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七百八十四章 深陷泥沼
    刘平虽说平庸,可毕竟也是军伍出身,王付渠的失踪令他察觉其中有蹊跷,而且他敏感地发觉自己似乎已陷入了一个圈套里面,随着王付渠的失踪,这个圈套开始越收越紧,他已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偏偏这种直觉捉摸不出源头,令他一身的力气都无处使,这种感觉很糟糕,很心慌。

    匆匆忙忙回到侯府,刘平刚喘了一口气,倒霉事接踵而至。

    在城外时他便下令侯府所有部曲出动,寻找王付渠的下落,长安城那么大,靠侯府里那几个部曲自然不大可能找到,连刘平自己都没做什么指望。

    然而,王付渠却偏偏被找到了。

    找到他的不是安平侯府的部曲,而是雍州刺史府的差役。

    差役领了雍州刺史的拜帖,带了几个人登门,随之而来的,还有王付渠本人。

    只不过王付渠已变成了一具尸首,尸首肿胀发白,死得不能再死了,看样子似乎是从水里捞上来的。

    刘平看到王付渠的尸首时,心中咯噔一下,然后涌起无尽的悲伤和愤怒,这些情绪刚涌出来没多久,很快又化作一片惊惶不安。

    眼前这具尸首告诉他,自己的直觉没错,整个安平侯府都已落入了一个圈套里面,无可逃避了。

    “谁,谁干的?”刘平盯着王付渠的尸首,咬牙问道。

    雍州刺史府一名差役上前躬身行礼,道:“周刺史请刘侯爷仔细辨认一下,此人确定是安平侯府的人吗?”

    刘平眼都没抬,仍死死盯着尸首,沉声道:“不错,他名叫王付渠,是侯府亲卫火长。”

    差役点了点头,道:“确定苦主身份就好,咱们最怕的就是遇到没头没尾的案子。”

    刘平冷冷道:“王付渠是怎么死的?你们可有查出眉目?”

    差役摇头道:“两个时辰前,有一位钓叟在城外渭水河边钓鱼时发现了王付渠,刺史府的仵作粗略看了一遍,此人毙命至少三日了,他的致命伤在心口,心口有一道长约两寸的伤口,深达五寸,仵作推断,谋害王付渠的凶器可能是一柄小匕首,凶手杀人后,再抛尸渭水中,尸首在水里泡了三天,所以浑身肿胀发白,周刺史遣小人过来问问,如果确定是贵府的亲卫,那么还请刘侯爷行个方便,让小人在您府上问一问,看王付渠以前得罪过什么人,经常去什么地方等等……”

    刘平脸色阴沉,连话都懒得说了,只挥了挥手,算是默许。

    差役们感激地行了一礼,然后分散开来,果真不客气地在侯府到处查问起来。

    刘平此刻心乱如麻,他很清楚,王付渠的死与个人恩怨无关,恐怕多半牵扯进了侯家的事里,雍州府的差役们根本就找错了方向,不过自己与侯家的恩怨,却不足为外人道,这事若说出去,就算拿住了杀王付渠的凶手,可他刘平也讨不了好,毕竟从开始到现在,安平侯府在这件事里扮演的一直是不光彩的角色。

    伤怀地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王付渠,刘平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屋。

    从今往后,他刘平发誓再也不招惹侯家了,只希望背后那个布局的人到此为止,安平侯府已付出了一条人命,与侯家也没来得及结下不共戴天的仇恨,充其量只是一点小摩擦而已,事情发展到现在,也该够了吧……

    至于背后布局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刘平心中早就列了几个人选,或是侯君集的旧部故吏,或是至交好友,不管是谁,仅只看他这一手炉火纯青的布局功夫,便令刘平打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气,这种人绝不是自己招惹得起的,与官爵地位无关,哪怕他只是个白身布衣,想玩死他刘平,应该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瞬息之间,李素那张年轻亲和的脸庞闪过刘平的脑海,刘平呆了一下,随即使劲摇了摇头。

    如果真是他,这个年轻人未免太可怕了,难怪朝堂君臣对他如此看重,难怪长孙无忌对他如此推崇,确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这几日发生的事若果真是他在幕后布的局……

    想到这里,刘平莫名地浑身一激灵,立马转过身,大喝道:“来人,备马!我要出城去太平村!”

