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步步紧逼
    刘平发现自己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不至于掉脑袋,但一定会丢官除爵。

    大清早便接连而来两个打击,一是长安城的流言,王付渠的死显然给有心人弄垮安平侯提供了完美的借口,或者干脆说,王付渠的死根本就是有心人为了制造这个借口而下的手。

    所以,原本一桩很简单的谋杀案,现在变得复杂了。按传言的说法,王付渠是对侯杰下手的人,打断了腿又被安平侯灭口,刘平现在浑身长满了嘴也无法解释了,因为王付渠死了。

    所谓“死无对证”,人都死了,你爱怎么解释都行,但也要看我们信不信,别把天下人都当成了傻子。当今天子曾经发起的玄武门之变,他解释了么?当然解释了,官方最标准的答案是隐太子李建成多么多么恶劣,多么多么不仁不义,一心想将他诛之而后快,所以当今天子为了自保,不得不发起玄武门之变,最后忍痛含泪亲手射杀了亲兄长。

    时隔多年,天下人信了么?

    现在刘平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不同的是,刘平是真正的被冤枉了,然而,还是那句话,——谁信?

    王付渠一死,刘平注定无法辩白了,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都是屎。

    如果说王付渠的死还没能将刘平逼进绝境的话,那么此刻侯氏满门跪在侯府门口求饶,这个就实实在在要了刘平的命了。

    权贵之间的争斗很残酷,一团和气之下裹挟着刀光剑影,不过权贵的争斗通常还是有着基本的游戏规则,那就是别公开撕破脸。暗地里什么阴招都可以出,当着面大家还是好好发挥一下演技,你笑我也笑,关系亲密得同穿一条裤子,如同千年后的明星一样,暗地里都快抄刀互砍了,记者的闪光灯面前却勾肩搭背,信誓旦旦说是好兄弟好姐妹。

    侯方氏今日的做法,显然是撕破脸了。不仅撕破脸,而且当着长安城百姓的面扇刘平的耳光。

    不论出于何种心态何种目的,领着全家老少跪在侯府门口求饶,这个做法实在太恶心人了,这个年代的人尤其是权贵,还是非常看重名声的,侯方氏这么一跪,就算刘平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损失,可名声却从此彻底臭了,两代内都抬不起头。

    刘平急了,抬脚便往大门外飞奔而去。

    冲出大门,刘平发现门前空地上黑压压跪了数十人,一名神态雍容的中年女子为首,后面跪着一群老弱妇孺,更可气的是,就连那个被打断了腿的侯杰也来了,躺在一张软榻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侯家一众老少周围,看热闹的百姓早已围得水泄不通,人人皆饶有兴致地盯着侯府大门,目光各异,刘平甚至敏锐地发现,看热闹的人群里还混杂着几位眼熟的同僚,很不幸,这几位同僚都是朝堂上的监察御史……

    看到眼前这架势,刘平心中咯噔一下,明白情势已经很不妙了,今日的局势断难善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努力平复心中的惊惶,刘平几步上前,扑通一下跪在侯方氏面前,语气沉痛道:“嫂夫人这是做什么?刘某当年是侯大将军的部将,与大将军有袍泽之谊,嫂夫人此举折煞刘某,几陷刘某于不义也,若是刘某做错了什么,嫂夫人任打任骂,刘某绝无二话。”

    话说得很周全很稳妥,姿态放低了,态度谦逊了,任谁也挑不出错。

    侯方氏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今日她就是为了闹事而来,怎会轻易被刘平的一番话给套住?

    仍旧四平八稳跪在侯府门前,侯方氏盯着府门上的牌匾,淡淡地道:“刘侯爷如此客气,倒令破家罪妇惶恐了,侯爷万万莫提当年的袍泽之谊,侯家已落魄,攀不起刘侯爷,罪妇今日此来,只为求侯爷高抬贵手,当年你与我家夫君的恩怨,谁对谁错我不清楚,夫君当年行军法,为的是社稷,侯爷派人打断我儿的腿莫非也是为了社稷?”

