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八十八章 侯门巾帼
    侯方氏的死,给了李素非常大的震撼。

    对大唐来说,李素是外来人,是的,自己其实是个来自千年后的老鬼,没有经历过千年的风霜,却有着两辈子的沧桑。

    从贞观九年来到这个陌生的年代,直到如今的贞观十八年,整整九个年头,李素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并且在这个世界混得风生水起,娶妻养家,舞弄长袖,家国天下兼顾,一步步的有了钱,有了官爵地位,从一个贫寒的农户慢慢发展到如今的新兴权贵。

    说起来李素都有一点淡淡的得意,毕竟,自己还是有点本事的。

    可是直到今日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完全融入这个世界,至少这个年代里的人的价值观他并不了解。

    怎样的心情,怎样的目的,能令一位堂堂的国公府正室夫人毫不犹豫地给自己心口刺一刀,她为何要选择死亡?她想用死亡诉说什么?达到怎样的目的?

    李素不了解,此刻的他,整个人都是懵懵懂懂的,神情满是迷茫。

    机械式地扭过头,李素目光呆滞地望向李世民。忽然发现李世民眼眶已红,嘴唇微微发颤,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脸上却分明有了几分悔意,很快,李世民眼睛眨了一下,蓄满的泪水如雨而下。

    李素呆怔一阵,忽然恍然大悟。

    他终于明白侯方氏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李素的布局并没有问题,但是,太温和了。李素本是完美主义者,他既想达到目的,又不想侯家以付出人命为代价来换取,李素不介意对敌人狠毒,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朋友下手的习惯,打断侯杰的腿已然是他能接受的极致了。

    刘平确实被李素搞臭了,不止是民间的名声,李素相信朝中许多监察御史大概也听说了此事,参劾刘平的奏疏或许早已雪片般飞进了尚书省,刘平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那么剩下的还没达到的目标是什么?——赦免侯君集的圣旨,这是最重要而且也是侯家满门上下最需要的。

    李素的布局侯方氏一直知道,显然她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因为她比李素更了解李世民,她知道李世民的恻隐之心不是那么容易生出来的,最是无情帝王家,扮个惨状就能引来帝王的恻隐,帝王的恻隐有那么廉价么?

    侯方氏是国公府的正室原配,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李素的计划说出来后,侯方氏便觉得不够,不是计划不够完美,而是李素的筹码不够重,从头到尾太温和了,没有任何激烈之处,这样一来,让侯君集得到皇帝赦令的几率也就小了。

    所以侯方氏选择了自戕。

    她要用自己的命,来给李世民一个狠狠的震撼!用自己的鲜血,唤醒李世民尘封于心底的昔日袍泽之情。

    这个代价,是侯家必须要付的,而且只能是她,侯杰虽是长子,但他的分量还不够,别的妾室所出的孩子分量更不够,只有她,侯家落魄时的掌门人,独力苦苦支撑破败门庭的正室夫人,她的死,才有这个分量。

    看着李世民脸上的泪水,和一脸的悲戚之色,一时间李素全明白了。

    数日前侯方氏站在大门前,厉声教训侯杰的字字句句如同春雷般在李素耳边炸响。

    “……为了保侯家男丁,侯家满门妇孺皆可牺牲,包括我在内!男丁活着,侯家才有希望,才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才能等到你父亲否极泰来,赦令归京。”

    李素闭上眼,不知何时,自己的脸上也布满了泪水。

    侯方氏果真做到了,用自己的命,唤醒了李世民的恻隐之心,换来了家族的重新崛起。

    值吗?

    李素不知道,此刻的他,太迷茫了,两辈子的价值观在今日竟因为一位妇人而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在李素失神的沉默里,李世民终于发话了,这句话,侯家在绝境中等了一年多,同时,付出了当家主母的一条命。侯方氏的死,终于令李世民坚定了重新起用侯君集的决心。

    “常涂,传旨,八百里快马召侯君集还京,重新起用侯君集,复封陈国公爵位,侯门方氏忠耿刚烈,追封申国夫人,工部遣匠,户部拨钱,以公主礼营造陵墓,赐侯家钱万贯,丝百匹,封侯君集长子侯杰左卫中郎将。”

    常涂躬身领命。

    李世民想了想,又补充道:“另外,将侯家原来的宅子还给他,再赐侯家仆役百人,从宫人中遴选,明日送去。”

