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去意渐坚
    杏儿是个很单纯的女子,哪怕在掖庭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挣扎求生过,但她的心里却仍然充满了阳光,整个人都是乐观开朗的,有点呆萌娇憨的味道。

    如果在武氏的心里将所有认识的人排个名次的话,她的生母和亲姐妹暂且不论,在她心里觉得最有价值的人,李素无疑排名第一,这是无可争论的,若论她最敬畏同时也最忌惮的排名,……不好意思,李素还是第一,这个,也是无可争论的,因为自打认识李素那天起,武氏就被李素时时刻刻碾压着,以至于如今武氏的心理都有了阴影,面积无穷大。

    对武氏来说,李素的存在像一座巍峨的山,一眼似乎能看到巅峦,但令她沮丧的是,无论怎样努力,这座山她一生都无法攀越,更遑论征服,在李素面前,武氏再多的谋略,再多的智计,全是枉费,他只淡淡的一记眼神,似乎已看穿了她的心肝脾肺肾。

    如此恐怖的一个存在,李素在武氏心里的各项排名自然是毫无争议的第一了。

    相比之下,杏儿在武氏心中却占着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

    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憨憨傻傻的,毫无心机城府,当初在掖庭时苦苦挣扎,与武氏二女相依为命,互相保护,终于熬过了最艰困的日子。

    这样一个小丫头,不知不觉间却在武氏心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有时候武氏甚至很羡慕她,因为她从始至终的单纯,无论艰困还是奢逸的环境,杏儿似乎从未改变过秉性,一如当初般纯洁乐观。

    连武氏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对这个小丫头青眼相看,以前将她带出掖庭或许只是出自怜悯,到如今,她已将杏儿当成了亲妹妹,发自心底的想去保护她。

    也许,杏儿拥有的东西,是她已彻底失去的吧。

    泾水河边,武氏单手托腮,静静注视着河面,杏儿安静地陪在她身边,一双未经世事的清澈大眼却在静静地注视着她。

    幽幽一声轻叹,武氏回过神,转头却见杏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武氏不由笑了。

    “你直瞪瞪的看着我作甚?”

    杏儿没笑,小脸浮上几许忧色:“武姐姐,你有心事?”

    武氏笑容渐敛:“你怎么看出来的?”

    “杏儿早看出来了,尤其是最近,武姐姐愁容不展,……姐姐莫非被李公爷责骂了?”

    武氏强笑道:“莫瞎说,李公爷脾性温和,从来不责骂别人的,对家里的下人都客气得紧,人家虽是农户出身,可涵养气度却像是世家门阀里教养出来的谦谦君子呢。”

    “若非李公爷责骂,武姐姐为何心事重重的样子?”

    武氏沉默许久,方道:“杏儿,在我心里,一直将你当成了亲妹妹,有些话我不能对别人说,但我不能瞒着你。”

    杏儿被武氏突如其来的郑重态度吓到了,发呆片刻后,吃吃地道:“武姐姐想说什么?杏儿或许没本事,帮不到姐姐的忙,但杏儿可以发誓,武姐姐对我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

    武氏轻笑道:“没那么严重,其实……就是有些说不上是对或是错的念头。”

    “杏儿,咱们从掖庭出来到现在,有两年多了吧?这两年,你过得如何?”

    杏儿笑道:“挺好呀,不论是东宫公主殿下的道观,还是李公爷府上,杏儿都过得挺好,不愁吃穿,也不担心被打骂呵斥,大家对杏儿都挺好的,我常常在想呀,这样的日子若能一辈子过下去,杏儿死也无憾了。”

    武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笑道:“杏儿,你在我眼里,像一块无瑕的美玉,单纯又善良,有时候我真恨不得和你换一下人生呢,如果……我也能似你这般知足又善良,想必如今的日子,我一定过得非常满足吧。”

    杏儿不解地看着她,讷讷道:“武姐姐,你对如今的日子难道……不满足?”