    刘平眼皮一跳,赶紧道:“嫂夫人明鉴,令郎断腿真不是我干的,当着长安父老们的面,我刘平愿发毒誓,若令郎的腿是我派人所为,管教我刘平从此……”

    话没说完,侯方氏打断了他,淡淡地道:“侯爷是体面人物,发誓这种事说得再壮烈,终归也是缥缈得很,侯爷还是免开尊口吧,万一哪天果真应了誓,倒成了我的罪过了。”

    不待刘平反应,侯方氏指了指身后躺着的侯杰,道:“侯爷看清楚,他就是侯杰,被人打断了一条腿,今日罪妇把他带来了,侯杰是我侯家的长房嫡长子,不论当年夫君与你有何恩怨,罪妇今日便代夫君做主,把侯杰的命交给你,只问你一句,侯杰的命够不够抵偿当年你和夫君的恩怨?如果不能,侯爷可随便在我侯家的男丁里选人,若侯爷存着灭我侯家满门的心思,也不劳侯爷玩弄手段,今日我全家男女老少都来了,当着侯爷的面抹了脖子便是。”

    说完侯方氏忽然从袖从抽出一柄小匕首,瞪着刘平厉声道:“侯爷看清楚了,罪妇先把侯杰的命拿给你!”

    匕首闪烁着寒光,猛地朝侯杰的胸口扎下,动作太突然,去势太迅疾,围观的百姓一齐发出一声惊呼,眼看着匕首朝侯杰的胸口狠狠刺去。

    刘平离侯方氏最近,见她拔出匕首便情知不妙,当匕首刺向侯杰时,刘平眼疾手快,几乎下意识地出手,举臂挡住了侯方氏的手腕,匕尖在离侯杰胸口仅只三寸的地方停住。

    成功挡住了匕首,刘平方觉后怕,额头已满是冷汗,此刻他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前面的一切可以说是侯方氏在做戏,但刘平从挡住侯方氏匕首的力道上能感觉到,那刺向侯杰的一刀,委实用了十成十的劲道,没有半点作假。

    额头上的冷汗都来不及擦,刘平第一眼便望向侯杰,只见侯杰脸色苍白,和他一样也是满头大汗,刘平马上朝他投去一记疑惑的眼神,——下手这么狠,你个倒霉孩子到底是她亲生的吗?充话费送的也不至于这么不珍惜吧……

    ***************************************************************

    安平侯府门前热闹非凡,李素也没闲着。

    一大清早村里便来了一位宦官,传李世民的旨意,召李素进宫奏对。

    李素不敢怠慢,急忙穿戴整齐后,随着宦官一同往长安城行去。

    两个时辰后,大约晌午时分,李素已在太极宫甘露殿坐定。

    李世民私下召见臣子的时候,穿着都很随便,今日他穿了一身黑色圆领宽袍,头未着冠,头发略见散乱,随便在头顶挽了一个髻,用一支碧玉簪固定住,看起来颇得魏晋狂士之风采,传说李世民是王羲之的脑残粉,看来这位迷弟很称职,不仅模仿偶像的字,连不羁的做派都模仿了。

    端坐侧位,李素小心地看了看李世民的脸色,见他表情正常,也不知是喜是怒,李素不由愈发谨慎了。

    今日还好,李世民没有设宴,李素面前只有一盏清茶,飘散着淡淡的茶香,李素不用看,闻一闻就知道,面前的茶还是他进贡给太极宫的。

    进殿半天了,李世民还是没说话,反而端着茶盏浅浅地啜着,每啜一口便烫得龇牙咧嘴,发出长长的满足的叹息,模样非常享受。

    良久,李世民搁下茶盏,笑道:“这茶果真是个好东西,虽说比不得大唐繁琐复杂的烹茶之道,但贵在简洁淡雅,品之犹觉回味悠长,如饮今生。”

    李素急忙陪笑:“陛下喜欢就好,臣的荣幸,明日臣再送几十斤来。”

    李世民笑道:“年纪越长,越来越懂事了,朕甚慰。”

    “陛下谬赞,臣汗颜。”

    “非谬赞,除了上次关于真腊稻种之事,朕很少听到你闯祸了,看来确实是懂事了,认真说来,真腊稻种其实也不算闯祸,反而是立功,为我大唐立下的大功,农学的房子已经盖好,朕在农学外划了几百亩地,专门种植真腊稻,还有西域,高句丽的一些农作物,甚至包括吐蕃的青稞都种了一些,眼下农学百废待兴,农学到现在仍未设监正,只任了一位少监,名叫李义府……”

    李素闻言猛地一惊。

    李义府!这位可是有名的大奸臣,居然跑到农学当少监去了?