    李素扭头看了他一眼,不由暗暗苦笑。

    终究还是没有完全信任侯君集,这“仆役百人”里面,却不知有多少眼线耳目了。

    帝王的心啊……

    停顿片刻,李世民又道:“安平侯刘平心性歹毒,欺凌妇孺,得势而猖獗,可夺其爵,罢其职,打入大理寺严审,安平侯亲眷贬为庶人,即日逐出长安,流放琼南,十年内不得开豁。”

    常涂一一遵令。

    吩咐过后,李世民看着李素,道:“如你所请,侯君集归京后,朕将任他为陇右道行军大总管,领兵出征西域。”

    李素起身行礼:“臣代侯君集谢陛下。”

    李世民点点头,疲惫地阖上眼,轻叹口气,抬袖拭去了脸上的泪水,神情无比萧瑟。

    李素此刻心中亦悲痛不已,朝李世民行礼道:“陛下,臣……想去拜祭侯家婶娘。”

    李世民连话都懒得说了,只是无力地挥了挥手。

    李素和常涂一同退出了大殿。

    **********************************************************

    出了宫,李素匆忙朝侯家赶去,常涂骑着马与李素并肩而行,原本李素想与他闲聊几句,算是混个脸熟,但一来此刻心情沉痛,二来,常涂一直板着死人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李素也懒得搭理他了,二人一路沉默地赶到了侯家门前。

    侯家大门前高高挂着两只白皮灯笼,显然已在举丧了。

    门前垂头跪着一人,正是安平侯刘平。

    刘平神情绝望,垂头不语,宅院内传来侯杰撕心裂肺般的痛哭声,哭声传出门外,刘平的身躯微微直颤。

    李素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凭心而论,侯方氏的死与刘平其实并无直接关系,刘平没有害她之意,更没有逼她,侯家必须要付出人命代价,刘平只是侯方氏的一个借口而已,就算没有刘平,以侯方氏的打算,她还是会找到另一个借口自戕。

    理智告诉李素,这件事里刘平其实也是受害者,但内心的情感却令李素无法保持理智,努力克制之后,这才忍住朝刘平狠踹一脚的冲动。

    进了门,李素发现侯家已搭起了灵台,一面面雪白的丧旗和招魂幡立在灵台两侧,迎风招展,除了灵台和旗幡,竟没有别的布置了。

    李素不由一阵心酸,侯家如今的境况,连办一场体面丧失的钱都没有了。

    “方五叔!”李素扬声道。

    方老五应声而出。

    “五叔,你速去拿我的玉牌去程家,临时借调五千贯,另外派几个人去城外的寺庙和道观里请几位高僧和道士,带上法器,过来做足四十九天的道场。”

    方老五领命离开。

    李素的声音惊动了侯家的人,一身麻衣孝服的侯杰冲了出来,侯家所有的直系和旁系子弟,还有许多妇孺老人孩子全都出来了,以侯杰为首,众人面朝李素一齐跪拜下去。

    李素大惊,急忙上前相扶:“侯贤弟,你们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

    侯杰泪痕满面,哽咽道:“母亲大人自戕后,还留了一口气,临终前嘱托小弟,一定要给子正兄行大礼,是你救了侯家,你是侯家的恩人,此恩侯家世代难报还。”

    李素神情悲痛道:“我思虑不周,害婶娘丧了性命,何来恩情可言?”

    侯杰摇头:“这是母亲大人自己的选择,而且谁都不知道她竟早有此打算,怎能怪子正兄?侯家若欲再起,必须要付出代价的,家族兴旺昌盛,向来没有捷径可走,该付出的,一定要付出,母亲大人最感谢的便是子正兄你了,她说,若无子正兄给侯家提供这个契机,她就算是死,也是毫无价值的……”

    侯杰越说越难受,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我侯杰不孝,这个代价原本应该由我来付的,母亲大人为何先我一步?”

    李素心中亦怆然。

    为了家族兴旺,竟毫不犹豫地把命搭上了,李素不由再次问自己,值得吗?

    这样的女人,究竟是可敬,还是可怕?

    拍了拍侯杰的肩,李素也说不出安慰的话,只叹道:“侯婶娘可已入棺了?”

