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所谓取义
    上等男人有本事没脾气,下等男人没本事有脾气。

    李素很少发火,尤其是在家里,有本事的男人从来不会把外面的脾气带回家里,就算要宣泄心中的愤懑不平,任何地点都比在家合适。

    可是今日,他实在忍不住了,心里有团火熊熊燃烧,这团火自然与许明珠无关,只是他必须要宣泄,因为难受,因为那团火快把自己烧死了。

    许明珠吓坏了,呆呆地看着李素。

    此刻她眼里的李素很陌生,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夫君发怒,在她的印象里,夫君一直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像翩翩君子,永远带着笑,永远不慌不忙,永远气定神闲,无论遇到任何危难麻烦,只要看看他那张淡定的脸,就能莫名得到一股安定从容的力量。

    可是今日,他竟发了这么大的火,尽管明知这团火并不是冲她发的,可她仍感到一阵惧怕。

    李素心乱如麻,站在屋子里胡乱地挥舞着手,面孔涨得通红,很生气,很迷茫,却不知该如何表达。

    “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就这样绝然死在大家面前,到底为了什么?家族的兴旺难道靠的是一个女人的牺牲?为什么所有人对她只是敬佩?除了敬佩,再无任何不同的感受,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伟大的,她刺自己的那一刀刺得好,应该刺,她成了一个如荆轲般的勇士,只不过她杀的人是自己……”

    李素疯了似的说了半天,神情忽然涌上深深的疲惫,激动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了。

    “明珠,知道吗,没有任何人的牺牲是理所当然的,除了牺牲者本人,她可以觉得自己的死是必要的,是高尚的,甚至可以以一种殉道式的态度坦然面对死亡,她可以这么想,但别人不能。”

    许明珠垂下头,低声道:“夫君的意思,妾身明白了,夫君觉得侯婶娘不应该这么做?”

    李素叹道:“你也觉得她的死是应该的?”

    许明珠犹豫半晌,点了点头:“按理说,妾身不该与夫君的想法相悖,可夫君这次的想法,妾身实在理解不了,为了全族的兴旺而牺牲自己,这……有什么不对吗?夫君,您身处朝堂,高官显爵,但妾身也深知朝中为官的风险,没有任何家族和个人能够一生顺风顺水,一辈子那么长,总会遇到危难时刻,夫君的官爵越升越高时,妾身便已有了和侯婶娘一样的打算,如果真到了决定家族命运的危急时刻,妾身也会挺身而出,朝自己的心口刺下去……”

    李素越听越不舒服,心中刚平息的那团怒火又有抬头的迹象,刚准备发货,许明珠忽然一手掩住了李素的嘴,神情不再如往常般怯弱,反而充满了坚毅。

    “夫君,恕妾身无礼,先听妾身说完,否则夫君若发火,妾身可能就没胆子再开口了。”

    李素又平静下来,点点头:“你说,我不发火。”

    许明珠想了想,道:“夫君是个心存悲悯的人,平日里表现得自私贪财,但妾身是夫君的枕边人,相处久了才知,夫君其实有善心,您看重人命,看重每一个人的命,妾身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您幼时究竟学过什么学问,才会有这种偏执,似乎……与世俗的许多想法格格不入,人命不是不重要,只是……它不是最重要的,有些东西比命更重要,妾身幼偶听父亲说过,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就连佛祖也有割肉饲鹰之大慈悲,夫君何以不赞同?”

    李素神情落寞,道:“你将侯婶娘的死,看作是‘成仁取义’?”

    许明珠轻声道:“妾身明白夫君的意思,但‘义’有大义,也有小义,侯婶娘是妇人,和妾身一样,从出生到嫁人育子,大抵一生都没走出过宅院,她眼里的侯家,便是她的‘大义’,为大义而舍生,她做得心甘情愿。”

    李素摇摇头:“只有尊重生命的人,才是真正的慈悲之人,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我理解侯婶娘的做法,也勉强同意她确实是为了成仁取义,但是,当我看到她死后侯家人的笑脸,只觉得身子一阵阵发寒,然后我在想,如果她能复活,看到族人接旨时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她还会觉得自己的死是成仁取义吗?”