    武氏幽然叹道:“我自小与你的经历不同,你知道我是国公府出身,尽管我父亲死后,国公府家道中落,但我父亲毕竟是从龙旧臣,我也算是权贵儿女,后来父亲去世,同父异母的兄长将我母亲和姐妹赶出家门,从此流离失所,家境贫寒,我不得已入宫,那一年,我一脚踏进太极宫时,一心想的是如何在宫中出人头地,如何争得陛下的宠爱,教我母亲扬眉吐气,不再为生计发愁,今生还能母凭女贵,好好再风光一回……”

    “后来,我凭美貌和手段,果真让陛下对我另眼相看,被陛下封为才人,留在身边随侍,那一年,是我最风光的一年,甚至连陪伴陛下多年的四妃都主动与我结交,一朝得志,轻狂无忌,那时的我,沉醉在陛下独宠的假象里,甚至一度以为久悬未立的正宫皇后之位我都有希望问鼎,于是愈发倨傲放肆起来……”

    “结果,有一天,无端端的忽然一道圣旨下来,我莫名其妙被打入掖庭,从万人逢迎的武才人,一夜之间变成了自身难保的武氏罪妇……刚入掖庭的日子,我简直万念俱灰,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何陛下忽然翻脸,以往对我的宠爱瞬间消逝殆尽,后来我才渐渐体会到,我终究太不晓事,太狷狂了,在暗流诡谲的太极宫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人才活得最长久,像我这种一朝得志便狂妄放肆的人,往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再后来,你也知道了,东阳公主身边的绿柳将咱们救出了掖庭,几次暗中揣度打听之后,我才知道,真正救咱们的人是李公爷,老实说,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李公爷从哪里听说了我,为何对我的事如此熟悉,为何甘冒风险救我这个对他而言毫无价值的掖庭罪妇,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但并不妨碍我将李公爷视为恩人……”

    武氏眼中渐渐泛起迷离之色,幽幽叹道:“杏儿,不瞒你说,刚认识李公爷时,我对他……怀着一些不好的心思,我……甚至悄悄勾引过他。”

    杏儿瞪大了眼,吃惊地看着她:“勾……引?”

    武氏苦涩一笑,道:“事实上,我太高看自己了,也太低估李公爷了,我以为凭我的美貌,只消在他手心轻轻那么一挠,李公爷便会为我神魂颠倒,只可惜我看错了他,他不但没被我勾引,反而对我心生反感,从此以后,对我愈发疏离冷淡,杏儿,你知道么,咱们能从道观还俗进李家当丫鬟,不是李公爷对我多么喜爱,而是我与他做了一笔交易,那时李公爷的丈人身陷冤狱,我为李公爷出了个主意,李公爷未纳,但还是被我的诚意打动,这才将我们从道观要出来,让咱们成为李家的丫鬟。”

    “凭心而论,李公爷对我极好,从来不因我是下人身份而颐指气使,对我很尊重,我知道,他颇为看重我的才智,偶尔我也为他出谋划策,为他筹谋算计,但大多数时候,其实是我在向他学习,这两年在李家,我学到了许多,看到李公爷的为人处世之后,我越来越觉得当初在太极宫当才人的那段日子的表现,简直是个笑话,我深深为当年的轻狂而感到羞耻,李公爷那么有本事,那么得圣眷的权贵,都知道为人谦逊有礼,事事藏拙隐忍,我有什么资格轻狂?”

    武氏感叹地摇摇头,苦笑道:“在他身上,我真的学到了很多很多,将来不论我是什么身份地位,我都将感激他一辈子,在他面前都将行半师之礼……”

    杏儿似乎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不对,讷讷道:“将来……武姐姐莫非有什么打算?你……不想在李家待下去了么?”