    侯杰哽咽点头:“家中女眷已为她整理过遗容,入了棺,棺柩摆在前堂。”

    李素叹道:“还请侯贤弟领我拜祭一下,是我做事不周,须向婶娘赔罪。”

    侯杰抽噎着摇头,然后将李素领进前堂。

    前堂正中,侯方氏穿着白衣白裙,静静躺在棺柩中,眼睛紧闭,神情淡然,不知是不是李素的错觉,他甚至在侯方氏的脸上看到一丝隐隐约约的笑意。

    沉痛地一声叹息之后,李素面朝侯方氏双膝跪拜,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礼毕起身,李素又定定看着侯方氏的脸,许久,方才转身。

    侯杰仍跟在李素身后,眼睛通红发肿,神情痛不欲生。

    李素拍了拍他的肩,叹道:“侯婶娘没有白死,门外有旨意了,你是侯家长子,出去接旨吧。”

    侯杰索然点头,全家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圣旨,此刻已引不起侯杰心中半点波澜了,失而复得的爵位,家产,官职和一切,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血腥味,至亲的血。

    该拜祭的已拜祭完,李素往门外走去,刚走两步又停下,转身看着侯杰。

    “侯婶娘说,你父亲能认识我,是他今生之幸,其实她说错了。”

    侯杰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李素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前堂内的棺柩,叹道:“你父亲今生最大的幸运,是娶了你母亲,真的,能娶到侯婶娘,你父亲大概积了十辈子的德。”

    说完,李素站在前堂外,朝棺柩长长一揖,久久方才起身,然后转身离去。

    侯家大门外,侯杰一脸悲痛地跪在常涂面前,聆听常涂宣念圣旨,侯杰的身后,侯家诸房子弟妾室却一脸喜意,那仿如春雪融化般的笑靥,与身后的灵堂的棺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刺眼。

    世间只有一个李素,世间也只有一位侯夫人。

    **********************************************************************

    李素忽然觉得很累,一路沉默着回到家,二话不说便往床榻上一倒,然后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觉睡得久,但睡得很不踏实。

    李素做了很长的噩梦,梦里充斥着魑魅魍魉,充斥着鲜血与白骨,神仙笑,厉鬼嚎。

    不知梦到了什么情节,李素“啊”地一声大喊,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满头大汗,目光呆滞。

    一双纤细的玉手握着一块方巾,轻轻擦拭着李素额头上的汗珠。

    李素抬起无神的眼睛,看到许明珠那张担心焦急的脸。

    “夫君,您做噩梦了……”许明珠用的是肯定句。

    李素开口,声音嘶哑难听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什么时辰了?”

    “已是半夜了,您整整睡了四个时辰,也做了四个时辰的噩梦。”许明珠担心地握住了他的手。

    李素强笑:“可能老天爷觉得我太懒,睡得太多,所以给我扔了几个噩梦警告一下我吧。”

    许明珠幽幽叹道:“方五叔回来时都告诉妾身了,侯家婶娘她……”

    李素神色黯然,道:“我只能说,侯婶娘壮哉!当初若早知侯家还有如此人物,侯君集被流放那天我就该一路护着侯家的,看看侯婶娘,多少须眉都汗颜无地……”

    许明珠仔细看着李素的脸,然后小心翼翼道:“夫君,您的神色似乎……不完全是敬佩她?”

    李素笑了笑:“她值得敬佩,也不值得敬佩。”

    “为何?”

    “‘为何’这两个字,其实是我想问你们。”

    许明珠愣住:“‘我……们’?除了妾身,还有谁?”

    李素此刻心神已乱,胡乱地指了指空气,道:“你们,你们这个年代的人!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家族兴旺就那么重要吗?‘各安天命’懂不懂?‘自求多福’懂不懂?往胸口刺一刀,你就高尚了,有奉献精神了,家族从此昌盛兴旺了,那你算什么?心甘情愿当垫脚石吗?这样是不是很伟大?觉得连死都能含笑九泉,并且人格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突如其来的发怒,许明珠吓呆了,李素却愈发暴躁,这样的李素看在许明珠眼里,非常陌生。

    眼睛通红地看着许明珠,李素忽然露出一个很邪的笑:“你知道吗?我去看过侯婶娘的遗容,她躺在棺柩里,面容很安详,而她的脸上,真的带着笑。”

    “还有,陛下重新起用侯君集了,侯家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光,常涂那个老太监念圣旨的时候,侯家的妾室和子弟们,也在笑。”

    “知道这叫什么吗?这他妈叫人血馒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