    李世民没察觉李素的吃惊,自顾道:“这个李义府,本是崇贤馆直学士,崇贤馆隶属东宫,掌经籍图书,教授诸生之责,李义府的学问不错,但一直不曾被重用,这次设了农学,朕思量着不妨让他试试,不过农学事大,不知他将如何施为,所以也不敢让他独掌,所以只将他任为少监,算是留了一步余地吧……”

    说着李世民抬眼看着他,笑道:“农学监正之职空悬,这真腊稻种之事本是你一手促成,更何况你这么久没闯过祸了,看来比当年稳重多了,朕在想,要不要干脆让你来当这个农学的监正?”

    李素一惊,毫不犹豫地决定拒绝。

    引进真腊稻种没问题,动点小心思,玩点小聪明,可若让他负责具体的事务,李素可不愿答应,又苦又累且不说,农学是个慢工出细活的地方,三五年出不了成绩很正常,那时皇帝催,宰相催,苦了累了还两头不讨好,更何况,那位少监还是一个有名的大奸臣,虽然不怕他,也有把握能把他压得死死的,但李素实在不愿意整天跟别人斗心眼,太无趣了。

    “陛下,臣……恐怕不太合适,还请陛下收回成命。”李素赶紧道。

    李世民挑了挑眉:“为何不合适?你也是农户出身,种田务农之事对你来说应是驾轻就熟,何以言拒?”

    李素叹道:“臣虽是农户出身,但不是真正的农户呀,从小臣的父亲便没让我做过农活,臣对种田务农一窍不通,再说臣虽然不闯祸了,但懒惰的毛病却一点没改,反而变本加厉,农学事关社稷兴亡,若交到臣这么一个懒散之人的手里,陛下您觉得合适么?”

    李世民一脸怒其不争地瞪着他:“知道自己懒,就不能学着勤快些吗?”

    李素眨巴着无辜的眼睛:“陛下,本性难移呀,您能想象臣有一天变成勤勤恳恳,忙碌奔波的模样么?”

    李世民愣了片刻,看表情居然真的在想象李素勤奋时的样子,随即李世民狠狠甩了甩头,把脑海中那幅怪异的画面强行抹去。

    变勤快的李素,还叫李素么?鬼上身了好吧。

    悻悻一哼,李世民使劲指了指李素,想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口,李素猜测,应该不是想夸他。

    “农学的事先放着吧,不过设农学因你而起,你也不能完全不闻不问,李义府日后若有什么疑难之处,朕会让他来找你,你也帮着出出主意。”

    李素急忙恭谨地答应了。

    这个安排就舒服多了,说白了其实就是“农学顾问”,顾而不问,出了事也不用担责任,典型的闲职,这个不错,李素能接受。

    说完了农学的事,李世民再次沉默了,端起了面前的茶盏,慢悠悠地开始品茶,一脸的满足。

    李素愈发提心吊胆了,今日李世民将他召进宫显然有事,而且绝不是农学的事,却不知李世民到底想说什么,坐在李世民侧面,李素不停的三省吾身,省了又省,除了王直手下那股势力之外,最近几乎没做什么亏心事了啊……

    说是“几乎”,当然不是绝对,李素想着想着,忽然眼皮一跳,然后开始思索,——难道给安平侯刘平下套布局的事,李世民已经知道了?这也太恐怖了吧?只不过……这个事算不算亏心事?

    思索许久,李素下了结论。

    亏不亏心,李世民说了算,如果李世民还算三观正常的话,应该不会拿这事来怪罪自己。

    ********************************************************

    PS:还有一更。。。

    呃。。要不,顺便求一下月票?最近这么勤奋,似乎有底气求月票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