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公主夜宴(中下)
    “我不行了……你行行好!”高阳脸色绿,捂着小嘴痛苦不堪:“呕……”

    李素神情萧瑟地放下了卖萌的双手,暗叹一口气。

    世上不缺少美,缺少的只是现美的眼睛,同样的道理,自己这么萌,世人难道都瞎么?

    “好吧,我们不要再互相伤害了,以后不准吓我,不然我保证让你三天吃不下饭。”

    高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李素的大招确实让她恶心坏了。

    “好久没见你了,你一个公主又不需要忙国家大事,整天都在干嘛?你姐一个人在道观过得孤苦,也不说来看看你姐姐。”李素摆出了闲话家常的架势。

    高阳撇了撇嘴,目光不由自主地朝池塘水面看了一眼,看来还是念念不忘那瓶被扔进水里的香水。

    “行啦,明日我让人送一盒香水去你府上。”李素劝慰道。

    高阳这才高兴起来,白了他一眼,哼道:“公主也很忙的,每天要睡觉,要读书,还要念佛经……”

    李素眉梢挑了一下:“你还念佛经?”

    高阳不满地瞥他一眼,语气很挑衅:“大唐崇道扬佛,我念佛经很奇怪吗?”

    李素笑了笑,心中却忽然想起一件事。

    历史上,这位高阳公主给房家老二戴了一顶不小的绿帽,而她出轨的男人,正是一位名叫辩机的和尚,说是帮大唐高僧玄奘翻译一下天竺的佛经,勉强也算半个弟子,当初李素与房家老二有过一次冲突,也是因为此事,如今事隔两年了,这位公主与和尚的那点私情,怕是愈肆无忌惮了吧。

    嘴唇嗫嚅几下,李素很想劝劝高阳,无奈措辞半天仍不知从何劝起,别说自己一个没名没分的姐夫,就算是清官碰到这种家务事,怕是也难断个是非黑白,自己若想劝她,该怎么劝?劝了她会听吗?

    高阳浑然不觉李素此刻心中的犹疑,仍笑得无比灿烂开朗。

    “喂,你与我皇姐这些日子可好?今日我特意来得早了些,进内院看了看皇姐,见她红光满面,靥若桃花,想必你和她定过得不错吧?皇姐那满面含春的模样哪里像出家人,分明是个嫁了如意郎君的新妇,可着实令人羡慕呢。”

    李素笑了笑,若有深意地道:“我和你皇姐都是同一类人,知足常乐而已,过日子嘛,眼睛不要看得太长远,多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手,看自己的手里握着什么,好好握住它,握紧它,至于手心之外的东西,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勿生得失心,勿起贪妄心,这样你就会现,平淡如水的日子其实过得还是很有趣味的……”

    李素这话当然不是乱感慨,而是意有所指,高阳美眸眨了眨,也不知听没听懂里面的深意,却马上换了话题。

    “你才不过二十多岁,日子却过得像六十岁的老人家,心境如同得道高僧一般,日子过成你这样,果真有意思么?”

    李素笑道:“无论富贵还是贫贱,大家的日子其实都差不多,每日无非三个饱一个倒,不同的是生活品质不同而已,照你的说法,大家都别活了?”

    高阳脸上的笑容忽然敛起,垂头沉默半晌,终于幽幽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话里话外想说什么……”高阳说着忽然抬起头,道:“不错,我和那个和尚的事,长安城差不多都知道了,我没什么不敢承认的,只是李素,我告诉你,那只是我自己的事,天下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你也不行!”

    李素愣住,接着失笑:“我对你指手画脚了?”

    “你没说,但你的眼神分明已说了。”高阳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我并无害人之心,至少到现在我没有害过人,我只是纯粹想找个喜欢我,同时我也喜欢他的人,我做错了什么?”

    李素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冷冷道:“你说你没有害过人,果真如此么?房遗爱算不算?”

    高阳一怔,神色顿时浮上几许悲色:“你当是我愿意嫁给他的么?说是金枝玉叶,其实只是父皇赏给功勋之后的一件礼物而已,不仅是我,天家皇族所有的公主都是礼物,终生大事根本不由自己,父皇说要我嫁给房家,我听话,说嫁便嫁,所以房家感激涕零,愿为父皇肝脑涂地,父皇的目的达到了,我这件礼物该起到的作用也起到了,这个时候突然有那么一个人,知情知趣,尔雅风.流,不论何时看我,眼里的情意都能将我融化,教我怎能不沉沦?”

    “作为公主,我尽到了本分,无愧于父皇,但是,我的余生,想为自己活一次,一次就好。”

    “李素,你不知道,我多么羡慕你和皇姐,你们有勇气抗争,你们敢豁出性命,所以如今有了善报,同样是情投意合,你们已终成正果,而我,却被千夫所指,李素,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高阳越说越激动,脸颊涨得通红,眼中珠泪如雨而下。

    李素沉默了,这个答案,他也不知道。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高阳,房遗爱,还有那个辩机和尚,三者之间究竟谁对谁错?

