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公主夜宴(中)
    公主永远是公主,出了家的公主照样还是公主。什么身份配什么排场,当羽林禁卫在道观前雁形排开时,东阳便不再是那个楚楚可怜的出家人,而是代表着大唐最尊贵的家族的脸面。

    李素当然也赴宴了,只不过他来得比较晚,当他一脸懒散仿若闲庭信步般从自己家慢悠悠走到道观门口,马上便有眼尖的宦官看到了他,宦官一反面对朝臣时的倨傲模样,一脸殷勤谄媚地将李素领进道观中庭。

    中庭通常是道姑们做晚课和用膳食的地方,为了公主殿下的宴会,宦官宫女们忙活了好几天,将中庭修整布置了一番,庭内一片小小的梅林里挂满了一排排灯笼,一株株梅树下,一张张矮脚桌错落有致地布置在各个角落,看起来毫无章法,却别有一番风雅意味。

    在宦官殷勤的引领下,李素慢悠悠踱进中庭,不经意抬头一看,却见许多权贵朝臣们老老实实盘坐在矮脚桌后,身板挺得笔直,眼观鼻,鼻观心,数十人聚集在酒宴上却鸦雀无声,场面一直维持着诡异的寂静沉默。

    李素脚步一顿,然后愣愣的看着这幅诡异的画面,迟疑地道:“这……是啥意思?”

    随即神情浮上几许惶然:“难道最近长安城酒宴的风气有了新的流行趋势,大家开始崇尚无声地嗨起来?为何没人告诉我一声?莫非……我被大家排挤了?”

    身前领路的宦官回过头讨好地笑了笑,道:“李公爷说笑了,此地说是道观,其实大家都清楚,原本便是公主府邸换了个名头而已,进了公主府谁敢放肆,不嫌命长了么?”

    李素目光不善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哼了哼。

    我在你们公主府里不知对公主放肆过多少回了,每次都放肆得公主殿下满面春色,急促喘息,我就是这么放肆,怎样?我骄傲了吗?

    懒得跟太监计较,李素吩咐宦官绕过中庭那片梅林,不让那些权贵发现他,二人绕了一段远路,终于在内院的池塘水榭上看到了东阳。

    东阳今日刻意打扮了一番,娇嫩的额头眉心贴着一块鲜红色的花钿,朱唇明显描画过,腮边也轻施了一点胭脂,看起来愈发美艳动人,令人忍不住想……放肆一下。

    “呀!要死了!你这个……”东阳羞恼地捂住胸,做贼似的望向宦官远去的方向,确定没人发现李素的轻薄动作后,这才轻呼了口气,随即狠狠捶了他一记,怒道:“让人瞧见了我以后如何做人?”

    李素不满地哼哼:“打扮如此妖艳,你打算去相亲么?”

    东阳噗嗤一笑:“今日设宴,我终归是主人,多少还是要打扮一下吧?而且……也只是轻施了一点点胭脂增色而已,没见我连发髻和衣裳都没换么?”

    李素这才注意到她的衣着,见她果然还是跟往常一样千篇一律的道姑髻,身上也是那套熟悉的百衲道袍,瘦弱的身子藏在宽大的道袍里,将她婀娜妙曼的身姿完全遮掩住,除了那张绝色倾城的俏脸,衣着和身材方面可以说毫无亮点。

    李素眯着眼打量片刻,摇头道:“不行,还是太奔放了,要不你把脸也遮起来?”

    东阳笑道:“说甚胡话呢,哪有主人宴客连脸都不露的道理?传出去整个长安城都会笑话我的。”

    李素叹了口气,道:“平日不觉得,今日见你冷不丁一打扮,忽然发现你竟如此美艳动人,实在让我后悔……”

    难得听到李素赞美,东阳不由喜上眉梢,连眼神都变得特别娇媚了。

    “你也觉得我今日好看么?说说,你后悔什么?”

    李素眨眨眼:“后悔以前每次非礼你时太草率,应该让你先打扮好了我再动手非礼的,这样会将我的幸福感瞬间提升到极点,美滴很……”

    东阳原本喜滋滋的脸顿时凝固,原以为他会围绕自己如何美丽这个话题继续深入,谁知画风突变,浓情蜜意顿时化作满目猥琐。

    怒极的东阳二话不说,在李素身上打完整整一套崆峒派的七伤拳方才兴尽收功。

    “这女人疯了……”李素捂着痛处喃喃自语。

    “叫你再轻薄我!”东阳示威似的扬了扬小拳头,随即噗嗤一笑,又上前主动帮他揉捏。

    “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我还是感受到了你的心声,你的心声告诉我你已经知道错了……收到!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再拿我练拳脚,定斩不饶。”李素表情享受地咧了咧嘴,朝中庭方向努了努下巴:“宾客来了不少,你这个主人不出去招呼一下?”

