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苦心劝谏
    李素从来不敢小看李世民。

    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天可汗有着远超于凡人的洞察力,还有对所有情势掌控力。整个天下都牢牢掌控在他手里,何况是他眼皮子底下的这点破事?

    李素给刘平布局时,根本就没想过隐瞒什么,他知道不论做得再隐秘,李世民想知道的东西,就一定能知道,越隐瞒越是弄巧成拙。

    现在李世民果然已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的心思,李素惊诧过后,迅速冷静下来。

    首先抬头看了看李世民的脸色,见李世民面无表情,不知是怒还是……更怒,李素心中大概有了数,索性非常光棍地承认了。

    “陛下恕罪,臣确实给刘平布了个局,臣认错,”李素老老实实地道。

    李世民哼了一声,道:“朕听出来了,你刚才说的是‘认错’,不是‘认罪’,其实你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对吗?”

    李素沉默片刻,然后点头:“是的,臣觉得自己没错。”

    见李素少有的硬气,李世民不由有些诧异,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布局构陷朝臣,闹到满城风雨,莫非你觉得自己没做错?”

    李素叹道:“对与错,要看人来的,如若是君子,臣会敬重他,尊崇他,哪怕这位君子是臣的敌人,臣也会堂堂正正与他交手过招,胜败皆荣,但是,安平侯刘平却是个小人,对待小人,臣可就不那么客气了,但能达到目的,臣并不介意用什么手段。”

    李世民冷笑:“刘平是君子还是小人,由你李素说了算吗?”

    李素忽然朝他一笑,道:“臣当然说了不算,普天之下,唯陛下才有资格评判一个人是好是坏,臣斗胆请问陛下,您觉得刘平是君子还是小人?”

    同样的问题,被李素轻飘飘地推了回去,李世民不由一滞,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里面有陷阱,若说刘平是小人,则说明李素对他布局构陷其实没做错,小人嘛,人人得而诛之,用什么法子在他身上都是合情合理且拍手称快的。

    可若是评判刘平是个君子……这话说出来李世民都恨不得抽自己耳光,刘平的所作所为李世民当然也看在眼里,为了私怨竟对侯家妇孺老弱下手,这样的行径跟“君子”扯得上关系吗?实在是侮辱了“君子”这个词。

    想到这里,李世民忽然一瞪眼:“你还在耍弄你的小聪明?”

    李素叹道:“陛下自然清楚刘平是怎样的人,臣这么做也是看不下去了,无论侯君集曾经做过什么,毕竟他已受到了惩罚,至今仍在惩罚中,但侯家满门妇孺老少何辜,昔年威风凛凛的左卫大将军,一朝失势,满门竟落得如此境地,更何况,欺凌他们的人,还是当年的部将故旧,看着刘平的所作所为,臣只觉得人心肮脏冷酷……”

    李世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所以,你便代侯君集出手了?”

    李素笑了:“臣只有二十多岁,正常来说,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路见不平,岂能袖手?就算臣不认识侯君集,就算刘平欺凌的是陌生人,臣若知道了也照样会出手的,臣不管活到什么岁数,这个脾性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

    李世民沉默半晌,点头道:“朕喜欢的,也是你这个脾性,当年能在朝堂上公然诵吟《阿房宫赋》来讽刺朕,这世上怕是没什么能让你惧怕了。至于刘平么……”

    李素接道:“陛下,臣斗胆问一句,侯君集和刘平,此二人在您心中孰轻孰重?”

    李世民看了他一眼,没吱声。

    李素知道他是有点下不来台,于是主动给了一个台阶。

    “陛下,侯君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跟随陛下多年的从龙功臣,这些年与陛下名为君臣,实则陛下心中实待他如兄弟,当年陛下还是秦王,正是内外交困之时,坚定不移跟随在陛下身边的有几个?玄武门之变时,真正舍生忘死豁命相搏,踩着一地鲜血将陛下送进太极宫那张最尊贵的帝座的,有几个?”

