库的,一个是随时坐在大将军下首一起煮酒论英雄的,这两个能比吗?

    旁边的许敬宗和李义府嫉妒得眼都红了,他们都是官场老油子,自然知道裴行俭今晚以后便转运了,只要发挥正常,日后独领一军攻城拔寨的日子不远了,羡慕嫉妒之后,二人眼巴巴地看着李素。

    这么一个与官场格格不入的老实人都得了天大的好处,我们这些早已熟悉官场各种规则的老油子……老成谋国之人,好处一定更大吧?

    谁知李素仿佛没看到李义府和许敬宗无比期待和灼热的目光似的,慢悠悠地端起茶盏浅啜了一口,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色。

    “今晚的风……有些喧嚣啊。”李素感叹。

    许李二人眼角直抽抽,要不是看你爵位官职高,早抄起凳子砸得你脑袋有些喧嚣了……

    攀附的目的是为了吃一口蛋糕,抢蛋糕是个技术活儿,讲究眼疾手快,心黑皮厚,四大要素缺一不可,慢一步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当然,裴行俭吃到的这块蛋糕有点莫名其妙,违反了常理……

    抬头看天色是准备结束聊天的预兆,果然,李素感叹了一句后,便起身朝众人笑道:“良宵苦短,美酒与歌舞不可辜负,想来公主殿下的夜宴该开始了,咱们这便过去吧?”

    李义府老脸一垮,神情失望,却仍努力挤出笑容,唯唯称是。

    李素与裴行俭并肩走在前面,许敬宗和李义府则走在后面,四人离开凉亭,缓缓朝道观中庭走去。

    走出几步,后面的许敬宗和李义府有默契地放慢了脚步,距离李素和裴行俭数丈之后,李义府幽幽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许兄,那个老实巴交的裴行俭居然都能得李公爷青眼相看,为何李公爷偏偏对你我二人却没有表示?”

    许敬宗的脸色也不太好,虽然他是许明珠的族叔,说起来算是与李素沾亲带故,但李素却甚少与他来往,对李素的性子,许敬宗其实也捉摸不太明白。

    “老夫这位贤侄婿做人向来利落,若有提携之意,断不会故作玄虚,想来或许有什么别的原因,让他对咱们心存迟疑?”许敬宗捋须,神情犹疑地道。

    李义府见他也说不出究竟,神情不由愈发失望,二人之间的气氛陷入低迷。

    许敬宗沉默半晌,忽然轻笑道:“或许,李公爷觉得裴行俭是好人,咱俩是坏人吧……”

    李义府一愣,然后怒了。

    “咱们哪里像坏人了?哪里像了?凭什么说咱们是坏人?啊?……好,就算咱们是坏人,坏人难道就该死么?”

    话刚说完,李义府又一愣,接着颓然垂头叹气。

    这会儿他也幡然反应过来了,坏人……确实该死,奇怪啊,刚才自己这般理直气壮的勇气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不是坏人!”李义府悻悻地辩白。

    许敬宗笑了两声,拍了拍他的肩,道:“李兄勿多虑,我这位贤侄婿的心思没人能猜得透,无论如何,咱们要多一些耐心,好好在他面前图个表现,就算贤侄婿他没有考究咱们的意思,为他解忧绝难终归不会错的,缘分天注定,晚一点点也不打紧。”

    李义府闻言情绪忽然平复下来,眯眼看着前面李素的背影,目光露出深思之色。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