    许明珠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无奈地垂下头。

    李素叹道:“其实,我已强迫自己接受这个年代的规矩和观念了,尽管不情不愿,但我仍在努力的接受,可是,直到今日看到侯婶娘死得那么慷慨决绝,我发现自己还是看不透……”

    许明珠轻轻按住他的肩,幽幽道:“夫君不妨想想,若侯婶娘不死,侯家便盼不来东山再起之日,那么侯家将会是什么下场?无权无势,还有当年结下的那么多仇家,侯家满门只剩了一些妇孺老弱,他们经得起狂风暴雨吗?咬着牙死撑一年两年,最后呢?还是免不了破败凋零,族人死的死,散的散,这些死的死散的散的人里面,或许也包括了侯婶娘她自己,同样都是死的下场,侯婶娘用自己的死,换来家族重新崛起,换来族人安定的生活,两者相较,孰强孰弱?若是夫君,又当如何选择?”

    李素默然,心中却涌起浓浓的悲哀。

    许明珠叹道:“夫君,您心思太重了,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比如侯婶娘,想必她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也想得很清楚了,既然左右都是死,为何不能给自己选择一个最有价值最有尊严的死法?她能看得透彻,夫君为何不能?”

    “夫君您觉得心寒的,是侯家人接旨时的笑,妾身不懂什么叫‘人血馒头’,但妾身知道,侯婶娘就算活过来,看到族人们没因她的死而悲伤,反而在笑,妾身觉得,侯婶娘也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她在众人面前自戕,为的不是那些人,而是整个侯家,她为侯家尽了自己最后的心力,有人为她悲伤自然最好,没人记得她也不会在意,夫君常说‘责任’二字,侯婶娘便是在尽自己的责任,做到了,无愧于心,无愧侯家祖宗,如此而已。”

    许明珠难得说了这么多话,李素却越来越沉默。

    价值观的差异是一件很主观的事,谁也无法说服谁,这是每个人从小到大慢慢形成慢慢根深蒂固的,李素不想做那种强行改变别人价值观的事,无效且愚蠢,包括自己的妻子。

    他能做的,便是坚守自己的理念,不苟同,不妥协。

    侯方氏以一种旁人都认为光荣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可李素仍不赞同这种献祭式的极端方式,或许,她临终的那一刹,连她都觉得自己的死是圣洁的吧。

    “原本,她可以不用死的……”李素失神地自语:“当时我在甘露殿,就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能说服陛下了……”

    许明珠握紧了他的手,轻声安慰道:“夫君不必自责,你为侯家做得已足够多了,侯婶娘的死,恰好补上了夫君没能做到的那‘一点点’……”

    李素沉默许久,忽然猛地往床上一倒。

    “我要睡了,这次,我要睡它个昏天黑地!”

    许明珠温柔地看着他:“夫君睡吧,妾身在旁边做绣活,陪着您。”

    李素嗯了一声,神情依旧满是疲惫,即将昏昏睡去之前,扭头看着她。

    “夫人,有我在,我绝不会让咱们李家走到那一步。”

    许明珠一愣,然后笑了:“夫君是大树,是脊梁,妾身有福呢。”

    李素又道:“如果万一步了侯家的后尘,夫人也绝对不要……”

    许明珠似乎知道李素要说什么,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妾身不能答应你,若真到了家破人亡之际,该豁出命的,还是要豁出去,家里的事,没有让夫君一个人扛,妻子只享福不患难的道理。”

    许明珠神情坚决,不容置疑,李素定定看了半晌,叹了口气,随即睡意渐生,终于沉沉睡去。

    无论接不接受,事情终归已发生了,李素无法改变,他不理解这个年代的人的想法和理念,同样的,别人也无法理解他。

    当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时,那么,便独善其身吧。

    侯方氏的死,给了李素很大的震撼,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现在看来,似乎融入得并不彻底,至少这个世界的有些理念是他不能理解的,自己不愿随波逐流,那么,就做一朵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时时刻刻告诉自己,世间只有一个李素,永远要做那个最特别的李素。