    “这些年过去,当年的功臣老的老,死的死,活着的还剩多少?昔日陛下曾黯然神伤,思念逝去的老伙伴,决意设功臣画像,以供凭吊,以慰忧思,逝者已矣,可那些活着的老伙伴们,不是更应该珍惜他们吗?侯君集这些年或许因为功高爵显而变得有些骄纵,故而犯下高昌屠城之错,其实陛下应该也清楚,所谓屠城,咱们大唐的老将们谁没干过?只是侯君集运气不好,恰恰选择了一个很不合适的时机,所以被陛下处置了,所以心怀怨恨了,所以……一时糊涂,参与谋反了。”

    随着李素一番解析,李世民微微动容。

    见李世民深思的神色,李素不由悄悄放下了心。

    诚如李世民自己所说,他并非一个听不进劝谏的帝王,只要说得在理,李世民就算不纳谏,至少还是能听下去的。

    良久,李世民忽然扭头看着他,道:“子正,这两年来,你前前后后在朕面前,不止一次力保侯君集了吧?你究竟为何如此保他?”

    李素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李世民已不是第一个问他的人了。

    身边很多人都不解,都觉得李素有大好前程,而且与那么多名臣宿将交好,为何偏偏一次又一次地跟一个谋反逆臣牵扯在一起。

    凭心而言,李素其实也觉得自己如此力保侯君集未免有些过了。只是这一次,老天安排他遇到了侯杰被欺凌,故人之子,落魄至此,李素能不管么?当然,既然管了,不妨顺便也给自己谋点什么,所以,这次保侯君集的原因,跟当初的情分并无太大的关系,利益的原因占了一大半。

    迎着李世民不解的目光,李素坦然笑道:“陛下,大唐的名将众多,他们每一个人都能独领三军,为大唐攻城拔寨,屡立功勋,只不过,咱们大唐的名将再多,却没有一个是多余的,他们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便等于抽掉了承重社稷的一根柱石,这是臣的想法,陛下觉得呢?”

    李世民再次动容,神情陷入深思。

    良久,李世民缓缓道:“你的意思,让朕赦免侯君集?”

    李素直视李世民,道:“杀不如恕,侯君集这次若能被赦还,此生必对陛下忠心耿耿,绝不会再生二心,陛下,圣君治人,先诛心,再收心。”

    李世民似乎并不意外李素的表态,反倒是脸上露出了笑容,道:“难得子正有情有义,侯君集能识你,实为今生之幸也。”

    李素见李世民避而不表态,情知李世民仍未做出决定,不由淡淡一笑。

    “陛下,不谈当年君臣情分,只看眼下的情势,陛下筹谋东征已久,朝中诸将皆在陛下的谋划之中,将来东征高句丽,陛下必然是要亲征的,那些老将们也会随侍帝侧,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用得上,臣相信陛下甚至连哪位将军领多少兵马,从哪条路出征,攻打哪个城池等等,这些具体的战略部署都已有了安排,那么,如今西域突然叛乱,陛下的这盘棋已被打乱,若是调派一位将军去平西域之乱,陛下原来的东征部署也随着乱了,朝中的将军们不能动,这个时候除了侯君集,陛下还有更合适的西征主帅人选吗?”

    看着神情愈动的李世民,李素接着道:“侯君集,他是突然多出来的一位将军,是陛下计划之外的将军,而且经验丰富,有过荡平西域经历,熟悉西域风土和诸国形势的将军!”

    李素叹息一声,道:“臣实在想不出,除了侯君集,还有谁能胜任西征主帅一职,陛下,当初侯君集虽然参与了谋反,可凭心而论,他并未做出任何对陛下不利的事,那时他若以自己在军中的声望登高一呼,想必陛下平定谋反会比预想中的麻烦得多,可事实上侯君集什么都没干,反倒是在双方鏖战正酣之时跪在太极宫门前请罪,甘愿自缚就擒,说他预识时务也好,说他不负忠心也好,他终归只是稍稍走错了一步,然后马上回到了正途,如今大唐正是需要的他的时候,陛下为何不能彻底恕过他曾经犯下的小过错,让他继续为陛下所用呢?”