    当初,自己和东阳不也是苦苦挣扎,方才换来今日的正果吗?高阳如今所做的,不过是当年自己和东阳的老路。自己有什么资格站在所谓的道德高度,来谴责她与真正心爱的人在一起?

    良久,李素悠悠呼出一口气,正视着高阳的眼睛,诚恳地道:“刚才我说错话了,向你道歉。”

    高阳止住哭泣,惊奇地看着他:“你……对我道歉?”

    “是的,我说错了话,而且想法也错了,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

    高阳仍旧一副惊讶的模样:“你居然……会道歉?”

    李素奇怪地看着她:“错了当然要道歉,这很难理解吗?”

    高阳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你这人……果真与寻常世人不同,我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主动跟女人道歉的,从小到大,一个都没见过,而你,赔礼道歉却坦坦荡荡,不遮不掩,难怪皇姐对你如此死心塌地……”

    李素笑道:“世上好人坏人或许不容易区分,但是非黑白还是一眼分明的,凡事总逃不过一个‘理’字,男人又不是圣人,当然也会犯错,错了就道歉,这跟面子有什么关系?死咬着牙嘴硬才是真的丢了男人面子呢。”

    高阳心情莫名其妙开朗起来了,毫无仪态地哈哈一笑:“好,我原谅你了,包括刚才你扔香水的事,我也原谅了。”

    李素正色道:“你别蹬鼻子上脸,我只为刚才说错话而道歉,扔香水的事我可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高阳大度地摆摆手:“不管了,就当你道歉过了,刚才还夸你是大丈夫呢,莫作儿女态斤斤计较了。”

    李素瞥了她一眼,道:“按说你的家务事我不该多嘴,但当年我和东阳最艰困之时,是你义伸援手,拔刀相助,我和东阳欠你的恩情,所以我还是想劝你一句,你和那个和尚这样偷偷摸摸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你父皇现的,到了那时,你那位和尚情郎的下场可就不妙了,为抚功臣之心,那位和尚绝对会被你父皇剁成十八块的,再说,房遗爱其人虽说平庸,但对你可是一往情深,你难道真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动心?”

    高阳叹息道:“一个是毫无长处,平庸之极的功勋之后,但名分却已一生注定,不可更改,另一个是优雅温文,不染凡尘的情郎,却注定无名无分,若换了你是我,你会如何选择?”

    “我选择狗带。”

    **********************************************************************

    该提醒的已提醒,而且除了提醒,李素实在不知能为高阳做什么,她似乎很满足于现状,一边做着房家的媳妇,而房家碍于家门脸面和天家威严,对她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另一边则与那位多情的僧人卿卿我我,对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来说,或许她以为目前这种微妙的平衡能够一直维持下去,直到终老。

    想法是美好的,但现实会分分钟狠扇她的耳光,教她做人。

    这种平衡只是暂时的,而且非常危险,可以说,每过一天,她都离深渊更近了一步。

    这些话都是李素想对她说的,想警告她前方多么危险,可是高阳很明显不太想跟李素聊这些,她有着不知所谓的谜一般的自信,觉得自己有能力一直维持这种平衡,不需要外人提醒,更不希望有人打破它。

    所以李素和高阳的聊天气氛并不算太好,李素几次欲言又止,而高阳则顾左右而言他,聊天的话题如同猫捉老鼠一般,一个使劲追,另一个拼命躲。

    最后李素放弃了,就像前世那句被人说滥了的鸡汤一样,“你永远唤不醒一个假装沉睡的人。”

    那么,让她自然醒吧。

    …………

    与高阳的聊天算不上愉快,后面不咸不淡聊了一些长安城的趣闻轶事之后,高阳便离开了水榭,蹦蹦跳跳跑去找东阳了。

    水榭凉亭内,李素独自望着池塘的水面,时有微风拂面,岸边垂柳摇曳,池塘上被风吹起一圈圈涟漪,很快又恢复平静。

    真正是,吹皱一池春水……

    时已傍晚,日头偏西,当金黄色的阳光铺满凉亭时,登门道观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

    这会儿一批一批相携而来的,却是比朝臣地位更尊贵的皇子公主们了。

    隔着老远便听到皇子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李素准备起身去中庭与诸皇子见礼。

    虽说与东阳无名无分,但他和东阳之间也仅仅只差一个名分了,长安皆知他和东阳其实已是夫妻,这个道观他也算是半个主人,至少现在应该以主人的身份出现,帮东阳应酬一下客人了。

    刚起身离开凉亭,李素脚步忽然一顿。

    水榭岸边,传来一声朗笑。

    “亭内可是泾阳县公,李公爷足下?”