    侯家仍在办丧事,如今的侯家终于回到了权贵的圈子里,丧事自然也办得热热闹闹,落难时门庭冷落的侯家,如今宾客盈门,络绎不绝,当初的陈国公大宅院发还回来了,门前的空地上停满了马车,破败时不见人影的朝中同僚们,这一次神奇地全部冒出来了,送礼,寒暄,祭拜,侯方氏的灵前擦一把虚伪的眼泪,礼数周到,态度和煦,仿佛生死不弃的至交好友,当初落难时没见人影全是因为出差在外……

    于是,在侯方氏死后,侯家再次亲身经历到了何谓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李素没再去侯家,只是让许明珠以李家的名义出面送了礼,回来后许明珠两眼发红,李素不明究竟,许明珠却说她很羡慕侯方氏,因为侯方氏至少为家族做出了贡献,而她,却被李素保护得太好,以至于只剩下享福,却没能担起危难关头挺身而出的责任……

    李素快疯了,为什么说到家族兴旺,人人都是一副舍生忘死争当恐怖分子人肉炸弹的架势?

    …………

    侯家重新崛起,安平侯刘平被打入了大理寺监牢,家眷全部流放,刘平的风光像一颗流星,只在世间留下一道飞快掠过的弧线,便永远消逝于黑夜里。

    事情算是过去了,但并没有完全过去。

    李素还要做一件事,就是善后。

    因为重新扶起了侯家,扳倒了刘家,所以这件事留下了后遗症,最麻烦的是,李素与长孙无忌的关系已经不太愉快了。

    从头到尾,长孙家都没表示过任何态度,刘平被李素设计栽赃那几日,正是闹得满城风雨时,长孙家不可避免也受到了波及,只是长孙家自有长孙家的风度气派,堂堂一国宰相,当然不屑于去为这些流言自辩清白,可是长安城百姓们泼出去的脏水,也只能咬着牙硬生生受下,既然选择了高傲,便须付出高傲的代价。

    局外人看热闹,局内人却都很清楚,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李素安排布局的,事情虽然过去,但李素这个始作俑者却知道,长孙无忌应该对他很不满了。

    想想也合理,谁会愿意背后被人算计,还得承受那么多的指责谩骂,还被冤枉与别人狼狈为奸,长孙家的名声因为这件事而大大受损,这个损失一年两年可补不回来。

    李素猜想,这个时候的长孙无忌,大概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于是,在侯家的丧事办完后,李素装了几大车的礼物,亲自登长孙家的门,向长孙无忌赔罪。

    事情确实干得不地道,李素的布局里,长孙家属于躺枪,既然确实亏了心,该赔罪自然还得赔罪,就算日后与长孙无忌注定是敌人,但“对错”二字,李素却必须直面,不能避开。

    …………

    长孙家大门紧闭,门前两排亲卫值守,李素心虚,以往都是直接敲门,这次却按规矩先递了拜帖,然后老实安静地在门外等待。

    没过多久,长孙无忌的长子长孙冲迎出门来,见面后二人便互相见礼。

    长孙冲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说不出是真笑还是假笑,至少让人看起来生不出恶感。

    长孙冲手里还拿着李素的拜帖,曲指弹了弹,一脸的饶有兴味看着李素。

    “子正贤弟今日这是怎么了?居然还投拜帖,以往你来我家可是横冲直闯的,跟我父亲聊起香水作坊分成,嗓门大得差点连屋顶都掀了,那时的你,可没这么客气过,活像土匪打家劫舍一般,为何今日却突然转了性子?”

    说着长孙冲垂头看了一眼拜帖,又笑了:“好一手飞白,已得右军三分神韵了,这是子正贤弟亲手写的拜帖吧?”

    李素赧然一笑:“冲兄莫取笑小弟了,那啥,前些日子不小心,冲撞了长孙伯伯,今日特来致歉……”

    长孙冲笑道:“贤弟有心了,那事我听说过,我父亲确实有点生气,贤弟好一手本事,你若想扳倒安平侯,先与我父亲打声招呼便是,你与长孙家的关系岂是区区安平侯之辈能比的?贤弟却一声不吭布好了局,我长孙家猝不及防,倒被你绊了一跟头……”

    *******************************************************

    PS:不能每天八千字啊,这是要我的命啊。。。

    继续求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