    武氏又揉着她的头,目光充满了宠溺,神情却露出悲戚之色:“杏儿,我……不是一个好女人,从来都不是,你知道吗,有时候在你面前,我都觉得非常自惭形秽,因为……我永远不肯安分不甘平淡,我永远不愿居于人下,因为,我……心中有恨,恨老天不公,恨人心凉薄,恨世道无情,为了这个‘恨’字,我这一生活得太累,不停筹谋,不停算计,为的只是一心往上攀爬,为了顶峰的地位,我这几年渐渐变坏了,变得多疑寡义,变得不择手段,当年与母亲和姐妹相依为命时的那份单纯善良,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看着武氏伤感的神情,杏儿莫名有些慌张,急道:“武姐姐,杏儿太笨了,我不太懂,这些跟你将来的打算有什么关系?”

    武氏抬头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还有远方起伏的山峦,幽幽叹道:“杏儿,我……怕是不会在李家待下去了,我要去寻找我的机缘,李家太安逸,也太平淡,我若一直待下去,一生也就仅止于当一个丫鬟了,或许再过几年,李公爷怜我年岁渐大,托人与我说媒,将我嫁给某个小官小吏,或是落魄小爵,从此相夫教子,了此一生……”

    杏儿不解地道:“这样不好么?咱们女人不都是这样过一辈子吗?”

    武氏摇头:“我不甘心!凭什么女人便不能纵横天下?凭什么女人永远只能当男人的附属,女人的一生凭什么要交给男人来安排?”

    赫然扭过头,武氏两眼通红,目光却从未有过的不甘:“李公爷救过咱们的命,我和你的命都是他给的,我一生感激他,敬仰他,可是,纵然是救命恩人,我的命运也不能由他来安排!命是自己的,我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纵死无悔!”

    掷地铿锵的一番话,震得杏儿浑身直颤,她定定注视着武氏那张忽然变得坚毅决然的面庞,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一直知道这位武姐姐性格倔强,心比天高,可她却从不知道,武氏竟倔强到如此地步,她……究竟有什么打算?

    “武姐姐,你到底为何要离开李家?咱们好好在李家待着不好吗?不愁吃不愁穿,有月俸钱,府里上上下下也和气,能遇到这样的主家,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姐姐,咱们要惜福呀……”杏儿焦急地握着武氏的手道。

    武氏索然一笑:“杏儿,你不懂,我的志向……姑且叫‘志向’吧,我的志向,绝不是屈居在权贵家中眼看着别人如何富贵腾达,咱们服侍的主家再富贵,再显赫,终究不是属于我自己的富贵显赫,不仅如此,我更痛恨身为女子,不得不屈于世道,身不由己,随波逐流,我过够了这样的日子!杏儿,原谅我,不能一直陪你照顾你了,我有自己的路要走,我答应你,将来我若有腾达的一日,定将你从李家接出来,许你一生荣华,我……会用尽全力,保护你的单纯善良至死不变……”

    杏儿愈发焦急,她终于察觉与武氏要分离了,惊惶得连语调都变了。

    “武姐姐,你到底要去哪里?为何你一定要离开李家?公爷对你那么好……”

    武氏神情愈发凄苦:“他确实对我好,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一直有着很深的戒意,有时候我真的很恨他,既然对我如此防备,当初为何偏偏要将我救出掖庭?由着我在那里自生自灭不好吗?何必多此一举?既然将我救出来了,为何不领我的感激报答之情,时时刻刻与我疏离冷漠?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杏儿,我在李家这两年,每天都在揣度猜测他的想法,他的喜恶,越猜越不踏实,越猜越心灰意冷,我已受够了这样的折磨!”

    深深吸了一口气,武氏的脸上绽放出坚定决然的光辉。

    “杏儿,我已决定,我要离开李家,离开他!”

    “我和他,终究不是同路人,不爱亦不恨,只是他和我……走的路不同。”

    说完,武氏眼眶一红,两行清泪蜿蜒而下,泪珠滴落在河边的卵石上,迸裂如落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