    犬子刘显上前,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父亲,此刻已是掌灯时分,城内宵禁,城门坊门皆已关闭……”

    刘平失神地叹了口气,脸色瞬间有些苍白,无力地道:“那就算了吧,明日一早等城门开了再去……”

    然后,在刘显不解的目光注视下,刘平独自一人失魂落魄地朝内院走去,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是他吗?不是他吧?怎么可能是他?才二十多岁呀,再说……他当时也下令部曲砸了青楼,还准备来寻我的麻烦,显然他也应该不知情……吧?”

    …………

    刘平觉得安平侯府已付出了如此代价,就算背后有人布局,达到这个效果也该见好就收了,毕竟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权贵圈里争斗不是没有,但彻底撕破脸,欲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委实很少见。

    然而,刘平也估错了方向。

    别人要达到的目的根本不是弄垮安平侯府,而是侯君集。

    为了这个目的,安平侯府会是怎样的下场,会死多少人,则不在别人的考虑中。

    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太残酷。

    第二天,天刚亮,长安城的城门坊门开启,一夜没睡的刘平马上出了屋,一边整理着装,一边大声吩咐备马。

    想了整整一夜,在刘平心里,李素的嫌疑越来越重,刘平越想越觉得自己陷进去的这个圈套就是李素本人的手笔,可能性非常大。

    想通了这些,刘平第一个感觉不是愤怒,他现在连愤怒的胆子都没有了,只有深深的懊恼,原以为侯君集被流放,一辈子翻不了身了,而且侯君集在朝中的人缘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刘平当初左右思量,直到觉得自己有了七八成的把握,这才默许犬子刘显对侯杰动手。

    可是,谁知道侯君集那么差的人缘,居然还有一位如此强悍的故人无怨无悔地保护着他的家人,早知有这么一尊大神的存在的话,他刘平长几个胆子敢对侯家动手?

    刘平今日一大早出门去太平村,为的便是求见李素。

    他已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见到李素,当面向他诚挚道歉,力求李素的原谅,不管背后布局的人到底是不是李素,这个人都是不宜得罪的。

    叫上刘显,再吩咐管家备好几大车礼物,刘平正打算出门,忽见府里管家踉踉跄跄朝他跑来。

    “侯爷不好了!”

    刘平心头一沉:“何事惊慌?”

    “府门外,府门外……侯君集的正室夫人领着侯家老少,正跪在府门前,说是求侯爷放侯家满门一条生路……”

    刘平大惊:“我已没招惹她了,此话从何说起?”

    管家叹了口气,哭丧着脸道:“侯爷,王付渠身亡一事,今早已传遍长安城了……”

    刘平不解地道:“那又如何?不管怎么说,王付渠是我侯府的人,他的死活关别人何事?”

    管家叹道:“本来不关别人的事,可是人言可畏啊,不知哪个杀千刀的乱嚼舌根,说侯家长子被打断腿就是侯爷指使王付渠干的,王付渠是侯爷多年的亲卫,可谓心腹,又是侯府里面武艺最高的人,事情闹大了,侯爷担心走漏风声,又下令暗中将王付渠杀之灭口,这个说法今早已传遍长安,不妙的是,似乎长安的百姓都信了,侯家上下约莫也是听说了这个谣言,于是一齐跪在咱们侯府前,求侯爷饶命……”

    刘平只觉一道九天神雷劈在自己头顶,随即两眼一黑,身躯不由趔趄了一下。

    管家急忙上前扶住了他。

    刘平重重推开管家,两眼赤红冒火,浑身气得直颤,最后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

    “我刘平到底得罪了谁!多大的仇怨,竟欲置我于死地!”
29salon