    李素一愣,声音很陌生,眯眼望去,却见岸边小径上徐徐行来三人,其中一人很熟,另一人则有过一面之缘,至于最后一人,模样却很陌生。

    很熟的是长辈,许敬宗,有名的大奸臣,哪怕是自己夫人的族叔,李素也尽量避免与他见面,因为这位老帅哥实在太帅了,李素担心见多了自己会忍不住将硫酸这东西明出来,然后尽情朝他脸上泼……

    有过一面之缘的,却是名将苏定方的弟子,时任左屯卫仓曹参军的裴行俭。

    至于陌生的那位……

    李素眯着眼打量半天,渐渐放下心。

    嗯,长相很安全,完全威胁不到自己在帅哥界的地位,李素喜欢跟这类人交朋友,因为自己与他们站在一起,马上会形成鲜明的红花配绿叶的效果,更容易突出自己的主角身份。

    三人行,必有长辈,不可怠慢。

    李素急忙迎上前,先朝许敬宗行了一礼:“拜见叔父大人。”

    许敬宗一脸欣慰,顿觉很有面子,当然,表情还是非常惶恐的,说是侄女婿,但人家的身份地位可比自己高多了,给他行晚辈礼是人家教养好,若自己还真拿自己当长辈,那就是不懂事,白吃这些年米饭花卷五花肉油泼面肉夹馍了……

    “侄婿万莫多礼,老夫愧煞也。”许敬宗急忙扶起了李素。

    李素顺势起了身,和许敬宗的想法出奇的一致,向你行礼是给你面子,真敢拿长辈架子,回家就闭关明硫酸去。

    转身看着裴行俭,李素又笑着行揖招呼:“裴兄多日不见,得无恙乎?”

    裴行俭也不敢托大,急忙还礼:“李公爷久违了,下官位卑言轻,今日本不该与贵人们同赴此宴,不过公主殿下特意下了请柬给下官,下官不来未免失礼,只好战战兢兢进来了……”

    李素愣了一下。

    东阳主动给裴行俭下请柬?

    想到前日东阳说过关于争夺东宫储君之位,今日设演特意请了一些有本事却不得志的官吏,大概存了让李素结识然后招揽他们的意思,想来裴行俭便是其中之一了。

    如今的裴行俭不过是个小小的仓曹参军,当然谈不上得志,但凡稍有上进心的,必然对现状不是太满意,想来裴行俭恐怕也有图晋升而不得其门的念头,否则他今日完全可以寻个理由婉拒东阳,既然来了,便证明他有野心,有欲.望。

    李素心头忽然火热起来。

    未来高宗时期的名将竟然有可能为自己所用,李素不由兴奋起来。

    一念至此,李素扭头望向那个不认识的人,既然同样能被东阳邀请赴宴,说明也算是个人物,李素不敢托大,急忙行揖道:“恕李某眼拙,未请教足下……”

    此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相貌平凡,身材中等,笑起来很谦逊亲切,但李素却从他身上莫名感受到一股阴柔的气质。

    见李素主动行礼,这人受宠若惊,没等李素一揖行下去便一把扶住他的胳膊,神情惶恐道:“李公爷折煞下官也,可不敢受此礼,下官李义府,时任农学少监,久闻李公爷鼎鼎大名,常思登门拜望,奈何位卑职贱,登门如攀岳,高山弥仰,不可问焉。”

    李素吃了一惊,不由自主直起身,仔细打量他。

    李义府,又是一位高宗时期的大人物,而且还是一朝宰相,居然是他……

    李素眨眨眼,此刻面前的三人里,已经有两位是传说中的大奸臣了,仅剩下的一位说是未来的大唐名将,可怎么看都觉得像个任嘛事都不懂的傻白甜,很让人操心的样子……

    再加上自己这个不求上进懒惰又贪财的所谓少年英杰,四人凑在一起的画风……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别扭,让人情不自禁产生一种清白之躯不小心一头栽进大染缸的绝望感……

    脑子里思绪纷乱,但李素脸上却丝毫未曾显露,反而一脸欣喜地拱手:“原来是李少监,久闻少监之名,前些日陛下召我奏对时还说过,让我与少监多多来往,农学之事可互通有无,我本想待公主殿下酒宴过后便去农学拜访,不想今日竟有缘得见,实是幸甚至哉。”

    李义府笑道:“李公爷客气了,下官能谋得少监一职,全是托了李公爷的福,若非李公爷智谋凡,独挡吐蕃蛮相,为大唐寻得真腊国稻种,并劝谏陛下设立农学,这农学少监一职也轮不到下官,或许下官如今还只是崇贤馆一个不名一文的直学士。”

    李素笑道:“是金子总会光的,迟早而已,李少监是有本事的人,陛下乃千古少有之明君,不会让明珠蒙尘的,就算没有农学,少监终归也会有出头之日,我可不敢妄居此功。”

    李义府见李素态度如此亲切和善,心下不由愈大喜,今日被东阳公主请来敷衍本是意外,至于进了道观后与李素相遇,便是有意为之了,先找到许敬宗,许敬宗与李素的关系满朝皆知,自然也瞒不过李义府,然后李义府趁势提出想拜见李素,许敬宗也存了靠李素的面子抬举自己地位的念头,两人各怀目的,于是才有了这番相遇。

    至于裴行俭为何跟两位未来的奸臣走在一起,……傻白甜不管做什么事,需要理由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