    李素说得口干舌燥,而李世民神情微动,却还是没有表态,李素叹了口气,心中有些失望。

    大殿内,李素该说的话说完了,君臣二人陷入了沉默。

    李世民拧着眉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李素则端着茶盏,神思不属地啜着茶。

    茶早已凉透,一名宦官躬身上前,为李素撤下茶盏,很快给他换了一盏热茶,然后朝李素友好地笑了笑。

    殿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道老迈佝偻的身影出现在殿外。

    李素定睛一看,原来是久违的老宦官常涂。

    常涂依旧板着一张死人脸,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了他不少钱似的,面对李世民时也没有半点笑意。

    “启禀陛下,安平侯府出事了。”

    李世民回过神,第一反应却是先看了李素一眼,然后淡淡地道:“出了何事?”

    常涂面无表情道:“侯君集的正室夫人侯方氏领着侯家满门老少妇孺,一齐跪在安平侯府门前,求安平侯刘平放过他们,连侯君集那位被打断了腿的长子侯杰也被抬着放在侯府门前了。”

    李世民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狠狠瞪了李素一眼,李素一凛,接着嘿嘿干笑不已。

    君臣二人都清楚,这事根本就是李素安排的,否则侯方氏一个妇道人家不可能干出这么撕破脸的事。

    李世民重重怒哼一声,然后道:“朕知道了。”

    按说禀报完了,常涂应该识趣地退下,但奇怪的是,常涂居然没走,仍定定地站在殿门口。

    李世民皱眉看着他:“你还有事?”

    常涂道:“有,老奴刚才没说完,侯方氏领着侯家满门跪下后,安平侯刘平马上出门,跪在侯方氏面前,对天立誓自辩清白,奈何侯方氏不信,言称只求刘平放过侯家满门,她愿以侯家族人的一条性命作为消弭当年恩怨的代价。然后她便拔出一把匕首,先刺向长子侯杰,被刘平拦阻下来,刘平好言相劝,侯方氏仍不听,最后趁刘平不备,居然反手一刀刺向了自己的心口……”

    “啊?!!”李世民和李素大惊,二人同时站起身,震惊地看着常涂。

    常涂仍旧面无表情,接着道:“这一次,刘平没来得及拦住,匕首插入心口,侯方氏当场毙命,雍州刺史府已派了差役来处置善后,侯方氏的尸首被侯家族人带回了侯家,刘平此时正在侯家门前长跪不起……”

    李世民神情震撼,一双充满怒意的眼睛狠狠地望向李素,却见李素脸色苍白,双目无神,李世民不由一愣,看李素的表情,侯方氏自戕显然并非出自他的安排。

    李素确实没有安排,侯方氏自戕完全在他的计划之外。

    在李素的安排里,从侯杰被打断腿,到安平侯府的王付渠失踪,再到栽赃给刘平,最后侯家满门跪在安平侯府前,甚至假装作势捅侯杰一刀,这些都是李素安排的,他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让刘平下不了台,愈发坐实安平侯对侯家下毒手的事实,侯家的这副惨状必然会被李世民知晓,顺便也能得到李世民的同情怜悯之心,自己再在李世民面前加一把火,让他动了恻隐,最后顺理成章地恕过侯君集,发下赦免侯君集的圣旨,那么,整件事的布局便算彻底达到了目的。

    但是,侯方氏的自戕,却委实不在李素的计划之中。

    李素急了,顾不得失仪,望向常涂道:“侯方氏真死了?”

    常涂点头:“雍州刺史府仵作已当场查验,确是死了。”

    说着常涂这种铁石心肠的老特务头子都不由闪过一丝敬意。

    李素失神地坐了回去,脸色苍白,喃喃自语:“她……怎么会,怎么会……”

    *******************************************************

    PS:还有一更。。。如此勤奋的我,发觉求月票时底气十足,有种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

    求!月!票!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