    东阳翻了翻白眼儿:“让他们候着,既然设了宴,我今日的身份便不是出家人,而是大唐公主,哪有让公主亲自出面招待客人的道理?皇威丢尽了,父皇会骂我的,再说,就算我亲自出去招待,他们也不敢受呀……”

    李素点点头:“有道理,所以,今日设宴的主题便是请大家来看看你这位公主多得瑟?”

    东阳推了他一把,嗔道:“谁得瑟了?我连面都没露呢,跟谁得瑟去?”

    李素瞥了她一眼:“请客吃饭请到你这个境界,实在是不可多得,看看外面那些人一个个正襟危坐战战兢兢的模样,你把他们的亲儿子绑了票逼他们来赴宴吗?”

    …………………………………

    东阳终究还是听话地出去招待宾客了,李素独自坐在水榭里,想想东阳那在外人面前刻意摆出的清冷性子,实在很难想象东阳僵着笑脸用夸张化的亲切语气招待客人的样子,宾主间一副催债和欠债的模样,场面一定尴尬得无与伦比,画面太美不敢看,所以李素决定,还是等宾主双方表演完毕后再出去。

    独自看着平静的池塘水面,李素渐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侯家的麻烦算是解决了,只不过结局出乎意料,李素没想到侯家居然有着这么一位当家主母,脾性无比刚烈,而且杀伐果断,手段狠厉,连对自己都能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

    在此之前,李素一直以为千年以后流行的那句“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只是一个段子而已,结果现实狠狠甩了他一记耳光。

    现在好了,侯家脱困,重新回到长安权贵的行列,崛起指日可待,这一切原本是李素的功劳,按理说,侯君集回到长安后就算给他磕三个头也不过分。

    然而,随着侯方氏那义无反顾的当众自戕,李素对侯家的恩情不可避免地打了一个大折扣。无论任何人眼里看来,侯家能够脱困并重新崛起,全是因为侯家主母的决然献身,是这个女人,用流出来的鲜血铺就了一方红毯,侯君集大步踏上红毯,重新拾回了当初的风光。

    是的,侯方氏的死改变了许多东西,甚至影响到了朝堂的战略布局。原本不该由侯君集挂帅的西征,也终于奇迹般落到了他身上。

    李素对侯家施的那点小恩惠与侯方氏的死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侯杰跪在李素面前口口声声“恩人”,李素听了脸上都臊得慌。

    扪心自问,侯家重新崛起果真是自己的功劳吗?

    李素忍不住怀疑,侯方氏连他都算计进去了,侯家欠李素的恩情,随着侯方氏决然自戕的那一刀,差不多也算偿还了,因为侯方氏不仅要用自己的死换得侯君集的生,而且还要换李素一个不拖不欠。

    很厉害的女人,或者说,大宅门里能当主母的女人都不简单。

    人死如灯灭,无论侯方氏当时是怎样的想法,死了终归是死了,从做人的基本道德来讲,李素也不愿再去恶意揣度一个死去的人。

    那么,就这样吧,不拖不欠,挺好的。

    陷入沉思的李素浑然忘我,却不知他的身后,一道娇小玲珑的倩影正悄悄朝他接近……

    “哈!吓死你!”背后一声娇脆的大喝,李素浑身一颤,果然被吓得魂飞魄散。

    愤怒扭头,却见久违的高阳公主正站在他的身后,一脸得逞的哈哈大笑。

    李素气坏了,看看,看看!李世民都生了些什么玩意儿!

    作为有素质有修养而且从不动手揍女人的翩翩君子,李素只能努力忍住一巴掌将她扇进池塘的冲动。

    看着高阳毫无仪态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李素冷笑两声,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青瓷窄口小瓶,朝高阳晃了晃,淡淡道:“许久不见,公主殿下还是那么调皮,我是大人,不跟你计较……看到我手上的瓶子没?这是我家香水作坊刚刚研制成功的浓烈型樱花味香水,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李素朝她咧嘴笑了笑,补上一句道:“刚刚研制出来,全天下仅此一瓶哦……”

    高阳两眼顿时闪闪发亮,兴奋地朝踏伸出手:“我要!快给我!”

    李素冷冷一笑,也不答话,握瓶的手忽然往后一扬,瓷瓶在李素身后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扑通一声落入池塘里。

    高阳惊呆了,定定注视着池塘水面上泛起的圈圈涟漪,良久,忽然疯了似的喊道:“你这家伙是不是有病?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说扔就扔!不是说要送给我的吗?”

    李素好整以暇地道:“确实要送你的,但你刚刚吓到我了,我很生气,碍于男人的风度又不好意思揍你,只好拿送你的礼物出气了……你难道不觉得我很善良吗?”

    高阳气得不行,骂道:“善良个屁!你刚才不是说我很调皮,而你是大人所以不跟我计较吗?”

    李素双手握拳,举到脸颊两边,然后鼓起脸,嘟起嘴,摆出一个非常脑残的乡村非主流造型,眨着眼睛用萌萌哒的童音道:“因为我突然发觉,人家也是一个调皮的宝宝……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